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哪裡是這小鬼控制了他呀!分明就是他控制了小鬼!王久國本來就是一個厲害的人,不應該被這樣的小鬼控制的。

泰國行動,舒凡也聽梁慕言說過,這本身就是一場驅魔行動,驅魔成功為了答謝他們送了佛牌,邏輯上還是想的通的呀!

「泰國行動中,那叛徒又動手了我們死了一位兄弟,對外就說是去磨被惡鬼奪去了性命。」王久國扶起被舒凡辦公桌上被舒凡碰倒的照片出神。

舒凡等的有些不耐煩,這是人家內部的事情,她也不便多管,好在她與梁慕言沒有簽下契約書,不管也就不管了。只不過玄天的事情她還是要提起的,事關重大她得找個好的機會。

「所以兇手挑釁我們驅魔局的權威,我死去的同胞們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這樣的人!我一定不能放過他!無論他是人是鬼,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王久國兩眼發著狠光充滿殺意,舒凡輕輕嘆了一口氣,她可不想卷在這其中,還是儘快解決這件事情就走吧。

「我要宋剛離開了驅魔局,是為了將那一批確定忠誠的將士送出去,而後營造出驅魔局萎靡不振的假象。」王久國緩緩道來。

「之後呢?」舒凡隨口問了一句。

「之後吧!我一開還沒有想好,不過剛剛看到你,我突然就想明白了,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王久國對舒凡笑了笑,她只覺得背脊發涼,冷得很。

「你只需要幫我一個忙。」她就知道一定是這樣的話,幫一個忙說得但是輕巧。

「我憑什麼幫你忙呀?我們玲瓏閣向來以利益為首,你不給我好處,那我就一毛不拔,這道理你該懂吧!」舒凡是一位合格的商人,她懂得什麼叫做趁火打劫,這個時候她提玄天的事情成功率一定比之前高得多。

「你難道不是接了單子來的嗎?按理說你應該不得不完成契約。」

「我來這裡實屬朋友所託,並非生意。」 系統之重生這件小事 她可沒和那個傻子簽契約。

「那你說,你想要點什麼吧。」王久國這右眼一直突突亂跳,心裡實在是不安生,玲瓏閣的人能安什麼好心。

舒凡清清嗓子,開口提條件:「你們有一處地牢,關著一隻叫玄天的麒麟獸。如今我正缺一個坐騎,我打算替我自己收了他,你我都愉快,你覺得如何?」

「你居然想要那隻麒麟?萬萬不可那麒麟惡貫滿盈,殺了無數的人。生靈塗炭!最後還是你老闆布下了天璇七星陣將它困住,封印在地牢里,這才平息下來的。這道封印可先局長用命換來的。如今,你倒好居然要我把麒麟獸給放了!笑話!」王久國瞪大眼睛說了好久,舒凡半闔眼睛,撓撓耳朵,百般無聊。

「不管你願不願意吧,我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現在我已經和麒麟獸簽過契約書了,他已經是我的了,你給與不給都無所謂了。」舒凡燃起靈火幻出契約書,她這裡有實物有真相!

「你去過地牢?」舒凡心裡一個咯噔,暴露了!

