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岳還要逐個封上修為,全身搜索;可比起收益,張岳卻又疲態盡消。

又是近三萬靈石,一個納物袋,各種丹藥、靈草、材料,張岳都懶得數。

「這哪是蚊子肉,分明是大象腿嗎?」

「俺的債,終於可以還了,終於可以不用當『奴隸』!」張岳心中歡快、喜悅無比。

張岳正欲不管陣法,尋wang謙問問「拍賣會」內的情況,就見天空中,四條人影,飛瀉而下。

「難道是來『大活兒』了?」

張岳正要重新催動陣法,就聽身後wang謙高聲呼喊。

「小師叔,別動手,是自家人。」 第二十五章拜師

wang謙急步迎上前去,躬身施禮。

「wang謙拜見『執法堂』四位長老。」

隨即又指向張岳介紹起來。

「這位是張岳,張雨嬌師叔的義弟,門口這些人,都是他一個人解決的。」

「一個人幹掉兩百多?!!」

四大金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不可置信的樣子。

「可有漏網逃脫的?」

為首一人問道。

「一個沒落,全在這兒呢。」

張岳指著地上的兩百多人。

「無一漏網,還是憑藉個人之力?」

四大金丹更是無語。

「會場情況如何,岳師兄可用幫忙?」

為首金丹接著問道。

「應該不用,城主歐陽亮已被師尊拿下,同他一塊兒來的兩名金丹,剛剛鬧事兒,就被岳師祖直接斬殺,現在會場秩序井然,『拍賣會』氣氛火爆,幾種靈器、法寶、靈符、材料都拍出了天價;我出來是帶人去城主府支援趙常師叔,接管城衛軍的,城主府已在半柱香前,被趙常師叔掃平了。」

wang謙解說道。

「本來還想著會通通快快打一架,結果就根本沒有咱們什麼事兒。」

另一個金丹沮喪地發著牢騷。

「唉,既然來了,哪怕是給雨嬌站腳助威也好。」

為首金丹繼續說道。

不得不說,張雨嬌的人緣,在宗門沒得說。

這四大金丹是執法堂的四大長老;分別是,馮楚末金丹七層,趙劍鋒金丹六層,於樂山,金丹六層,劉勝天,金丹三層;他們與岳嘯天及另外四人共稱「執法堂」九長老。

這次城主歐陽亮,貪圖「韓月琅」的財富,欲獨霸黑石城,正好找上了劉勝天的好友,散修王順及另外兩名金丹;許以重利,意圖集合眾人之力把「韓月派」趕走。

結果,拍賣會開始后,一名金丹玩兒起了「失蹤」,根本沒來;王順則臨陣倒戈,將同來的另一金丹勸止,當上了看客;與歐陽亮同來的兩名金丹,仆一鬧事,就被隱身暗處的岳嘯天直接擊殺,他本人也象死狗一樣被王義拖入後堂。

夜路走多了,早晚遇見鬼。

橫慣了的歐陽亮一日之內,被連根拔起,自己也成了階下囚;報應來的好快呀。

掌燈時分,城主府大堂內,大排筵宴幾乎所有「韓月琅」的夥計都在其中。

堂下是蘇和、wang謙同眾夥計推杯換盞,堂上一桌高座著六大金丹,散修王順赫然在席,趙常,王義在一邊作陪;另一側是張雨嬌,旁邊空著一個座位,自然是張岳的。

為了這次慶功宴,張岳可是累的夠嗆,不但貢獻出了水果、蔬菜、酒水,還要親自跑廚房,指點「松鶴樓」的幾個大廚。

廳堂上岳嘯天與雨嬌傳音交談著。

「確認了嗎?」岳嘯天問道。

「他已經全盤招認,並且我們在他納物袋中還搜出了往來書信,『祁山門』弟子的身份玉簡,還有太子府的通行令牌。」雨嬌回應。

「通知掌門了嗎?」岳嘯天慎重地問道。

「酒宴開始前就已經發出了『萬里符』您和掌門共煉的那種,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收到回信兒。」

