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雲雪目光冰寒:“手下留情?真當本宮主是閨中女子,柔弱好欺不成?”

“一招,讓你知道天高地厚!”江道明神情漠然。

聖雲雪實力不錯,九層後期實力,有狂傲霸道的資格。

聖雲雪周身鼓盪冰寒真氣,卻又帶着一股炙熱的霸道,極端不同的真氣,在體內交匯。

江道明神情不變,背後絕情道人法相顯化,漠視着聖雲雪。

“天山,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聖雲雪冷喝一聲,右掌輕揚,盡納風雪冰寒,左掌曲張,炙熱霸道,無盡熱浪激盪,顯化一顆火球。

火球金光燦燦,如同一輪烈陽,散發着恐怖高溫。

風雪匯聚,化作一輪冰雪月亮,森寒冰冷。

“日月同葬!”

聖雲雪冷喝一聲,背後浮現一道虛幻的人影法相,看不清面容,威勢滔天。

日月匯聚,方圓數裏的空間,被分爲兩半,一般熱浪迫人,一半森寒無邊。

“這聖雲雪,一出手便是絕學,不留情面。”林秋蹙眉道。

駱藏鋒淡淡道:“她不出絕學,連撼動殿主的資格都沒有。”

“殿主有這麼強?”林秋和月華驚疑道。

袁山海神情漠然:“殿主在八層時,便屠過九層後期的仙神血脈者。”

話音一落,卻見江道明周身流轉道魔合流之力,漆黑天魔場域張開。

如絲真氣充斥天魔場域,九龍九象盤旋周身,道魔太極圖顯化,北斗七星高掛夜幕。

聖雲雪駕馭日月而來,冰寒與炙熱交織,極端力量匯聚,威能倍增。



只是她剛進入天魔場域,如絲真氣蔓延,穿透了日月,纏繞她的手足。

江道明神情漠然,一步踏出,九龍九象磨滅日月之力,瞬息間來到日月之前。

道魔太極圖流轉,日月之力陡然一變,竟是倒飛而回。

聖雲雪面色大變,顧不得如絲真氣,連忙催動真氣抵擋。

再走那青 轟然一聲,日月炸裂,恐怖氣浪浩蕩,猩紅血水灑落,聖雲雪如破敗沙袋一般,倒飛出去。

“你,連本殿主防禦都破不了!” 不過李逸晨閃動的身影卻在龍瑋不斷的攻擊中由之前的略顯狼狽而變得越發的輕鬆起來,甚至此時看上去還有幾分瀟洒逍遙之意!

逍遙遊!雖然李逸晨只領悟其中很小一部分,但逍遙遊乃是劍靈給李逸晨的超越聖域武道的身法,李逸晨哪怕只能施展一些皮毛,但也絕對不是龍瑋如今的手段所能對付的。

同時在龍瑋快捷的攻擊下,李逸晨發現龍瑋的攻擊雖然沒有當初名劍那般的霸氣犀利,但勝在一個快字,而且四影合擊,給自己閃避的空間變得更小,而這種壓力更利於自己去領悟逍遙宗的精髓,此時李逸晨甚至不希望龍瑋停下攻擊。

不過龍瑋雖然想過突然出手趁其不備一舉拿下李逸晨,但隨後發現李逸晨這套身法的確滑溜無比之後,在一劍逼開李逸晨之後,果斷身影後撤,與李逸晨把距離拉開。

至於說這樣會不會被人取笑自己以偷襲的方式都沒有一舉拿下剛入門的李逸晨,這點根本不在龍瑋的考慮之內。

因為為了面子保持著無效的攻擊消耗著自己的力量,仍然不可能取得在勝利,反而有可能給對方可趁之機,若是因此而失敗,那豈不是更丟臉?

