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花穗看看以前秦川,覺得秦川傻不拉幾的。

兩個人又相顧無言了一陣子以後,鎏金花穗很識趣的走了。秦川也終於扛不住疲憊,到下睡著了。

老者在丹房內,又仔細的看了一邊方子,又想了一遍效果,最終還是覺得不行,又放下了,重新翻看方子,尋找適合的丹藥方子煉丹,給他的小徒弟穩住體內的燥郁之氣。其次便是給他補補身體,這得要溫補。太強烈了如意崩盤。

鎏金花穗無聊的在院子中晃蕩著,晃著晃著就看到了丹房裡面還有燈亮著,鎏金花穗走上前禮貌的敲了敲門。

老者笑得慈眉善目的,伸手打開了門,「怎麼了,有什麼事兒找我!」

老者已經猜出了這個鎏金花穗為了什麼而來,但是他就是不說,就是要鎏金花穗子自己說。

這個鎏金花穗是他師傅的師傅鍛造的,雖說方法流傳了下來,但是都嫌麻煩誰也沒做過,導管裡面五個徒弟就五個徒弟了嘛,反正他們人丁一直不足。

祖師爺鍛造,卻在他這一輩成了形,那便是跟他有緣,既然是有緣那他就誰幫著這個鎏金花穗一步步的成長,那一步都不會錯,那一步都不會亂,就這麼好好的成長。

「老東西,你是不是忘記了你先前答應過我什麼了嗎?」鎏金花穗在屋內環視了一圈后神秘地問。

老者故作不知,疑惑地看著他搖了搖頭,「年紀大了,腦子不好使了,你說吧什麼事兒?」這是他的第一步,若是說出來,以後的路才能走下去。

「就是……那個……」鎏金花穗沒想到老者會這樣,含糊了半天也沒有含糊出個所以然來,半天支支吾吾的說不清到底是什麼。

老者笑得更加和刪了,看著鎏金花穗,心裡默默的說了聲,「蠢東西!」

鎏金花穗沒有經歷過世俗,所以對待任何事情都是一根筋的,按照他自己本身的性格來的,絲毫不會拐彎,為人直也就算了,他還喜歡瞎猜,猜得准還好,偏偏是猜還猜不準,鬧出了一堆的笑話。

鎏金花穗見老者這樣子看著他笑,頓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是傻乎乎的看著老者發獃。

這個該怎麼說啊?直接說給我個名字嗎?好奇怪啊!這個樣子。修行者還會忘記東西嗎?這個老兄西看起來年紀確實很大了!

鎏金花穗瘋狂的在腦海里瞎想,老者察覺出來了,也並不多說什麼,就是看著他笑。

勇敢的說出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才能在以後的日子裡跟著那個後生在一起的時候不吃虧,不受苦,被人忽略了感受。

在這道觀裡面成了形,那就就跟他的孩子一樣,他對他似乎是格外的上心。這個上心是為了以後鎏金花穗能好好的生活,也是為了鎏金花穗能幫助秦川。

鎏金花穗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出來,索性一扭頭走了出去,一個人蹲在門口唉聲嘆氣。天真的他真的以為隔著一道門,老者就看不見他了。

老者無聲得笑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拿出一個名牌,認認真真地,及其鄭重地在上上面刻下了兩個字——求安。

「老夫剛剛突然想起來了,你是不是來拿命牌的?」老人推開門,不確定的問鎏金花穗。

鎏金花穗轉過身,看著老人點點了頭,「對啊!你說要給我的,結果你忘了,你現在想起來了嗎?」

重生之權門婚寵 老人也點點頭,「可是命牌需要個名字才能做,你叫什麼名字?」

「大概叫……求安吧……」 求安有了名字,老者按照對待徒弟的禮數,給了他一件法器——一對雙刀。

求安拿到雙刀的時候還有些不解,老者丟給了求安一本書,便不再管求安的事情,轉身去了後山上。

幫助秦川的方法他已經想到了,只是方法有些古怪,過程也有些痛苦,雖然他算是他實際上的師傅,可是這種事情他也拿不定主意,畢竟這個方法實在是太過於危險,稍有不慎,魂飛魄散,需徵得他本人的同意以後才行。

秦川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以後還是醒了,看著天空的顏色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起了身,找了點水摸了把臉,轉身出了門。

後山的路他去過一次,已經幾乎記住了,所以也不怕什麼迷路的事情。秦川摸著黑走錯了好幾次才找到後山的位置,可是即便是憑藉著他強於常人的也是能以,在這後山之上依然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秦川也不著急,也不管自己到底在哪兒,會不會有危險,就那麼席地而坐,慢慢地思考著一些奇怪的問題。

