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香蕉島的地理位置雖處偏遠地帶,但是著實比較富有。

島嶼的中心修建的是城鎮,西北角本來是島上一位地主的莊園,四周是一片擁有幾十畝土地的香蕉地。

但是一年前自從野獸海賊團來到這裡,這片莊園被海賊們強行佔據不說,還讓他們每個月按人頭的方式交一筆不菲的保護費,以及貢品,還有必須的女人。

野獸海賊團與那些兇殘的海賊一樣,膽敢反抗他們的傢伙都被血腥的殺害了。

人們本以為他們劫掠之後就會離開,沒想到卻在島上常駐了下來,每天都在莊園里吃喝玩樂舉辦宴會。

他們嘗試過通知海軍,而且許多次,然而那些海賊每次都能在海軍軍艦到來之前從容離去,在海軍走後又大搖大擺的回來,繼續用暴力統治著這片島嶼。

如此反覆過了一年之久,野獸海賊團依舊在島上肆意妄為,他們看得上眼的就搶,看不順眼的就打,燒,搞得民不聊生。

香蕉島,西北角,野獸莊園。

莊園原本的名字是叫做香蕉莊園,但是自從這群海賊到來之後就把名字改了,取名為野獸莊園。

此時莊園內的海賊們還在如平時一樣醉生夢死,他們在這座島上就像是帝王一樣,只要願意就有美酒美人,享之不盡。

在一個裝修豪華的房間里,大床上躺著兩名赤果果的男女,場景非常香艷,男人生得虎背熊腰,且身上有許多傷疤,金色的毛髮濃密,猶如一頭鬃獅。

模樣漂亮的女人被這個一臉兇相的男人摟在懷裡,雖然是處於熟睡當中,但是一臉梨花帶雨的樣子可以看出她並非自願。

「咘嚕咘嚕……」

就在這時,房間里的電話蟲響了,吵得那個模樣兇悍的男人非常不爽,才把手從女人的胸脯上取下來,放到了電話蟲貝殼上方一個迷之凸起的地方按了下去。

「是誰啊,敢在這時候吵醒老子的美夢,給不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信不信老子叫人砍了你?」

「鬃獅,再說一遍,你要砍誰?」

電話蟲那邊傳來一個非常低沉的聲音,聽起來似乎說話的主人心情很不好。而神奇的是,電話蟲那把那邊說話之人的表情都模仿得惟妙惟肖。

原本閉眼休息兩隻軟趴趴的觸角忽然就變得陰翳起來,它的下巴長出了一撮黑色好似山羊一樣的鬍鬚,隱隱能夠看到隱藏在鬍鬚之下的海鷗標誌。

這個低沉的聲音忽然就把熟睡的鬃獅吵醒,他看著電話蟲的形態,目光閃爍不定,這個人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給他打電話的,除非是……

他一把揪住還有些迷糊的女人的頭髮,嘴裡罵道:「臭婊子,給老子起來,要睡滾到外面去睡!」

他打了昨晚還一起纏綿的女人一巴掌,後者捂著臉哭哭啼啼的跑出房間。

門,「啪」一聲關上了。

鬃獅光著身子給自己倒了一杯黑啤酒一口喝盡:「出了什麼事情……山羊上校。」

「混賬!我不是讓你別在公共場合之下暴露出我的身份嗎?你想害死我?」

電話蟲的眼珠子猛地瞪圓了,從它的嘴裡傳出了非常憤怒的聲音,甚至還噴出了一定量的口水,那一撮上羊鬍子都因為憤怒同時向兩邊翹起。

鬃獅看著電話蟲露出嘲諷的笑容:「行了行了,那個賤女人我早就打發出去了,房間里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人。」

聞言,電話蟲的表情才稍稍變得緩和了一些,至少鬍子變得正常了。

「讓你的人都去藏起來,有軍艦要來了。」

「山羊上校,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個月25號才剛把500萬貝利給你送過去,這個月才13號,你就又想從我這裡拿錢了嗎?錢可不是那麼好賺的啊……」

