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真是心寒。

「或許今天我死在了你的面前,你才會相信古雲飛是個混蛋吧!愚蠢的女人,你被他騙了,他利用了你!」

唐小婉連連搖頭,不肯相信這是真的。

「你給他打個電話,別的什麼都不要說,就說你已經給我下了葯,並且我已經喝下去了,看看他接下來的反應吧!」

「他不在雲城。」

今天古雲飛和唐小婉通過電話,告訴唐小婉他不在雲城,所以沒有辦法給她過生日,順帶著又催促了一下唐小婉,讓唐小婉儘早動手。

「把你手機給我。」凌宇道。

「你要幹什麼?」唐小婉緊張地問道。

「幹什麼?」

凌宇冷哼一聲,道:「讓你看看你表哥的真面目啊!」

「他不在雲城的,在外地出差呢。」唐小婉道。

「你只管把你的手機給我便是!」凌宇加重了語氣。

猶豫了許久,唐小婉還是把手機遞給了凌宇,她也想看一看她的表哥古雲飛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打算怎麼做?」

唐小婉忍不住問道。

凌宇沒有說話,他用唐小婉的手機給古雲飛發了一條簡訊,告訴古雲飛他已經中毒。

凌宇不是個吃了虧會忍氣吞聲的人,敢算計他,尤其是古雲飛這個王八蛋,他一定會要古雲飛付出代價!

「你到底做了什麼啊?」唐小婉再次忍不住地問道。

「自己看吧。」

凌宇把手機丟給了唐小婉。

唐小婉看了一下簡訊內容,秀眉微蹙,道:「你是不是以為他會來這裡?」

凌宇點了點頭,道:「當然!要不然你以為呢?」

「我……」

唐小婉搖了搖頭,道:「我想表哥不會來的,他人在外地,他親自在電話里跟我說的。這個他沒必要騙我的。」

「是嗎?」

凌宇冷哼一聲,「那就讓咱們走著瞧吧!你出去吧,我上站起來了。」

浴缸里的凌宇一絲不掛。

「我不出去。」

唐小婉從浴室的門下走到了浴室的裡面,拿起了放在毛巾架上的毛巾,道:「讓我來給你擦擦身上的水吧!」

「什麼?」凌宇一愣,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讓我來為你擦擦水吧!」

唐小婉鼓足勇氣,大聲地道。

凌宇冷哼一聲,「你腦子進水了嗎?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是一絲不掛?」

唐小婉迎上他的目光,道:「你的腦子才進水了呢!你一絲不掛又能怎樣?你又不是大姑娘,你吃什麼虧嗎?再說了,我的衣服被那個混蛋撕成了這樣,什麼都被你給看到了,我看看你,難道不應該嗎?」

「這……」

一時間,凌宇還真是被唐小婉的這一套歪理邪說給搞糊塗了,不知道如何反駁。

「還在等什麼啊!趕緊起來啊!」唐小婉催促道。

「唐小婉,你沒吃錯藥吧?」凌宇的臉上滿是詫異的表情。

「你才吃錯藥了!」唐小婉直接動手,抓著凌宇的胳膊,用力地想把他從浴缸里拉起來。

蜜愛天才萌妻 「你才吃錯藥了!」

經過了今晚的這件事,唐小婉感覺自己和凌宇的關係又拉近了許多,彷彿是突破了一重障礙。至少在她心裡,早已經沒有把凌宇當作是一個外人。

在唐小婉的心裡,古雲飛對她的影響正在迅速減弱,而凌宇對他的影響,則是在迅速加重。

唐小婉一點也不避諱,她就像是凌宇最親密無間的女朋友似的,為凌宇擦拭全身上下的水漬,擦得乾乾淨淨。

隨後,唐小婉還為凌宇穿上了浴袍。

從衛生間里出來,房間里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凌先生,有兩個身份不明的人,突破了我們的阻撓,正往你所在的樓層去了。我們酒店已經在準備應急措施,請凌先生見諒!」