這樣的腦殘行為在青雲閣弟子身上絕對看不到,一旦戰鬥開始他們便只有一個念頭,用最有利於自己的方式打敗對手。

距離拉開,龍瑋沒動,李逸晨亦沒有反擊,只不過此時李逸晨的臉色卻變得凝重起來。

龍瑋這些舉動看似平淡無奇,但李逸晨卻知道不少的武者在打鬥之時就裁在放不下面子,而龍瑋雖然攻擊並無特意之處,但這樣的處理手段卻令李逸晨對接下來的戰鬥充滿著期待。

龍瑋在青雲閣絕對算不得出色,否則也不可能入門五十多年還未突破到尊階,但就這樣的一個普通弟子卻也有著這樣的戰鬥意識,哪怕沒有新穎而華麗的攻擊手段,李逸晨相信這三十場打下來,自己也會有不少的提升。

「你不錯,看來不露一些真本事還真拿不下你!」龍瑋凝視著李逸晨沉聲道。

「吹牛的真本事嗎?」李逸晨不屑道,「身為師兄不惜偷襲卻寸功未建而返,你還有臉說這樣的話,你不覺得丟人嗎?」

雖然知道對方心理素質不錯,但李逸晨還是不忘去破壞對方的心境。

「你這點小手段對付九大門派那些在傢伙還行,在我面前沒用!」龍瑋自然明白李逸晨的心思。

「那我就來點有用的!」李逸晨一聲厲喝,突然之間整個人閃爍出一片赤眼金光,「金劍九訣第二訣劍牢訣!」

沉喝之間,手中天運劍化身金黃衝天而起,隨即無數劍影憑空生起,直接出現在龍瑋身側四周。

金劍九訣每次都能觸動星辰山河圖,李逸晨有一種感覺,這套劍訣絕對不僅僅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所以他需要用實戰來體悟其中的精髓。

瞬間陷身劍影牢籠不僅龍瑋臉色一變,就連四周的青雲閣弟子亦同是充滿著震驚的看著李逸晨,雖然此時王漢山和凌雲的戰鬥也已經開始,但那些看熱鬧的弟子們的精力也一下子被吸引過來。

名劍乃是金劍門近千年來對金劍九訣領悟最深的弟子,可是他施展出來的劍牢訣,那也需要以自身靈劍為引,催動靈力與法則之力凝聚劍影,再從天而降困住對手。

可是如今李逸晨直接跳過中間環節,出手之際劍牢自成,這難道說李逸晨對金劍九訣的領悟已經超越了名劍?

金劍九訣第四訣!毀天滅地!

就在眾人錯愕之間,李逸晨的沉喝再次響起,只不過這次聲音傳入眾人耳膜之時,天運劍已經綻放出駭人金芒,連同李逸晨的身體一同照耀得金光閃閃,一股充滿著霸道的殺戮之間瞬間充斥著整個擂台。

那些曾經目睹過仙榜之戰的弟子瞬間臉上閃過濃濃的驚駭之色,在仙榜之戰時,李逸晨雖然同樣實力不俗,但他的劍意卻根本沒有這種霸氣,根本沒有這種銳利。

可是仙榜結束月余的時間,李逸晨如今展示出來的這股霸氣居然已經有隱隱超越名劍當初之勢,那豈不是說這都是李逸晨這一個月的領悟?

若是李逸晨的領悟力已經恐怖到這個程度,那麼那些排在後邊與他交手的同門到時將要面對一個什麼樣的李逸晨?

斬!

一聲厲喝充滿著殺戮之間,如同死神的咆哮從李逸晨吼間發出,頓時照耀著整個擂台的金芒彷彿受到某種牽引一般,瞬間無形化有質,變著一道道金色利刃向著龍瑋奔襲而去。

當然這並非最恐怖的,最恐怖的乃是此時李逸晨握在手中的天運劍,此時早已讓人看不到劍身,能看到的只是一團由殺戮之意演化而出的赤金色的氣旋,正在隨著李逸晨手臂的揮動不斷的撕裂著空間向著龍瑋橫斬而去。

