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公子到時可要罩著人家。」

「這是自然,就怕罩不下啊,咳咳,姑娘,話說你的屁股這麼翹,一定很有彈性,不如讓龍摸摸?你不要誤會,我只是純粹欣賞藝術品,帶著一顆虔誠的心,不像這小子,欲擒故縱,目的不純,你看還在咽口水……」

師雅兒一頓,嬌笑了走開,「討厭啦。」

千星卻感應到,這女人轉身那一瞬間,分明有殺意閃過,來的快去得也快,他還是捕捉到一絲。

「哈哈,開個玩笑,大胸美女,回見啊。」龍劍吟笑著揮手,「小子,你拉我幹什麼。」

「小姐,留下他們嗎?我們不能用,也不能留給別人,另外一個敢對小姐不敬,都該殺。」兩人走後,一個人影閃出。

「算了,這裡畢竟是八方城,和氣生財。」師雅兒淡聲說道,「沒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千星兩人離去,龍劍吟還在那兒說著,千星也在思索。

師雅兒應該還不知道他殺過靈寶閣的人,此女掌控慾望很重,估計不會罷休。

他也懶得搭理,倒是一些戰利品,說不定真能賣了,這事讓江憶起去和師雅兒屬下聯繫就好。

無影與這龍都不靠譜,碰到師雅兒,估計都會被騙的褲衩都沒有。

兩人回去,還沒走到學院,就聽到無數的歡呼聲,熱鬧無比。

兩人都很好奇,發生什麼事了,看一個個火熱的樣子,尤其還是女子居多。

****** 學院門口人山人海,他們不飛行,都幾乎過不去了,大白天的,好像也不適合亂飛。

好不容易擠進去,他們也總算弄明白,看著一個個激動興奮的臉龐,還有舉著的標語,還有歡呼……羽聖人來了。

羽聖人是大陸的傳奇,無數年輕人的偶像,更是被一些人稱為是一個時代的主角。

他的出生,他的每一步都是傳奇。

羽聖人全名澹臺羽,原本普通地方一個小家族,隨著他出生,一切都不同了。

據說出生時天降祥瑞,恍如劍氣萌發生機,羽聖人從小不凡。

六歲殺超凡,八歲殺破鏡,十歲殺化境,十三滅虛天,十六歲戰道境,十九歲殺道心,二十四歲殺合道,如今三十多歲,已經涅槃破繭成就聖人。

在修者世界,三十多歲還是青年,都屬於年輕一輩,很多還在為星辰榜努力,為進步一絲而興奮,人家已經站在大陸的最巔峰。

上次見過之後,千星已經查過那些聖人,當然也有印象最深的羽聖人。

如今想起這些資料,確實厲害,但總覺得哪裡不對。

越往後進步越慢?這也符合大陸常識。他自己沉睡八年,有混沌青蓮空間幫助悟道,不然也不會進步這麼快。

古往今來無數年,天驕無數,羽聖人不算最快的,但也絕對算上佼佼者之一,史書可留名。

而相比大多人,羽聖人的進步簡直是飛的,很多聖人都是不知多久才進入的。

他戰績很多,但好像沒有像他們這樣,在一個境地停留很久,爭鋒年輕一輩同級最強什麼的。

此人突破沒有瓶頸似的,飛一般的上升,他曾經的同輩都被他遠遠甩開,哪怕當初的神域第一年輕高手,本來驚才艷艷,舉世無雙,原本他還不如,很快都超越,遠遠落開。

不是別人差,他進步太快,尤其是道心之後,每一步都很難,他依然很快。

曾經的對手,轉頭他都高出很多境界,不是一個層次,全部輕易抹殺。

與他作對的敵人,一個個都絕望,這是個怪物,就沒見過這麼突破的,如今更是成聖,曾經的敵人很多都被他直接滅族,紛紛找回場子。

就是這麼霸氣,年輕人誰不希望如此,快意恩仇,一代傳奇。

很多人崇拜,羽聖人是無數年輕人偶像,很多女孩想要嫁的理想完美英雄。

當然羽聖人實力不同,圈子不同,不是誰都能見到的,如今來了這邊,這邊年輕人還很多,一時間整個城市都沸騰了,聚集過來的人還在增加,越來越多。

「讓讓,本龍這麼帥都看不到嗎……」龍劍吟頗為不滿,有人搶他風頭。

千星也感嘆,這都是瘋狂粉絲啊,混到這個程度,還真的厲害,不得不佩服。

好不容易擠進學院,學院雖然開放,但如今這場面,也不是都能進的,即便這樣,學院內一樣熱鬧,人山人海。

遠遠地,千星兩個湊過去,看到羽聖人一身白衣,氣質斐然,還在廣場講道,面對詢問知無不言,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不得不說此人有著特殊魅力。