在這裡他能吃到飯嗎?他已經很久都沒有吃飯了,會不會還沒有成為修行者便餓死在這裡了,沒有為了報仇而死也沒有為了找到娘親而死,疲偏偏是餓死在一個幾乎沒人知道的地方。

這麼一想,秦川還真的有些餓了,秦川揉了揉肚子,吧唧了兩下醉,想了想那天從身下爬過去的蟲子能不能吃,那河裡的水到底能不能喝,能喝的話,魚是不是也能吃。

「啊!」秦川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腦袋頂上猛地被人敲了一下,秦川嗷了一聲差點跳起來。

老者拿著拂塵又敲了他一下子。「成天到晚地想什麼呢,老夫那池子里的魚可不能吃!雖說這裡是異世空間,但是所有的東西都是有靈氣的,都是真實的存在的,你若是想吃,大可去尋一些別的,池子里的魚,老夫寶貝著呢!」

秦川哦了一聲,站起了身,十分沒有形象地拍了拍身上的灰,乖巧的站在了老者的身邊。

老者掃了一眼秦川,帶著他熟練的往後山深處走去,周圍的陣法十分的複雜,即便是最沒有天賦有的大師兄,在道觀內待了上千年,也依舊是會在這後山迷路,不是因為陣法複雜,而是因為這裡的陣法變化莫測,若不是陣法學的十分精通,任誰都會迷路

秦川默不作聲地,且小心翼翼的跟著老者,生怕一步走錯了,就是萬劫不復了。秦川這幅小心謹慎地樣子,老者看在眼裡,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走的更複雜了。

再怎麼複雜秦川也是一步一步的好好跟著,有時候老者快一點,秦川也能跟上,老者慢下來,秦川也不會放低了戒心,依然默不作聲地跟在後面。

老者滿意的笑了一下,靈力一轉,這陣法便消失了,老者帶著秦川入了一個山洞,讓秦川站在門口不要進去,老者進入裡面尋找書籍。

秦川雖然看著是一幅很會來事兒的樣子,但是該有的禮節他都是一樣不差的,既然老者不讓他進入,那他是半分都不入的,這邊是底線。

秦川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站了多久,只知道,老者依然在不斷從山洞裡面扔書出來,他只能一本有一本的接著。

知道後面,老者長時間都沒有動靜,秦川也就站在原地。

老者在洞內把所有的書籍全部都翻遍了都沒有找到了它需要的那本書到底在哪裡,到底被他當作什麼玩意兒丟在了那個犄角旮旯里。

全球諸天在線 按理來說,這些年來,來到這裡的人不算多,但是也有個十幾二十個,但是這些人要麼是修行者,要麼是凡人,無論是哪一方都能調理一下然後修行,可是這回來的這個,真真的令他頭疼,是人,也是修行者的後人,自己卻不能修行,活脫脫的一副廢柴的樣子。

找了良久,老者才從一個小旮旯裡面把這本書找了出來,一個怎麼能破開識海的古籍。老人扶著腰從裡面出來,看著外面的秦川抱著一大堆書目不轉睛地盯著山洞入口的樣子,突然笑了。

秦川看到老人出來,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像餓了很久的狼,看見了善良的小綿羊。老人打了個寒蟬,把最後一本書放到了秦川的手上。

「這些書,前面的都快可以不看,最後一本必須要看,不懂的可以來問老夫!接下來,老夫要跟你講一下,你的請跨國,你自己斟酌一下!」

老人清了清嗓子,嚴肅的開口:「首先,你的識海比較特殊,象是被什麼東西封印了一樣,這個不是問題,可是難就難在於,老夫現在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經受的起十二仙的陣法,若是你撐過去了,這識海自然便破了,但是若你撐不過去,你只能死裡面,這跟剔骨池是一個道理,老夫也拿不準,你會不會死在裡面,所以,這需要你自己思索。」

老人說完,便沉默了,目光沉靜的看這秦川,絲毫不給他任何壓迫,就是默默地注視著她。

秦川撓了撓頭,笑得一臉的人畜無害,「哎,你是不知道,我即便是不去那陣法裡面,我也是死路一條,這個世界上想讓我死的人太多了!」

秦川有寫無奈地感嘆,而到這裡,老人便已經知道他的選擇,左右都是死,何不痛快一點呢!