電話是蕭玉河打來的。

「沒事,這事你們不用管了,讓他們過來好了。」凌宇道。

「凌先生,您的安全……」蕭玉河擔憂地道。

「哼,」凌宇冷哼一聲,「我的安全?就你們酒店的那幫廢物,能保護得了我的安全嗎?」

凌宇「啪」地掛斷了電話,

隨後便將之前身上的衣服換上,然後往餐桌旁邊的地毯上一趴。

「凌宇,你這是幹什麼?」唐小婉問道。

凌宇道:「別多問,看著就好。」

不一會兒,只聽門鎖的內部發出了一聲悶響,隨後那門便被打開了,有兩個人,推門而入,直接走了進來。

「你們是什麼人?」唐小婉緊張地問道。

其中一人笑道:「唐小姐不用擔心,是古總派我們來的。他……中毒了?」

那兩人看著趴在地上的凌宇。

「嗯。」唐小婉點了點頭,問道:「我表哥給我的到底是什麼毒?不是說只是能讓他喪失武力嗎?他怎麼變成這樣了?」

那人笑道:「唐小姐,古總沒有騙您啊。只有死人,才是真正沒有戰鬥力的人。」

「你什麼意思,是不是說我表哥給我的是殺人的毒藥?」唐小婉最後的一點幻想也破滅了。

「這還用問嗎?」

那人輕笑一聲,朝著趴在地上的凌宇走去。

「你們要幹什麼?」唐小婉趕緊上前攔住二人。

「唐小姐,還請您讓開。是古總吩咐我兄弟二人前來為這小子收屍的。我們先要確定他到底死透了沒有。」

「表哥他騙我!他騙我!」

唐小婉流淚大吼:「你們兩個混蛋,給我從這裡滾出去!」

「唐小姐,還請您不要為難我們下面的人,你這樣讓我們很難向古總交待啊!」

「你們趕緊出去!剩下的事情,我會打電話給表哥,無需你們擔心!」唐小婉指著門口大喊道。

「扶唐小姐過去歇息。」

二話不說,另外一人直接把唐小婉硬拉了過去。 「臭小子,不管你死沒死,都讓我來給你補一刀吧!」

那人從腰間拔出一把尖刀,手中的利刃在燈光的照射下,泛著冰冷的光澤。

「凌宇!凌宇!」

唐小婉奮力掙扎,但是卻被那人死死抱住。

「唐小姐,古總交代過,讓我們不要傷害到你。您是古總的表妹,我們不會傷害你,可是古總交代給我們的事情,我們也是必須要做的,還請你不要在掙扎了,不要讓我們難做。」

「古雲飛,古雲飛!你個騙子,大騙子!」

到了此刻,唐小婉終於認清了她心目中完美好男人的表哥古雲飛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為達目的,居然連自己的親表妹都可以利用!這樣的人根本沒有一點點原則,沒有一點點的底線!

「小子,你下去見了閻王爺,也別怪咱們兄弟,咱們兄弟只是替人辦事。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是變成了厲鬼,也別來找咱們兄弟!」

這傢伙舉起刀,剛準備紮下去,趴在地上的凌宇突然一個翻身,在空中凌空一腳,將這廝踢倒在地。

「我不變成厲鬼,現在就找你,好不好啊?」

凌宇穩穩地落在地上,冷笑著道。

「你……你沒死?」

那兩人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凌宇,這不僅僅是沒死,而且看上去根本就沒有中毒。

「唐小姐,你敢騙古總!」

到了此刻,這兩個傢伙還以為是唐小婉欺騙了他們,聯手凌宇對付他們。

「唐小姐,你演的可真是像啊!」

這兩人知道凌宇的本事,那個被凌宇踢了一腳的人連忙給他的同伴使了個眼色。

另外一人,立馬抽出了利刃抵在了唐小婉的脖子上。

「唐小姐,得罪了,你不要怪我們,要乖只能怪你自己!你是古總的表妹,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幫著外人對付古總。古總若是知道了,定會很寒心的。」

「你們的古總難道不是利用我在先嗎?他曾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的形象,現如今已經完全崩塌,古雲飛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真小人!」

