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有回憶,也是永遠都回不去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兩人又一次朝著葬洞更深處飛去。

他們上一次只是止步在葬花這邊,但這一次,卻是要繼續深入了。

「看來天羅秘境似乎還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啊……」

越是深入,紀羽便越是發現了這個問題。

原本他以為庫魯死了之後,天羅秘境的一切都會改變,但他發現自己似乎是錯了的,這一路上,那種森然的氣息一點都沒有減弱,甚至比之前的還要強大了許多……

這個地方不同尋常,紀羽跟皮皮都不禁升起了幾道防禦。

大約過去了半個時辰,他們不斷的深入,然而這葬洞卻像是一個無底洞那樣,只不過,越深入,那種陰森的氣息就越是恐怖。

又有半個時辰過去,紀羽他們始終是沒有到盡頭。

「老大,那個是什麼!」

然而就在此時,皮皮的臉色微微一變,朝著遠處的方向望去,有些顫抖的說著。

順著皮皮所望的方向,紀羽也微微動容了。

前方……

他看到的是一條天壑!

一道巨大的裂縫在遠方橫亘而下,直接劃破了天羅秘境的大半個天空,裂縫之下,有白色的光芒將整個黑暗給照亮,顯得尤為的耀眼!

紀羽他們都紛紛停了下來,指望著前方,路,似乎已經被這光芒給斬斷了,不過很顯然,光芒的後邊還有路。

「天元九變!」

這時,紀羽輕喝一聲,接著便有一個紀羽的分身瞬間朝著天壑的方向衝去,

「轟!」

下一刻,巨大的轟鳴之聲兀然響起,接著,強烈的光芒直接朝著紀羽的那個分身碾壓而下。

紀羽的身份甚至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瞬間便是灰飛煙滅!

看著這一幕,紀羽跟皮皮的後背都有冷汗流出,這道光芒,簡直就是死亡之光啊……

「看來這裡恐怕就是盡頭了……跟紀老所說的是一樣的。」紀羽神情凝重的說道。

在來的路上,紀老便跟紀羽他們交代了很多。

由於補天之地的位置特殊,所以當年的那位強者用製造出了天羅秘境,將補天之地掩飾了起來。

葬洞,也就是進入補天之地的第一道坎!

天之邊緣,這是補天之地的第一個屏障,也是葬洞的盡頭。

裡面散發著死亡的光芒,要靠近補天之地的話,必須要經過這一道光芒,但真正能穿過光芒的人,又有誰呢?第一道屏障,便是如此的艱難!

「葉奕那死傢伙……竟然給我搞這麼大的麻煩,下次見到他一定要弄死他!」紀羽恨恨的說道。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說的絕地是氣話,他知道這屏障肯定是葉奕做出來的,甚至這天羅秘境,都是葉奕的手筆,可見葉奕的實力有多恐怖……現在的他,就算動用了輪迴的力量也不會是葉奕的對手的,這一點紀羽倒是有自知之明。

現在的第一道難題,就是眼前的這道天壑!

「再來一次……天元九變!」

紀羽輕哼一聲,接著,便有九個紀羽各自飛了出來,都開始朝著天壑的方向衝去。

「轟隆隆!轟隆隆!」

然而沒有多久,天壑之中散發出來的死亡散光便將九個紀羽同時給打滅了。

紀羽神色森然的看著這一幕……

「不行,那光芒太可怕了,就算是皇者巔峰的強者恐怕也不能穿過。」皮皮此時也說道。

紀羽有些頭疼,沒想到這第一道坎都這麼難走,還真的無法想象接下來會又多難了……

想了想,他對皮皮道:「皮皮,站在我身邊別亂動。」

說完之後,紀羽伸出手臂,接著,一個鐘鼎很快便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

鎮魂鍾!

這是他在田竹林那裡拿到的一個神器。

紀羽又分出了一道分身,那分身帶著鎮魂鍾朝著天壑的方向衝去……

「轟隆隆!」

感覺到有外物的接近,天壑又發出了一道死亡散光。

然而這一次,那死亡散光卻沒有再將紀羽的分身給打散了,而是狠狠的打在了鎮魂鍾之上!

這一霎,鎮魂鐘上,有無數的符文跳動,最後,天壑之中散發出來的死亡散光不斷攻擊著鎮魂鐘上的符文,這就像是一場持續的戰鬥那樣。

紀羽跟皮皮都緊張的看著……

「轟!」

至尊王妃請當家 最後,又是一道光芒散發!

