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遠邪魅一笑,「啪」的一聲將那淺藍色的盒子打開,頓時流光閃現,璀璨奪目,雖然只是一枚極為簡約的鑽石戒指,但那顆戒指上散發出來的光華,卻是極為璀璨奪目的,幾乎到了令人睜不開眼睛的地步。

打開盒子的那一瞬間,即便是見慣了各種大型場面的秦雄,都有那麼一瞬間的震驚。

寧遠手中現下這枚鑽石戒指,乃是醉雪集團今年推出的限量版鑽戒,全世界只有三枚,而每一枚,都是最為珍貴的存在。

它有一個夢幻的名字,叫做水晶之戀!

據說,水晶之戀的設計師,是一位來自世界是最大帝國,蘇米雅帝國的品牌高端設計師,他傾覆了整整三年的時光,才完成了從設計到製作再到最終發行的全過程。

推出水晶之戀后的五分鐘內,這三枚鑽戒,便被已八千萬一枚的價格,全部售罄,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當然了,這枚水晶之戀,不僅僅只是表達愛念的戒指而已,同時,它還是一枚擁有者超大空間的儲物戒指,它其中的儲物空間,幾乎是秦夢舒從墨靈世界得來的那對儲物戒指的十倍以上。

無論是從外觀,還是內涵,都不是秦夢舒現在擁有的儲物戒指能夠比擬的。

秦夢舒也同樣有那麼一瞬間的震驚,她是見過儲物戒指的,從她第一眼見到水晶之戀的那一刻,她便深深的覺得,這輩子,包括在遙遠的地球,她都從未見過,這樣一枚,絕世的、完美的、令人無法抗拒的鑽戒。

每個少女心裡最柔軟的那片地方,都有那樣一副美好的畫面,騎著白馬的英俊王子,一路披荊斬棘,帶著公主最心愛的鑽石戒指,翩然而至,單膝跪地,鄭重求愛。

秦夢舒雖然來自於二十一世紀地球,但卻同樣是一個心懷浪漫,心懷幻想的美好少女,她同樣被這一枚絕世的鑽戒打動。

只是,當她的目光落在寧遠這位傳說中的王子身上的那一刻,她所有美好的幻想,全都在這一刻間,徹底的覆滅。

寧遠是一個什麼樣個姓的人,秦夢舒實在清楚得很,易怒、殘暴、喜怒無常,若是真的與這樣一個男人共度餘生,那簡直就是這世間最大的折磨。

但是,此刻的寧遠,卻無比的深情,他修長的大手,輕輕拉起秦夢舒蔥白的纖纖玉指,緩緩將水晶之戀戴了在她的無名指之上。

自從秦夢舒走後,寧遠整顆心,變得極為不安。

腦海里,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浮現出這個少女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就像是有人,用鋒利的刀刃,將秦夢舒的音容相貌,一刀一刀,一點一點,全然入木三分的刻進了寧遠的心尖,腦海,甚至於身體筋脈,四肢百骸。

在遇到秦夢舒之前,他的確遇到過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女子,或溫婉,或純良,或風情、或熱辣,但卻從未有一個人,能夠真正進入他的心,能夠如秦夢舒這般,擾亂他的思緒,擾亂他的生活。

見到秦夢舒,他的心,便會莫名其妙的開懷,滿足,而見不到秦夢舒,便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些什麼。

整整一夜的輾轉反側之後,他終於明白,或許,真正進入他的心的,遠遠不止是秦夢舒這個人,還有這將近三十年以來,他從未嘗試過的,所謂的愛情! 每當他想到,這樣一個令他魂牽夢縈的女子,會嫁給別人,成為別人心頭的摯愛,她的笑,她的美,她的情,都會成為另一個人的專屬,他的心,便會如同刀割般疼,疼到窒息!

想通了這一切之後,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娶她,一定要將她圈在自己的身邊。

秦夢舒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枚,璀璨的散發著淡藍色光焰的水晶之戀,一點一點的爬上她的無名指,她的整顆心跳,幾乎就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等等。」

秦夢舒一邊緩緩縮回自己的手,一邊尷尬笑笑道:」遠少今日登門,我想,應該就是要取回你的時空戒指吧,時空戒指原本便是遠少的東西,實在無需拿其他的東西來交換!」

秦夢舒說著,竟然就真的從自己的中指上,取出那枚黑蛇造型的時空戒指,連同那枚璀璨耀眼的水晶之戀,一齊推到了寧遠手中。

寧遠原本帶著淺淺笑意的臉龐,一瞬之間黑了下來。

甚至於陪坐在一旁的秦雄,也是黑沉著一張臉。

敢於拒絕寧遠禮物的人,她秦夢舒也算是史無前例的第一人了!

