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界和天域兩位古老人物,暗中交流。

他們決定,先擊殺一人,再退走。

而毫無疑問,他們把擊殺的目標,選擇為較弱的,且他們最恨的江寂塵。

感受到二人眼中毫不保留的殺意,江寂塵便已知道他們打的注意。

香香則擔憂地道:「公子小心,他們的目標是你。」

江寂塵毫不在意地道:「香香不必擔心,也不必管我,你全力擊殺他們即可。」

聽到江寂塵的話,超然界和天域界的兩位古老人物,獰笑一聲道:「自取滅亡,殺!」

於是,兩位三品仙師後期境的古老人物,毫無保留,全力殺向江寂塵。

攻擊未至,江寂塵便已感受到了生死的危機。

三品仙師後期境,果然非是他能匹敵的存在,何況,還有兩個。

不過,稍稍相抗一下,卻還是可以做到。

轟!

絕殺一擊落下,江寂塵被轟飛,口中不斷的吐血,身上剎那裂痕無數,道身幾乎潰滅。

兩名三品仙師後期境的修士,本要進行第二擊。

但是,香香的攻擊也從身後殺到。

此時,香香已怒!

她看到自家公子受到了重創,於是,她便已不顧一切的催動力量,爆發出最強的戰力,凝出最強的絕殺。

不過,這一次,她只攻殺一人。

這是江寂塵傳音給她的主意,要殺,就先全力擊殺一人。

噗!

其中,超然界的古老人物,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鬼女香香的狂暴攻擊淹沒。

另一名,天域的古老人物,咬咬牙,並不去相幫,而是繼續全力殺向江寂塵。

他看到,江寂塵已重傷至此,只需再來一擊,必可取之性命。

「受死,江寂塵!」

天域的古老人物,大喝一聲,怒殺而至。

(本章完) 此時此刻,江寂塵身處兇險絕境中。

重創之下,再面對一名三品仙師後期境的古老人物絕殺一擊,必然不敵。

天域古老人物,認定這一擊,足可取江寂塵性命。

實是,江寂塵剛受他與超然界古老人物聯手一擊之後,現在狀態很不妙。

道身破裂,口中吐血,喘著粗氣,顯得虛弱無力之極。

如此狀態,如何抵擋天域古老人物的絕殺一擊。

然而,面在天域古老人物這一擊,江寂塵淡淡一笑道:「死不了!」

說罷,他凝出當下可凝出的最強防禦狀態,同時,運轉歲月長河,踏動行字訣,堪堪可避開天域古老人物的主要攻擊受力範圍。

不過,攻擊的餘威,依舊把江寂塵震飛一邊。

轟!

江寂塵幾乎站立不穩,道身殘破不堪。

但是,他看著天域古老人物,眼中充滿了嘲諷之意。

「怎麼可能,竟,竟然還沒死?」

天域古老人物,震撼到極點,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這讓他有些難以接受,所以,愣了一下。