他給自己點了一根煙,面容陰沉,眼中甚至流露出了凶光,海賊團每個月的固定收入也就1000多萬貝利,而對面那個傢伙張口就要500萬貝利,給他們的好處就是絕不會有海軍來騷擾他們。

不得不說,這一年來確實如此,他們也合作的非常愉快。

兩人之間的對話信息量很足,海軍和海賊勾結,還好現在房間里就只有他一人,如果這段對話傳到外界去,恐怕會引起軒然大波。

「你這個滿腦子女人的白痴,給我清醒一些,此次前來的可不是我的人,而是羅林鎮那些傢伙!」

電話蟲又表現出癲狂的模樣,看得出來他現在非常急躁。

鬃獅皺著眉頭,沉聲道:「羅林鎮的海軍?怎麼回事,那個地方離香蕉島可是很遠的啊,他們怎麼會來到這裡?」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你這個蠢貨是不是又在島上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

「我只不過是把保護費提升了五成而已。」

「你這個沒腦子的白痴!蠢貨!豬……」

山羊上校一直罵個不停。

「就不能阻止他們嗎?讓你的人來,像以前一樣走個過場不行?」

「羅林鎮G31支部是全南海的指揮中心,我沒有權利也沒有人手去插手那裡的事情,反倒是他們可以插手南海的一切事情,我無權過問,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軍艦已經到哪裡了,我現在讓他們馬上出海行不行?」

「估計已經晚了,我接到消息的時候軍艦已經在香蕉島海域附近了!」

聽到這句話,鬃獅跑到窗戶旁邊拉開窗帘果然看到一艘軍艦就要抵達港口,就算他們現在馬上出海,也會因為時間關係和他們碰個正著。

「我已經看到軍艦了,山羊上校現在應該怎麼辦?別忘記了我和你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要是我出了事情,你也別想好過!」鬃獅冷笑道。

「你這傢伙……」山羊上校氣得咬牙切齒,「趕緊讓你的人躲起來,不管藏在哪裡,只要別被發現就好,我馬上坐軍艦過來,你想死我不攔你,但是可別連累上我!」

……

Ovo 「你想死我不攔你,但是你可別連累我!」

山羊上校冷厲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鬃獅咧了咧嘴,先是嗤笑一聲,而後放聲大笑。

「不不不,上校,你如果想要平安無事,就得先保證我們的安全。否則,我就不能保證,南海G36支部的海軍山羊上校與海賊合作的事實,讓羅林鎮的海軍知道了。」

「你以為有誰會相信一個海賊的話嗎?」

「你以為我和你合作了這麼久,手中就沒有掌握任何證據嗎?」

「可惡……」

「上校,自己的前途掌握在自己手裡,你也不想事情敗露被其他人知道吧?」

鬃獅發出大笑:「那麼我們一會兒見上校。」

不等上校回應,他直接掛斷了電話,電話蟲的目光重新恢復兩眼獃滯的狀態,並且在發出了一聲類似掛斷電話的聲音后,緩緩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待機狀態,等待著下一個電話的到來。

「嘿……羅林鎮的海軍么,我酷睿艾柒可不會束手就擒啊!」

他的眼神露出凶光,作為海賊團的老大,他顯然不會把所有希望都放到山羊上校的身上,如果有人想要他的命,他不介意把那個人宰了,不管對方是不是海軍!

「無序,去通知其他人,找個地方把自己藏好,海軍要來了。」

他朝著門外喊了一聲,一個戴著口罩的小子目光一亮,然後便是迅速離開。

「鬃獅」酷睿艾柒繼續站在窗戶旁邊冷眼看著越來越靠近海岸的軍艦,雙手漸漸握緊,毛髮逐漸變得很長。

軍艦靠近的是莊園後面的碼頭,那裡停靠著他們的海賊船,以前山羊上校率領軍艦前來時,都會從島嶼的正前方入島,而莊園位於島嶼的背面西北角。

如果是野獸海賊團有足夠充裕的時間離開,可是現在,軍艦直接往背面碼頭駛來,一看就是準備充足,或者說,就是為了他們而來。

……

在甲程上校的特許下,羅嵐頭一次以一個海軍中尉的身份擔任了一艘軍艦的最高指揮官,沒人反對。

如今,羅嵐在羅林鎮的海軍支部基地威望很高,只要有羅嵐的戰鬥,他都身先士卒,海軍們都非常的擁護他,相信他再過不久就會正式成為校官,因為他積累軍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煤球還處於蛻變期,所以此次羅嵐並沒有帶著他一同前往,但是他在離開支部時給它帶了許多小魚乾放進冰箱里,並且讓一個在食堂打雜的海兵每天都送一些新鮮的小黃魚過去。