「你們幹什麼去?」

「師兄,羽聖人講道,我們也去看看。」學院也都是年輕人,很多都聚集過去,想要見見傳說中的傳奇人物,得到指點那是更好。

「每次看到這小子都讓龍不爽,太能裝逼了,小心轉頭又被雷劈。」龍劍吟酸酸說道。

「難怪你總倒霉,跟你沒好事啊。」千星淡笑。

「星小子,什麼意思?」

「這都沒聽出來,你比他能裝。」千星說道。

兩人看了幾眼,轉身遠去,沒有去湊熱鬧。

後面人越來越多,熱潮一片。

「現在的年輕人啊。」龍劍吟感嘆,「不行,本龍也要趕緊走上君臨之路,到時候比他牛,粉絲一定要比他多。」

當然也有不少吃味的,與龍劍吟差不多,自己女友有的都跑去歡呼,頗為納悶。

「什麼傳奇,上次我親眼看到他面對伏天盟高手,轉眼就大敗吐血。」

「你知道什麼,那是伏天盟飛船要逃,後面聖人都沒攔住,羽聖人一夫當關,一人獨擋,給大家爭取了時間。」

「沒錯,小子,你什麼門派的,詆毀羽聖人,我要和你單挑。」

城內有不和諧聲音傳出,頓時就有很多譴責咒罵,甚至出手。

羽聖人之名太響亮,粉絲太多。

回到住所,心中平靜下去,千星也好奇,再次看起羽聖人資料。

沖他對伏天盟出手,千星也是認同的。

不知怎麼,越了解越覺得古怪,最後都是吃驚了。

此人不是無敵天驕,壓制同輩一個時代,但他進步飛快,沒有瓶頸,氣運無敵,寶物總能得到,短短時間成就聖人,站在無數人期望而不得的大陸巔峰,堪稱一個時代主角。

作為武者,千星首先關注的都是這些,已經知曉,也是欽佩,而如今吃驚卻不是這些。

此人不但武道出色,還文武雙全,甚至可以說是全才,什麼都會。

還有很多很多……

日子平淡又充實,千星很多心得,修行不輟。

一些伏天盟敵人手中得到的戰利品,江憶起去換了不少星辰晶,還有一些丹藥什麼的,千星也給江憶起一些。

青羽無影他們都有,倒是不用。

這一日,千星剛剛出去,本想去風雨澗,賀蘭玉山與墨風無影他們都來了,說要去參加城中年輕一輩應往屆星辰榜交流會,也拉著千星過去。

千星沒什麼大事,就一起去了。

到了那裡才發現,青羽也在,龍劍吟活躍其中,包括贏無雙與真誠他們都在,都被請來,還看到水雲夢,藍曦,蠻厥,郭陽……認識的不認識的,大多也都頗為熱情,千星的名次可是在場中最高的。

往屆的前十大多也都沒有排名,這次多了前三,顯然是認為比普通前十強些,被特意排出來。

水雲夢冷冷看過來,想起什麼有些咬牙切齒。

「嗨,夢夢,又見面了。」千星感應到。

水雲夢想拔劍,好像還沒劍,冷然走開。

「小男人,你們怎麼了?」藍曦笑著走來,彷彿之前沒有過不快。

「你還敢來,不怕我吃了你。」千星淡笑。

「嘻嘻,來呀……」

「你說的。」千星嘴角噙笑。

藍曦臉色微變,後退警惕,這男人剛剛戰意侵略,真有強勢出手的意志,簡直喜怒無常。

她能應對任何有慾望的人,但這喜怒無常的,她怎麼把控?

「原來你也會怕呀,開玩笑的,這麼儒雅貴氣的地方,大家都穿著禮服,我也是很紳士的好嗎?」千星說道,「妞,一起喝一杯?」

「哼,臭男人。」藍曦輕哼一聲,跺腳走了。

她有著忌憚,此人暫且真比她強,還極其擅長近戰絕殺,還是不要離得太近。

「青羽,剛那王八蛋小子是誰?」千星說道。

青羽靈兒翻了翻大眼睛,就沒見過這麼無恥的,還惡人先告狀,那只是正常星辰榜高手簡單認識一下好嗎。

倒是這個混蛋,「又有人來找你了。」青羽靈兒哼道。

千星乾笑,看向火辣走來的師雅兒,她到哪裡,總能吸引很多男人的火熱目光,都在暗自咽口水。

相比魔女,實力高強,手段邪異,有些人還是知曉的,氣質也不同,此女更像凡塵尤物,若前者不可高攀,這個好像都可以有賊心的那種,她氣質雖然貴氣,火辣超越一切,正是很多男人火熱的類型。

若說水雲夢那種,雖然風華絕代,但沒有幾個有信心,總覺得可遠觀不可褻瀆,自慚形穢。

這個不同,師雅兒就是摔倒了,不會有人扶,還想撲上去的那種尤物。

千星卻很警惕,他可是殺過靈寶閣的人,天下沒有絕對保險的事。

這種女人城府深,或是美人,也有蛇蠍手段。

沒看那些人都只能偷看幾下,沒有真如何的,這女人不簡單。

「星哥哥……」

千星聽得雞皮疙瘩都出來了,再看旁邊青羽,青羽一副哲人模樣,背手看著遠方,好似根本沒有聽到。

千星心中很沒底,訕笑兩聲,「師姑娘,你好,倒霉龍,這邊。」千星招手,直接把龍劍吟塞過去,自己閃人。

師雅兒暗氣,她都沒說話話,忽視她的吸引力,還是在裝?

