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鏡心才剛剛轉身離去柳雲祁就滿臉痛苦的低下身體不滿的說道「你大爺的!每次出手都這麼重!就不能輕一點嗎?」

柳絮滿臉心疼的上前將其扶入了懷著道「雲祁,你沒事吧?」

柳雲祁搖了搖頭微微一笑道「沒事,好多了~」

愁雲渾然不在意的說道「早就跟你說過了,點穴所能發揮出的作用是靠手指打出去的力道決定的,太大力不行,太小力也不行,我這打出來的力道才剛剛好。要記住,痛也是有痛的好處的,你要是不想再受這個苦的話下次不要再逞強不就好了。」

「就是,這位大哥說的有道理,雲祁,你要聽這位大哥的話,記住以後不能再這麼逞強了,知道嗎?」柳絮責備的看了柳雲祁一眼隨即感激的對愁雲道「多謝這位大哥出手救治我弟弟,那麼,他這樣就算是好了嗎?」

「小姐不用這麼客氣,救他這是應該的,誰讓我和他是朋友呢,你也不用叫我大哥了,我叫做愁雲,你就和他一樣叫我名字好了。」愁雲臉上有些不自在的說道「至於他的傷嘛,我現在只是暫時幫他控制住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我每天都要幫他進行調息直至痊癒,在那之後他還要靜養一兩個月才能痊癒。這段時間之內他是絕對不能動用鬥氣和內力的,這些你都知道吧?!」他的這最後一句話是對柳雲祁說的。

「知道啦~」柳雲祁白了愁雲一眼道「又不是沒經歷過,不用特意提醒的。」

「雲祁!不得無禮!還不快謝謝愁雲大哥!」柳絮嬌聲斥一聲,隨即對著愁雲微微一笑道「你好,我叫做柳絮~,多謝愁雲大哥這段時間的照顧我今天才有機會和雲祁團聚,柳絮無以為報,將來你若是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儘管來找我,能幫的我一定會幫的!」

「愁雲…大哥?!」柳雲祁嘴角不禁微微抽搐的看了柳絮一眼,心裡總是覺得怪怪的,但是還是聽話的對愁雲道「是是是,謝謝愁雲大哥了~,大哥的大恩大德小弟沒齒難忘,今生報不完的話小弟接著來生再報….」

柳雲祁的這番話語頓時聽的愁雲的嘴角一陣抽搐,柳絮瞪了柳雲祁一眼道「什麼今生來生的!你這孩子在亂說個什麼東西?!」

柳雲祁一臉委屈的說道「這不是你讓我說的嗎~,說完你還罵我~」

「你…」柳絮頓時被柳雲祁氣的是鳳眉倒豎,她生氣的樣子又是別有一番風味,看的愁雲是眼睛一陣發直,柳絮看著柳雲祁如今這一副虛弱的模樣倒也不好真的教訓他,顧自生氣了一會兒又轉頭對著愁雲滿是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愁雲大哥,我這弟弟就是這個樣子,你千萬別介意哈。」

愁雲從呆愣中回過了神來擺了擺手道「不,不會,這很有意思,我已經習慣了。」

而愁雲的這一番表現則統統落入了柳雲祁的眼中,他看了看愁雲又看了看柳絮,眉頭微微皺起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就在這時,鏡心終於帶著艾麗跑了過來,當艾麗看到了把柳雲祁抱在懷裡的柳絮之時,她頓時醋意大發哭訴道「你你你…艾麗剛剛還以為夫君你有什麼事情才那麼著急的丟下艾麗獨自離開了~,可是你如今卻是為了另一個女人。艾麗只剩下夫君你一個了,你這樣怎麼對的起艾麗。」

「夫君?!」鏡心與柳絮都不禁的呆愣在了原地面色滿是古怪的看著柳雲祁,柳雲祁一時之間背後的冷汗不斷的冒出,急忙說道「不!不是這樣的!你們不要聽艾麗胡說,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的!艾麗!你快別胡說了!她們都是我的家人!」

「家人?!」艾麗頓時是哭的更傷心了「她們是夫君的家人,那艾麗就不是了嗎?其實艾麗也不是要阻止夫君去找其他的女人,只是艾麗不想夫君就這麼的瞞著艾麗,把艾麗獨自排斥在外~,夫君你不是說過會好好照顧艾麗的嗎?~怎麼現在又說話不算話了呢?」

