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回來了一年多,都不敢進入閉關道場,接近真身。」

江寂塵道:「不接近是對的,一旦接近,有可能會直接被真身吞噬!」

明江之雪 「到時,你只會隨著真身一起毀滅。」

「現在情況危險,雪瑤,我先立刻給你療傷,助你破關。」

「雨夢,你讓秦老他們來這裡集合!」

養蛇爲妻:不嫁黑道爹地 最後,江寂塵與楊雪瑤分身離去之際,對紫雨夢道。

「放心吧,寂塵大哥哥,我已經通知了秦老,他們很快就會來這裡的。」

紫雨夢點點頭說道。

至阿狸、小灰、韓青他們,江寂塵也來不及與他們敘舊了。

……

江寂塵與楊雪瑤的分身,很快就來到了楊雪瑤真身的閉關地。

這裡是女帝宮的最深處,是一處禁地,沒有楊雪瑤的命令,沒有人敢踏進這裡。

「進入修鍊道場之後,你跟在身後,我先看看你真身的情況!」

江寂塵開口對楊雪瑤的神念分身道。

「嗯,知道了!」

「可是,寂塵,我總有些不安的感覺!」

這一刻,九天第一女帝者表現得有些不同於平時的強勢,反而有些軟弱和小女兒姿態。

顯然,要面對真身,她心裡有些沒底。

「若是我被真身融合了,不知道,我還是不是我?」

楊雪瑤的神念分身輕輕地道。

「放心,一切有我。」

「我保證,你還是你!」

江寂塵微笑著握住她的玉手,溫柔地安慰道。

事實,哪怕還沒有踏入修鍊道場,江寂塵都隱隱間已經猜到了一些情況。

不過,一切都需要進入看過之後才能確定。

「嗯,我相信你,寂塵!」

楊雪瑤的神念分身點點頭道。

然後,她開始幻動手印,打開道場。

這裡的道場,是由楊雪瑤親手布罩下的,只有她才知道打開的方法。

當然,也可以強行打開,但動靜會很大。

不過,若是修鍊道場的主人掛了,那要打開道場,就會變得很簡單。

比如江寂塵打開聖劍堂堂主程耀劍的道場一樣,輕鬆之極。

嗡!

一道光門出現,江寂塵與楊雪瑤的神念分身雙雙踏了進去。

下一刻,他們就出現在一片靈霧繚繞的道場中。

這是一片浮空的方形玉台,寬長有萬米!

遠遠的,透過靈霧,就可以看到有一個女子盤坐在玉台的中心。

那個女子,自然就是楊雪瑤了。

這一塊玉台上,刻畫著繁雜無邊的古老陣法,而楊雪瑤的真身就處在古老陣法的中心。

那裡,也是靈氣匯聚之地!

江寂塵出現在玉台上,楊玉瑤則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

「雪瑤,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江寂塵問道。

他此時的神色有些嚴肅。

他的七彩神念已經完全的放開,觀察著四周的環境,感應著楊雪瑤的真身。

江寂塵發現,楊雪瑤的真身,竟然沒有一絲的氣息,枯寂無比。

據說,她已經在這裡閉關了上千年!

身後的楊雪瑤神念分身,聽到江寂塵的問話,回答道:「我聽到召喚,那具肉身,在召喚我回歸。」

此時的楊雪瑤神念分身,她的眼中難掩慌亂之色。

畢竟,她現在面對的是真身。

「我們慢慢靠近,你寸步也不要離開我的身後。」

江寂塵神念傳音道。

楊雪瑤點點頭。

然而,江寂塵剛邁出幾步,向中玉台中心、也便是楊雪瑤真身處走去時。

嗡!

異象突生,無盡的陣光從玉台上亮起。

(本章完) 古陣被激活了!

江寂塵與楊雪瑤神念分身,都被困在古陣中。

而就在古陣被激活那一瞬間,本是身上枯寂,沒有一絲氣息的楊雪瑤真身突然動了。

她抬起了頭,兩道目光,突然如同閃電一般落在江寂塵和楊雪瑤神念分身的身上。

此時,江寂塵也終於看清了楊雪瑤的容顏!