「羅嵐中尉,香蕉島馬上就要到了。」

伊頓來到船艙里通知羅嵐,他點了點頭和伊頓一同走出船艙。

羅嵐並未忘記當初在一起訓練的那些新兵們,伊頓上次跟著他剿滅了火力海賊團一夥兒,立了功,從伍長升為了准尉。

站在甲板上,這裡已經能夠看到位於信息中西北角的海灣,以及那座面積不小的莊園。

此時有一艘海賊船就停靠在海灣里,被軍艦死死的堵住了去路。

「這些海賊還真是猖狂得很啊,看到我們來了都還不跑。」

羅嵐咧嘴一笑:「或許這些海賊並不知道我們來了。」

他說的很有道理,此次任務屬於秘密行動,並沒有告訴給附近海域的海軍支部基地,這也是羅嵐的提議。

他伸手拿過望遠鏡,看到海賊船上飄揚著一張繪製了三顆猙獰骷髏頭的海賊旗,骷髏頭的樣子很奇怪,並非常見的人類骷髏頭骨,而是三顆野獸頭骨。

分別對應著野狼,猛虎,雄獅!

「這就是他們的海賊旗嗎?的確是有些特別。」

在羅嵐的印象中,有三顆頭骨的海賊旗好像就只有二十年後的黑鬍子海賊團的海賊旗了吧。

在甲程上校提供的情報中顯示,野獸海賊團好像一共有三個船長,有傳言說他們是從小與野獸一同長大的三兄弟,並且信息里還用紅色的字跡標註,三人有可能都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惡魔果實在四海可是一個稀罕玩意兒,有許多人一輩子都沒見到過,認為那只是大海深處的傳說。

現在,一個偏遠海域的海賊團可能一下子出現了三個惡魔果實能力者,這簡直就不可思議。

這也是甲程上校單獨找到羅嵐的原因,羅嵐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在四海除了像甲程上校那樣來自海軍本部本事實力就非常強大的人,就只有惡魔果實能力者能夠對付惡魔果實能力者。

惡魔果實能夠賦予人強大的能力,羅嵐成為海軍已經三個月,但是還沒跟惡魔果實能力者交過手,他也不知道那幾個人的具體實力,儘管三個船長的懸賞加起來還不到3000萬,但是懸賞從來都不是衡量具體戰鬥力的標杆。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羅嵐向甲程上校申請,讓「迷糊醫生」阿卡麗隨他一同前往。

「迷糊醫生」是羅嵐給阿卡麗起的外號。

軍艦逐漸靠岸,正如羅嵐一開始預料的那樣,海賊船里空無一人,或許他們全都藏身在這座島上的某處,像毒蛇一樣觀察著他們,隨時都有可能發起攻擊。

香蕉島的西北角就只有一處建築,就是那個野獸莊園,其餘地方都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香蕉樹。

這倒是一個能夠藏人的好去處,想在面積如此龐大的果林里找到幾十個海賊,無異於大海撈針。

羅嵐直接放棄了在果林裡面找到他們的打算,海賊們佔據了地利,對周邊環境非常熟悉,打散自己的士兵去搜尋海賊有可能還會被對方各個擊破,這是最愚蠢的做法。

「野獸莊園……」看著面前的牌匾,羅嵐輕笑了一聲,「看來這就是他們的老巢了。」

他大手一揮,所有海軍士兵都跟隨他進入了莊園內部。

莊園里很亂,看起來像是昨晚才剛剛開過宴會,桌子上擺放了許多剩飯剩菜,地上則是有很多的空的酒瓶。

羅嵐率領海軍來的非常突然,這些東西都還沒來得及收拾,地上還有幾攤正冒著熱氣的嘔吐物,海賊們似乎剛離開不久。

「士兵們,看來我們來得正是時候,這群海賊想跟我們玩躲貓貓,那就陪他們好好玩好了。」

……

ovO 「大家就在莊園里到處搜索一下,說不定還能找到不少漏網之魚。」

羅嵐臉上帶著笑意,這些剛剛離開沒多久的海賊就像是喝醉了的酒鬼,在這種情況下和海軍作戰,他們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海軍們立即領命離去,這個莊園很大,此次他率領的400名海軍士兵想要整個搜索一遍也要花費不少時間。

