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小滿。」陸眠跑下樓,扭著頭沖傭人說,「卧室里有碎玻璃,清理一下。」

「啊,好的小姐!」

陸眠急吼吼的跑到餐廳,看到陸胤和林沁兒,她微微把氣喘勻了,笑眯眯的問了好。

賴上小嬌妻 「爸媽,早啊。」

走到陸焰身後,揪住他的耳朵,「小滿,我有話跟你說,跟我出來。」 可現在呢,先是有夜白莫名其妙的跟唐心湊到了一起,然後夜白又突然向阿瞑示愛,這些火靈兒看在眼裡,她心裡能舒服嗎。可火靈兒又什麼都不能說,畢竟她什麼都不是,更不可能阻止夜白去找別的女人是吧。要知道前不久她才跟雪麗說過:只要夜白快快樂樂的就好。

加上如今火靈兒回家鄉拜祭父母,本就是傷心落寞,需要人安慰的時候,結果夜白卻突然提出要去四方城找唐心!此時火靈兒除了幽怨以外,還能怎麼樣?或許這一次,根本就不該出來的。不過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閣主,有人跟蹤我們。」龍三突然開口說道,龍三聽力驚人,是以通常都會比其他人更容易發現異狀。

眾人一驚,會是誰?莫非是那次暗系魔法師的同夥終於找上來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跟蹤的?」夜白問道。

「應該是從鳳城出來的時候就在了。」龍三答道。

「那你怎麼現在才說?!」摩登忍不住叫道。

「我總要確定別人是否在跟蹤我們是吧,萬一只是同路呢。」龍三解釋道。現在他們從紅果鎮出發,換了個方向,對方還跟著,顯然就不會是同路了。畢竟一般從鳳城到四方城,為什麼要跟他們一樣專門到紅果鎮來繞一路?莫非真那麼巧也到紅果鎮有事做?好吧,就算真在紅果鎮有事做好了,那為什麼沒見這群人在紅果鎮露面?

所以,非常確定,對方就是在暗處跟蹤他們!

「小心一點就是了,說不定只是後面某個學生家裡請的護衛呢。」夜白想了想說道。

國家學府當中的學生,多身份高貴,外出遊歷,哪怕有老師帶隊,學生家長或許都不會放心。那麼,從鳳城出發開始,偷偷派人跟蹤,尾隨保護,也不是不可能的。就跟之前烈兵保護天貴族一樣的道理,只是沒有天貴族那麼多的規矩罷了。

······

「目標跟一群國家學府的學生在一起,貿然出手的話,可能不妙。那些學生通常都不是什麼普通人,事情鬧大了,對我們也沒有好處。」

「那就繼續跟著,慢慢找機會,相信總有落單的時候,他們也總不可能一直都在一起吧。」

「了解!我們【獵狼】可從來沒有追丟過獵物!」

······

一路遊山玩水,並沒有遭遇任何變故。

當然,跟蹤的人還是繼續跟蹤著,只是他們一直沒出手,也使得夜白等人慢慢放鬆了jing惕,畢竟夜白說的那種可能xing是越來越高了啊。只有保護的人才會這樣一直跟下去,至於算計之人,通常則會越早出手越好,因為拖的時間越長,越容易被發現。

由於有秦如雨等人跟著,加上走的又是正道,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任由冷傲峰狂飆,因此,這次回程的速度算是比較慢的了。兩天以後,夜白一行,才到達熱鬧繁華的四方城。

四方城,雖然名字是叫四方城,但實際上只是取自客從四方來的意思,表明四方城所在,是繁華的交通樞紐。因此,第一次來四方城的人,往往都會很驚訝,因為四方城並不是四方的,而相當出奇的是三角的!