「柳..寒…非」柳絮咬牙切齒的瞪著柳雲祁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解釋清楚!」

「我…我…」柳雲祁艱難的吞了口唾沫剛要開口解釋,艾麗猛然撲上來抱住柳雲祁道「夫君~艾麗求求你不要丟下我~,你答應過艾麗的~,答應過艾麗不會把艾麗丟下的~」

柳絮不禁微微一愣,看著那哭的傷心的艾麗眼珠子微微一轉柔聲道「小妹妹~,姐姐不是要跟你搶你夫君~,姐姐只是想要知道,你們之間的事情,你能告訴姐姐嗎?」

看著柳絮那和善的樣子,艾麗心中的警惕不由的降低了一些楚楚可憐的看著柳絮,不確信的道「真的嗎?你真的不跟艾麗搶夫君嗎?」

「恩…」柳絮連連點頭保證道「真的,姐姐保證~,姐姐是絕對不會跟你搶夫君的~」

見柳絮再三保證,艾麗吸了吸鼻子便開始講述起了與柳雲祁之間所發生的一切,柳雲祁則是一臉世界末日來臨了的表情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愁雲在一旁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的,眼神之中滿是戲謔之色。

良久,當聽完艾麗的講述之後,柳絮不禁對著柳雲祁怒目而視,就連鏡心也是如此,柳絮鳳眉倒豎的教訓著柳雲祁道「柳雲祁!沒想到你出去一趟居然連人都變壞了!居然還敢化成女人的樣子去看女人換衣服?!姐姐以前是怎麼教你的?!你現在怎麼都忘記了?!」

見柳絮發這麼大的火,柳雲祁連忙要開口解釋,柳絮抬手打斷道「你別解釋了!我才不會聽你解釋!雲祁!難道姐姐我沒告訴過你,偷看女孩子的身體是要負責任的嗎?!」

「姐姐,我…」柳雲祁剛要開口說話只聽艾麗疑惑的問道「姐姐?你是夫君的姐姐嗎?」

柳絮頓時多雲轉晴的對艾麗柔聲道「是的,艾麗~,以後你也可以叫我姐姐哦~,放心~,姐姐我會替你做主的!這壞小子是絕對跑不了的!」

「真的嗎?」艾麗眼中一陣陣晶瑩閃動,擦著眼角的淚珠道「我以後真的可以叫你姐姐嗎?」

柳絮滿眼憐惜的將其摟入懷中道「當然是真的啦,小艾麗不是說以後嫁給雲祁的嗎?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那我不就是你的姐姐了?」

艾麗眼中蓄滿了淚水,抬頭望向柳絮喜極而泣道「姐姐…姐姐,太好了!艾麗終於又有親人了!這真是太好了~」

柳絮不禁微微一愣,輕撫著她的後背道「好~,乖孩子,不哭了哦~,以後萬事都有姐姐給你做主,不會再有人敢欺負你了…」她說著這最後一句話的同時還狠狠的瞪了柳雲祁一眼,這一眼直看的柳雲祁訕笑不已,深深嘆息了口氣認命的低下了頭去不做他想,同時心中暗暗慶幸著,還好柳絮現在的注意力都被艾麗所吸引,此刻並沒有想起另一個被他看光身體的雪薇,不然的話…

過了良久,當艾麗平復下了心情之後才終於發現了柳雲祁那蒼白的臉色,在眾人的解說之下她這才滿臉心疼的對著柳雲祁施了治療魔法助柳雲祁恢復傷勢,良久,當柳雲祁那蒼白的臉色重新泛起紅暈之時,艾麗便停手的上前噓寒問暖的,而有著柳絮在身側,柳雲祁也不敢再如以前那般的對待她,對艾麗的回答幾乎是有問必答,而且絕對的是細聲細語。

幾人正顧自說著閑話,一邊三師兄與另外幾名氣勢沉凝的男子走了過來道「小師妹,你看,我們已經耽擱了這麼久,我們是不是應該啟程了啊?」

柳絮抬頭看了看天色,點了點頭便要上前扶柳雲祁,柳雲祁擺了擺手拒絕了柳絮身形依舊有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道「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愁雲走到柳雲祁面前蹲下道「別逞強了,上到我背上來,我背著你走。」