「去過了。」她倒是大方的承認,去過就是去過,能有多大的事兒。

「你竟敢擅闖禁地!」王久國怒髮衝冠,一拍桌子嚇得舒凡一愣一愣的。

「我也是無心的,就說這條件你答不答應吧,不答應我反正也會帶有麒麟的。」她是一腳踩空踩進去了,當然這不能說,她堂堂玲瓏閣閣主是也,這樣傳出去她還怎麼做生意。

「……」現在驅魔局由於不斷發生死人的案件都沒有幾個人應聘,對那些有陰陽眼的人發出邀請,來人也都在了解了驅魔局現狀後放棄了。

而且眼前這個女人瘋狂的行徑也在三界出了名,就連鬼都怕她三分,她若是想要玄天也都是動動指頭的功夫,如今同他商量其實已經給了他面子了。

「……可以……也是可以,只要你答應能控制它的力量,我就批准了,而且天璇七星陣我們解不了這就得看你了。」王久國權衡利弊,做出決定了。

「那好。那你的忙我也一定替你幫到位!我現在可以去解了他的封印了嗎?」想到那隻威風凜凜的麒麟舒凡就激動得很。

「不行你不能現在去,你必須把工作做完我才能把它給你!」舒凡一聽撇撇嘴。

「好吧,你說你要我做什麼?」舒凡抬頭隨意的問。

「我要你在不傷人的情況下,破壞驅魔局。」王久國這麼做她就不理解,破壞?這個年代久遠的驅魔局要是讓她來破壞,她可以夷為平地! 「我破壞了你不得找我算賬啊!」舒凡問王久國,她還記得王久國氣勢洶洶殺到玲瓏閣來的樣子。

「多的你不用問,你做好這件事情我就把麒麟給你。」王久國看了一眼小鬼,小鬼站在一旁咧嘴笑看了。

只要能換來那麒麟一切都好說,舒凡聳聳肩從窗戶一躍而下,破壞驅魔局還不簡單,舒凡三步兩步爬到驅魔正殿的屋頂上,迎面吹著涼風,心裡盤算著從哪裡下手比較好。

這裡倒是山清水秀人傑地靈的地方,說實話她不忍動手,她想不通為什麼一定要破壞呢?應該有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的,為什麼要破壞驅魔局呢?

算了,不想了,舒凡一躍而起幻出白鳳,對著驅魔正殿就是一刀,驅魔正殿的房頂被掀起,不傷人的情況下,這個條件有點苛刻。

急促的警報聲響起,舒凡拖著白鳳對著辦公大樓喊道:「裡面的人給我聽著,限你們三分鐘之內給我出來,不然後果自負!」

窗邊有不少人觀望議論,宋無易從裡面出來疑惑道:「舒凡,你現在幹什麼?」她不是去偷佛牌的嗎?怎麼現在殺氣騰騰的站在這裡了,是誰又激怒了她嗎?

「宋無易,讓開!」舒凡一刀揮過去,宋無易拔刀擋下攻擊。

「有我在,就不可能讓你靠近這裡半步的!」宋無易拿出符紙,似乎並不打算退縮,聽了宋無易的話舒凡周圍又圍了不少人。

舒凡無奈的嘆了口氣,這說了不讓傷人的,現在應該怎麼辦呢?

「你們不會是我的對手的,不想死就給我讓開!」

「將她圍起來,不要傷她!」宋無易下令道。

「舒凡!你在幹什麼!」梁慕言也匆匆趕來,她聽見躁動就覺得不太對勁,趕來一看果然是舒凡鬧出的事端。好好的驅魔正殿如今慘敗不堪,果然當初不能讓她來的。

「你拜託的我的事情需要我這麼做,你後退我不想傷你!」揮出劍氣將周圍的人被逼退了好幾步。

「你快停手!」梁慕言走過來,她不能讓舒凡再胡作非為了,再這樣下去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舒凡飄起來,遠離地面:「我不會傷人的,你放心,我就是想破壞點地方。」

舒凡手裡騰起靈火,扔向辦公大樓,火蛇圍住辦公樓,騰一下就燒起來了,熊熊大火直衝天日。

非法成婚 辦公樓里的人都四散而去,宋無易也衝進去救人,一時間場面堪稱失控。

時機正好,舒凡又扔出幾個火球燒了半邊青山,不少驅魔師拿出符咒不斷向她攻擊,擋下了攻擊,又扔了幾個小火球制住他們。

「哎!破壞成這樣也不知道行不行啊!」舒凡坐在白鳳刃口上晃蕩著腿,她覺得差不多了。

「大膽妖女!又來作祟!」王久國這時候趕到了。

現在應該就要停下來了,舒凡收了火,站起來。

「還不快下來!」王久國喊道。

「好吧好吧!」舒凡畢竟有求於他,還是乖乖配合他演出。

她乖乖飄下來,站在王久國面前,還沒弄清情況,她的雙手就被王久國以一個極快的速度鎖了起來。

「誒?」舒凡感覺自己身體里的力量突然被抑制住了,白鳳也「哐當」一聲落在地上,這好像不太對啊!