雨嬌答道。

「那就好,事關重大,大意不得。」

岳嘯天慎重地說著。

「還有,象張岳這樣的人才,決不能錯過,假以時日他必將一飛衝天,記住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要全力籠絡。」

「放心吧,師伯,我對弟弟有信心,不過弟弟遲早是要離開的。」

雨嬌黯然地說道。

「為什麼?」

岳嘯天急急地問道。

「他要去救他的女人,他未婚妻被冥將奪去了三魂。」

岳嘯天沉默無語,良久方才嘆息道:「痴兒,又是一個痴兒;不過我到是沒看錯……」

張岳從廚房跑了回來,坐在雨嬌身邊。

金光閃動,一道靈符出現在岳嘯天面前。

老頭兒手一招,拿在手中,神識探掃。

良久,岳嘯天輕咳一聲,不怒自威;滿屋皆被其氣勢所震,立刻變得安靜下來。

「奉掌門喻:張雨嬌自入韓月派,忠信仁義、公正守禮、處事果決、才幹出眾,堪當大任,經太上長老核准,自今日起,立為首座弟子,傳告天下;韓月派第二十一代掌門——羅峰。」

靜,靜得落針可聞,任誰也沒有想到,掌門居然立築基期的雨嬌為首座弟子,羅峰子孫繁盛,次子更是金丹二層的「陣法師」。

「恭喜丫頭啦。」

還是岳嘯天打破了沉寂。

「你們還發什麼愣啊?」胖老頭兒提示著眾人。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上前恭賀。

岳嘯天又是一聲輕咳接著說道。

「從今天開始,黑石城一切事物,皆有張雨嬌掌管;趙常、王義調任黑石城,全力輔助,另外辛苦勝天、王順兩位老弟,在此坐鎮,以拒宵小。」岳嘯天正色道。

接著又傳音了幾句給雨嬌,最後從懷中取出一個納物袋,大有深意地望了雨嬌一眼開口說話。

「張岳,我觀你身有金系靈根,卻未修鍊,這裡有一本《嘯天真解》,雖非絕世功法,卻是我總結前輩高人的心血與自身感悟,本來是想送給雨嬌丫頭作賀禮的,但我發覺更適合你;所謂『寶劍贈烈士,紅粉送佳人』物亦擇主,有不懂不會的地方與丫頭一起探討,共同修鍊。」

「金火同修,可避陰邪之氣。」岳嘯天進一步解說道。

馮楚末站起身來拱手道:「恭喜大師兄覓得兩位傳人,《嘯天真解》發揚光大,指日可待。」

「此言差矣,我老人家懶散慣了,收弟子也沒空教導,頂大天收做記名;丫頭,不用擔心,掌門那裡我自會去說,至於張岳小友,我老頭子可不敢當,唯作忘年交而。」說完眼睛卻期盼地望著張岳。

話說道這個份兒上,張岳即使再不想拜師,也不忍拂了老人家的一番美意;況且自己又不曾拜師,《嘯天真解》對自己又有大用,又只是記名……

張岳雨嬌對視一眼,雙雙跪倒,口中齊道:「弟子拜見師父。」

「好、好、好!發達了,這回可賺大了。」

胖老頭子,笑的看不著眼睛,一個勁地手舞足蹈;又從懷中取出一把法寶飛劍,遞給張岳。

「這是師父的防身之物,權當見面禮了。」岳嘯天竟將本命法寶取出,直接送給了張岳。

張岳猶豫起來,極品法寶!這也太貴重了。

「怎麼剛拜師,就不聽師父的話了,再說了師父這把老骨頭,以後你不養啊。」

張岳有被這『便宜』師父,帶到溝里的感覺,無奈收起飛劍。

「謝師父厚賜!」張岳感激地接過飛劍。

見張岳收起飛劍,老頭子回頭向在座的五大金丹嚷嚷起來。

「我老人家開門授徒,你們這些做師叔的可得表示、表示,說好了,禮物差了我可不幹。」

絕口不提記名二字。

張岳、雨嬌對視苦笑。 第二十六章約法三章

張雨嬌小院會客廳中。

雨嬌、張岳、趙常、王義、蘇和、wang謙相對而坐。

劉勝天、王順在一旁閉目打坐。

雨嬌首先開口。

「這次一戰,我『韓月琅』收益良多,不但『拍賣會』獲得巨大成功,更是在城主府得到近四百萬靈石,一部分是歐陽亮搜刮來的,絕大多數,得感謝當朝太子殿下,本來這筆錢是他利用歐陽亮招募死士,壯大私軍,用以對抗我『韓月派』的,不想反倒成全了我們,除按規定上交部分給宗門外,尚有大量結餘;我們現在開始論功行賞。」

