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聚集了很多人,他們各家的人都有,現在都被壓制在地上,死傷很多。

「是惡魔,大家小心。」晉城主人沉聲說道。

「哼哼,等你們很久了。」惡魔堡壘上浮出惡魔高手,嘲弄看著下面,「都在天坑得到了什麼,獻上來吧。」

一群虛天沒有吭聲,燭龍是傷勢太重,有人倒是想說千星,但現在都沒有說話,這些惡魔更讓他們不爽。

「低等的土著,還等什麼,想死嗎?」惡魔聲音冷下去,「我們高貴獨角魔過處,要麼奴役,要麼覆滅,你們可想好了。」

「你們未必太狂妄了。」有虛天哼道。

「狂妄?你死定了。」惡魔嗤笑,就要下殺手。

「十息,跪下,或者全死。」還是那個被簇擁著最強的獨角老惡魔擺手,冷漠出聲。

晉城老祖等人怒火中燒,他們發現自己還都被壓制鎖定,虛空都近乎凝固,沒有任何餘地,他們想飛出去都難達到極速。

他們還沒怎麼,前面有化境再次大罵,前面人多,放逐地也多火爆脾氣。

惡魔一掌拍下,直接又拍死一片。

青炎宮的虛天睚眥欲裂,那邊都是他們的人,有的還是他們子嗣。

「欺人太甚,晉老,怎麼辦?」都看向晉城老祖。

晉城老祖也是神色變幻,還瞥向千星一眼。

「不用看我,你不是很有擔當嗎,你若出手,我就出手。」千星淡笑。他也在觀望,這些惡魔哪裡冒出來的?

「不對,他那魔翼古怪,他們根本就是一夥的。」燭龍說道,一時間不少虛天都變色。

晉城老祖和樵夫刀客都驚疑不定,眼含殺機。

「靠,你個醜男羨慕哥長得帥,也不能這麼誣陷我吧。」千星搖頭。

「還想狡辯,我說怎麼突然冒出來個高手……啊,你幹什麼?」燭龍哼道,他還有最後底牌,期待混亂能夠逃掉。

他話沒說完,恐懼尖叫起來,千星剛剛還很無所謂,忽然凌厲殺向惡魔,動手就算了,還把他摔向惡魔,這下他也要遭到圍攻。

千星淡笑,直殺惡魔,這是最好的回應。

嗤!千星極速,惡魔堡壘壓力無法壓制他的速度,剎那殺到那個囂張俯視的惡魔,惡魔還在冷笑,優越的很,攻擊已經到他眼前。

惡魔大怒,也就怒了一下,接這身體便爆裂開來,千星一槍刺爆。

也是普通虛天而已,不知驕傲個什麼,還是強勢慣了,到哪裡都得生靈匍匐。

那個最強的惡魔首領本來在假寐,裝逼一百分,猛然睜眼,他給機會都是恩賜,還不珍惜?「殺光他們。」

不用他多說,那些惡魔都是戾氣衝天,魔雲滾滾,震怒無比,已經動手。

****** 晉城老祖等人神色狂變,他們還在猶豫,尋找機會,對千星也有懷疑,現在不用懷疑,也不用猶豫,一切都沒有選擇。

「殺。」還是樵夫刀客最果決,刀氣衝天,直接殺出,這些惡魔領頭的也都是虛天而已,他絲毫無懼。

晉城老祖等跟著也都殺出去。

惡魔已經動手了,他們難道還不動,讓對方佔據先機。

而在高空,交戰還在繼續,惡魔老首領幻化骨爪殺向千星,想要絕殺他,不過他可不是之前被殺的那個,骨爪追殺,千星閃動轉折,反而沖入惡魔群中,把一個暴怒的普通虛天踢回去,骨爪只得強自收力,自身都不穩散掉。