她怎麼就被抓住了呢?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你幹什麼呢?快給我解開!」

這是王久國突然討好的看著身後,那個一直跟在身後的小鬼笑得燦爛。

「幹得漂亮!把她用爐子煉成丹,然後你拜託我的事情就能解決了。」小鬼用一個很尖利刺耳的聲音說道,原來目標一直在她。

「好好好!」王久國搓搓手點頭哈腰,舒凡徹底懵逼了,這好像不太對勁。

「你騙我?!」舒凡火氣上來了,無奈現在手上有這個手環,不然她一刀下去讓他身首異處。

「堂堂玲瓏閣閣主,居然連這些都看不明白。」王久國鄙視的搖頭。

「來人給我送到煉丹閣!」

「爸!等等!她一定有什麼苦衷的!」宋無易趕過來替舒凡辯解!

「你不要再受這個妖女的迷惑了!給我看住你們大師兄。」

「是!」

說罷,一揮袖子離開了。

舒凡被扔進爐子里,王久國一刻都不願意等,多等一秒都有不可預測的結果。

指令一下,火立刻就生起來,周圍燥熱難耐,溫度也越來越高,舒凡已經呼吸困難了,渾身疼痛。

她的皮膚已經從身體脫離,太痛了,她又暈不過去也死不掉,只能承受,皮膚脫落了又長,長了又脫落如此反覆。

「她怎麼還不死?」王久國看著爐子里仍有生氣的舒凡發怒,又命人加大火力。

太難受了!舒凡的力量被束縛住了,她現在什麼也做不了,是她自作自受,她怎麼就相信他了呢?

「你們在幹什麼?!」宋無易推開那些添柴火的人,用水符把下面生的火澆滅,把爐子護在身後。

「孽子!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王久國一掌將宋無易打在爐子上,滾燙的爐子燙傷了他的後背。

宋無易趁機打開了爐子,舒凡滾了出來,血肉模糊,梁慕言這時也趕到了。

面對舒凡她無從下手,感覺她全身沒有一處好的皮膚,「你還好嗎?」

「把鎖給她解開。」宋無易掙扎著起身對梁慕言說。

「可是……」可是這把鎖是玄鐵鑄造而成以她的能力根本就斬不斷。

王久國來不及阻止,宋無易掄起刀,一刀下去,鎖一分為二,舒凡漸漸轉醒。

「快抓住她!」那小鬼跳了出來用尖利的聲音喊道。

王久國衝過來,梁慕言沖了過去擋住王久國,她的能力哪裡擋得住,直接被打倒在地。

舒凡撐起身子燃起靈火向王久國身上的佛牌,佛牌受到攻擊,王久國也痛苦不堪。

「舒凡!」宋無易看著王久國痛苦不堪立刻制止舒凡。

舒凡收了靈火拽著梁慕言和宋無易從窗子逃了出去。

看來佛牌已經深入骨髓,他與那小鬼已經是一體的了。 周圍都是樹蔭遮天蔽日,舒凡找了一個好地方把宋無易放下,梁慕言在一邊扶住宋無易。

「舒凡,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要攻擊我們?」梁慕言惱怒的看著舒凡,舒凡衣服被火燒毀現在衣不遮體,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外面。

「那老東西要我破壞的,信不信隨你。」舒凡檢查了一下宋無易的傷勢,燙傷很嚴重,得儘快處理不然會留疤。

「你快遮一下!」宋無易都不知道眼睛該往哪裡看。

「嗯。」舒凡淡然的把僅剩的衣服拉上來,遮了遮胸前。

「為什麼局長會讓你這麼干。他還抓你……」梁慕言想不通問題出在哪裡。

「說來話長,等逃出去再解釋吧!我現在還有一件事情要辦你在這裡看著宋無易。」舒凡現在還不能離開,玄天不能不救。

「你要去幹什麼?!」梁慕言現在腦子裡亂成一鍋粥,她居然還有心情亂跑!