四方城這種特殊的建築方式,當然不是嘩眾取寵,是有特殊用意的。要知道四方城臨近zhongyāng森林,資源豐富的同時,其實也承擔著一種風險,那就是可能面臨獸cháo!雖然這種情況很少見,但並不代表歷史上就沒出現過,無數的野獸突然從zhongyāng森林內部奔襲而出,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它們前進的步伐,城市、村莊皆被夷為平地。

因此,當初修建四方城的時候,為了規避這種風險,就刻意把四方城修建成三角形,其中一頭,像劍尖一樣,對準zhongyāng森林。如此一來,要是某一ri再遭遇獸cháo,那麼野獸就會自然而然的被四方城分成兩邊,使得四方城逃過毀滅xing的打擊。

不過,四方城建成以後,還一次獸cháo都沒有遇到過,獸cháo這種事真的非常少見,這種現象具體是如何形成的,如今也很難有個確切的說法。或許,野獸們突然都瘋了?也或許,zhongyāng森林深入的凶獸們在發脾氣?當然,也不排除傳說中的龍突然出現,這些野獸全部都被嚇出來了。

還沒入城,夜白一行就已經體驗到了路途的艱難。動力車根本沒法走,不是沒路,而是城裡人實在太多了。首先,四方城作為朱雀帝國第二大都市,人口本就多,加上又是貿易之都,交通樞紐的原因,使得大部分的人,整天都在外面,而不是過那種居家生活。因此,這四方城每天街道上都是人來人往,熱熱鬧鬧,跟在過節一樣。

於是,夜白等人不得不把動力車寄放在城外面,最終步行入城。

進入四方城以後,夜白就跟秦如雨他們暫時分道揚鑣,夜白要直接去中心的城主府,至於秦如雨,在學生的請求下,要帶他們去看什麼演唱會。所以,在這四方城中,至少也要耽擱個兩三天。

「現在還跟著我們嗎?」等分開以後,夜白又沖龍三問道。

「這裡人多,不太好確定,不過應該沒跟著了。」龍三回道。

「看來果然在那邊啊。」夜白說道,算是徹底把這件事給拋到了腦後。雖然還不能完全確定就沒問題,但反正跟他無關,那他就懶得多管。

「姐夫。」冷傲峰突然開口喊道。

「怎麼?」夜白停下來問道。

「那個,嫦秋。」冷傲峰小聲說道,難得的,顯得有些窘迫。如果花容月在的話,肯定又要嘲笑「小媳婦兒」了。

「嫦秋?誰?」夜白左右看了看,還以為冷傲峰遇到了什麼熟人。

「撲哧!」 https://tw.95zongcai.com/zc/52323/ 旁邊的凱莉不由大笑,「嫦秋是如今有名的歌星,也就閣主你會不認識了。剛才他們那群人,不就是要去聽嫦秋的演唱會嗎。」凱莉說道。

「所以?」夜白看向冷傲峰。

「我,我想,反正左右也無事,還要等那群傢伙,不如,也。。。。。。」冷傲峰言辭閃爍的說道。這小子,接觸了那麼多新奇玩意兒,跟人類大陸年輕人一樣,也成為了追星族,其實並不讓人意外。

「好吧,那之後我們也一起去吧。」夜白直接答應下來,對這些事情,他從來不感冒,不過冷傲峰負責保護夜白,顯然不好自己去,所以也只能讓夜白也陪他一起去了。

「嗯。」冷傲峰簡單應一聲,平淡的表情,掩飾著內心的激動。

; 「哎,姐有話好好說,別揪耳朵啊。」

「快出來。」陸眠皮笑肉不笑,壓低聲音,「別給我磨磨唧唧的廢話!」

陸焰知道,大清早的,能讓她這麼生氣,一定是跟昨晚的事情有關。

可這跟他有什麼關係呢?

他是無辜的啊!

昨晚他想阻止來著,可她沒給機會啊!

這不能怪他不是?