「我死不了,那死的就是你了。」

江寂塵這時森然一笑道。

天域古老人物,驀然驚醒,怒然喝道:「可笑,就憑你這殘廢的狀態,還想來殺我不成?」

「剛才一擊不死,那這一擊,我看你如何接得下?」

說罷,天域古老人物便要再一次出手,殺向江寂塵。

「可惜,你已沒有了向我出手的機會了!」

掌家小農妻:世子,有喜了 江寂塵冷冷地道。

隨後,一道清冷動聽的聲音在天域古老人物身後響起道:「超然界古老人物已死,現在,該輪到你了。」

天域古老人物,大吃一驚,轉首看去,便看到讓他震驚到極點的一幕。

他看到,鬼女香香手提著超然界古老人物的頭顱,飄然而來,出現在他的身前。

「怎,怎麼可能?你,你竟然這麼快就……」

天域古老人物,心中震撼,也同時生出了不安與恐懼。

只是,他話未說完,鬼女香香已淡淡地道:「單對單,我摘他人頭,易如反掌!」

「何況,你竟敢重創我家公子,你會死得很慘。」

「公子,且在一邊安心療傷,這裡一切,交給香香即可。」

隨後,香香對江寂塵說道。

江寂塵道:「無妨,我身上之傷,看起來雖重,其實也算不了什麼!」

「至少,我也保留有一擊之力,你我聯手,將他秒殺。」

天域古老人物,此時臉色已一片慘白。

他只怕從沒有想過,自己堂堂一名三品仙師後期境的存在,竟然會被逼到如此地步。

今日,他真的陷入了絕境之中。

眼前的鬼女香香,太過強大可怕,同樣是三品仙師後期境,但對方的戰力,遠在他們之上。

還有江寂塵,太難殺了,彷彿一隻打不死的小強,而且,聽他之言,竟然保留有一擊之力。

「我若拚命,江寂塵,必可殺你。」

「你非要如此么?放我離去,大家從此以後,可以相安無事。」

天域古老人物,在生死面前,不得不放低姿態說道。

他此時,心中真的怕了。

無論是江寂塵還是鬼女香香,完全就是一個超級妖孽的存在。

江寂塵與香香,這時候卻應也不應一聲,而是,直接殺出,用行動來強絕的回應。

「你們…….」

天域古老人物驚呼。

但他話都說不出,因為,香香和江寂塵的攻擊已至。

江寂塵,此時全身是傷,但是,此時凝出一擊,卻讓天域古老人物吃驚。

江寂塵這一擊,是體修、靈修、仙修,三道融合歸一的一擊。

當然,江寂塵並不是正面出擊,而是,融身虛空中,身影飄渺,進行襲殺。

此時,江寂塵的身影蹤跡,便是天域古老人物,也一時之間,捕捉不到。

江寂塵自知,正面一擊,必然不敵天域古老人物,還會讓自己身陷兇險中,所以,他動用了潛殺之道。

再有香香已經出手,完全壓制著天域古老人物。

這一刻,天域古老人物,感受到的壓力無法想象。

咻!

驀然,江寂塵從藏身的虛空中殺出。

天域古老人物,感受到了生死的危險。

他欲全力抵擋江寂塵這一擊。

這一擊,是體修、靈修、仙修三道融合歸一,充滿了可怕無邊的殺傷力。

而且,是江寂塵潛殺而出,一切都顯得太過突然了。

於是,天域古老人物本能的反應,要去抵擋江寂塵這一擊。

但是,他卻忽略了鬼女香香。

噗!

下一瞬間,天域古老人物還沒有反應過來,頭顱就被香香摘走,身體則被江寂塵打爆了。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也只是瞬息之間,天域古老人物,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就被江寂塵和香香聯手秒殺掉了。

噗!

擊滅天域古老人物之後,江寂塵殘破的身體一震,再次吐血,臉色無比慘白。

這次,他傷得確實不輕。

但是,每一次生死大戰,都讓他收穫驚人。

「公子,你沒事吧?」

鬼女香香飄飛過來,抱扶著江寂塵。

還有狐后,此時也解決掉了百名聯盟修士,飄然飛來,在另一邊抱扶住了江寂塵。

「公子,你受傷了。」

「我們立刻雙修吧!」

前一句,還是溫柔的關心,下一句,就畫風突變。

現在,江寂塵總算明白了狐后的套路。

只要他一有點傷,狐后必會上前慰問,最後來一句:「我們立刻雙修吧!」

鬼女香香在一邊,嬌羞地道:「雙修可以讓公子快速恢復嗎?」

狐后理所當然地道:「一夜之間,便可傷愈。」

於是,鬼女香香便道:「那就趕快行動呀。」

說罷,竟然比狐后還主動,抱著江寂塵一步跨入噬毒珠空間中。

狐後有些發獃,喃喃自語道:「靠,香香竟然比本狐后還積極主動。」

「嗯,不過,本狐后還未跟鬼女玩過,這一次,倒是可以嘗試嘗試。」

說罷,狐后也相隨其後,踏入了噬毒珠空間之中。

萌娘神話世界 於是,一天之後,江寂塵從噬毒珠空間中出來時,便已是巔峰狀態,而且,遠比從前強大。

畢竟,經過雙修,男女雙方皆有好處。

(本章完) 此時,鬼女和狐后,現在還在雲床上暈睡著。

昨夜,戰況激烈,而香香的鬼女之體,確實別有一翻滋味,讓人回味無窮。

當然,狐后這個妖孽,也是讓人著迷不已。

「幸好有此等雙修之道,再加上《魔鳳訣》,若不然,遲早有一天會被榨乾!」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而這對男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幸福的苦惱。

愛那麼纏,恨那麼綿 接下來,江寂塵回歸了六道界。

這一次,他要做的是修補六道輪迴陣。

以江寂塵現有陣法造詣,只花了六天的時間,就完全修復好了六道輪迴陣。

而且,陣法威能,還勝從前。

畢竟,這次雖是修復,但相當於第二次布陣,自然會更有改進了。

只要有六道輪迴陣在,敵人來襲,都可以為江寂塵爭取一些反應的時間。

比如這一次,在六道輪迴陣被破前,江寂塵剛好回歸到。

一顆沉夢石,沉睡百萬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