倒是同樣尷尬陪坐一旁的秦夕若,心頭閃過一瞬間的歡愉,原來方才長姐所說的,取什麼東西之類的話,原來是這枚時空戒指。

這時空戒指的價值,可以說是連城的,寧遠對其,更是喜愛至極的,即便多情的寧遠,真的愛上一個女人,也不應該以時空戒指為禮物才對!

在聽到寧遠親密的呼喚秦夢舒為夢兒的那一刻,秦夕若的一顆心,便已經徹底的死了,或許,這位寧家大少爺寧遠,當真看上了秦夢舒,但同樣身為女子的秦夕若,卻能夠從秦夢舒的眸光中,看出秦夢舒的不情不願。

她這個長姐,還真是個傻子,居然能夠拒絕寧遠這樣的男人。

不過這樣也好,秦夢舒原本便是秦家的嫡長女,身份地位,從出生那日便是高於她的,若是當真又嫁入了寧家,那麼,她秦夕若,便算是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

秦夢舒對寧遠不感冒,對於秦夕若還說,自然是件天大的好事。想當年,若非她的生母高瞻遠矚,請人封印了秦夢舒的靈力,她秦夕若,又怎麼能順利成為秦家最具天賦的孩子。

她不能讓自己與母親,永遠被旁人踩在腳下!

她絕不能讓這兩個人走到一起!

這個時候,寧遠經過了最初短暫的錯愣之後,一張英俊的容顏之上,瞬間瀰漫上一層濃郁的寒霜。

「秦夢舒,你還記不記得,本少跟你說過什麼?」寧遠一張英俊至極的臉龐,像是個沒有要到糖的孩子似的難看,咬牙切齒的問道。

「我……我……你跟我說過的話那麼多,我怎麼能全都記得。」秦夢舒眸光迷離,她心裡很清楚,寧遠此刻話中的所指,但她卻不願記起寧遠那樣的話,故而裝傻充愣,斷斷續續的說道。

「好,既然是這樣的話,本少便當夢兒記姓不好,忘記了本少曾經對你說過的話,現在,本少重新再說一遍,本少送給你的東西,你應該珍之,一如生命,若是沒了,我……我便再給你找回來。」

秦夢舒無語的看了寧遠一眼,還以為這貨能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話來。居然連放狠話,都是這麼的可愛。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刻,秦夢舒心頭竟然有那麼一絲絲奇異的情愫,一點點的蔓延開來。

她眼睜睜的看著寧遠替她戴上水晶之戀,眼睜睜看著寧遠將時空戒指遞到她的手中。

這一次,秦夢舒並未做出絲毫的反抗,而是認認真真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像是想要努力的弄明白,究竟方才瀰漫上心頭的那絲情愫,到底為何物。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卻始終未能看清自己的心。

直到寧遠終於心滿意足的為她戴上水晶之戀后,寧遠這才如同一個要糖的孩子一般,滿臉寵溺的道:「夢兒要謹記本少的話,好好留著本少送給你的每一樣禮物。對了,我都送這麼多東西給你,你是不是多少的也回個禮啊?」

此話一出,秦夢舒方才那一丟丟的好感,全然在這一瞬之間徹底覆滅。這個寧遠的思維,還真是跳脫。

秦夢舒尷尬笑笑,道:「我能有什麼好東西,只怕遠少還看不上。」

寧遠卻是在下一瞬間假怒道:「叫我遠,或者遠哥哥!不要叫我遠少,你在我心裡和旁人是不一樣的,我不喜歡你和旁人一樣叫我遠少!」

「額!」

秦夢舒可謂是一腦門的黑線了,這位大少爺的思維,她真是跟不上啊跟不上。一會這一會那的,簡直跟個孩子沒有兩樣了快。

就在秦夢舒暗自無語時,寧遠再度邪魅一笑道:「只要是夢兒送的東西,本少就喜歡。你這麼說,一定是已經準備好了,那就趕緊拿出來吧!」

秦夢舒再度無語,她發現自己只要是在這個男人面前,就會變得莫名其妙,只要是這個男人說出來的話,她似乎都無法反駁,這個男人的要求,她似乎都從心底里的想要去滿足。

秦夢舒無奈的搖搖頭,心裡暗道:「不行不行,不能受這個男人的蠱惑,這TM是病,得治!」

秦夢舒再次搖搖頭,揮散腦中陰霾,暗自思忖了片刻,這個男人雖說是自以為是了點,莫名其妙了點,但仔細想想,從一開結識他到現在,這個男人對她,總是極好的,先是送了那枚傳說中價值連城的時空戒指,今日又送了一枚世間少有的藍色鑽戒,水晶之戀。