與楊雪瑤的神念分身,一模一樣。

只是,看著江寂塵的目光,卻充滿了冷漠之間。

「我的分身,終於歸來了么?」

「既然如此,快快與我融為一體。」

玉台中間處的楊雪瑤,此時突然站了起來,盯著楊玉瑤的神念分身道。

聽到真身的話,楊雪瑤的神念分身臉色變了一變。

「寂塵,有些不對勁!」

楊雪瑤的神念分身,躲在江寂塵的身後,拉著他的衣袖道。

江寂塵皺眉,點了點頭道:「自然不對勁,那具身體內的神魂已滅。」

「此時,控制她身體的,只是一道魔念。」

「女帝必然是在突破時,走火入魔,於是,神魂滅掉,魔念不滅。」

江寂塵其實踏進這裡那一瞬間,便已有了推測。

因為,之前楊雪瑤真身沒有一絲的生命氣息。

哪怕現在,她體內充滿的也只是魔力而已。

「魔,哈哈……楚風,你竟然說我魔?」

「難道,你就忘了我們曾經的種種?」

「你死後,我不顧一切,為你追查真相。」

「然而,萬年之後,一見面,你便說我是魔!」

「你可知,你很傷本女帝的心啊,哈哈…….」

此時,楊女帝完全化成一個魔女,渾身上下,魔息滔天。

而且,她張狂的笑著!

如此絕美無雙的女子,縱然化魔,姿態也依舊是那般的美麗動人。

只是,江寂塵這一刻卻是心中凜然。

對方,竟然可以一眼看出他前世的身份。

這,怎麼可能?」

「你是否感到很驚訝,你明明已不是前世的樣子,但我卻依舊能一眼看出你就是前世的那個楚風?」

「那是因為,你現在身處本女帝所布的魔陣中。」

「你的一切,我早已看透。」

魔化的楊女帝冷冷地開口道。

江寂塵極力深吸一口氣道:「知道又如何?」

「你根本已不是她,你只是她的一道魔念。」

「你的心中,根本已無情,談何傷心?」

魔化的楊女帝,輕輕一笑道:「你說的沒有錯,我是魔念所生。」

「而且,我也無情!」

「可是,你怎知我對楚風會無情呢?」

「楚風,回來吧,回到我的身邊。」

「把你身後的神念分身獻上,我就回來了,真正的楊雪瑤就會回來了。」

這時候,江寂塵的表情陰晴不定。

他身後的楊雪瑤神念分身,則一臉驚慌之意,渾身嬌軀顫抖。

她只是神念分身,在魔化的楊雪瑤真身面前,根本沒能任何的反抗力。

這一刻,若不是江寂塵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此時恐怕已聽從內心的召喚,飛向那魔化的楊雪瑤真身處了。

婚了再愛 至於江寂塵,此時的內心中,也很不平靜,翻起驚滔駭浪。

楚風!

當他聽到這一個名字時,他的記憶中,不由的浮現出前塵往事。

他一直不敢面對前世的自己。

甚至,一直不願意提及前世的名字。

這一刻,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都在逃避。

雖然,自己一直拚命的修行,一路前行,無懼生死。

可是,自己的心,卻並沒有真真正正的剖開,直面前世的自己。

楚風!

這是前世之名。

他所在的家族是楚家!

九重天中央世界,天帝之下第一至高聖帝世家。

如此榮耀,除天帝世家,無人可敵。

那個時候,他是楚家少主,身份高高在上,笑傲天下間。

然而,無論是他自己,還是楚家的輝煌,卻都只在一夜之間,煙消雲煙。

包括楚風這一個名字,他以為自己早已經遺忘。

但現在看來,它早已融入了自己的血脈中。

無論重生輪迴多少次,都改變不了他曾經叫過楚風的名字。

但那,也只是過去,不復存在。

他,現在是江寂塵。

或者說,名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是靈魂!

初心不忘,靈魂永恆!

叫什麼名字,又要什麼關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