急忙躲閃間,眾人心底一沉。月千歡不在這裡?難道她遇到危險了?迫切的想要離開尋找,可是黑影重重,危機爆發,他們根本騰不出身在濃霧中找尋月千歡。

而水鏡前,眾人也因為濃霧失去了對東淵谷的探測。

洛雲華出聲安撫:「過了這層霧帶,就到東淵谷了。我們很快就會看見他們的!」

墨九卿聞言眸光沉了沉。看不見月千歡了。

「噗咳咳!」月千歡跪倒在地,鮮血順著嘴角流下。

目光冷戾盯著四周,月千歡眉頭緊鎖。「這到底什麼鬼東西?」

所以的攻擊全部落空,反倒是那黑影能鬼鬼祟祟的攻擊到月千歡。觸不及防,月千歡被黑影抽中。那好像長鞭一類的利器,颳起一層皮,痛的月千歡臉色蒼白。

指尖抹了點嘴角的血。是黑色的。有劇毒!

暗罵一聲。月千歡剛掏出兩顆解毒丹吃下,背後又有厲風襲來。月千歡迅速就地一滾躲開,眼角餘光瞥見一抹利器幽光。

「哈哈哈,沒想到居然讓我碰到了你。又有濃霧遮掩,真是老天爺都在幫我!」 我們突然出現,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此時的葉伯,心思完全落在了祖師爺的金身上。而那幾個押著村民的戲子,也被金身給吸引了,絲毫沒有察覺到我們已經潛伏下來了。

我們的速度很快,不是順著石梯子下去的,而是同時一步跳下去的。我們一跳下去,那押著村民的戲子立馬反應了過來。

回頭一看,臉上當即刷一下就白了。還沒來得及反抗,我便一個閃步衝到了他們的面前。手起刀落,刀掌狠狠的劈在了他們的後勁上,脖子一偏,當即昏迷了過去。

何天師的身手差了不少,但對付他們綽綽有餘了。只是他下了殺手,那兩個要反抗的戲子,都被他一刀結果了性命。

就是這電光火石間,我們就解決了當下的威脅。葉伯早就反應過來了,可他不敢衝過來,沒有了威脅。他在我面前,就沒有了反抗之力。

只是那雙眼睛,卻是惡狠狠的看著我,巴不得食我肉,飲我喝血。我沖著他咧嘴詭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心說這次看你還往哪裡逃?

我先把玄苦大師給攙扶了起來,玄苦大師此時完全處在驚愕中,沒想到我竟然還能活下來。回過神來后,就欣慰的笑了起來,「善有善報,阿彌陀佛!」

玄苦大師的修為不低,葉伯剛才那一掌根本無法重傷他。只見他站起來后,依然是精神抖擻。

我見玄苦大師沒有大礙,這才安排道:「何天師,麻煩你把這些村民帶回去。還有玄苦大師,菩薩廟依舊有鬼戲班子的人守著,我怕何天師一個無法應付,還希望你能出手相助!」

「阿彌陀佛,施主儘管放心了結自己的事情。其餘的事情,就交給貧僧吧!」說完之後,便行了一個佛禮,和何天師一起帶著村民離開了山洞。

何天師有些不放心我,爬上石梯后,又回頭提醒了一句,「道兄,這老王八蛋詭計多端,千萬小心點!該殺就殺,別手軟!」

「嗯。」我嗯了一聲,笑道:「快去吧!他欠我的,十條命都不夠還!」

「好呢。」何天師聽到我的答案,這才放心的帶著村民離開了。看到他們消失在了洞口,我才看向了葉伯,不慌不忙,開始數落他犯下的罪:「當年你暗中挑撥我爺爺和周八字,害苦了他們。讓周八字帶著仇恨痛苦的生活著,也讓我爺爺日日夜夜自責,躲到了麻溝村做了一個普通的農民。十年前,周八字無意中知道了我爺爺的下落,用蠱術和邪術,害死了養我的一家人還有我娘。還有之前在鬼市的時候,你趁我和靈族護法白虎打鬥,暗中捅了我一刀,要不是青龍看到了我的玉佩,知道了我的身份,從而用起死回生的鬼丹救了我一命。不然的話,我現在恐怕只剩下一具腐爛的屍體了!這一筆筆的仇恨,我全都記在了這裡!」

說到這兒時,我便用力的捶打著我的胸口。我要告訴葉伯,所有的仇恨,我都烙印在了心裡,永遠揮之不去。

而每每想到這些仇恨,我便無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怒火。都是他做的這一切,害苦了爺爺那一輩,也害苦了我們這一輩。

這等血海深仇,要是我不斬下他的腦袋,我如何向他們交代?!