周圍惡魔出手亂轟,千星應對自如,瞬閃各處戰場,其中有二重天惡魔煞氣滾滾,依然難傷到他,至於三重天,只有那個老惡魔首領。

他還能戰,燭龍就慘了,本身重傷,任何一個虛天惡魔都不差他,偶爾有二重天的,一招他都擋不住。

他的最後底牌剛剛激發便被破掉,依然深陷重圍,火龍秘技轉瞬被轟成碎片,他自己也一樣。

沒有什麼可憐,千星若是落到他手中,還會慘上一百倍。

晉城老祖他們也都和惡魔衝殺在一起,不是沒人想逃,是都被惡魔鎖定,誓殺他們所有,看不上這些土著。

重生之貴門嫡女 這些虛天一而再的,心有火氣難發泄,一路被千星追,到這裡還被惡魔踐踏,也都爆出狠勁。

千星他們殺不過,這些惡魔大多也都是一重天,他們還殺不過嗎。

還想奴役殺光他們,當他們虛天是擺設?之前還殺了他們很多屬下乃至後人,親眼所見,作為大陸主宰,他們也是有脾氣的。

這就是惡魔,驕傲跋扈,從不和看不上的土著談判,除非殺到他們恐懼。

若是換個敵人,或許很快都能和這些虛天達成一致對付千星,惡魔不屑,驕傲,無比優越。他們一時也沒認出千星。

「孩兒們,殺了他們。」惡魔堡壘內又衝出很多化境,乃至破鏡,他們是整編侵略隊伍。

「乾死他們。」虛天開始交手,下面的壓制已經沒有那麼大,一個個人都站起來。

神醫嫡女 看著有同級惡魔殺來,兇悍爆發,早就憋著一股火氣。

惡魔兇悍,多擅長近戰,放逐地這邊混亂,爭鬥不止,一樣多兇悍,直接就碰撞在一起。

惡魔魔氣滾滾,獰笑怪叫著,陰風呼嘯,兇狠嗜血,這邊也都不弱,正好都聚集很多高手,各有優劣,聽說這邊發生大事,有人還在殺來,什麼惡魔竟然想奴役覆滅他們。

惡魔的高手也還在衝出,堡壘內有很多惡魔,戰場越來越大,狂暴慘烈的很。

魔威還鎖定四方,霸道強勢。殺到瘋狂,一個個都殺紅了眼。

你不讓我活,殺我同伴親人,你也別想活。

高空之上,荒野各處,虛天的戰場變換莫測,這才是決定戰場的關鍵。

虛空壓制,虛天也難逃出去,都有對手纏著,一個個也是怒氣叢生,殺的激烈。

千星衝擊戰場,迅疾凌絕,已經再斬兩個一重天惡魔,但他也受傷不輕了,那些二重天惡魔真正面對面時間稍久都能壓制他,何況二重天不是一個,還有那個三重天老首領也盯著他,一直想要殺他,連續出手。

戰場中,千星生死翼化作小號狀態,殘影虛幻,他在閃退,同時那個三重天老首領終於注意到了晉城老祖,攔殺過去,捨棄了千星。

晉城老祖是三重天,一上來就連殺兩個一重天惡魔,還有一個二重天也在連續碰撞中重傷翻落。惡魔隊伍只有那個老首領是三重天,其餘照樣攔不住晉城老祖,別看二重天惡魔某些方面比千星強不少,但論保命本事,卻遠不如。

晉城老祖的三重天威勢也不是虛的,正面碰撞,強悍的很。

三重天惡魔骨爪呼嘯,強勢覆蓋壓制向晉城老祖,虛空連續顫抖,晉城老祖微微變色,冷哼一聲,也敢直迎上去。

兩人衝撞,狂暴交手,接著晉城老祖連續翻退很遠,那惡魔只是小退幾步便穩住。

「死。」惡魔老首領漠然無情,魔氣更甚,滾滾籠罩過去。

晉城老祖嘴角在流血。

「老祖。」現任晉城主人焦急擔憂。

晉城老祖沒有回應什麼,邁步也再次殺出。

千星注意到,和他感應的差不多,晉城老祖不如那個三重天惡魔,他與之都交過手,惡魔要更強。

戰況不容樂觀,不論是虛天這邊,三重天最高戰場,二重天數量,還有一重天戰場,惡魔都佔據優勢,下面的化境戰場,也是差不多,殺到後來雖然人人都拼,但實力參差不齊,不如惡魔那邊整齊,化境圓滿化境巔峰後期等的數量也不及惡魔,一樣是惡魔壓制戰場。