對於秦夢舒而言,寧遠根本就不能歸入壞人一類,甚至於,還能算得上是秦夢舒的貴人。

再者說了,人家也的確是送了不少的好東西,二十一世紀的中國,自古以來,便是個禮儀之邦,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秦夢舒,自然也知道,禮尚往來,才是待客之道。

所以,秦夢舒想了半天,終於還是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那枚稍微有些大的,與她自己現下使用的這枚儲物戒指原本就是一對的戒指,遞給了寧遠。

寧遠小心翼翼的從秦夢舒的手中,接過那傳說之中的禮物,那神情動作,哪裡像是取走一枚儲物戒指,簡直就像是取走這世間最為珍貴的珍寶。

男人嘛,其實就是這樣,當他在乎一個人的時候,自然就會將這個人的一切,都視為珍寶。

寧遠小心翼翼的將秦夢舒送給他的戒指戴在中指之上,不大不小,簡直就像是量身定製般合適,寧遠一張英俊無比的臉龐,笑得如同一個要到糖的孩子,寵溺的看著秦夢舒,含笑道:「原來本少在夢兒心裡,竟是這樣的不同,第一份禮物,便是要抓住我的心!」

這話一出,秦夢舒這才恍然大悟,簡直想要自己給自己一巴掌了,她居然忘記了,在這個陌生的星球,碧落大陸之上,女人送男人儲物戒指的意思,便是要管住這個男人的心,了解他的一切。

在這顆星球上,大街上背包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的,大部分的人,都是使用儲物戒指,空間儲物袋之內的東西。

一般而言,大家都會將自己喜歡的東西,隨身攜帶的東西都放入儲物戒指或是空間儲物袋之中。

男女思慕,原本就是倫常。

儲物戒指有著極為輕便的外形,儲物戒指的設計師,為了能夠霸佔市場,給儲物戒指下了一個極美的定義。

若是女人送給男人儲物戒指,便意味著,這個女人想要了解這個男人的一切,管住這個男人的心。

至於男人送給女人儲物戒指,便意味著,這個男人要想將自己的全部都給這個女人,這是表達愛慕最好的禮物。

方才寧遠提出要禮物的要求時,秦夢舒思忖了片刻,對於她一個初來乍到的外星人而言,實在不了解這顆星球送禮物的規則,原本也只是單純的認為,儲物戒指還算高端,並且,也還算實用,這才最終決定,將儲物戒指送給寧遠。

當寧遠以那樣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口吻,說出那樣的話語來的那一刻,她心裡便清楚的知道,今日算是著了寧遠的道了。

也是直到他說出那樣的話來的那一瞬間,她才突然從融合的記憶中想起來,在碧落大陸,贈送這儲物戒指,居然還有這樣的一種說法。

這一回,當真算是跳進黃浦江也洗不起了,真的就成了這位存在口中的夢兒了。然而,秦夢舒又能怎樣呢,禮物都已經送出了了,也沒有再要回來的道理了呀。

原本陪坐一旁,滿面陰霾的秦雄,見到這樣一幕,還以為自己的女兒欲擒故縱,手段高明呢,一張老臉笑得跟一朵開敗了的鮮花。

原本心情微微好一些,準備看好戲的秦夕若,卻是一臉的陰霾,絕世的容顏幾乎能夠滴出怒意來。

這麼多年以來的隱忍,這麼多年以來的計較,從今日起,算是徹底的白費心思了! 「秦伯父,今日晚輩來此,就是想要將這水晶之戀,作為定情信物送給夢兒,晚輩也已經得到了夢兒的回禮,夢兒現在還在上大學,晚輩也不願耽誤她的學業,等她畢業之後,晚輩自當登門求娶!」

寧遠緩緩起身,微微頷首道。

一直陪坐的秦雄,等得不就是這一刻嘛,聞言筱的起身,含笑道:「遠少客氣了,小女能夠嫁入寧家,也是小女的福氣!」

「秦伯父,夢兒在我心裡,是不同於任何人的存在,我自然要給足她臉面,還有,秦伯父這一聲遠少,寧遠實在受不起,秦伯父可喚晚輩一聲侄兒,或直呼晚輩名諱!遠少這樣的稱謂,從您的口中說出來,實在折煞晚輩了」