「咚!!」

鎮魂鍾發出了一道強烈的聲音,符文跳動,竟然沒有任何的損傷。

紀羽鬆了口氣,「回來吧。」

分身帶著鎮魂鍾一同回來之後,紀羽心中也算是有了個底。

鎮魂鐘沒有什麼變化,就是符文稍微損失了一些,沒有照成太大的影響。

「我們也走吧。」這時,分身融入了紀羽的體內,紀羽對皮皮說道。

有鎮魂鐘的話,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這時,便見鎮魂鐘不斷的變大,最後直接出現在紀羽他們的頭頂之上,將兩人籠罩了起來。

而後,紀羽便操縱著鎮魂鍾開始朝著那天壑的方向衝去。

在鎮魂鍾剛接近天壑的時候,便有一道巨大的轟鳴之聲突然傳來……

「轟隆隆!」

震耳欲聾,紀羽用戰氣護住了耳朵,這才勉強撐了下來。

他絲毫不會懷疑,如果是他自己闖的話,絕對會被死亡散光直接滅殺的。

在鎮魂鐘的護衛之下,天壑的死亡散光一點都沒有碰到紀羽他們,黑暗之中,鎮魂鐘不斷的散發出光芒與死亡之光抵抗著……

「轟!」

最後,一道巨大的光芒打下,天壑最後的一道威能也被鎮魂鍾給擋了下來……鎮魂鐘上的符文也跟著消失了兩個。

紀羽這才鬆了口氣,慢慢的將鎮魂鍾送了起來:「好了……第一道坎,總算是過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走過了天壑,紀羽他們眼前卻是一片汪洋,一眼望不到盡頭。

他無法想象,葉奕做到這一步到底是多大的手筆,裡面絕對擁有著難以想象的空間之力,不然絕對不能演化出這片海洋。

身後,那天壑開始慢慢的消失,越來越遠,這也是意味著他們已經過了第一道坎,來到了第二道坎。

「這就是天河么?」紀羽按著眼前這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河水,喃喃說道。

這跟紀老說的有些不同。

紀老口中的天河,是一條湛藍的河流,擁有精純無比的力量,然而眼前的這天河,河水漆黑無比,而且還隨時釋放者那種讓人忌憚的天之力!

從紀老口中,他知道了天河其實是葉奕做出來的第二道坎,天河之上,戰氣不存。凡是有人妄圖想要飛過天河的,都會馬上被天河吸收力量,最後永遠的墜入天河!

這是對補天之地的一種保護,不然如果真的有修士經過了這裡,將補天之地破壞了,那都不知道會照成什麼樣的危害。

紀羽雙眼緊緊的盯著天河,輕哼一聲,接著,便又有一個分身出現,瞬間變朝著天河的方向飛去。

紀羽跟皮皮都小心的看著這一切……

只見紀羽的分身剛飛到天河之上的時候,天河之下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巨手,卻見那巨手虛空一抓,接著,便見紀羽的分身瞬間失去了力量,猛地墜入河中!

當分身剛一碰到河水的時候,瞬間便是灰飛煙滅,消失的乾乾淨淨!

紀羽跟皮皮都有些愕然的看著,不自覺的都有幾分雞皮疙瘩起來了,這也……太可怕了吧?

他絲毫不會懷疑,若是他跟皮皮也就這樣飛下去的話,將會屍骨無存。

「天……這可是天壑難多了,我們要怎麼過?」紀羽摸了摸前胸,有些餘悸的說道。

這天河簡直就是絕了他們的路,連戰氣都不能使用,那他們就是身體素質稍微好一些的普通人,有可能飛的過去么?

鎮魂鍾是要運轉戰氣才能驅動的,一來到天河之上,連戰氣都消失了,他們要怎麼過去?

一個難度又這麼放在了紀羽跟皮皮的面前。

接下來,紀羽又嘗試了幾次,不斷的將自己的力量釋放出來,形成屏障什麼的,但最後卻依舊是被打落天河,沒有任何的後路可言。

這條路,應該怎麼走!紀羽此時也有些頭疼了,這根本就不應該是他們這種層次的修士來的地方啊!難怪這麼不為人知。

然而,這一次他卻是非去不可的,補天之地就在前方,他想要知道的一切,都在前方!

飛又不能飛,怎麼都過去,該如何是好?