眾人眼睛瞬時一亮。

「所有鍊氣弟子獎勵靈石200塊,上品『洗髓丹』兩顆,火種一個。」

「蘇和wang謙,做事冷靜、得體,各獎勵靈石500塊,極品『洗髓丹』兩顆,火種兩個。」

「四大金丹萬里馳援,壯我聲威,每人各送靈石20000塊、火種五個。」

「趙常、王義兩位師兄與我皆是次功,每人各得靈石20000塊,從倉庫中選取極品靈器一件,火種五個。」

「此次首功,非王順前輩、師尊、張岳師弟三人莫屬;每人可享5萬靈石和價值二十萬靈石的法寶、材料、藥草。」

趙常略一猶豫開口道:「師妹今次指揮若定,運籌帷幄,也當為首功……」

「我即為首座弟子,理應逢賞減之,逢惡加之,否則何以服眾。」雨嬌打斷了趙常的話題。

眾人無聲。

「我將人員重新調動一下。」

雨嬌接著說道。

「趙常師兄與蘇和一組,率一半鍊氣弟子入駐城主府,以趙常師兄為新城主,蘇和為統領。」

「王義師兄與wang謙一組,與另一半弟子留守『韓月琅』以王義師兄為掌柜,wang謙為管事。」

「雙方人員可隨意調動。由趙常王義兩位師兄做主。」雨嬌安排道。

「你雙方互為配合,互為監督,每一年雙方互換職權,每兩年評比一次;有功則賞,有過則罰,絕不姑息。」

「你兩組即為競爭,又為補充,可最大限度發揮其作用。」

「劉長老、王長老為護法,分別入住城主府和『韓月琅』震懾宵小。」

「張岳師弟為供奉,負責兩邊陣法。」

「我為總執事……」

雨嬌一一安排完畢,眾人各司其職,責權名了。

「現在我們來研究一下,對原城主歐陽亮,及手下一干『執法大隊』的處理方案。」

「趙師兄,人是你審的,你把詳細情況同大家說一下。」

雨嬌吩咐道。

趙常站起身向雨嬌略一點頭。

「這個歐陽亮是『祁山門』首座弟子歐陽和的弟弟,他有一個妹妹,叫歐陽倩,是當今大韓太子新納的寵妃。」

「太子殿下,對我們『韓月派』在大韓的地位、權利極為不滿;殊不知,大韓能有今天是我們『韓月派』多少先輩的鮮血換來的,忘恩負義四個字用在他身上再恰當不過。」

「老皇陽壽無多,他身為儲君,就開始蠢蠢欲動,忘記了當初的誓言,暗中扶植『祁山門』這個二流宗門,欲將我『韓月派』取而代之。」

「『祁山門』更是暗中發力,處處配合,拍賣會上被岳師伯斬殺的兩名金丹,就是『祁山門』『四大金丹』中的兩人,小小祁山也敢向我韓月亮劍,簡直是不知死活;這一次的拍賣會,不過是太子的試探。」趙常將前因後果說出。

「王義師兄,說說你的想法。」

見趙常介紹完情況,雨嬌開始點名。

「我覺得這幫傢伙一個都不能留,但事關太子與『祁山門』的臉面,我們也索性裝糊塗,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直接殺了了事。」

「我也贊成這麼做。」

趙常支持著王義的觀點。

「弟弟,你怎麼看?」

雨嬌又向張岳發問。

張岳無奈只能發表自己的見解。

「我看這幫傢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宗門的態度,以及下一步所採取的行動。」

一語驚醒夢中人,趙常、王義的眼睛頓時一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