陸胤眉頭微蹙,一手在桌面輕叩兩聲,「圓圓,有什麼話是我和你媽媽不能聽的?」

「什麼話。」林沁兒嬌嗔的瞥他一眼,「女兒長大了,總有些私事,是我們當父母的不適合知道,讓他們姐弟倆去吧。」

母親大人發話了,陸眠拋給林沁兒一個飛吻,揪著陸焰的耳朵出去了。

院子里,陸眠雙手叉腰,氣沖沖的問,「小滿,接下來我的問題,你必須老老實實回答我,一個字也不許瞞,更不許撒謊。否則……」

「否則怎樣?」陸焰瞥她一眼,還威脅上了。

嘖嘖,看來是氣得不輕。

「否則,我就把你的狗腿給打斷!把你給校花寫的情書,貼到你們學校優秀生公示欄上,讓全校的同學老師和朋友看看,年級第一的校霸,寫起情書來,是怎樣文縐縐,噁心心的!」

陸焰:「……!!!」

靠!

她怎麼知道的?

「你偷翻我抽屜?!」

「什麼叫偷,是你自己沒放好,我拉開抽屜就看到了。」

「你……無恥!」

「少廢話,我要問了。」陸眠深吸一口氣,「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昨天晚上的畢業晚餐,她喝得有點多,喝的時候凌遇深就勸過她,少喝一點,那酒後勁兒。

偏偏她還不相信,仗著自己高興,就貪杯了。

喝到最後,直接斷片。

昨晚的事情,一點都想不起來了,腦子裡根本沒有一丁點關於昨晚上的記憶。

就像是那段記憶,憑空消失一樣。

「真要我說?」陸焰一副「那你可做好心理準備」了的表情。

深吸一口氣。

陸眠神色凝重,點頭,「說!」

「昨晚是遇深哥送你回來的,當時姐姐和我都在。姐姐本來打算讓我扶你上樓休息的,誰知道,你不配合。不僅甩開我,還對人家遇深哥投懷送抱。直接問人家愛不愛你。」

陸眠雙手捂臉,啊啊啊……那真是她么?

她陸圓圓怎麼可能這麼不要臉!

雙手揉著自己的臉,怎麼可能這麼不要臉,嗯?!

「姐,你平時挺矜持挺內斂的一個人啊,怎麼酒精上頭之後,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陸焰還在抱怨,「我都快不認識你了。」

「那……那你們什麼反應,凌遇深又是什麼反應?」她捂住眼睛,指尖打開一條縫隙,偷偷瞄陸焰。

像是不敢面對,偏又按捺不住好奇心。

又慫又可笑的模樣。

「我們?」陸焰呵了一聲,「我和姐姐當然是想阻止你啊!我都跑過去拉你了,姐姐也在替你打圓場,誰知道,你直接振臂高呼,宣布遇深哥就是你男朋友了。那氣勢,就跟土匪下山搶壓寨夫人似的。愣是把我們都嚇到了。」

「啊啊啊……」

陸眠尷尬得想把腦袋埋進地里。 嫦秋,是當今人類大陸稱得上最有名的一位歌星。訪問下載txt小說..人很美,才華橫溢,當然,這些還並不足以讓嫦秋勝任那麼一個「最」字。要知道每年都有很多新人出道,其中絕對有比嫦秋長得更漂亮,也有比嫦秋更有才華的。但紅顏易老,這些新人,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年老sè衰,又會被更年輕的一代人所淘汰。所以,嫦秋成為傳奇的最大秘訣,就是因為她「紅顏不老」,或許嫦秋這麼多年都在那個位置,肯定有不少人感覺看膩了,但常年累積起來的名氣和威望,絕對不是任何新人能比得上的。

所以,說嫦秋是當今人類大陸最有名的歌星,絕對是實至名歸,根本不會有任何人質疑。可能是有不少人更喜歡其他某些歌星,但前後幾代人中,就沒有一個不認識嫦秋的,這才是名氣!

而且,嫦秋還有一個久經不衰的秘訣,這也是其他任何歌星都比不上她的地方,那就是嫦秋會魔法!當然,她肯定會魔法,要不然也不可能紅顏不老。只是身份尊貴的魔法師,跑去當歌星賣唱,這本就是非常不被認可的一件事。所以,幾乎不會有魔法師出現在所謂的音樂圈裡。嫦秋光憑她自己的魔法師身份,就已經很有賣點,可謂得天獨厚,先人一籌了!