老人點了點頭,便帶著秦川去了十二仙法陣。

秦川剛站穩腳跟,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老人一把推進了陣法裡面,絲毫沒有時間給他猶豫。說是老人尊重他自己的意見,可到頭來還不是老人循序漸進的將他推上了路。

也許這個道觀裡面的人各個不凡,所以身為師傅的他,也不會允許坐下的徒弟,蠢得跟豬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明明鎏金花穗已經修成了人形,卻不見老者收他為徒,教他半分東西。

秦川進入到陣法裡面后,先觀察了一下四周,見沒什麼異樣以後,便就地大作了起來。

「這個老頭子真的是,感覺這道觀裡面所有兇險的地方都是為我量身準備的一樣!」秦川在內心嘀咕了一句,還想接著吐槽,便感覺身後有一道凌厲的劍氣襲來。

秦川單抽撐地,跳轉開來,一回頭便是一個續著黑鬍子的男人,單手持劍,立於他剛剛所在的位置。

秦川有寫后怕的想若不是他反應夠快,是不是此刻已經死在他的劍下了!

那人一句話也不多少,拎著劍便沖了上來,秦川左閃右閃,終究是閃躲不過,身上被刺了好幾劍。

秦川喘了口粗氣,覺得這樣子不行,遲早他要累死在這裡面的,於是開始一邊閃躲,一邊尋找持劍男人的缺點。

最終秦川主動出擊,一拳打在了持家男人後背上的某一處,持劍男人瞬間不見了。

還未等秦川鬆口氣,他的周圍立馬出現了一對兒長得一摸一樣的姐妹,紅色衣裙的女人手持一把舞扇,白色衣裙的女人手持一根玉笛,兩人兩人一左一右,開始瘋狂攻擊秦川。

秦川躲避不及,有時被打上了好幾次,而只要秦川落在地上,這兩人便不會再出手,而是立於一旁,趁其不備的攻擊兩個人,同樣的秦川碰到她們,她們便消失了。

秦川好像摸透了其中的門道,一路下來都異常的迅速,可是一輪結束以後,十二個人又開始輪番上陳,這一次可不是凡間的功夫,而是招招都用起了靈氣,這一下子,秦川便是逃無可逃了。

秦川拚命的躲,卻發現這些人好像已經猜到他下一步要幹什麼了一樣,每一次都把他堵得死死的。

而這一次,這幾位也只是把秦川打倒在地以後便消失了,速記迅速的換成下一個人,或者是下好幾個人。

如果這是一場歷練,秦川更寧遠稱他們為,這群仙人的樣子像是覺得他好玩多玩一玩,但是又怕給他玩死了,所以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地壓制,拼盡全力的重擊。

這種被當作玩具玩的心情,絲毫不好受,秦川的臉色極其難看,看著這群人的眼神,也不似之前的尊重了,而是帶著濃濃的戾氣和殺意。

秦川的殺意四起,這群仙人好像更加高興了,一開始還是三五成群的上,這一次變成了一起上,每一個人一個法訣丟在他身上,相互抵抗后消散,這群仙人不樂意了,好像借著秦川進行了案中的比拼,仙人操控著秦川的身體,強行用靈力壓下親傳的意志,讓他按照先人的意願共攻擊另外的仙人。

如此反覆之下,秦川本身的意志越來越厭惡,需要壓制他的意志的靈力需要的愈多,而仙人之間的矛盾也越大,大家好像都不滿足於自己只能操控一會兒了,十二個人的靈力紛紛壓在了秦川的身上,饒是秦川再怎麼抗打,這會兒也被逼得近乎瘋狂!

「都他娘的。」

「給老子滾開!」

一聲怒吼,石破天驚! 一聲怒吼之下,識海就這麼破了,秦川盛怒之下,瘋狂的汲取著身邊的靈力,不斷的爆發,對著十二仙大打出手。

十二仙,分別位居十二個地方,同時發功,形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法陣,像是牢籠一樣,把秦川困在裡面,不能動彈。

秦川尤如困獸一般,拚命地撞擊著法陣,因為先前不能修行的緣故,他雖然看過不少的典籍但是此刻真的實戰了,卻沒有一點的作用。

無人教導他如何梳理靈力,即便是忠伯以前交了,那時候的他不能修行,即便是再怎麼認真教,也只是徒勞無功。

秦川困獸般的掙扎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陣法的圈子還不斷的縮小,到最後卡在秦川的腰腹處,越勒越緊。

秦川紅了眼眶,理智已經崩潰,剩下的是對生的慾望的反抗,他想活著,對於危險的感知讓他對接下來的事情更加的害怕,也是因為害怕所以更加分離的反抗,越反抗陣法的圈子就越來愈小,這已經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秦川依然在掙扎,十二仙全部都面無表情地看秦川奮力掙扎,那眼神冰冷又空洞,是長時間沉寂后的輝煌,也是被打擾的不耐。

秦川扛不住了,十二仙中最差的也在虛仙的修為,而最高的老大,則是飛仙的境界。十二仙是名副其實的十二仙,這實力加在一起也是能挑的起整個玄天宗的!