「這……」秦雄的一顆心,那可真是飛上雲霄了。

寧遠是什麼樣的存在,在碧落大陸,這顆魔法為尊的星球,輩分這樣的話,都是那些修為高深,同級別的魔法高手之間的寒暄稱謂罷了。

像是寧遠這樣,既有錢又有顏,又有實力的存在,那可是四海八荒,幾乎整個世界都要尊稱一聲遠少的存在,即便年紀比他大上許多的長者,都須得尊稱一聲遠少。

秦雄能夠得到寧遠這樣一句伯父,這樣低姿態的自稱,這一輩子,也算是徹底達到了人生巔峰的了。

一時之間,他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好,只笑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氣了,你我兩家,既然要皆為姻親,那賢侄往後,可要常來走動!」

「伯父放心,侄兒一定時常來探望您與夢兒。」說到這裡,程燁附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寧遠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瞳孔微縮的點點頭。繼而轉眸對秦雄道:「伯父,侄兒還有些小事要處理,就先告辭了!」

「夢舒,送送賢侄!」秦雄極為識趣的道。

「哦!」秦夢舒全程都是懵的狀態,事實上,這兩個人之間的談話,她完全聽明白了,但在這樣一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星球,秦夢舒心裡也極為清楚明白的知道,想要以一己之力,抵抗這段婚姻,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將將解決了一個寧宇軒,又惹上寧遠,有時候,秦夢舒甚至在想,為何她在這顆星球上,會招惹這樣多的爛桃花。

好在,她今年已經決定了要報考魔法學院,距離大學畢業,還有四年的光景,這四年裡,她要努力修鍊,早日找到返回二十一世紀的道路。至於這段聯姻吧,寧遠自己也說了,要等到她大學畢業,既然是這樣的話,暫時可以忽略不計。

臨行之前,寧遠極為耐心的附在秦夢舒的耳邊,交代了幾句,彼此交換了手機號碼,這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秦夢舒這才發現,原來這顆星球上,居然也有手機這種東西的存在,不過想想也是,碧落大陸雖然科技不夠發達,但魔法卻是足夠發達的,都有蜘蛛網的存在,又怎麼會沒有手機呢。

只是從此以後,她的世界又該被塞得滿滿當當的了,以寧遠的個性,從此以後,秦夢舒怕是沒有安穩的日子過了。

果然,自從那日寧遠離開秦家大院后,幾乎每日黃昏都會發來信息,若秦夢舒未能在第一時間回復的話,寧遠的電話,便會在下一瞬間打進來。

按照寧遠的話來說,她秦夢舒現在就已經是寧遠的人了,寧遠有權也有必要了解到秦夢舒的安全狀況,一天一個電話,或者一條信息,說起來不算多的了,但秦夢舒卻是不厭其煩。

自從那日之後,秦夢舒便開始專心的鑽研墨靈世界那款遊戲,她需要在報考魔法學院之前,獲取到更多的技能,以相對優異的成績考入魔法學院。

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她,最明白的,就是世界上殘酷的鬥爭,幾乎在任何地方,競爭都是不可避免的,在秦家,她是秦家的嫡長女,大小姐,需要同那幾個姨娘勾心鬥角,才能順利長大。

離開秦家,去到傳說之中的魔法學院,她需要展現出自身超然的天賦與實力,才能得到學校最好的資源,才能在一個相對好一些的班級學習,才能學到更多她想要學到的東西。

所以,她現在能做的,必須要做的,便是日以繼夜的學習,充實自己。

她幾乎每天都會泡在書房裡,看一些關於這個星球的雜記之類的書籍,還有包括名人事迹、名著、時尚潮流等等。

經過幾日的磨合與探索,秦夢舒發現了一些關於墨靈世界這款,存在於她腦海之中的遊戲的一些基本的規律,這幾日以來,她每天都會進入墨靈世界,時間一次一比一長,上一次進入的時間,已經是三個時辰之久。

只是何時進入的規律還不是很清楚,但幾乎都已經從往日的上午、中午、慢慢變成了下午,傍晚,已經有了一絲絲與黑夜重合的跡象了!