當然,前面也說是「幾乎」沒有魔法師出現在音樂圈裡,在歷史的長河中,不排除有像冷傲峰這類的音樂愛好者,本身既是個魔法高手,同時也想去音樂圈裡闖蕩一番,這樣的人,也跟嫦秋一樣擁有不老紅顏。但且不說這樣的傢伙只不過是玩玩而已,並不會把歌手真正當成自己的事業,就說他們本來學習的魔法,是跟音樂有關的嗎?

沒錯,嫦秋不但會魔法,而且她還把自己是風系魔法用到了音樂方面,這絕對是前無古人之舉,這也導致了,沒有人能夠比嫦秋唱得更好聽,特別是在現場,魔法的效果更是好到極致!不用說,嫦秋這肯定也是一種非主流魔法,只不過,大明星嫦秋可沒在秦如雨他們的廢柴聯盟裡面。

總而言之,嫦秋的歌很多人都聽過,但因為其特殊的演唱方式,使得唯有在現場才能徹底感受到那如同天籟般的效果。因此,面對這難得的機會,冷傲峰也是捨不得眼睜睜放過的。

······

城主府,夜白一行一報名號,本來只是打算以唐心朋友的身份來拜訪,沒想到卻是直接就受到了城主唐貌的親自接待。看來唐心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跟家裡通過消息了,並且把夜白的事,當然,應該只是夜白跟烈兵關係很好的事,告訴了家裡,相信唐心還不至於就把烈兵偷偷放走夜白的事也直接說出來。然後,根據夜白的名字,再根據子君閣這麼一條線索,哪怕子君閣真的一點名氣都沒有,以四方城城主的信息渠道,顯然還是能夠確定夜白的身份。

那麼現在,除了烈兵以外,唐貌至少應該還知道教會的天聖女是夜白的妹妹,或許,可能也了解到了獨行俠幽跟夜白也關係匪淺。

憑藉著這些背景,夜白一行哪怕沒有事先知會過,突然造訪之下,城主唐貌放下手中的政務,親自接待,也並不在意料之外。而跟唐貌一起的,還有四方城少城主,也就是上次那位唐初懷。

「哈哈,子君閣閣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方水土長一方人,相比起一般的城主,四方城城主唐貌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商人。體型偏胖,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目測為人應該也很圓滑。不過唐貌這見面的招呼可是把夜白好好恭維了一下啊,不知道的人聽了,絕對還以為子君閣是什麼國際xing組織呢。別的不敢說,就是現場的侍衛們,此時一個個估計都在為自己的孤陋寡聞而臉紅。

沒辦法,人家城主都這樣說了,關鍵都親自出迎了,難道還能有假?所以自己沒聽說過,就只可能是自己孤陋寡聞了。

「城主大人客氣了,我們不過是想拜訪一下唐心小姐,沒想到卻是直接把城主都給驚動了。」夜白回道,他現在當然不可能直說找唐心是來幹什麼的。

「哪裡哪裡,來了就是客,閣主不說是小女的朋友,就說之前犬子,可早也承諾過,諸位到了這四方城,必會好好招待一番!」唐貌說道。

一旁的唐初懷連忙抱拳跟道,

「上次多有失禮,再次抱歉。」

「沒有的事,理解,完全能夠理解。對了,唐心她沒在嗎?」夜白明知故問道,他不習慣拐彎抹角跟人打交道,還是直接進入正題比較好。

「哎呀,小女在外面一時半會兒可還回不來,不知閣主找小女可有什麼要事?」唐貌問道,天貴族的事唐貌自然不可能告訴夜白,而目前來看,唐貌應該也以為夜白不知道,果然唐心什麼細節都沒有說啊。而在唐貌眼裡,不管夜白背景多麼大,顯然還是天貴族重要多了,所以唐心現在絕對走不開。除非等到天貴族回去,或者不希望唐心再跟著的時候。