龍瑋作為青雲閣弟子,又被譽為靈峰五子之首,也絕對不是浪得虛名,李逸晨的劍牢雖然恐怖,但當他感覺到危險的時候,也不再有半點保留,全身的力量爆發出來瞬間形成一股駭人的氣勢,揮劍之間,一道道劍芒斬出,那些凝聚成牢籠的劍芒在這一刻如同地里的麥子一般一茬茬的不斷倒下。

不過劍牢剛破,那無數的意志之力所化的劍芒又接踵而至,但此時感覺到李逸晨真正殺招的到龍瑋已經無暇去顧及這些劍芒。

雙目一瞪之間,體內靈力在法則之力的凝聚之下瞬間化著一件戰甲護住全身的同時,手中靈劍揮斬之間將全身力量同樣注入其中,瞬間靈劍變大數倍,挾著滾滾風雷之聲,驚起無數雷鳴閃電,與李逸晨襲來的金色氣旋撞在一起。

毫無意外的一聲震天轟響,隨即只見擂台地面立刻閃爍過一道道紋路,眨眼之間凝聚出一個極強的防禦結界,接著就見無數的華光亂流如同一朵絢麗而燦爛的煙花綻放開來,兩聲悶哼乍起,兩道身影以後快速的倒飛而出。

主峰之上的擂台自然不是仙榜大比所在的外閣所能比擬,爆裂四射的力道撞在擂台護罩之上,便在擂台護罩不斷的閃動之間化開無形,無法因為反彈而形成二次衝擊,如此一來李逸晨和龍瑋亦壓力大減。

不過即使如此倒飛而出的兩人在撞到台柱之後,身體倒在地上也半天無法站起來,只得任由著亂流的衝擊。

嘖……嘖……

這般光景看得台下一眾弟子震驚不已,誰也沒有想到以龍瑋的實力與李逸晨一戰居然會弄成這樣的局面,這一戰哪怕李逸晨就算是敗也足以令人震驚。

從九大門派中能修鍊到這個程度那麼經過青雲閣的沉澱之後又將是何等的實力?

雖然說龍瑋在李逸晨突然的拼殺之下還有諸多手段未動,但李逸晨同樣沒有使出成陣九步的手段,而且能令龍瑋無法施展出自身的手段,其實這也是李逸晨實力的一種體現。

這樣的結果使得那些已經下注與李逸晨賭鬥的弟子神色變得複雜起來。

實力明顯高於龍瑋的自然眼含不屑,甚至希望李逸晨能多打敗幾個人,這樣他們在打敗李逸晨之後才更能體現出他們的強大;而那些與龍瑋實力相近弟子則有些擔心起來。

皇帝要出嫁 而就在眾人心思各異之時,擂台上的亂流也接近尾聲,而這個時候,李逸晨憑藉著天運劍的支撐居然緩緩地站了起來,雖然遠處都能看到他全身肌肉的不斷抽搐,但他總是站了起來。

而另一邊的龍瑋卻掙扎了幾下,就在勉強快要站起之時,腳下一滑整個人跟著又倒了下去。

「龍師兄,我們還需要繼續嗎?」李逸晨拖著蹣跚的腳步向著龍瑋一邊靠近一邊問道。

看著不斷靠近的李逸晨,龍瑋嘴一邊張了幾次才極不情願地說道,「這一戰我輸了!」

的確,雖然如今兩人其實都已經虛弱無比,但李逸晨能站起來,能走動,自己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誰勝誰負,其實不用說早已一目了然,哪怕龍瑋再怎麼不情願,也不可能改變這個不爭的事實。

「那就謝謝龍師兄的指導了!」李逸晨微微一笑,目光轉向王漢山和凌雲的擂台上。

雖然他們的對手都將修為壓在聖皇境,但青雲閣弟子能輕視九大門派弟子,自然有著他們的憑恃,此時兩人完全處於下風被對手壓著只有招架而無還手之力,顯然從如今的形勢來看兩人落敗已經只是遲早之事。

不過李逸晨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走下擂台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之前李逸晨所承受的衝擊力絕對不會少於龍瑋,能夠站起來並且移動那是因為李逸晨修鍊了不滅霸體訣的緣故,如今他的肉身承受力只怕已經無限接近尊階武者,還有就是李逸晨的意志之堅定也絕對不是龍瑋所能比擬。

