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上記載,沾染鬼怪唾液的食物,味道會很誘人,讓人慾罷不能,食慾大增。

茶多魚吃的紅燒肉很可能就沾了鬼怪的唾液。

想到這兒,胃裡一陣翻騰,噁心難耐,差點沒吐出來。

范小猴說自己生病了,頭暈噁心,估計也是吃了這紅燒肉燉菜的緣故。茶多魚還記得,范小猴打回來的飯,只有菜,沒有肉,一塊肉都沒有。所以茶多魚一口沒吃,全都進了范小猴的肚子。

至於說范小猴為什麼沒跳樓,估計是沒吃肉的緣故,李春天給范小猴的全都是菜,一塊肉都沒有。

這個時間的食堂自然是關門了,茶多魚沒有找到李春天。

一陣急促的救護車聲音由遠及近,響徹夜空。

整整五輛救護車,直接停在了急診門口,瞬間就亂了套,患者的哀嚎聲,醫護人員的催促聲,還有家屬的求救聲……

尋著聲音走過去,看了一眼就明白過來,八成是重大車禍,連環相撞。

急診簡單處理之後,有的病人被送到了手術室,有的病人則直接進了重症監護。

一團若有若無的黑氣開始凝聚。

「冤魂嗎?」

「最近的業務可真多!」

「老頭當年也這麼忙嗎?該不會是故意離家出走『辭職』逃避責任,把爛攤子甩給我,跟老媽逍遙快活去了?並非離奇失蹤!」

越想越覺得靠譜。

好傷心!

感覺自己被騙了好多年……

茶多魚看著急診大廳里絲絲縷縷糾纏在一起的黑氣,皺了皺眉頭就開始跟著那些家屬往手術室方向走。

手術室跟重症監護在同一層樓,樓道都是相通的。只不過,這兩個地方,只有醫護人員跟病人可以進去,家屬是肯定不允許進去的。

哭哭啼啼的還怎麼救人?

樓道里聚滿了人,全都是家屬,而且人數還在增多,茶多魚拄著拐站在一旁,根本沒人留意。

走廊的盡頭,重症監護室的外牆邊上有一排綠色的椅子,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兩個人。

一個短頭髮的美女,一個長頭髮的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是有些害怕,渾身都在發抖,一直抽泣。

短髮美女輕輕的揉了揉小女孩的頭髮,柔聲道:「別害怕,肯定會沒事的,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醫生。」

小女孩抽泣的更厲害。

短髮美女繼續安慰:「我聽說哭的越凶,皺紋出現的越早,人老的就越快。你這麼漂亮,如果滿臉皺紋,肯定會特別丑,小哥哥們就不喜歡了。」

小女孩一愣,抽泣瞬間止住,抬起頭惡狠狠的說道:「你才滿臉皺紋呢!我沒哭,我剛才……我剛才擤鼻涕呢!」 貓喜歡吃魚,貓卻不能下水;魚喜歡吃蚯蚓,魚卻不能上岸。人生就是如此,一邊擁有,一邊失去;一邊選擇,一邊放棄。活著,還不如死了自由。

……

茶多魚很快就被短髮美女跟小女孩的對話所吸引。

短髮美女:「看,不哭的時候多漂亮。」

小女孩:「你也覺得我很漂亮嗎?」

短髮美女:「當然了,你如果都不算漂亮,那可就是天理難容了。」

小女孩開心的笑了笑,然後很快就變得眉頭緊鎖:「姐姐,我疼。」

短髮美女握住小女孩的手:「別怕,堅持一下就不疼了,千萬不要睡覺,睡著的女孩不漂亮,你的眼睛最美了,一定不要閉上。」

小女孩的身子開始變得飄忽,烏黑的長發微微上揚,露出遮住的臉龐。

滿臉擦傷!

鮮血淋漓!

小女孩毀容了!

再看看那名短髮美女,樣貌竟然跟齊詠梅有著七分相似,卻更加年輕,更加漂亮,更加知性溫柔。

這人是林青媚?

