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麥哈爾,與金斯沉默,似在猶豫時。

帶著荒蠻面具的男子冷哼一聲,直接翻手拿出一塊五棱形刻有古迹的黃玉令牌,一眼看去,就知與白玉令牌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從黃玉的玉質,還有其上古迹的文字來相比較,白玉卻都比其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你們現在能將白玉令給我了嗎?」荒蠻面具男子白龍繼續說,沒有半分焦急。

麥哈爾金斯對視,看來白玉令的確是某個勢力代表身份的令牌。

且這位擁有白玉令的強者,身份實力,都非比尋常,卻隕落在混沌邊境,

眼前白龍就是此位強者的同門,來尋回這枚白玉令,似乎理所應當。

「不給!」忽然的,金斯咧嘴笑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白龍怒吼,壓抑不住的恐怖煞氣,一瞬間席捲整個三層廣場,恐怖的威壓氣息幾乎令人窒息,白玉光潔的拳掌,在體內氣量咆哮之下,散出恐怖扭曲的光。(未完待續。) 「叮叮叮!」

中年蛇頭強者彈射出一道道蘊含陣光玄奧的材質,定死在三人附近各處地面,剎那,陣法的神妙氣息連成一片,浮現璀璨光華。

一枚陣玉隨之出現在蛇頭中年男子手中,微微催動,天地倒轉。

原本方寸之間的距離,無限擴大。咫尺天涯,隔絕出一片寬廣巨大的天地,陣法光華閃耀,籠罩住這片真空隔膜,形成壁障,將幾人徹底隔絕在內。

活在回憶裏 「還敢在木林拍賣行出手,當真好大的氣魄,好大的本事!」陰測測的話語,帶著森冷,冰寒,與毒蛇般的陰毒,聽的人渾身直發冷。

蛇頭強者,看著怒火中燒,迸發氣勢席捲全場,毫不掩飾自己強烈殺機的白龍,冷笑連連。

白龍這一舉動,當真是將在場所有人都不放在眼內。

「轟隆!」

天地巨震,恐怖滔天的星光氣息席捲擴散。

麥哈爾抬頭,直視白龍,眼底迸發灼灼鋒芒劍光,同樣不掩飾自己一身煞氣。

「嗤拉!」

白皙光華的玉潔拳掌猛然探出,撼天動地,咔咔捲起時空的斷裂聲,截氣斷浪,砸起滾滾洶湧的凶煞,帶著滅世的波動。

「嗆!」

一劍東來,揮灑飄逸的星光長劍,卷殺起恐怖的鋒芒劍勢,射殺而至。

「砰!轟!!」

一劍一拳,掀起狂暴橫掃的烈烈氣浪餘波,與足以撕裂山石的劍氣拳芒。在無盡陣光閃耀下,消弭於無形。

「出手!」蛇頭強者看著這一幕,大怒厲喝。

身後七位九重天的強者,隨著蛇頭強者的命令,立時爆發出一道道衝天恐怖的氣息,黑魔之氣隨之滾滾擴散。

連帶,一道道巨影虛幻顯化,帶著神性聖耀的氣息,屹立在黑魔之氣中,隨著強者的氣息咆哮猙獰,叱盪著洶湧的威能。

「殺!」

八道叱盪黑魔之氣的恐怖滅世轟擊,衝天而起,一道接一道,滅世的威能令風雲失色,將連帶金斯在內的三大強者全都籠罩在內。

「轟!」

「轟!」

一道接一道的恐怖湮滅之力瘋狂席捲,驚世連綿的威能,震嘯天地,洪流浩蕩,布下的大陣,搖動不止。

這一波恐怖的攻擊漸漸消弭,八道魔威沸沸的強者,目光一片冰冷注視著。

他們有權力將在木林拍賣行出手鬧事的強者鎮壓,可是並沒有鎮殺的權力,這是混沌王部的制度與規定,沒有人敢質疑。

當然,若是隨意犯下小錯,就要鎮殺一位頂尖強者,引來一個部落世世代代的敵視。

長此以往,混沌王部的木林拍賣行早已結仇無數。

在八位強者的注視下,毀滅風暴中心的三道毫髮無損身影,漸漸顯出。

「你還要動手嗎?」麥哈爾看了一眼白龍,不由問道。

一旁金斯站了出來,與麥哈爾並肩而立,兩人展現的恐怖氣息,瞬間將白龍的氣勢威壓狠狠壓潰。

白龍瞳孔一縮,看了一眼遠處的八位同階強者,又看了看眼前兩位同階,心中不得不將無處發泄的怒火壓下。

「閣下要怎樣才肯將白玉令給我?」白龍聲音壓抑不住的冰寒,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作著最後努力。