「哈哈,一群不知死活的土著,滅了他們。」

「別殺光了,給我留點食物。」有惡魔嗜血獰笑。

「我去你媽的。」聽到這話,很多高手大怒。

這片大陸枯竭,不止資源,修鍊法門也很枯竭,厲害傳承較少,很多還不夠全。

這是傳說的放逐地,多罪惡兇悍之人,彼此難有信任,師傅留一手,我再留一手,你留我留,一代代傳承下去,很多法門都不完整,厲害的招數都沒有傳下去。

這也是大陸情勢,弟子弒師,親人爭鬥互殺都時有發生,不能不留一手。

長此下去,便是這樣,資源枯竭,修鍊傳承不夠,很多人都實力平平,那些虛天也都是普通虛天。

千星早都感受到。

不過大陸爭鬥很多,一路走上來,都是戰鬥無數,夠兇悍,敢去拼,這點也還彌補不少,久了有的也有自己風格。

而惡魔相對完整多了,有資源有傳授,所以他們現在很多單挑都占著上風。

千星潛行戰場,倏地暴起,連續攻殺掉一個一重天惡魔,接著卻也中招,二重天惡魔轟擊,還追殺出去。

千星振翼逆轉方向,連續變位,擺脫殺招,閃過下面戰場,輪迴槍六式接連殺下,寒芒流星槍雨覆蓋戰場,很多化境惡魔大吼,也是掙扎不出,接連覆滅。

曾經的化境惡魔,已經遠不是他對手。

千星出手讓下面的人們壓力大減。

「是他。」

「哈哈,還想跑,殺了這些惡魔。」人們看到,士氣大漲。

後面追殺他的二重天惡魔大怒,揮刀也掃向下面人們陣營,千星倏然回擊,回馬槍般的旋殺,但還是不太夠,正面碰撞很快退出去。

惡魔也懶得再理會下面,追殺千星,他的前面隨著揮刀都充斥著無邊刀氣,粉碎一切。

千星急轉,又殺回虛天混亂戰場,在這裡面危險更大,他反而能躲過後面鎖定追擊。

晉城老祖連連敗退,衣袍已經染血,惡魔老首領冷著臉,窮追不捨。

最強的老惡魔無人能擋。

****** 「我幫你。」樵夫刀客見狀,脫離對手,刀芒狂猛掃上去。

「滾。」惡魔老首領怒喝,滾滾魔雲中魔掌浮現,直接撕裂刀芒,樵夫刀客連連阻擋,依然被轟飛出去。

千星倏然而至,輪迴槍有生式殺過。

惡魔老首領對千星殺意很足,在場的千星比晉城老祖殺惡魔都多,冷然出手還追殺下去,破去千星攻勢,千星連續躲閃,最後都沒有完全躲過,也是被轟飛。

面對三重天他可以逃,卻根本戰不過,高出兩重天呢,都說天之地別,他這是兩個天。

千星氣血翻湧,很快穩住,如今的聖體堅韌強大,手中戰槍一樣堅韌。

晉城老祖穩住一些,提著劍也攔殺上去。到了現在,戰場無處不在,早已不能妥協,尤其他還是最強的那個,被重點照顧。

那便戰吧,他活了很多年,曾經也是殺出來的本事,戰意爆發如狂。

然而還是不夠,那個三重天老惡魔很強,一個就可控制戰場,晉城主人很快又被壓制,大口吐血後退。

千星翻飛中又惡魔襲殺過去,千星也廝殺在一起,只是兩個一重天惡魔,兩個聯手也被他轉瞬壓制。

看到這些惡魔,他的殺意就難忍,冷酷槍意如龍蛇舞動,凌絕衝擊,很快便殺的一個惡魔重傷翻落。

他是境界低了,他才是六星,能有這等實力已經很厲害,其實他也能做到控場,速度極快,靈動意識行雲流水,二重天惡魔都能騷擾,一重天惡魔碰到都是不死即傷,下面化境惡魔他順手都是覆滅一片。