「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就是有些私事而已。既然唐心如今不在,不知可否借子母碎片一用?」夜白說道,當然,通過子母碎片,夜白可無法看出真假,所以夜白只是想打探唐心的下落,接下來準備要去哪裡,如此才好找機會親自過去見面,把話問個清楚。

夜白的話讓唐貌微微遲疑了一下,如今唐心可是跟天貴族在一起,由不得他不慎重,可想想夜白應該不知道天貴族的事,因此倒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況且天貴族身邊可有高人保護,於是唐貌說道,

「當然,舉手之勞而已。」

「多謝。」夜白說道,「對了,聽說嫦秋要準備在這四方城中開一場演唱會,不知城主可否幫忙安排幾個位置。」

夜白可從來不知道客氣是何物,直接逮著唐貌就把什麼要求都提完了。不過這樣也方便,如果去外面的話,也不知道如今還能不能買到票,就算能買到,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錢。

「哈哈,沒想到閣主也是我輩中人,這自然更是小事一樁了。」唐貌笑道。

說話間,突然有一侍衛急忙來報。 「什麼事?沒看到我這裡正在招待貴客嗎?!」唐貌板著臉喝道。

士兵連忙請罪。

「閣主,抱歉啊,這四方城就是這樣,每天總是會出一些狀況。」唐貌重新掛回笑容,沖夜白說道。四方城人口眾多,特別是流動人口多,三教九流都有,加上又是貿易城市,容易起利益衝突,使得管理方的壓力很大。

「沒關係的,城主您忙你的政務,不用管我們的。」夜白說道,不是他客氣,也不是他懂禮,而是夜白能夠看出唐貌的真意,唐貌顯然是打算著手要處理這麼一件政務的,畢竟能夠上報他的,不可能會是什麼小事。

「那還真是招呼不周了,這樣,讓犬子先帶閣主去聯絡小女,之後,咱們再共進晚餐,向諸位賠禮不是。」唐貌說道。

然後,讓唐初懷引夜白等人離開,自己則詢問起士兵來。

「什麼事?」唐貌問道。

士兵:「發生了命案。」

唐貌眼皮微微一跳,

「誰死了?」

既然能上報到這裡來,說明死的不會是什麼小人物,唐貌在心裡快速回憶最近出現在四方城的重要人物。該死,由於嫦秋的到來,最近還真來了不少貴族子弟呢!

「是【獵狼】的人。」士兵答道。

「獵狼?」唐貌一愣,之前卻是想錯了方向,原來並不算是什麼要員啊。

「沒錯,一整個小隊,全滅!」士兵說道。

唐貌臉sè一變,

「【獵狼】作為傭兵組織,向來以緊追不捨,死打難纏聞名。或許在潛匿方面不如【獵犬】,但其攻擊xing絕對不是【獵犬】能夠比得上的。【獵犬】號稱永遠不會被目標發現,而【獵狼】則是就算被發現了,也無論如何都甩不掉!如今,【獵狼】一整個小隊居然全滅了?!」唐貌驚訝的說道。

傭兵組織,有傷亡,那是常見的,不過不管是傷是亡,通常都是內部處理,外界很少了解詳情。而現在,居然有士兵來報,那必然是發現了獵狼組織成員的屍體,沒人處理、沒人收屍、沒人掩埋,說明,這次獵狼出來的人,真的是全滅了?!

到底是誰?或者說什麼組織,居然能夠擁有這樣的手段?關鍵這樣直接就滅了人家一整個小隊,這根本就是挑釁,就不怕被人報復嗎?!或許單單一個獵狼並不可怕,但不要忘了,打狗看主人,獵狼可是大陸最大傭兵組織【蠻王】的手下堂口之一啊!

如今獵狼小隊被人全滅,不但人員損耗,關鍵還壞了黃金招牌,這件事已經不能算小了,沒準真會驚動總部蠻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