現在秦夢舒,魔法師艾麗的等級已經瘋狂飆升到了四級,積分也已經有了將近兩萬分,秦夢舒有自己的考慮,她暫時不會用這些積分換取旁的,武器丹藥之類的東西。

根據墨靈世界遊戲的規則來看,等到積分達到三萬分時,她便能夠在獲得一個新的技能,魔法師的技能固然好,但過於招搖了點,她需要一個稍微低調一些技能。

這段時間以來,整個秦家的氣氛,也漸漸回歸了正規,所有人對秦大小姐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自從秦大小姐死裡逃生回到秦家之後,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對待每個人都是客客氣氣的,即便是一些無足輕重的丫鬟小廝,也總是客客氣氣的,給她送個宵夜,倒杯水,總是將謝謝二字掛在嘴邊。

更重要的是,秦大小姐一反常態,不再是那個整日整日只知道胡鬧惹禍的大小姐,而是日日都泡在書房,專心研究學問的大家閨秀。

秦雄與鄭紅蓮的感情,也像是得到了新的火花,兩人恩愛非常,秦雄幾乎日日都留宿於鄭紅蓮的房間中。

秦家幾個兒女,表面上看起來,也是一團和氣,兄友弟恭!整個秦家上下,充滿了一股濃郁的奮發勃,起之意。

然而,在這樣一片靜逸美好的畫面之下,秦夢舒一個總是將自己關在房間里的打大小姐,卻總是能夠在短暫的外出中,察覺到那股瀰漫整個秦家上下的,濃郁的火藥味。

果不其然,在一個陽光正好的午後,秦家大院的火藥味,也終於在一個微妙的瞬間,達到了某一個巔峰,徹底爆發。

彼時,秦夢舒正舒舒服服的斜倚在一方華麗的貴妃椅上,手裡捧著一本名叫《碧落雜記》的,類似於野史一類的書籍,津津有味的看著。

這本書籍,主要講解的都是一些關於碧落大陸人族起源的故事,就好比二十一世紀的地球,那本名叫《中國上下五千年》的史書,只是在這本書的詳細程度,相對來說,愈發的精緻些。

這是一套書,秦夢舒現在看的,只是其中的一本,對於秦夢舒而言,看這樣一本書,更像是在看一本玄幻小說,因為在這顆充滿魔法靈氣的星球,發生的每一段故事都充滿了傳奇的色彩。

時而令人拍案叫絕,時而令人大呼可惜!

卻在這時,紅木雕花的木門發出「吱呀」一聲輕響,一抹熟悉的身形翩然而至。

「長姐未免也太用功了吧!」

耳邊傳來秦夕若熟悉的聲音,秦夢舒抬眸望去,隨意將手中的書放在一旁,笑道:「馬上就要考試了,當然要惡補一下了,你怎麼來了?」

「是這樣,夕若聽說長姐要報告魔法學院,特地將夕若當年報考時看的書籍都給長姐送來了。」

話音落下,秦夢舒這才發現,秦夕若的懷中,當真捧著四五本書籍,每一本,都有四五寸厚。

她這個二妹,向來與她交好,處處以她為先,現下送來的這些書籍,可謂是雪中送炭了。

「何必親自跑一趟,讓丫鬟送來就好了!」秦夢舒大大方方的迎了過來,接過秦夕若手中的書。

「自然是有必要,夕若此番來,可不僅僅只是為了送書籍,更是想要跟長姐詳細的講一講,當年報考魔法學院是的全過程,希望,能夠對長姐有用!」秦夕若一臉的認真誠懇。

「那當然好了,只是,不耽誤你時間嗎?」秦夢舒自然是高興的了,這簡直就是提前看到了考試要考的內容,對於她而言,簡直太有用了好嗎。

秦夕若拉過秦夢舒的手,兩人肩並肩坐在一起。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的時間裡,秦夕若繪聲繪色的將報考的全過程,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

一開始,秦夢舒也是極為認真的在聽,原來在這顆星球上,報考魔法學院,竟然是如此的難。

能夠最終進入魔法學院的學子,簡直能夠用過五關斬六將來形容了。 首先是天賦測試,所謂的天賦測試,便是要測試學子的身體之中,究竟有沒有魔法元素的存在,能不能修鍊魔法。當年的秦夢舒,便是直接敗在了這一關。

順利通過魔法測試之後,接下來,便是筆試,這裡的筆試,倒是與二十一世紀時的筆試,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之前的那個秦夢舒,為了考取魔法學院,特地惡補了文化課的知識,秦夢舒有了融合的記憶,倒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