葉伯此時就站在祖師爺金身面前,神色已經放鬆了下來,臉上似乎有些後悔,道:「我當初就應該殺了你,也不至於留著你成了我現在的大患。是我太疏忽大意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坦白說,我活了大半輩子,你是我見過最難纏的人。誰惹了你,註定會是一場噩夢!哪怕是靈族,也會被你攪的天翻地覆!」

看到葉伯的語氣軟了下來,我卻沒有半點同情之心。殺他誅心,才能讓我徹底解脫!

我冷笑了一聲,道:「葉伯,你這一生,都活在了名利當中。你想成為玄真教的掌教,你想成為道門第一人。可你手段太卑鄙了,該殺!人算不如天算,你自以為能夠控制我的命運,卻不知道,正是老天爺讓我一次次活下來,目的就是要讓我替天行道,殺了你這狗賊!」

「成王敗寇,勿需論是非!」葉伯冷聲道:「我知道我不是你李初九的對手,但你殺了我,一樣會死!我相信,你走不出這菩薩蠻,靈族的人就已經殺來了。你固然難纏不要命,可葉家的掃地老祖,靈族的四大護法,都可以輕易的殺了你!你別得意,我會在陰曹地府等著你!」

「呵呵,是嗎?」我不屑的冷笑道:「你當真以為我還是之前的李初九?我雖然還無法擊敗他們,但他們要殺我,也絕非輕易之事。我會讓你在陰曹地府看著,我是如何一個個把他們都送下來陪你的。葉家害死了小義村的村民,害死了雪梅姐,我會第一個拿葉家開刀!然後是靈族,你都會親眼看到這一切的!欺我、辱我之人,我必殺之!」

我的語氣里,殺意徹底爆發了出來。手中握著匕首一轉,一道寒光掃過,看的葉伯身體一顫,當即咬牙怒道:「李初九,你別太得意。你要殺我,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葉伯話音一落,我就看到他猛然轉過了身,同時把玄真大印拿了出來,猛的蓋在了祖師爺的金身上。剎那間,只看到一陣金光蔓延開來。

那祖師爺的金色還有玄真大印,同時發出了刺眼的金光。待這金光完全把山洞照亮后,整個山洞都如同瀰漫在了溫暖的金光中。

而下一秒,更加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這山洞的石壁上,竟然出現了無數的金色符文還有金色咒語。我一看就震住了,這石壁上出現的東西,竟然是玄真教那些早已失傳的神咒和道術。

「我才是真正的玄真掌教!」而此時的葉伯,更是歇斯底里的咆哮了一聲。跟著就端起了祖師爺的金身,雙掌同時發力,只聽見咔嚓一聲。

祖師爺的金身當即碎裂開來,也不知哪兒吹來的一陣清風,既然把這些碎裂的金色碎片,慢慢化作了一道道金沙。

那金沙被清風控制著,在空中優雅的轉悠著。葉伯同時張開了嘴巴,猛的一吸,直接把祖師爺金身化作的金沙全部吞了下去。

就是這麼一瞬間,葉伯就如同是一個發光的金人一般,竟然連皮膚還有毛髮,全都變成了暗金色的,就好像是十八羅漢身上的那種古銅色一樣!

特別是他的眉頭,還有白髮,都變成了暗金色的。彷彿此時的他,完全已經變成了祖師爺的化身。

而讓我內心凝重的是,我感受到此時的葉伯,實力竟然提升了好幾倍,完全看不穿他這個人了!之前我不忌憚他,是因為實力壓制。

可如今感受不到這種壓制了,就發現他好像反過來壓制我了。這種感覺是內心深處衍生出來的,很壓抑!

而葉伯此時的身高體型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卻是好像無形中偉岸了不少。我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吞下祖師爺的金身。後知後覺的我才明白過來了,剛才他故意服軟,原來是為了拖時間,就是等著傳承祖師爺留下的金身力量。

我不知道祖師爺是位列仙班,還是去了七十二仙洞過三界之外的生活了。但這是他留下來的肉身,裡面蘊藏著他的強大力量!