柳雲祁搖了搖頭道「不用的,愁雲大哥,我真的沒事的。」

「你現在的身體情況根本就走不了多遠,趕緊的!別耽誤大家的時間!趕快上來!」愁雲道。

柳絮瞪了柳雲祁一眼道「雲祁!別逞強!聽愁雲大哥的話!」

看著柳絮那威脅的眼神,柳雲祁無法,只好老老實實的上了愁雲的後背。

見其如此,柳絮對著愁雲柔柔一笑道「那就麻煩愁雲大哥了。」

柳絮的笑容頓時令愁雲微微一愣,搖了搖頭道「不,不會。」

柳絮轉頭對著那正等著她的幾個男人道「好了,眾位師兄們,去通知下門中弟子們,我們可以啟程上路了。」

然而,等了半晌都不見他們離開,柳絮不禁疑惑道「怎麼了?眾位師兄們,請問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嗎?」

只見其中一位面容俊秀的男子越眾而出眉頭緊皺的說道「我們確實是有事要問,柳絮師妹,請問你要帶他一起上路嗎?」說到「他」這個字的時候,男子猛地伸出了手指指向柳雲祁。

此話一出,柳絮的面色頓時沉了下來,柳雲祁不禁皺眉疑惑道「四師兄,請問你是指我嗎?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原本就是蒼雲宗的門人弟子,為什麼我不能同行?!」

沒錯,面前的眾位男子們分別都是蒼雲宗中的那幾位長老的弟子,由於輩分問題,宗門中的每位弟子們不會管他們的年齡是否會比自己大,都會對他們統一的從一到七的以師兄著稱,而宗主夜如霜原本也是其中的第八位長老,所以柳絮才會被他們稱之為小師妹。 這時,六師兄也站了出來道「沒錯!你雖然與我們一樣都是貴為長老的弟子,但是你卻被魔族擄劫那麼長時間,誰知道你會不會被魔族的花言巧語所打動做出損害宗門,損害人族的事情?!」

「現在魔族已經攻下了埃斯比亞帝國大半的地圖,誰知道他們的下一個目標會不會是亞特蘭迪斯?!而誰又能保證你是不是魔族派回來的姦細?!」五師兄道。

「聽聞,魔族之中有一種異常惡毒的果實名叫聖嬰果。除了魔族之外的任何種族只要是把它吃下去,那他就會被轉化為魔族,魔族又都是擅長改變自己的容貌,隱瞞自己的行跡,誰又能保證你不是被轉化成魔族之後才回來的?!現在不只是你!就連和你同行的人都是有可能是魔族變化而成的!」四師兄道。

「按理說,碰到魔族的人,更何況是有嫌疑的人我們都要將其斬殺!」五師兄道。

「但是念及我們多年的同門之情我們確實是難以下手,不過你已經不適合與我們同行了!所以!請你離開吧!」六師兄道。

聽著他們的你一言我一語,柳雲祁不禁呆愣在了原地,艾麗有些看不下去了插嘴道「喂!你們真是太過分了!夫君他為了幫你們才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而你們卻因為自己的胡亂猜想就要趕他走?!你們怎麼可以這樣?!」

就連愁雲也是眉頭緊皺的對著背上的柳雲祁道「看來我們是救錯人了啊!」

「哼!」五師兄冷哼了一聲道「誰知道你們是什麼居心?!而且,就算是沒有你們,我們也一樣可以將那群歹人趕走的!」

柳雲祁從呆愣之中回過了神來,對著那一直沒開過口的三師兄疑惑道「三師兄,那你呢?你可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難道你也懷疑我嗎?」

「這…」三師兄還不及回話鏡心便冷哼一聲道「不用問他了!在小少爺回來之前他就已經說過這種話了!問他也是沒用的!」

柳雲祁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失落之色開口解釋道「是,沒錯,我是與那些魔族共同生活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我也承認他們是有想把我轉化為魔族的想法,但是我在那之前就已經逃出來了!所以你們可以放心,我還是個人類! 重生之我不成皇 並不是魔族。」

四師兄冷哼一聲道「你當然會給自己說好話了!但是誰能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我能證明!我能證明夫君說的是真的!」艾麗開口答道。

愁雲也是冷冷說道「我也能證明。」

六師兄冷笑道「你們一個叫他夫君,一個是他的朋友,你們說的話同樣不可信!」

「再說了!就算你真的沒吃過聖嬰果,那麼誰能保證你沒有被魔族允諾的利益所吸引而抱著其他目的回來接近我們?!」五師兄道。

柳雲祁滿臉失落的對著他們道「眾位師兄們~,你們怎麼說也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難道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嗎?」