李春天死去的女兒,糾纏齊詠梅小鬼的母親,含恨而死的可憐人。不出意外,同樣沒有下地府入輪迴,滯留在人間,成了野鬼。

林青媚的注意力根本沒有在茶多魚身上,剛剛安慰完那個將死的小女孩,將對方快要離體的魂魄規勸回去,再堅持堅持。

緊接著,她又去了另外一個人的身旁,一個滿臉橫肉的大胖子,在這場車禍中斷了一條胳膊一條大腿,深度昏迷。可能在現場的時候,劇痛難耐,整個人的魂都疼的離體了。

大胖子不斷的哀嚎,撕心裂肺的喊疼,林青媚安慰了幾句之後,發現毫無改善。最後竟然直接將大胖子摟進自己的懷抱,按在自己的胸前,白皙嬌嫩的手指輕輕安撫對方的後背,整整半個小時,哀嚎終於停止……

林青媚不是人,自然不會出汗,也不會感覺到勞累,甚至不需要睡覺吃飯,她只是穿梭在手術室跟重症監護的周圍。

身旁的醫生護士換了整整一班,有些人連續奮戰24小時,為患者做了20餘台手術,直接攤在手術台旁睡著了;有些人長時間站立,腳腫得連鞋子都穿不進去,成了『大象腳』;有些人為了從死神手中搶回一條生命,胸外心臟按壓15000次……

所謂奇迹。

不過是有人不肯放棄,罷了。

林青媚生前也曾是其中的一員。

她死的時候牽絆太多,茶多魚猜測過,她可能會成為凶靈,濫殺無辜。可結果卻是,她心中最大的牽絆並非仇恨,反而是這些掙扎在死亡線邊緣的患者,還有她的戰友們。

茶多魚看了一夜。

林青媚忙了一夜。

她用一個野鬼的身份,安撫規勸了數條生命,給了對方勇氣,給了對方溫暖,給了對方希望,哪怕那希望只是一絲絲,無關痛癢。

黎明之前。

林青媚來到茶多魚身旁,攏了攏自己的短髮:「你能看到我?」

茶多魚面無表情:「我是一名職業鬼神,自然能看到你。」

林青媚重複了一遍,然後問道:「你是來抓我走的?去另外一個世界?」

茶多魚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抓鬼是陰兵的工作,鬼神只負責超度,送你們入輪迴,開始一段新的人生。」

「所以,抓字用的不好,鬼神很討厭這個字。」

林青媚似懂非懂。

然後繼續問道:「那如果我不想走呢?我不想離開這裡!有沒有可以商量的餘地?」

茶多魚:「你有顧慮?還是說放不下自己的工作?我勸你一句,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他們會做的很好,你可以放心。該死的必然會死,能活下去的也終歸可以見到明天的太陽。你死後沒有做錯事,地府的菩薩會知道,善有善報,來生你可以過的很好。」

林青媚:「可是……」

茶多魚:「放心不下孩子?」

林青媚:「他也沒有做過錯事的,只是有些頑皮。」

茶多魚:「我見過他,確實很頑皮,母子同心,超度自然是在一起。這個你放心,就算是凶靈,對於我們鬼神來說,也是超度為先的,非萬不得已,不會採取凈化,何況只是個嬰童。」

林青媚:「還有……」

茶多魚不等林青媚說完話就是一瞪眼:「你的要求太多了。」

停頓了一下,茶多魚繼續說道:「你不會還想為你的母親求情吧?我是鬼神不假,可我也只是一個職業鬼神,陰間的事情我可以試著講情面,人間的事情我可幫不上什麼忙。兇殺案自然要抓到兇手,警察也要生活,也有業績,而且對那些死者的家人也要有個說法。」

林青媚低著頭:「我母親不是壞人,她只是有些偏執,我可以替她接受懲罰嗎?」

死人替活人受罰?

茶多魚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嘆了口氣。

搖了搖頭:「從你死掉那一刻起,你跟你母親的緣分就算是斷了,陰陽相隔,人鬼殊途,怎麼替她受罰?你沒有辦法復活,她也還沒有死去。」

天邊出現一絲魚肚白。

天。

快要亮了。

茶多魚最後跟林青媚交代道:「等你兒子回來以後,看好他,別讓他再去糾纏那個齊詠梅了,小鬼纏身,已經是折了壽元。那個女人只是膽小,沒勇氣站出來為你撐腰,這麼多天也算受到懲罰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打量了打量林青媚,又看了看依然在忙碌中的手術室,茶多魚眼中多了一些欽佩:「齊詠梅跟你一樣,都是醫生,一輩子救人無數。雖然也做過錯事,可即便是功過相抵,也不沒有道理連睡覺都不讓人家睡好的。」