他現在吞噬了祖師爺的金身,怕是要傳承祖師爺的恐怖道行了!如果讓他傳承了祖師爺的道行,那我如何是他的對手?

千萬不能讓他傳承祖師爺的道行,不然的話,要是讓他出去了,道門肯定又會增加一股爭鬥的勢力。以我對葉伯的了解,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一定會帶領玄真教爭奪第一大教的位置!

到時候,自然免不了一番腥風血雨!

眷眷柔情 所以,絕對不能讓他傳承祖師爺的道行,一定要阻止他! 有人!

月千歡皺眉,拔出腰間的利劍。看不清楚敵人的情況下,長劍比匕首好用。至少能拉開一點距離。但月千歡左手仍然握著匕首,以防萬一。

「月千歡,殺了你。我就能回去領賞了!」

「你是誰?誰派你來殺我的?」

「哈哈哈。你不是很聰明嗎?那些磨磨唧唧的蠢貨都被你殺了,我可不會告訴你我是誰。不過看在你將死的份上……」

男人笑的惡毒,卻又假裝自己很高尚很善良的告訴月千歡。「頒布懸賞令要殺你的人,是上陽城花家。」

男人以為月千歡會驚慌失措,會恐懼。想到那張漂亮迷人的臉蛋上,露出驚恐的神色。男人自信心膨脹,得意的好像他已經殺了月千歡一樣。

然而半響都沒有得到月千歡的回答。男人皺眉,「月千歡,你已經被嚇得不敢說話了嗎?」

「不。說的多的人往往死得快。」

聲音從耳後傳來。男人驚駭瞪大眼,不可能!月千歡怎麼會在濃霧遮掩下找到他!還沒等他想明白,一把長劍直接從背後穿心涼。

匕首劃過男人喉嚨,鮮血噴濺。兩道致命傷,男人死的不能再死!

月千歡嗤笑鄙夷:「要身手沒身手,要腦子沒腦子。偏偏還話多,你不死誰死?」

她放任男人啰嗦,不過是為了追蹤聲音找到男人。濃霧是影響了視線,但沒有堵住人的耳朵。

忽然月千歡聽見破空聲響,迅速退開。她看見巨大的黑影閃過,裹住男人的屍體一瞬間拖走。濃霧中,緊跟著傳來撕咬肉體和「嘎嘣嘎嘣」啃咬骨頭的聲音。

嘶!

這鬼東西是吃人的?

月千歡瞬間覺得背後痛的火辣辣的傷口,變成了涼颼颼的寒意。

啃咬的聲音消失了。月千歡看見那道黑影又出現了她的視線之中,如同狡猾貪婪的獵物。窺探打量著月千歡,然後考慮怎麼下嘴。

正頭疼戒備中,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月千歡眯眸,魔焰神花出現在手中。就在魔焰神花出現的那一刻,月千歡看見那道黑影突然興奮了起來。直接朝月千歡撲過來!

等的就是這一刻!

黑影攻擊到眼前,月千歡掐訣。「轟!」灼熱滾燙的火焰瞬間圍繞月千歡形成一圈,就連濃霧也被燒成了一圈空白。

月千歡終於看見那道黑影是什麼。墨色的藤蔓,上面葉片鋒利如刀,閃爍著金屬質感。一遇魔焰神花,烈焰裹上藤蔓。

四面八方傳來凄厲的尖叫聲。鈍痛感傳入腦袋中,月千歡眼前一黑跪倒在地。噗的噴出一口鮮血。

不僅是她。所有停留在濃霧中的人,都口鼻流血,慘叫著昏倒在地。

不能暈!月千歡牙關緊咬。誰知道那個鬼東西被燒死沒有。暈過去,無疑是成了免費自取的美餐。

眼前一片眩暈,月千歡什麼都看不見。她深吸口氣,抓住匕首劃破胳膊。鮮血流出來,劇痛感終於讓月千歡清醒了一些。

用劍支撐著身體站起來,月千歡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必須離開這裡,否則會死的! 在我短暫沉思的剎那,我就感覺葉伯的氣息越來越強。就是這麼短短几分鐘的功夫,他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竟然不亞於靈族的四大護法了!