「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你心裏面到底是怎麼想的。」四師兄毫不留情面的說道。

「啊?什麼東西?!」

「大家小心!這東西是喝人血的!」

「對!我剛剛也看到了!它剛剛是趴在屍體上喝血的!」

「快!快把它抓住!」

這時,不遠處的蒼雲宗弟子們聚集之地處傳來了一陣喧囂之聲,一個漆黑的帶著銀色紋路的小蝙蝠在幾名宗門弟子的追趕之下飛了過來,徑直的鑽入柳雲祁胸前的衣襟處躲了起來。

「什麼事情吵吵鬧鬧的?!」四師兄沉聲對著那追趕而來的弟子道。

那幾名弟子恭敬的對四師兄施了一禮道「四師兄,是這樣的,我們剛剛在清理屍體的時候發現了一隻模樣古怪的魔獸正趴在屍體上吸血,未免它傷及同門,我們正要將其捉起來。」

五師兄冷哼了一聲道「哼!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剛剛我們都親眼看到那喝血的魔獸躲到你身上去了!身上帶著喝人血的魔獸,你還敢說自己是清白的?!」

柳雲祁頓時眉頭緊皺道「五師兄,你這未免也太強詞奪理了!每一隻魔獸都有著他自己喜歡的東西,我這隻魔獸只不過是喜歡喝血而已,你就把我和魔族扯到一起,現如今,哪一個有點實力的武者身邊不都是跟著吃肉的魔獸?!那照你這麼說的話,那他們不都是跟獸族有所聯繫了?!」

六師兄冷哼一聲道「少廢話!你們現在趕緊給我離開這裡! 惡少霸寵妻 不然的話別怪我們不顧念昔日的同門之情對你們動手了!」

「哦?~要動手嗎?好啊~,我奉陪到底~」愁雲也是聽不下去了,眼中閃爍著森森寒光的說道。

「哼!還說自己跟魔族沒關係!如今過不了幾句話就要不顧念同門之情的跟我們動手了!這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四師兄冷言道。

「呵…你們還真是好笑啊~,說不顧念同門之情的是你們,想要動手的也是你們,如今卻都成了我們的不是了,我說你們是不是故意的啊?!是不是看雲祁他不順眼就是想要找理由把他趕走啊?」愁雲冷言譏諷道。

「你…」五師兄抬手指著愁雲惱怒的說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們是擔心你們損害宗門利益才這樣做的!你這魔族姦細還在這裡挑撥離間!」

「喲呵~」愁雲冷笑連連的道「現在又不是懷疑了啊?是肯定了啊?你剛剛說我們沒有證據證明我們說的是真話,那你有證據證明你說所說的是事實嘛?」

「你!」四師兄冷哼一聲道「你們跟魔族相處了那麼長時間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我們?」愁雲滿臉的嘲弄之色道「剛剛說的是雲祁被魔族抓走了那麼長的時間,現在又把我和艾麗扯了進來!這說來說去的你們也沒有證據能證明自己所說的事是事實,這一切都是你們的無端猜測!我看啊!有問題的不是我們!而是你們才對!」

「你…」六師兄頓時惱怒不已的道「你這姦細在胡說什麼!我們的師傅是門中長老!怎麼可能會有問題?!」

「哦?」愁雲冷冷一笑道「照你們那麼說的話,雲祁他也是沒問題的咯,他可也是長老的徒弟啊~。」

那幾名追趕而來的門中弟子看著他們幾人的你一言我一語的,看似每個人都有道理,不由的也呆愣在了原地一臉茫然的看著正在互相對峙的雙方。

正在雙方正僵持不下之時,柳絮猛然開口寒聲嬌喝道「好了!都別吵了!」

柳絮的這一開口,雙方都不禁的都同時的閉了嘴。柳雲祁眼神之中滿是希翼的看著柳絮道「那,姐姐,你相信我嗎?」

柳絮柔柔一笑,輕輕磨搓了下柳雲祁的頭頂道「傻孩子~,我是你姐姐,我不相信你誰相信你啊?先不說你到底有沒有吃聖嬰果,就算是吃了,那姐姐也是會站在你這邊的,姐姐是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

我真是個律師 「姐姐…」柳雲祁滿臉感動的看著柳絮道「可是,我真的沒有吃那什麼聖嬰果…」

柳絮微微一愣,柔柔的笑道「恩~,姐姐相信你!」

「小少爺,鏡心也相信你!」一旁的鏡心也如此說道。

兩人那毫無理由的相信頓時令柳雲祁心裡一陣感動不已,在一旁看著的愁雲眼神之中也是異彩連連臉色有些複雜的看著柳雲祁,似是羨慕又似是嫉妒,還有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辛酸。