不過即使如此,李逸晨此時還是能感覺內腑翻滾不已,所以他也需要去好好調息一番。 李逸晨離去,其他靈山四子立刻衝上擂台將龍瑋扶起,只不過此時四人的臉色同樣有些不太好看。

以龍瑋一個人的身家自然不可能籌得一萬六千貢獻值,那是五人的身家加上一起,如今龍瑋敗了,那貢獻值自然也就成為李逸晨之物不可能再要得回來。

同時他們靈峰五子也會因為這一戰而短時間內在同門之前抬不起頭來。

靈峰五子之首居然打不過一個剛入門的弟子,這事如果不能成為笑話,那青雲閣就沒有笑話了。

但回憶著之前的情況,縱然把他們換到龍瑋的位置,結果只怕比龍瑋還要糟糕,所以他們也無法說出責怪的話。

而就在龍瑋被扶著離開之時,整個武道者亦是一片寂靜,雖然此時交戰的雙方都已經相繼離開,但大家一時彷彿還是無法接受眼前這個事實。

一個剛入門的弟子打敗老牌弟子?難道說他們這些年的修鍊根本沒有意義?此時眾人在心中不斷回味著之前戰鬥的經過,似乎在幻想著如果擂台上的不是龍瑋而是自己又將是怎樣的結局。

而這個時候,王漢山和凌雲的戰鬥卻依然再繼續,兩人雖然處於下風,但卻絲毫沒有放棄之意,依然苦苦支撐。

尤其是王漢山,此時身上已經不知道遭受了多少重擊,但依然只進不退,這股拚命三郎的氣勢看得在場弟子亦一個個佩服不已,至於不少人覺得若是與王漢山異地而處,他們肯定早就已經停止了這種沒有意義的拚命而選擇認輸了。

但他們卻知道,王漢山在這種精神的支撐下只要不被人打死,實力也會得到快速的提升。

到是凌雲那邊,對手原本一下壓制著他,可是突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一時之失了神,愣是被凌雲驟然出手擊成重傷,最後不得不認輸。

而就是凌雲的對手認輸之際,王漢山似乎也再也支撐不住而宣布認輸。

「過癮,太過癮了!」雖然這一戰使得王漢山的豬頭更加嚴重變形,但他仍然直呼著過癮。

「過癮就好,等傷養好了再繼續吧!」看著王漢山這般模樣,立刻有不少弟子起鬨道。

畢竟從剛才的戰鬥他們已經能估計出王漢山的實力,自然每個人都有著必勝王漢山的信心,像這種揍了人還有錢賺的事,自然沒有人願意拒絕,如今大家擔心的是王漢山會失去信心,不過就目前情況來看,王漢山似乎還鬥志十足。

「不合理,此事極不合理!」看著王漢山輸了居然還那麼的興奮,蘭天不由自言自語道,顯然以他對王漢山的了解,這小子絕對不會做這種吃虧還賠錢之事。

「來王師兄,這是你贏的五萬上品靈石!」王漢山卻根本不知道大家心思一般將一個儲物袋直接扔給王勁忠。

「師弟客氣了,若是以後有興趣,師兄還可以繼續做你的陪練!」接過王漢山的儲物袋王勁忠精神力掃視之後含笑說道。

「算了算了,王師兄的實力小弟算是見識了,短時間內我可不敢再向你討教了!」王漢山連忙擺起手來。

「是啊,你們這樣欺負王師弟實在太過份了!」此時立刻有一名弟子跳出來說道,「王師弟以你如今的情況,我建議在入門不到二十年的師兄中挑選對手,可能會更有機會一些,而且就算輸也不至於輸這麼慘!」