茶多魚慢悠悠的準備離開,林青媚則站直腰身目送。

背著身子擺了擺手,茶多魚留下最後的話:「好好珍惜母子的溫情時光,明晚我來為你倆超度。」

下樓的時候,看到急診送來一個醉酒的大漢。

勞累一宿的小護士一邊解釋一邊想著儘快給其解酒,卻遭到了連番抗拒,甚至將小護士推倒在地,嘴裡罵罵咧咧,大發酒瘋。

茶多魚一瘸一拐的走過去。

抬頭看了看醉漢的囂張模樣:「欺負女人,該死!」

鄙視的目光:「喝了酒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笑話!」

攥緊右拳。

原地不動。

一道風刮過。

醉漢直接就飛了出去,鼻血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茶多魚靈力不足以超度,腿腳也不方便,拳頭可沒受傷。 母愛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她可以使人一念成佛,也可以使人一念成魔。

……

林青媚愛自己的孩子,思念成疾,從天空中一躍而下成了野鬼。李春天愛自己的孩子,心生邪念,親手葬送了二十三條鮮活的生命。

在李春天的思想中,她的女兒之所以最後選擇跳樓自殺,全部都是這些該死的患者,竟然殺害了自己的外孫,將女兒逼上了絕路,是可忍孰不可忍。

茶多魚不清楚李春天準備了多久,用了怎樣的方法,可能是藥物,可能是催眠,也可能是更加匪夷所思的方法,但肯定是處心積慮,就連自己都著了道!

一瘸一拐的走到醫院門口吃了碗豆花,茶多魚就回了病房。

齊詠梅很早就來上班了,黑眼圈更加明顯。

吳所謂也回來了,結果讓茶多魚很意外,李春天的紅燒肉確實有問題,在肉里檢測到不明物質,有極強的致幻效果,但是卻查不出是什麼東西,很可能是新型藥物。

李春天曾經榮獲過十佳藥師。

致幻效果的新型藥物。

聯繫在一起分析,毫無疑問,她就是兇手,就算不是兇手也是嫌疑人。

茶多魚看著吳所謂遞給自己的檢測報告,心裡想著:「這在國內的醫學界恐怕已經算是妖孽般的天才了吧,獨自一人研究出新型藥物,如果不是走上歪路,未來不可限量。而且這個李春天很大可能上自學了催眠,深度催眠,搭配上自己研製的藥物,最終實現短時間之內控制人的行為,最起碼控制肉眼看到的圖像。」

想是這般想。

證據她還是會交給警方。

茶多魚很清楚自己的身份,除了鬼神,她還是一名榕城的市民,交出證據是她的義務,至於國家怎麼去判定李春天的所作所為,那就不是她的事情了。

死刑或者無罪,她都可以接受。

窗外伸進來一簇金黃的桂花,香氣逼人,茶多魚聞著花香走到窗戶邊上。

閉上眼。

戲精聚集攻略 深呼吸。

「嗖!」

空中劃過一道黑影。

砰地一聲,就摔在茶多魚的窗外,鮮血橫流。一口花香都沒來得及吸完,茶多魚睜開眼就看到一具屍體,心頭的怒火剛剛燃起,想著:「這個李春天真的是肆無忌憚了,白天都開始操控人自殺,真以為自己可以瞞天過海?」

可仔細看卻發現,地上的屍體竟然穿著一件食堂的工作服,茶多魚見過李春天,她的身材髮型跟地上的屍體非常相似。

「畏罪自殺?」

「還是說林青媚找過自己的母親?」

警車來了又走了,現場被封鎖,屍體被抬走,紅燒肉的檢測報告攥在茶多魚的手心裡,有些發燙。

李春天跳樓自殺了。

沒有遺書,沒有遺言,什麼都沒留下。

人死如燈滅啊,這是打算用自己的生命去換一份清白?死給茶多魚看?

臉色忽青忽白,茶多魚最煩的事情就是選擇,尤其是這種可能會後悔的選擇,她修的可是鬼神道,講究的就是殺伐果斷,一切隨心。

十息。

為了李春天的事情,茶多魚糾結了十個呼吸的時間,對於其他人來說,十個呼吸可能彈指而過,對於茶多魚來說,已經算是很長的糾結了。

最終。

茶多魚手心裡的紙燃起一片火焰,風過,化為一縷灰燼。

自己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上次聶飛走的時候,那個吃雪糕的小男孩就說過:「人家奶奶之所以能活到九十八歲,就是因為從來不多管閑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