就在這時,有十幾個人面色慌張的從樓上下來。其中有奴僕,有侍女,有富人看上去就像是這個莊園的主人。

「各位海軍先生,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是有失遠迎。昨晚酒宴玩得太過盡興,讓各位見笑了。」 兵王傳奇 為首的那個相貌打扮還比較嚴肅人略顯慌張的說道。

羅嵐把他強行掛在臉上的笑意看在眼裡:「你就是這所莊園的主人?」

「正是……正是……」

「我接到消息說,有海賊在香蕉島上作亂,據點就在這個莊園里,有沒有這回事兒?」羅嵐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語氣平淡,身上卻散發出一股常人所沒有的壓迫感。

主人遲疑了一瞬,目光有些閃躲,旋即才勉強笑道:「海軍大人說笑了,島上怎麼可能有海賊呢,昨天我還開宴會宴請了四方好友。」

「沒有嗎?那門口上的牌匾,野獸莊園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

「你說莊園是你的,你把相關證明拿出來看一下,各種房契地契,身份信息我都需要一一核實。」

一群人頭上冷汗直冒,主人抓耳撓撒,左顧右盼才幹笑著說道:「海軍大人,這有點難為我了,我昨天喝得太多,一時想不起來了,要不等我找到之後再給您送過來?」

「是想不起來,還是根本就沒有啊?」羅嵐冷笑,「你如果現在拿不出來,我就可以以非法佔據他人房屋的罪名逮捕你!」

「在給你30秒鐘時間考慮,那些海賊究竟在哪裡!?包庇海賊一旦落實,將會與海賊同罪,不用擔心海賊以後的報復,海軍會給你們主持正義!」

羅嵐心裡跟明鏡似的,早就看出來這群人根本就不是莊園里的人,也不是海賊,因為他們身上沒有海賊那種暴虐的氣息,或許就是野獸海賊團抓來伺候他們的僕人。

看到海軍來了之後,馬上讓他們假扮這個莊園的主人和海軍虛與委蛇。如果能讓他們撤走最好,不能撤走的話也可以拖延海賊們離開的時間。

無序是野獸海賊團在大海上撿到的一個奴隸,海賊團里所有臟活兒累活兒都交給他處理,海賊們一旦心情不好也都會把氣撒在他的身上。

他在海賊團里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此次海賊們逃跑並沒有帶走他,反而威脅他讓他留下來,配合其他人演一齣戲,沒想到卻被羅嵐直接識破。

就在那個冒充莊園主人的傢伙,還在思考到底是相信海軍能把所有海賊都消滅乾淨,還是擔心海賊們報復的時候,無序直接跪在了地上。

「維護世間正義的海軍大人們,他在說謊,香蕉島已經被那伙兒海賊侵略一年了,這個莊園就是他們的根據地,那些可惡的傢伙看到你們來了之後就藏起來了,是他們叫我們假扮成這座莊園的主人的,為的就是迷惑你們,是障眼法。」

「這個蠢貨!居然敢違背我的命令,當初就應該宰了你這個雜碎。」

暗中,「鬃獅」聽到了無序的聲音,就知道事情已經敗露,連忙逃跑。

見到無序招了之後,其他人也都紛紛跪在地上,希望海軍能夠為他們做主,驅逐海賊。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無序,海軍先生。」

羅嵐點了點頭:「你知道那些海賊在我們到來之前都跑到哪裡去了嗎?」

「我看到他們都往地下室跑去了。」

「小無序,你能夠給我們帶路嗎?」羅嵐微微一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