「這些話你還是留著和古總說吧,我們只是辦差的,你跟我們說不著。」

那人看著凌宇,冷笑道:「放我們走,否則的話,我就宰了這娘們!」

凌宇負手而立,站在原地,沉聲道:「你們兩個真有這膽子嗎?她可是古雲飛的親表妹!」

「哼,古總自己都不念及這表兄妹的情分,我們又替他操什麼心?你小子的手段,咱們兄弟是清楚的。為求自保,也只能拿唐小姐做人質了,我想古總應該會諒解的。」

凌宇哈哈一笑,道:「你們兩個蠢貨,真以為拿她可以威脅我嗎?這娘們給我下毒,要不是我命大,早死在她的手上了。你們最好宰了她,也讓我的手上少沾惹點鮮血!」

這兩個傢伙心裡有點慌了,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如果唐小婉這個人質並不能夠對凌宇造成威脅的話,那他們兩個今兒的性命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小子,分明就是你們兩個合起伙來欺騙了古總!你根本就沒有中毒!唐小婉已經背叛了古總!」

凌宇道:「是嗎?」

他走向餐桌,拿起他的酒杯,裡面還有一點點酒液。

「這就是我剛才喝的酒杯,你們也看到了,我剛才沒有動過任何的手腳,你們誰膽子大的,把這杯子里剩下的一口酒給喝下去。」

「這……」

這兩人誰也不敢去嘗試。

「我來!」

被凌宇踢了一腳的那個傢伙深吸了一口氣,鼓足了勇氣,道:「你小子分明就是在裝神弄鬼!你要是喝了毒酒,你早就死了,還如何站在這裡逼逼歪歪!老子不信這裡面有毒!」

那傢伙拿過杯子里,把裡面剩餘的一口酒喝了下去。

「哈哈,完全沒有什麼事嘛!」

那廝剛喝完酒,感覺到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馬上便放聲大笑起來。

「是嗎?別得意太早啊,等個三五分鐘看看。」凌宇冷笑道。

過了不到兩分鐘,這廝的臉色便有點不對勁了,他自己也感覺到了什麼。

「這……這酒里……有毒!」

一句話磕磕絆絆說完,這傢伙便七竅流血,倒斃而亡。

「大哥!」

剩下的一個厲吼一聲,手中的尖刀利刃已經割破了唐小婉頸部的皮膚。

「小子!放我走,否則我立馬宰了唐小婉!黃泉路上,拉個美女墊背,做鬼也風流!」

這廝看上去喊的是豪情壯語,不過心裡卻是緊張極了,手心裡都是汗,拿刀的手都在顫抖。

「你殺了她吧!廢話那麼多幹什麼!你殺了他,回頭我殺了你,我給你準備一副好棺材。這娘們下毒毒我,差點要了我的命!我正想宰了她呢!」

凌宇一步步逼近,那廝的心裡更加的慌亂。

唐小婉是古雲飛的表妹,古雲飛特意叮囑過他們,不得傷害唐小婉。他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絕不敢真的殺了唐小婉啊。

真要是殺了唐小婉,他的手上更是連一張牌都沒有,只有死路一條。

「兄弟,凌宇兄弟,咱們有話好好說,你別再往前走了,先聽我一言,行嗎?」

「你有什麼遺言,那就快說吧。」凌宇停下了腳步,抱著胳膊冷笑著看著她。

「兄弟,你和古總都是神仙,你們神仙打架,我這個凡人本就不該參與。我立馬滾蛋,這唐小婉留在這裡給你。我們怕是來的不是時候,饒了您的雅興。你繼續,好好享受吧。說實話,這小妞真的很正點啊,人長得漂亮水靈,皮膚還光滑如鏡,明亮如玉。」

這傢伙看到唐小婉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的,還以為是凌宇撕的,他哪裡知道在房間里還有一具屍體啊。

「你是說讓我睡她?」凌宇看了唐小婉一眼,笑問道。

那廝道:「是啊,這事歸根究底是古總一手安排的,你睡了他的表妹,讓他賠了夫人又折兵,豈不快哉!古總那人肚量狹小,要是知道了,怕是估計得被氣得吐血。你想想古總氣得暴跳的情景,是不是覺得很泄恨啊?」 「真不愧是你的主子的狗!你們主僕都TM一樣的壞,壞到流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