不論哪個,她都氣憤,她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失敗過,尤其是對男人,她一定要收服此人。

星辰榜前十,她靈寶閣不是沒有收攏過,沒有什麼了不起,年輕一輩畢竟是年輕一輩,無法與他們大勢力相比。

越是如此,她佔有慾越強烈。

再看身旁青羽靈兒,不論身高氣質,還是容貌,不相比還看不出,站在一起就能看出不同,明顯青羽都更勝一籌,青羽是強者的自信氣質,她被襯托的有些風塵。

師雅兒對自己很自信,但越看也是有著嫉妒,包括水雲夢與藍曦兩個,哪怕遠處的帝英,都各有千秋。

她確實不差,到哪裡都能吸引無數目光,但如今這些天之驕女正好都在,稍微襯托,便有不同。

而更多人還是圍著她轉,誰讓她的氣質看著更好得手似的,那幾個都是星辰榜前十,讓很多年輕人沒自信,自慚形穢。

都是臭男人,師雅兒又驕傲起來,這又如何,還是她更有魅力。

****** 千星走開,龍劍吟笑吟吟湊過去,口水都要滴到她白皙胸口,師雅兒也不生氣,嘻嘻一笑走開,香風陣陣,渾圓顫悠,引得一群狼友遐思。

青羽也走開了,還是挺滿意千星反應的,但這個王八蛋什麼時候又和這女人這麼熟了,都叫星哥哥了。

「呵呵,這麼熱鬧。」忽然聲音響起,一個人走了進來,「聽說這邊天才聚會,順道過來看看。」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過去,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羽聖人,很多人都熱情湊過去。

不說別的,只是聖人這個身份,就足以讓無數人仰望,巴結。

千星也是第一次近距離觀察此人。

此人一身白衣飄逸,面如冠玉,英氣逼人,容貌很完美,氣質卓絕。

他氣息淡然,沒有任何聖人威嚴散發,雲淡風輕,但若閉上眼睛,便能感覺到,此人像是一把鋒利的神劍,能量極其龐大,極其危險,飽含侵略性。

看著隨和,那份孤傲深入骨子,千星還是察覺出,還有那種給人無法超越,失去自信的感覺,彷彿在他面前,都是配角。

他一來,沒有刻意,氣場都在改變,水雲夢郭陽蠻厥等等他們哪個不是最強天驕,一方主角,如今都黯然失色。

真說起來還確實,不差多少的年齡,都屬年輕一輩,人家已是聖人,在此人面前,他們都像是小孩子。

哪怕當年羽聖人二十多歲,相當的年紀時,他都已經在與道心乃至合道交鋒,可以斬殺,而他們還差不少。

腦海不由想起看過的很多資料,千星皺眉,這個人是嗎?

「水雲夢,廣寒宮當代聖女?我知道你,上次遠遠見過,我對你可是一見傾心,跟我去飛羽宮如何?我讓你做個正宮娘娘。」寒暄之後,羽聖人走向水雲夢,語氣理所當然。

好像能被他看上,都是天大的恩賜,都該欣喜的,實則後面確實有不少女孩羨慕的很,眼中滿是小星星。

水雲夢臉色清冷,這個人比那個惡賊還討厭,若不是聖人,她都拔劍了。

「沒興趣。」水雲夢哼道。

「有個性,還是害羞說反話?我喜歡,一顰一笑,生氣都讓人心動,呵呵。你還不了解我,等你過去你就會喜歡上的。」羽聖人笑道,「對了,你們廣寒宮有個師姐也在,如今就很喜歡那裡,你去了可以做個伴,就喜歡你們廣寒宮這種聖潔的氣質。」

羽聖人也是強大,廣寒宮女人從不嫁人,視作羞辱,他娶了一個還活的好好的,不得不說聖人就是有面。

千星只是傳出一些風言風語,都引出廣寒宮那些女人的殺機。

水雲夢袖內拳頭緊握,氣的不輕,這都什麼人。

本來她也挺高看此人的,進步確實極快,還是聖人,沒想到是這等人。

羽聖人很霸道,獨尊氣質深入骨子,語氣還很隨和,好像他認定的,一定會是,從來如此,已經成習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