而那眾位師兄們見其如此頓時一臉著急的對著柳絮道「小師妹!你…」

然而,還不及讓他們開口柳絮便抬手止住了他們的話頭寒聲道「現在!在這裡!我把話放這!作為雲祁的姐姐不管他有沒有吃聖嬰果我都相信他是不會做出讓我失望的事情的!今後不管是誰!如果再膽敢在背後議論!搞小動作的話!那我柳絮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眾位師兄們看著柳絮那認真的表情心裡頓時一驚,五師兄硬著頭皮開口說道「小師妹,她是你弟弟,你為他著想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們要是把這麼一個不確定因素帶在身邊,帶回宗門,那將來如果出了問題的話誰來負這個責任?!」

「我來負!」柳絮冷冷望了他一眼,掃視了下在場的眾位師兄們道「師傅和眾位長老那邊我會去解釋的!就不用你們操心了!好了!現在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了!就去吩咐門中弟子們啟程上路吧!耽擱這麼久了也是時候該啟程了。」

眾位師兄們還是欲言又止的看著柳絮,半晌他們都嘆了口氣的轉身向著那門中弟子們的聚集地走去了過去,獨留下三師兄在原地一臉猶豫的看著柳絮。

良久,三師兄一咬牙開口道「師妹,其實師兄我也是…」

然而,三師兄的話還沒說完柳絮便開口打斷道「三師兄,請問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三師兄呆愣的看著柳絮那清冷的表情看了良久長長的嘆息一聲道「沒,沒事…」說著,他也轉身離開了這裡往那門中弟子的方向走去。 看著那離去的眾位師兄的背影,柳雲祁臉上不無自責的對柳絮說道「姐姐,我是不是不應該回來啊?」

柳絮柔柔一笑道「怎麼會呢?你是我弟弟,是墨軒長老的弟子,回來是名正言順的事情,再說,你一回來就救了我們所有人,這是任何人都不能說三道四的事實,別把他們的那些話放在心上,就算有什麼問題姐姐也會幫你解決的,你就安安心心的跟著我們就好了。」

鏡心也是開口說道「是啊小少爺,今後不管發生什麼,鏡心和小姐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柳雲祁一臉感動的對著兩女連連點頭道「恩~,我明白了。」

柳絮對著柳雲祁柔柔一笑,輕輕磨搓了下柳雲祁的頭頂對著在場的眾人們道「好了,我們也過去了,該準備啟程上路了。」說著便當先向前走去。

看著柳絮的背影,艾麗臉上不無羨慕的對柳雲祁道「夫君~,姐姐對你可真好~」

一旁的鏡心笑靨如花的說道「那是…,少爺可是小姐從小帶到大的,小姐可疼少爺了呢~,少爺不在的這些日子裡小姐可是整天的為少爺擔心呢,現在好了,少爺終於回來了,小姐她也終於不用再擔心了。其實,說句不好聽的話,鏡心有時候看著小姐對少爺的感覺不像是姐姐對弟弟,就像是一個母親對自己的孩子一樣。」

走在前面的柳絮聽到了鏡心的這句話不禁臉色微紅回頭嬌斥道「鏡心~,你在胡說些什麼呢?」

鏡心訕訕一笑,吐了吐她的小舌頭俏皮的道「本來就是嘛~,可不只是鏡心這麼說,宗門裡的人可都是這麼說的呢~」

愁雲也不無感嘆的說道「有家人庇護,感覺應該很不錯吧?」

柳雲祁微微一愣,滿臉笑容的對愁雲說道「是啊~,有家人的感覺真的很好。其實你也是可以的啊~」

「我?」愁雲微一愣神,疑惑道「我孤家寡人一個,哪來的家人?」

「笨!沒有家人就去創造家人啊~,就從女朋友開始,先找個老婆,娶妻生子,那你不就也有自己的家人了嗎?」柳雲祁道。

「女朋友?娶妻?」愁雲呆愣了半晌,不禁看了眼走在前面的柳絮搖了搖頭道「我一個殺手,全世界都避之不及殺之而後快的人怎麼有資格去娶老婆呢?」

「你說的是在那個世界的事情吧?」柳雲祁將愁雲的眼神看在了眼裡,他白了眼愁雲道「別忘了你現在在哪裡,你現在可是在異世界,這裡可沒人知道你以前的事情。再說,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這個混亂無序的世界又有誰會真正在意你之前的身份如何呢?說句不好聽的話,在這個世界里,就算你再無法無天,只要你實力夠強,不管你做任何事情都不會有人管。」