金斯點點頭,想了一想,這才道:「白玉令可以給你,但是我現在修鍊至九重天境界,後續神法殘缺,需要大量神性獻祭,讓部落神靈幫我推演,你看?」

說著,金斯靦腆笑了笑。

麥哈爾沉默,握著劍,不言不語。

兩人這一番模樣,很明顯,就是想敲一番竹杠,才肯換。

白龍眯了眯眼,在外部的壓力下,他此時明顯不能再動手,就算動手,也會被阻攔下來,無計於事。

倘若要獲得這一枚白玉令,明顯就要大出血,不得不接受敲詐。

兩相交談,就在三人僵持猶豫不絕之計,再次發生了變故。

一道白髮蒼蒼的紅袍老者,大步踏進了這片陣玉組成的陣法之內,出現在這片天地。

在這道身影出現的瞬間,以蛇頭強者為首的八道黑魔之影,齊齊瞳孔一縮,露出恭敬。

「參見護老!」八道身影,不約而同,同時拜倒。

這道紅袍老者,點點頭,從八人身邊,一步步走過。

「你們的鎮壓速度太慢,已經影響了木林拍賣行的氣象。」紅袍老者輕聲敘述,蒼老的身體內,湧起駭人的氣息,「鎮壓三個小傢伙,有這麼慢嗎?」

麥哈爾,金斯,白龍三人看著這個紅袍身影,瞳孔漸漸縮至針尖,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生死危機浮現心頭,強烈的預警,直示死亡。

這是一位擁有滔天威能的王者。

「轟!」

氣浪狂暴,這位紅袍老者走向三人,大袖一揮,甩出萬丈風浪。

「嗤!」

拔劍出竅的麥哈爾,大片星光鋒芒還未展開,恐怖的風浪就已重重撞在長劍之上,激起滔天巨力。

將麥哈爾洶湧的星戮劍氣震碎,掀起的巨力,連帶身形都狠狠撞飛。

強大!

強大的不堪一擊!

大袖捲起的風浪,猶如一座巍峨大山,撞在麥哈爾身上。半分抵抗之力都未曾浮現,就卷著長劍,狠狠倒飛而回,撞碎空間,撞碎滾滾氣浪,灑下鮮血。

異類皇子是公主 自信的神道修為,在這一甩袖下,沒有半分作為,便已分崩離析。

無法形容的恐怖差距溝壑,令麥哈爾深深震撼。

金斯與白龍,同樣的下場,撞碎滾滾氣浪,倒飛而回。

在一位王者的手下,半分反抗掙扎之力都無,就已重傷倒地。

「你三人,在木林拍賣行出手違反規則,還打傷拍賣行之人,情節惡劣,不接受你三人的資源救贖。」紅袍老者站定,看著狠狠被撞飛的三人,「按律,當鎮壓三月,你三人可有不服?」

無波無瀾的恐怖目光注視下,無形的壓迫悍然轟入心神,可以想象,若是敢回答不服,將會迎來這位金核境強者恐怖的怒火。

天地沉寂,陷入死一般的安靜。

就在這天地寂靜的時刻,忽然,一個天籟輕靈的聲音,一字一頓,冷冷傳來。

「我…不…服!」(未完待續。) 天籟輕靈的聲音傳來,在道道目光注視下,一道白衣仙影走來。

來人是一個年輕女子,帶著輕薄面紗的女子,看不清容顏。

只能從如畫的眉目,與一雙空靈出塵的明亮眸子,去推望,那一張隱沒在面紗下傾國傾城,艷麗不可方物的絕世面容。

白衣仙影,偏偏絕世。

婀娜曼妙,冰肌玉骨的白衣仙子,纖塵不染,仿若是從神境之上走出的謫仙。

隨著這位白衣女子的出現,不自覺的,眾人目光隱隱變得火熱,看著那身姿豐饒,冰清玉潔的空靈身影,有人不覺咽了咽唾沫,發出咕嚕聲。

就連身邊的金斯,都忍不住咽了咽唾沫,眼中有精芒閃爍。

「有些熟悉。」麥哈爾心中低語,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道空靈的白衣身影。

只是他麥哈爾遇人有限,不凡的女子更是少之又少。

忽然,麥哈爾看著這道空靈的白衣身影,眼中迸發璀璨精芒。

「你不服?」紅袍老者冷冷問道,恐怖的目光逼視而下。

「不服!」白衣女子輕靈的聲音沒有半分變化,放佛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一尊王者,「敢動我的人,在木林拍賣行,有。但不是你一個區區王者四重天的螻蟻。」