「不錯,不錯!雖然武之一道要勇攀高峰,但還是要講究一個儘力而行,若是一來就好高騖遠只怕會適得其反!」

「是啊,武道還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好!」

一時之間,那些入門不久的弟子立刻附和起來,畢竟這五萬上品靈石實在賺得太容易了。

「好像有些道理!」王漢山故作思考片刻后說道,「其實吧,晨哥的打鬥我肯定也是要來看的,我看不如這樣,我也接三十場的打鬥,大家參與的規則與之前一樣,只是多加一條,入門二十年以上的師兄就暫時不接待了,諸位師兄覺得可好!」

「不錯,不錯就應該如此!」

「王師弟如此好學,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越我們這些師兄!」

「王師弟,我看好你……」

誰也沒想到王漢山這個傢伙居然這麼好騙,那些入門不足二十年的弟子更是一個個嘴裡不斷說著恭維之話。

而王漢山也流露出一副人傻錢多的傻呵呵的模樣將這些恭維悉數笑納。

接下來自然就是下注之事,經過七嘴八舌的議論之後,大家還是答應先把二十萬上品靈石交給王漢山,若是他們戰勝則王漢山返還他們二十五萬上品靈石。

若是哪一方棄賽,則等於自動認輸,甚至打鬥中的具體細則,則按著之前王漢山與王勁忠那一戰的規則來。

不過王漢山顯然比李逸晨謹慎得多,不僅在收到各人的靈石開據收條之後,還附上一份規則細則在上邊。

更是惹得一眾師兄大誇王漢山細心無比。

總裁獨寵親親我的小寶貝 「對了,我的賭約完了,下邊還有我這位師侄,他的條件也與我一樣,接戰三十場,可有師兄願意參與!」王漢山到也不是吃獨食之人,自己的事情辦完自然也幫凌雲吆喝起來。

「你確定你有那麼多靈石來支付賭約?」這時已經有些弟子質疑起來。

畢竟王漢山一場輸五萬,三十場也要輸一百五十萬上品靈石,如果再加上凌雲,那可是三百萬上品靈石,這就不是一筆小數了。

雖然凌雲剛才贏了一場,但大家只認為是厲天行太過大意,對付凌雲這樣的對手他們還是有著必勝的信心的。

「哦……原來大家是懷疑我的財力啊,這個好辦!」王漢山微微一笑道,「肖強師兄,麻煩你們幫我護法一下!」

「你要幹什麼?」肖強等人走過來帶著幾分疑惑地說道。

「沒什麼,我只是向大家證實一下我有這個財力!」王漢山微微一笑立刻盤坐起來。

「這小子怕是要突破了!」一直疑惑於王漢山行為的蘭天突然眼前一亮,充滿著可憐的看著那些已經下注的傢伙。

果然王漢山剛一運功,整個人的氣勢瞬間不斷高揚起來。

「這小子要幹什麼?」看著王漢山的模樣,立刻有弟子疑惑地問道。

「這個問題我可以給大家解釋一下!」此時守著王漢山的蘭天立刻得意地說道。

「還請蘭師兄指教!」立刻有弟子請教道。

「你們按著之前王漢山與王勁忠的戰鬥約定而定下的賭約,如果我沒記住的話,其中有一條是你們若是運用任何一點聖仙境的力量,那就代表你們認輸對吧?」蘭天得意地說道。

聽聞蘭天的解釋再看著王漢山此時的氣勢的變化,那些已經下注的弟子頓時一個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對於王漢山此時的氣息他們自然明白那是突破前夕,而一旦王漢山這次突破成功那他就不是聖皇境,而是聖仙境!

而他們在與王漢山交手的過程中,卻只能按著雙方的約定,只能發揮出聖皇境的實力,這就是一個坑……一個王漢山早已給他們挖好的坑!

這小子哪裡傻了,他是從一開始就在布局,目的就是狠狠的圈大家的靈石。

「不過大家也彆氣餒,你們畢竟在是青雲閣的精英,越級挑戰不是常事么?」看著眾人的模樣蘭天也是暗笑不已,但還是接著解釋道,「不過我相信王漢山到時贏一半的場次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也就是說他的確是有這個財力承受凌雲的賭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