「實力嗎?」愁雲不禁眼神深邃的望向了前方喃喃自語道。

柳雲祁伸手捅了捅愁雲的咯吱窩道「誒~,你該不會看上我姐姐了吧?我可提醒你啊~,你找誰都可以,可千萬不要去找我姐姐啊~,我可不想哪一天一睜眼就要叫你姐夫。」

愁雲的臉上頓時一陣尷尬之色,有些不自在的說道「說什麼呢你!你不想我當你姐夫,我還不要叫你小舅子呢~」

時間,滴答滴答的就消逝了,轉眼間,又過了五天時間。

這五天里,柳絮幾乎除了上廁所、洗澡、睡覺是天天的跟柳雲祁寸步不離的,如果不是柳雲祁極力阻止的話,柳絮晚上還會想著跟他在一個房間睡覺呢,美名其曰他們以前就是睡在一起的,說是要好好跟柳雲祁了解他這幾個月來所經歷的事情。

本來就柳絮一個就夠柳雲祁受的了,艾麗居然也來湊熱鬧,美名其曰是要跟柳絮、柳雲祁夫妻本來是就是要睡一起的,柳雲祁當時就一個頭兩個大,後來他好說歹說的才終於說服了兩女,到最後本來是要三人一起睡的局面變成了柳絮與艾麗兩女睡在一起。

而宗門中的其他人貌似是收到了什麼風聲般,都是有意無意的避開柳雲祁一行人,將他們通通冷落在一旁,對此,柳雲祁心裡也是渾然不在意。在他心裡,只要他在意的人相信他就好,其他人相不相信他,他是一點都不會去在意的,畢竟也只是跟他同門的一些師兄弟而已,又不是什麼特別親近的人。

而這些天里,柳雲祁也應柳絮的要求將自己所有的遭遇都一一說給了柳絮聽,當柳雲祁說到自己當初以武將中階的實力大戰金翼蒼鷹群的時候柳絮與鏡心的臉上不無驚訝之色的看著柳雲祁,而艾麗則就像是看英雄一般滿臉崇拜看著柳雲祁,而愁雲則是如同在聽武俠小說一般的聽的是津津有味。

當柳雲祁說到月兒之時,得知月兒是精靈族公主的時候,柳絮與鏡心的臉上也不無吃驚之色,隨即在原地是一陣唏噓感嘆著,艾麗則又是醋意大發的非要問清楚月兒的跟他的關係,而柳雲祁直接以青梅竹馬的一筆帶過,至於他與月兒與趙無雙已經結婚的事情,他是暫時不想告訴在場的這些女人知道。

畢竟,以十歲的年齡連結兩次婚,是個人都會覺得駭人聽聞,以柳絮的性格,讓她知道了那還不翻天?月兒也就罷了,畢竟也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但那趙無雙的事情一說出來,那柳雲祁絕對是會死無葬身之地!再說,如今他身邊是又多了艾麗這麼一個小醋罈子,那他就更不能說了,一個柳絮他都招架不住,再來一個艾麗,那他絕對是十死無生!

而當在場的人聽到柳雲祁以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就一路從武師頂峰達到武將高階之時,他們的臉上滿滿的都是驚駭之色,當柳雲祁提到自己曾經以武將高階的實力以一己之力擋住了一名武王之時,柳絮與鏡心的心中都有些懷疑,但是想到之前柳雲祁擋住了一次中階武王的攻擊之時,他們的心裡便又接受了這一難以令人接受的事實,並且看著柳雲祁的眼神就好似在看一個小怪物一般的直看的柳雲祁心裡一陣不舒服。

在那之後愁雲偷偷的在私下裡問了下柳雲祁那兩個老婆的事情,畢竟,這件事情之前他聽柳雲祁說過,只是他當時也只是當柳雲祁是這個世界里唯一的同伴也沒什麼興趣去問柳雲祁的私生活,也沒有想去細問。

而現如今在兩人共同經歷了幾次生死之後他心裡也開始真正的認同了柳雲祁,也漸漸的對他敞開了心扉,其結果就是他那對柳雲祁的八卦心理蹭蹭蹭的往上漲。柳雲祁見是愁雲問自己,也正好他心裡有許多的難處難以找人傾訴,於是乎,在讓愁雲再三保證自己不會說出去之時便對著他大倒苦水,將自己與月兒趙無雙那牽扯不清的故事說給愁雲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