「你們躲好,別想著回去,他現在已經被那個小鬼控制住了,他不是你們想的那個人了,我們以後再從長計議。」舒凡喊完這句話以後就沒影了,留下樑慕言和宋無易相看無言。

「她以前就這幅德行嗎?」宋無易問。

https://tw.95zongcai.com/zc/53634/ 「嗯……」從她認識她起就這副模樣,成天沒個正經樣子,卻把玲瓏閣經營得很好,總之是個矛盾又可靠的人。

「她這個樣子挺好的。」這是他發至內心深處的感嘆。

「嗯……宋師兄,我們是不是回不去驅魔局了……」

「無論問題出在哪一方,我們都不該擅自闖進煉丹閣,這一次我們恐怕回不去了。」宋無易看向遠方重重的嘆了口氣,就算他爸恢復正常想保他們,十大護法也不會同意的。

「可是……」可是他們不是故意的……難道不能放他們一條生路嗎?

「別說了,等事情結束,我們回去領罰,要殺要剮隨便他們。」宋無易倒是做好了覺悟,但是梁慕言就苦不堪言了。

「我不敢回去,她是我帶進來的,說到底是我的錯,她無論是聽了誰的話來破壞驅魔局,她都是破壞了的,他們不會原諒我了。」梁慕言低下頭看著地上的枯枝敗葉,自己以後應該何去何從呢?

「沒事,我替你說明情況,你也是為了我父親好。」

「不必了……」

……

「喂喂喂!你別睡了!」舒凡用腳踢了踢地上呼呼大睡的麒麟獸,躍上天璇七星陣。

舒凡將白鳳幻成鐮刀大小,對著中間的貪狼星就是一刀,如果是老闆下的咒語,她還是不忍心破壞這個陣局的。

「嘭!」什麼東西破滅的聲音,陣被破了。

「哈哈哈哈……我終於被放出來了。高修陽!我第一個就要殺掉你!」舒凡聽這不太對,直直向下一腳蹬在玄天上,把地上砸出一大個坑才停手。

「我老闆是你能罵的嗎?你要清楚我是主人你是僕人,懂嗎?」

「你算什麼東西!」玄天變大用頭把舒凡甩出去。

「哎呦!我這暴脾氣!」舒凡跳遠在空中點點畫畫,最後合掌,「你以為就我老闆會天璇七星陣啊!我也會的!」

玄天一看不妙化作小男孩「噗通」就給她跪下來了,「主人,我知道錯了。」

舒凡悠悠飄下來,摸了摸玄天的腦袋,這小奶娃娃生得真是好看,她都不忍心對他凶了,不過……

「啊!女人!你幹了什麼?」玄天捂住腦袋疼痛欲裂,倒在一邊現出了原形。

「呵呵,這不是防止你胡亂作祟,我給你下個咒往後好管教你。」她可不想養虎為患,最終下場可憐。

「你下了什麼咒?!你個惡毒的女人,你長生不老,卻要我做你永生永世的僕人。」玄天痛得撞石壁,撞得地動山搖,舒凡看著周圍,不久肯定有人要過來了,不能再引起騷動了。

舒凡揮手散了疼痛,玄天才停止躁動,「我只是這麼寫罷了,等我膩了,自然會放你走的。」

「你!」

舒凡捏捏拳頭,玄天乖乖閉了嘴巴,「你好好乾,過不了多久我就會換人的。」

「過不了多久是多久?」玄天窮追不捨。

「大概人的一生這麼短。」

「行!」玄天點點頭,人的一生,短得可憐,不過眨眼功夫,他就姑且陪她耗一耗。

騎上玄天舒凡晃晃腿,這個坐騎真威武,也不枉她費了那麼多事,鬧出那麼大的麻煩來。

「我們先去把那兩個傻子接上,然後一起回玲瓏閣。」

「哈?」

「我們先出這個洞!這總聽得懂了吧!」玄天得令也不管背上的舒凡一頭撞過去。

破洞而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