他若有三重天實力,戰場估計都結束了。

然而他沒有,那個三重天老惡魔沒人能壓制,他偶爾被盯上也會受傷,他可以逃遠,但留下就會中招。

虛天惡魔被他殺了幾個,晉城老祖一開始殺了兩個,樵夫刀客殺一個,還有一人同歸於盡殺掉一個,還有一個虛天卻是已經被殺,其餘也都受傷不輕。

這還是他從中調控,不論怎麼說,如今大家共同對敵,只要這些人拖延一些時間,他便能周旋殺掉所有一重天惡魔,到時候一起圍攻二重天,還有樵夫刀客這個戰意很盛的高手,還是有可能的。

唯有就是那個三重天惡魔。

「你們都得死。」三重天老惡魔大發神威,周身魔雲浩蕩。

千星遊盪戰場,忽然眼神明亮起來,直衝一側群魔方向,那裡本來沒有機會,還會陷入圍攻。

轟!三重天老惡魔剛剛發威怒吼,高空的惡魔堡壘轟鳴起來,遭受連續重擊,那是霸道至極的棍影還有拳印接連,惡魔堡壘大片的破碎,顫悠不停,最後都翻落下去。

「你們敢。」老惡魔怒目圓睜,其餘惡魔也是大吼大叫,眼睛都紅了。

但見前面出現兩個身影,一老一中年,老者是三重天,拳印是他轟出的,中年人是二重天,高大壯碩,提著一桿鐵棍,根本就沒有理會吼叫的惡魔,霎時間就快把龐大懸浮若星辰的惡魔堡壘擊碎。

老惡魔魔雲翻湧就要殺過去,碾壓兩人,晉城老祖提劍攔殺過去,用劍他也精通。

「給我滾開。」

晉城老祖冷著臉,拚命攔截,絲毫不退。

嗤!同一時間,千星槍影乍現虛天惡魔身側,凌厲再殺一個,同時還殺向旁邊的二重天惡魔,這個惡魔反應倒是夠快,但還是中招,怒吼瘋狂反擊。

千星早就察覺到來人,這點他比所有人和惡魔都反應快。這片大陸廣闊無垠,還是有隱藏高手的,並沒有全部出現在這邊,現在都過來了。

先攻擊惡魔堡壘,不給惡魔可戰可退的機會,千星明白,猜到惡魔肯定會出乎意料,就趁他們急怒攻心的時候,他先一步殺到,二重天也中招,這在平時幾乎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想死,先殺你。」三重天老惡魔魔雲把晉城老祖都淹沒進去,狂暴轟擊。

新來的三重天老頭見狀,也快速殺過去,無匹拳印直接轟向魔雲,魔雲厲嘯,卻是把拳印也吞沒進去,接著三大三重天戰在一起,還是只能看到魔雲。

魔雲滾滾,轟鳴接連,感覺虛空都像是要被他們撕裂開來。

所有人都看不清什麼,千星卻有著沉重,他是能夠感應到的,那個老惡魔戾氣爆發,兇殘的很,兩大高手聯手都被其壓制的難佔上風。

惡魔堡壘翻落,那個持棍的中年二重天也殺了過來,一棍便轟殺一個虛天惡魔,看樣子十分擅長力量。

有二重天惡魔含怒攔殺過去,捉對交手起來。

而後面跟著還又衝來兩三個一重天高手,也是在外沒有來這邊的,有的隱世根本沒有名聲。都殺過來了,他們沒有剛剛轟擊堡壘的兩人實力高,速度快,來的晚些。

這麼一來,惡魔們死傷較多,數量已經不佔優勢了。

千星從來沒有停歇,閃動戰場,對於惡魔不論是虛天還是化境,他都不客氣滅之。

戰場持續,人們還是有血性的,尤其是看到不少惡魔當場吞食高手的場面,個個火冒三丈。他們平時再兇殘,還不至於吃人,就算是妖,有了靈智,吃人的也不多,他們更不會反吃,這不是不同種族的問題,這是底線。

惡魔們恨透了千星,那個三重天老惡魔也是,幾次都想殺掉千星,但都難殺掉。

千星殺的惡魔最多,除了幾個二重天,一個三重天,其餘都不是他對手,二重天手中他也能輕易擺脫,衝擊戰場。

時間緩緩過去,戰場瞬息萬變,惡魔們不行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