不能再讓他傳承祖師爺的金身力量了,否則的話,沒有人能夠阻止他!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就主動出手了。手中的匕首直接朝他扔了過去,剛好刺向了葉伯的腦門。葉伯此時還沒有睜開眼,渾身猶如一個金人兒一樣。

而讓我詫異的是,我投擲過去的匕首,在快要接近他面門時,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擋住了,根本無法前進分毫。

我咂舌一驚,手猛的對著匕首一抓,體內的玄真真氣瞬間爆發了出來,直接催動了那匕首。剎那間,匕首便發出了一陣陣「嗡嗡」的蜂鳴聲,咆哮著要刺穿葉伯的防禦。

可我控制的匕首還是無法破了葉伯那無形的屏障,匕首哐當一聲落到了地上。我手凌空一抓,匕首再次回到了我手上。

我拽緊匕首之後,雙腳同時發力,頓時猶如猛獸出籠一樣撲了過去。在快要接近葉伯時,我左手化掌,強悍的玄真真氣瞬間凝聚在了手掌心處。

幾步躥到了葉伯的面前,當即打出了一掌。

轟!

而在我這一掌打上去的時候,就如同是打在了無堅不摧的屏障上一般。只聽見一陣刺耳的轟隆聲響,隨即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反噬之力。

來不及卸掉手中的力量,我就被那股強大的反噬之力震的倒飛了出去。身體在空中連續翻騰了幾下,這才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好強大的力量!」我暗自咂舌了一句,正要站起來。那閉著眼的葉伯突然睜開了眼睛,那瞳孔竟然也是變成了金色的,看得人心生畏懼。

「李初九,我現在傳承了開山祖師爺的神力,你如何是我的對手?哈哈……」葉伯大聲的嘲笑道,緩步朝我走來。

每走一步,地上便會留下一道金色的腳印,好像是那血屍留在地上的血腳印一樣。而隨著他慢慢走向我,我就感受到一股猶如排山倒海的力量正鋪天蓋地朝我壓來。

這種壓倒性的力量,竟然讓我的雙腳無法挪動半步。特別是我心裡深處,一種強烈的壓抑感油然而生!

此時的葉伯,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面對靈族尊主,也有一戰之力!

他現在傳承了祖師爺的金身神力,我不敢大意,當即咬破食指,快速的在空中凌空畫了一道五雷符。五雷符一形成,我隨即雙手結印,不敢有絲毫懈怠。

待我五雷訣一結成,立馬手訣化道指,猛然對著葉伯一劈。陡然間,只聽見「轟」的一聲天雷巨響。一道手拇指粗細的天雷,轟然而下!

「雕蟲小技!」葉伯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雙手一抬,直接用雙手擋住了天雷。只見一雙的金色大手掠過,那天雷還沒發出爆炸聲,當即化作了虛無!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就涼了半截。一邊往後退,一邊連續推出了數掌。每一掌打出,一道道強悍的玄真真氣噴涌而出。

可讓我傻眼的是,我打出的玄真真氣,竟然完全傷不到葉伯。他身上那一層金色的光芒,輕易化解了我的攻擊。

我不敢繼續使用玄真真氣作為攻擊了,這玩意兒太豪順精力了。如此打下去,不但傷不到葉伯,而我也只會變得越來越虛弱。

所以,必須留著玄真真氣,準備致命一擊!

「去死吧,我看這次誰還能夠救你!」葉伯突然怒吼了一聲,身形猛的往前一衝。只看到一道金色的殘影閃過,隨即那雙大手就已經朝我脖子抓了過來。

我當即一個後空翻,勉強躲開了葉伯的攻擊。可還沒站穩,他赫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重重一腳朝我踢了過來。

速度快的驚人,我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能下意識的用雙手去擋他這一腳。

砰!

只聽見一聲沉重的沉悶聲,我整個人再次被踢的倒飛了出去,這一次結結實實的撞在了山洞的石壁上。只感覺喉嚨一甜,剛一摔倒在地上,一口鮮血便從我嘴裡噴了出來。

剛才他這一下,我是用雙手的手臂去擋的,雖然有玄真真氣護著我的手臂,但只感覺兩條手臂都麻了,完全失去了知覺。

剛才那麼一撞,我也是感覺五臟六腑快移位了一般。身體一動,渾身就疼的要命!