紀羽左右踱步,也被這個問題給困擾了。

「這天河簡直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死亡之河。」

紀羽有想過用七星陣,但很顯然,七星陣同樣需要用戰氣驅動,若是沒有了戰氣,七星陣也會失去作用,這樣衝到天河之上,跟找死也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他幾乎也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辦法,凡是能過河的辦法,都是需要利用戰氣的。

這時,一直沉默的皮皮動了一下,他慢慢的往天河的方向走去,而後,雙眼深深的看向天河……

「老大,我有一個辦法,不知道能不能用。」這時,他對紀羽說道。

紀羽微微一愣,而後臉上出現了幾分欣喜:「說說看!」

反正他現在已經真的是沒轍了,想了這麼多也沒有一個真正能用,單是分出分身就不知道已經消耗了他多少的力量了。

皮皮沒有說話,只是全身都開始慢慢的發出光芒,逐漸的,光芒慢慢的放大,將他們二人給籠罩了起來……

紀羽臉色微微一變,「這樣你吃得消嗎?」

紀羽看得出來,皮皮用的是時間靜止,能量所到之處,一切都會暫停。

但這對皮皮是一個極大的消耗,在之前他們對付庫青的時候便已經說明了許多,這能力雖然逆天,但用多了對皮皮絕對沒有什麼好處的。

「沒問題的老大,上一次是因為庫青也有強大的力量跟我對抗,但這一次是例外,不會有事的。」皮皮堅定的說道。

看著皮皮堅定的眼神,紀羽也不再多說什麼……若是真的不成,他會直接動用輪迴的力量,一口氣帶著皮皮離開這裡,這就是最好的解決之道了。

慢慢的,兩人懸浮在半空之中,一步一步的朝著天河的方向走去……

就算有皮皮的時間靜止,紀羽也不敢肯定就一定有用,能小心則小心。

一步……兩步……他們越來越接近天河的方向,當第一步踏向半空之時,他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了。

而第二步走出的時候,他們的也算是鬆了口氣,時間的確是靜止了,除了紀羽跟皮皮之外的一切時間都已經靜止了。

滔滔天河,河水翻滾,然而每當紀羽他們接近的時候,光芒所到之處,河水卻是瞬間停止了滾動,猶如是一幅畫中的場景,沒有任何的波瀾。

紀羽也感覺到驚奇,小玄的力量……這時間靜止顯然就已經超脫了戰氣的範疇,不受這天河的束縛,紀羽曾經見到過皮皮身上出現的那道虛影,那虛影的實力非常強大,恐怕也只有葉奕跟與其比肩,如此一想,一切似乎也非常的順理成章。

超脫於戰氣的力量,才能通過天河!也許當年葉奕早已經有了這個打算吧。

天河滾滾,紀羽跟皮皮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著,最終,他們看見了前方的一道光芒閃現,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門。

「撐得住吧?」紀羽看了一眼身邊的皮皮,問道。

皮皮點頭。

天河的盡頭,當他們一隻腳踏入天門的時候,一道光芒覆蓋了他們的全身,等再次回頭的時候,天河,果然也隨之消失不見!

皮皮鬆了口氣,收起了時間靜止的神通,紀羽也鬆了口氣,他剛剛可是隨時都在準備著使用輪迴的力量的。

最後一扇大門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宏偉無比!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是……天門?」

紀羽神色微動,一臉震撼,顯然是被眼前的場景給震撼到了!

眼前的這扇大門,看上去樸實無華,甚至已經充滿了歲月的氣息,上邊有無數的刀光劍痕,但卻依舊結實無比,甚至還能散發出那種恐怖無比的氣息,讓人敬畏。

天門的高度,一眼望不到盡頭,甚至還有一種狂暴無比的氣息散落而下,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不知道這裡經歷過多少的戰爭,死去了多少的人。」紀羽深深的嘆了口氣,被這其中的戰爭氣息所震撼。

但,到了天門,又會遇到什麼?他還真的沒有一點概念了,紀老那邊的記錄也只到了天門而已,至於天門之下,會遇到什麼,紀老不知道,紀羽也不清楚,恐怕也只有那種真正進入過天門的人才知道了。

紀羽沒有亂來,因為前面的兩道關卡已經足夠恐怖了,這最後一道,還真的不知道會有什麼東西出現。

老樣子,紀羽先釋放出了一個分身,分身不斷的沖向天門,一路朝著天門的方向飛上,紀羽小心的看著這一切,每一個細節都呈現在他的眼前。

然而直到最後,分身落到了地面,一切……卻一點變化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