女子天籟輕靈的聲音,令人沉醉,洗滌心神。

但話語內透出的恐怖訊息,令人深深感到震撼。

白衣女子口中視王者為螻蟻,如若不是傻子,這該是有何等恐怖的底蘊與霸道,怕是冰山一角,都足以令人心顫。

「我是螻蟻?」紅袍老者怒急反笑,恐怖的氣息沸騰,「一個區區九重天的小輩,在我眼中,你就是螻蟻。」

紅袍老者怒嘯,震怒至極點。

看著紅袍老者震怒的樣子,白衣女子沒有爭辯,無波無瀾,輕起櫻唇,只淡淡吐出兩個字:「殺了!」

話音剛落,一隻虛幻的黑魔之拳,從天而降。

沒有驚天動地的威勢,沒有斷裂時空的氣機,沒有毀滅萬物的湮滅。

就這樣平平淡淡的一拳,從天而降,破開了陣法的壁障,破開了紅袍老者王者的氣機,一拳落下。

紅袍老者仰望這一拳,任憑落下,獃獃的,竟來不及有任何抵抗。

眼底浮現無可遏制的驚恐,與駭然。

「不!」

紅袍老者撕心裂肺大吼。

「轟!」

天地蒼穹四方,猛然為之一震。

時間微微凝固,被黑魔之拳砸中的紅袍老者,瞬間四分五裂,炸裂爆開,化為一灘洋灑的血霧與血水。

「嘶!」

「嘶!」

圍觀諸強看著血腥一幕,此起彼伏,發出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一拳鎮殺四重天王者!

這種恐怖的威勢,眾人無法想象,是何等境界的存在強者出手了!

「我的人,你們動不了,你們的管事會來解釋此事。」白衣空靈身影,出言令強者抹殺四重天王者后,清泉般的眸子,看向了蛇頭強者幾人,淡淡道。

「是是,我等明白,我等告辭!」蛇頭中年強者八人,面色慘白,語無倫次連連應答,都不敢在望眼前白衣絕世的仙影。

場中死寂過後,眾強一鬨而散,根本不敢在留半刻。

一位恐怖的王者,說殺就殺,若是他們被殃及池魚,可哭都沒地方哭。

白龍起身,走上前,微微躬身行禮:「君清殿下!」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東西拿到了嗎?」白衣仙影輕靈開口問道。

「白龍慚愧,被他二人捷足先登。」白龍實話實說,不敢有半分隱瞞。

白衣仙影轉身,清泉透徹的明眸看向了兩人,不覺帶了淡淡訝然。

「原來是你們兩個!」白衣仙影,君清殿下略有訝然開口,輕靈洗滌人心,如沐春風。

金斯一怔,一時並未記起自己什麼時候遇上過這位絕世女子。

反倒是麥哈爾上前,行了一個子爵領古老的禮節:「多謝君清殿下當初的一瓶避妖丹,讓我二人得以行走混沌邊境。」

麥哈爾這一提醒,立時讓金斯記起,當初妖帝戰車裡送出一瓶避妖丹的女子。

「這種貴族式的古老禮節很少出現了,想不到還有家族會傳承。」白衣君清殿下,眼中微微一亮,「避妖丹的事情,不用再提。若不是看你當時還算有些資質,我也不會送出避妖丹,不過很顯然我的眼光很不錯。」

白衣君清殿下一顰一笑,一言一行皆都充滿空靈超脫之意,令人迷醉。

「找一個地方坐坐。」白衣君清殿下,看了一眼麥哈爾與金斯,淡淡相邀。

在麥哈爾與金斯點頭之後,白衣君清殿下,帶著三人向著第四層區域而去,通過第四層九重天的強者檢查后,眾人被迎上來的美貌異人侍女領向某處獨立的包間。

由獨立絢爛水晶隔開的包間,光潔透明,絢爛繽紛。

在強大的神道修為下,又不覺得刺眼,反而會有種身處透明空間的奇異。

「這類包間,由於製作的工藝,外面看不見裡面,裡面卻能看見外面。」白龍看著這類包間,不由讚歎。

包間里,有著由妖王柔軟毛皮製作的沙發座椅,極為舒適。

「不過四五個月不見,想不到你二人就已經突破九重天,看骨齡,不足二十五,天縱奇才都不為過。」坐下之後,白衣君清殿下,看著兩人,不由驚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