葉伯就站在離我一米遠的地方,居高臨下的看著我,嘲諷道:「李初九,你只是打通了體內的中下丹田而已!而祖師爺卻是打通了三處丹田,體內的玄真真氣可以沿著經脈流轉,形成循環不斷的周天。不但身體無堅不摧,玄真真氣更是源源不絕。這才是玄真教最強大的力量,我有了這番力量,誰還敢能擋我?符籙派、煉丹派、靈族,都不會是我的對手。到時候,整個天下道門,為我玄真教獨尊!哈哈……」

葉伯說話時,還用力的握了握雙手。那拳頭「咔咔」的響著,彷彿在給我炫耀他此時的力量有多強大!

「就算你傳承了祖師爺的力量,也休想這麼輕易殺死我!我不服,我就不相信祖師爺真的會幫壞人!」看著他的嘲諷炫耀,我心裡的怒氣也是徹底爆發了出來。

話音一落,身體猶如炮彈一樣沖了上去。雙拳齊出,直取葉伯的胸膛。

葉伯冷笑了一聲,不退反進,同時出手。但速度比我快了一被不止,剛好抓住了我的雙拳。剎那間,我就感覺是鐵鉗固定住了我的拳頭,瞬間失去了攻擊力量!

而葉伯雙手一發力,想要扭斷我的雙臂。只聽到一聲咔的聲響,我手臂上的經脈骨骼就好像被扭斷了一般。

啊!這劇烈的痛楚,讓我忍不住痛呼了一聲。使出了全力和他抗衡著,可他的力量太恐怖了,活生生把我的雙臂扭轉了一百八十度。

不光是骨骼經脈的疼痛,還有皮膚被撕裂開的劇痛。我不敢繼續反抗,如果繼續反抗,我的手臂會被扭斷的。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雙腳往上一跳,身體頓時平衡在空中,順著葉伯的力量主動轉了一圈,剛好掙脫了他的雙手。

而我的身體也是再次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葉伯見我掙脫了他的手,也是怒了。抬起腳就朝我的腦袋踩了下來,我連忙伸出雙手抱住了他的腳,就地一滾,想要藉助身體的力量把他掰倒在地。

可我還是太低估了他此時的力量,我還沒掰動他的腿,他就猛的往上一提,根本毫無抵抗力,直接把我給提了起來。

趁著他還沒有發動攻擊,我趕緊鬆開了手,身體立馬往側面一滾。滾到安全距離后,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連連後退了數步,和葉伯對峙了起來!

葉伯冷冷的瞪了我一眼,突然雙手往上一抬。剎那間,他身後的鎮魂尺當即飛了過來,直接漂浮在了他的面前。

而跟著,葉伯的雙手就開始慢慢合攏。下一秒,他身上的玄真真氣就兇猛的釋放了出來,猶如驚濤巨浪一般催動著鎮魂尺。

那鎮魂尺也是發出了嗡嗡的蜂鳴聲,更是釋放出了刺眼的光芒。葉伯此時的力量不是他自己的,而是祖師爺的力量。

在他用玄真真氣催動鎮魂尺之時,我就看到那鎮魂尺突然發生了變化。鎮魂尺之前被我開了一次鋒,但力度不夠,只是最中間的部分露出了光芒,還有邊沿的地方依舊被鐵鏽包裹著!

可如今葉伯使用了祖師爺的神力后,那鎮魂尺邊沿上的鐵鏽,竟然再次開始脫落了。從鎮魂尺對準我的那一頭開始,周邊的鐵鏽全數脫落。

在鐵鏽脫落之時,我便看到鎮魂尺好像變成了一柄短劍,無比鋒利,金光萬丈!之前葉伯就說過,等鎮魂尺徹底開封了,就不會是一把尺子了。

難道,真正的鎮魂尺,是一柄短劍?!

我還在詫異之時,葉伯的身體突然顫抖了起來,腳步更是不穩的往後趔趄了兩步。一看到他出現了這樣的變化,我當即大喜了起來。

葉伯道行不夠,無法承受祖師爺這股強大的力量!只要他使用的力量越強大,反噬的力量也會越恐怖! 月千歡受傷了,有危險!

墨九卿正要趕過去。可心底的感應又瞬間消失了。墨九卿一時不懂這到底是遇見危險了,還是感應錯了?

思忖中,耳邊洛雲華連咳了好幾聲。「咳咳咳,墨長老。藥師盟的幾位有事找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