秦川猛地吐出一口血,跪在地上,嘴裡低聲念叨著什麼。

站在陣外看得一清二楚的老人也不說話,只是嘆了口氣,執念太深,對修行好也不好,好在能有堅持下去的東西,壞在,執念崩塌,人很難支撐下去。

還不夠,只開了識海還不夠,能進他無為門的人,必定要不凡於世,這點怎麼能夠,還需要再來點,在刺激一點!

老人大手一揮,整個陣法都改變了,老夫給秦川編了一場夢,一場關於他娘親的夢。若是清醒十分的秦川,必定能看出來,可是初破識海,又無人指引,體內靈力紊亂,加上十二仙的陣法,面前的秦川早就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了。

還能念叨娘親忠伯,是因為那是他心底里的執念,這陣法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不是把你困在此處抹殺,而是看清你心中的執念,利用執念讓你痛苦,讓你看著你最嚮往的東西悲催,讓你從心底裡面失望至極,自亂道心。

修行的人,心亂了一切就都沒有了。不管你這顆心最開始嚮往的是什麼,最後想成為的是什麼,只要這顆心亂了,那便一切都完了。

這就相當於,只要你認為自己不死,那麼即便是你的身死了,你的執念也會化成你,成為你生活,那便是你的執念,可若是你的執念破了,你的心亂了,別人相信你不會死也沒有用,你還是會死的。

老人立於陣法前,臉上是從未有過的冷漠,他在賭,賭這個他從未記住過性命的人的未來。可是即便是他,也不敢保證這裡面靠著執念撐下來的年輕人,會不會死在裡面。

陣法一開,除非十二仙全部隕滅,否者陣法不破,他便永遠都出不來。

秦川跪在地上一動不動,像是睡著了一樣,十二仙的陣法還是在運行,絲毫沒有減緩的意思,秦川閉上眼睛,吸了口氣,緩緩地又站起了身。

十二仙中的其中一個,對著秦川的後腦勺就是一下,秦川當場到底暈倒。暈倒是好的,倒下了另一個陣法便應由而生。

秦川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在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這裡沒有玄天宗,沒有修行者,沒有一直想要他命的人。秦川覺得這裡很安全,為什麼覺得很安全就不知道了。

「醒醒啦!太陽都曬屁股了!」突然間有人吵醒了秦川,秦川睜開眼睛定睛一看是他朝思暮想的娘親,可是娘心好像老了些許,秦川看見自己翻了個身,用被子蒙住了臉,哼哼了兩聲。

「媽,這才幾點啊!你老能不能讓我好好睡一覺啊!」秦川蒙住頭,十分無奈的吐槽。娘親一把掀開被子雙手掐腰,看著十分生氣,「你忠伯都在外面等很久了,你幾天不是要去出差嗎?」

秦川看得有些愣了,上班?什麼是上班,他想開口說話卻發現沒有人能聽見,他想過去擁抱娘親,缺發現直接從娘親的身體里穿過了。

秦川不敢相信這一切,這一切都懸疑的讓他無所適從。

床上的秦川嘆了一口氣,坐起了身十分無奈得道:「都跟忠伯說了九點過來,九點過來,他老人家也不多睡一會,唉!」

嘴上說著不願意,秦川倒還是起來了,娘親看這琴川起床,滿意地擺擺手,轉身出了秦川的房間。

浮在空中的秦川想要跟上去看看,卻發現自己被攔了這個房間之內,根本出不去。

床上的秦川換好衣服,洗漱完,下樓了,一邊走還一邊十分沒有形象的問今天吃什麼。娘親從廚房裡面探出身,端著一碗小米粥便走了過來。

「你想吃什麼?你還是什麼都別吃了吧,你等會兒要坐飛機根本來不及!」娘親放下粥,輕輕颳了秦川的鼻子,一臉寵溺的說道。

吃飯的秦川故作很失望的樣子啊了一聲,惹得娘親笑得直不起來腰。「你這孩子啊!都多大了,怎麼還是跟孩子一樣啊!媽都給你做好了,吃不完路上帶著吃!」

吃飯的秦川嘿嘿一笑,點了點頭,幫著娘親一起去了廚房端飯菜。飯菜很多,浮在空中的秦川想這一點更是娘親知道他要去遠方了,所以才一早起來做的,只是為了在外也能讓他吃飽飯,吃的舒服一點。

浮在空中的秦川眼眶微紅,看著這樣的場景竟然覺得萬分的溫馨,這也是他一直以為的他和母親以後的生活。

他會成為一個夫子,或者是開一個鏢局,每次出門前娘親都會反覆囑咐他注意安全,一點更要早點回來,給他親手準備乾糧。

母親會為他挑選一個合適的妻子,他們會一起孝敬娘親,直到娘親壽終正寢。

浮在空中的秦川還沒來得及感嘆全部的生活,他就看見十二仙摸樣的人衝進了屋子裡面,慌亂之中為了保護秦川,娘親擋在了秦楚的面前,被當場打死!

「不要啊!不要啊!」浮在空中的秦川拼了命的想要走到娘親的身邊,但是無論如何他都走不過去,周圍好象是被什麼東西隔開了一樣,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娘親死去,吃飯的秦川絕望的哭喊。

不一會兒,秦川自己也扛不住了,被打了好幾下,忠伯從門口衝進來,站在秦川的身邊保護秦川的危險,知道他被那群人砍死,死之前還惦記著秦川,讓他趕緊跑,趕緊跑。

浮在空中的秦川痛哭流涕,一直以來他都是以為是因為他的兩位哥哥不想讓他好過,所以他才失去了娘親,等到他長大一點的時候,哥哥們開始看不慣他,想要弄死他。秦川害怕,但是也只能躲在忠伯身後,直到那天,忠伯為了能讓秦川逃出去,犧牲了性命。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這一切的一切根本還是他自己的責任,若果他的能力夠強就能避免娘親瘋癲離家,絕不會因為被哥哥處處欺負而最後要了忠伯的命,當初的他哪怕是再強那麼一點點,他都心滿意足了,只要強那麼一點點他就可以救下忠伯,不看眼睜睜的知道忠伯去送死,還不能阻攔,只能像個喪家之犬一般東躲西藏!

情緒在這一刻徹底爆發,秦川跪在地上,無數的靈力湧進他的身體里,修為在一重重的高上去,最後定格在了天人境一重。

秦川站起身,一拳砸在結界上,可結界上確實一點點地破碎的都沒有依然要完好如初,秦川不死心的一下又一下的砸在結界上。

就這麼砸了好幾下,結界都沒有反應,秦川氣的狠狠的一拳砸上去,也是絲毫沒有反應。

慢慢的,秦川開始逼著自己冷靜下來,一定要萬分冷靜,好好想想該怎麼做,忠伯教過他的呀!

秦川喘著粗氣,坐在地上,努力的讓自己的腦子好用一點,好想一想忠伯到底是怎麼告訴他的,怎麼做的,怎麼樣才能把靈力聚集到一點。

重生之師兄莫慌 用心,用心感受靈力,慢慢的來,不要急,從丹田處運氣,感受到靈力的走向,順著靈力的走向,出擊!

秦川猛地睜開緊閉的雙眼,狠狠的一拳砸向了結界,結界不出所望的破裂了。秦川走出結界,白光一閃,他出現在了老者的面前。

秦川難以置信的看這老者,沉默了很久以後才開口說話,「那都是幻覺嗎?」

「你覺得呢?」老人笑著反問秦川,眉目里的清明看的秦川有些心虛。秦川底下了頭。

老人看秦川這樣,也不生氣,笑了一聲:「是不是幻覺,你比老夫更加清楚,那些人為了誰,所圖是何,你樁樁件件都比老夫清楚!」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老人笑,秦川也笑了。是啊,沒有人比他清楚,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曾經的那個廢物,現在的這個也是廢物。

秦楚伸手捂住了臉,笑了起來,笑得聲嘶力竭,笑得肝腸寸斷。

老人沉默著不說話,靜靜的看著秦川。這個陣法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只是這一個衍生出了無數個而已,秦川破了其中一個,那麼必定會有第二個,只有他自己意識到這些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以後,方可破陣。

知道這一切哪有那麼容易,知道了就意味著不能再自己騙自己了,不能再把自己當成一個孩子了,該承擔的責任,已經是不能逃避了的。

老人拍了拍秦川的肩膀,消失在了原地,秦川盯著老人去的方向,不知道想什麼的發獃。

老人一個閃身出現在了丹房裡面,看著暈倒在地上的鎏金花穗,現在擁有名字的求安,皺了皺眉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