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符一共有九塊,散落在靈武大陸的各個角落。

當時還有人通過玉符傳音給林寒,只是林寒修為太弱,不敢露出什麼痕迹,所以一直沒有用手中的玉符,與其他玉符的主人聯繫。

雪州真龍會,每一屆都是在大陸試煉考核到來的前一年舉行。

也就是說,雪州真龍會結束后,林寒有著足足一年的時間去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

因此林寒的計劃很簡單,他要利用那間隔的一年時間,爭取和其他八個玉符的主人聯繫上,一同去探尋靈武聖人的墓葬之地。

為了到時候能夠應對一切可能的危機,林寒在與其他幾枚玉符主人聯繫之前,必須要儘可能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

心中為自己未來的一段武道之路規劃好后,林寒不由握緊了雙拳。

此次的真龍府操辦的試煉,林寒對奪得第一,勢在必得。 荒蕪廢墟中央,魯玉站在那裡,開始解釋此次試煉獲得積分的規則。

「此次試煉中,斬殺化龍境之下的妖獸沒有積分。」

「化龍境一重天到化龍境八重天的普通妖獸,擊殺一頭獲得一千積分。」

「化龍境八重天的普通妖獸,擊殺一頭,獲得兩千積分。」

「化龍境九重天的妖將,擊殺一尊,獲得三千積分。」

「半步聖境的妖將,擊殺一尊,獲得五千積分。」

「若是誰能夠斬殺一尊初階陰陽聖境的妖王,可直接獲得一萬積分。」

嘩!

魯玉話音落下的瞬間,底下頓時響起了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有年輕天驕神色帶著畏懼道:「魯主事,那萬妖荒林中,還存在著陰陽聖境的妖王?」

妖王,哪怕只是初階陰陽聖境,也是無比恐怖的存在。

配合著妖獸天生的天賦,一尊初階陰陽聖境的妖王,絕對可以力搏一位中階陰陽聖境的人類武者。

因此不少人聽到那萬妖荒林中竟然有妖王存在,都是心中生出一絲惶恐。

「怕什麼?」

魯玉看到不少人眼中閃過的畏懼之色,頓時冷喝一聲道:「只有在生死一線中,武道實力才能夠得到巨大的突破,你們若這樣畏畏懼懼,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如何在未來的大陸試煉考核中,奪得進入神武學府的機會!」

神武學府!

一眾年輕天驕聽到這個詞語,都是眼神露出極端興奮之色。

有的人甚至已經激動的渾身顫抖。

神武學府,這四個字代表的意義,在所有人心中,那就是神聖和偉岸的。

只要能夠進入神武學院,那就意味著一飛衝天,潛龍深淵。

到時候別說是雪州大地,就是整個靈武大陸,都會永遠銘記你的事迹和名字。

因此被魯玉這麼一刺激,眾多真龍府中的年輕天驕,都是摩拳擦掌,眼神明亮,身上戰意盎然。

似乎已經迫不及待要去那萬妖荒林中廝殺了。

看到這一幕,林寒倒是有些詫異。

他沒想到,這些人三言兩語就被魯玉挑動了情緒。

不過當林寒看到身旁的梅軒和公孫鵬一個個都是激動異常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低估了神武學府在這些雪州天驕心中的地位。

林寒不知道的是,神武學府,在整個雪州武道界,甚至是在整個靈武大陸,都絕對是無比神聖的地方。

進入神武學府,就仿若魚躍龍門一樣,一飛衝天。

真龍府中的天驕們,都是各大勢力中的傳人,或者絕世天驕。

他們自然早就接觸到這個世界的真相,知道他們所在的所謂的廣袤無邊的靈武大陸,其實只是整個靈界大地的一隅罷了。

真正的強大傳承,真正的強大力量,都在無盡海中央那靈界中心大地上。

魯玉看到眾人激動的神色,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了,要說的都說完了,給你們半天的時間,回去準備一下,傍晚在真龍府門口集合。」

「是,魯主事。」

眾人都是紛紛應是,隨即都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林寒也是朝著自己的修行靈塔走去。

不知為何,他剛才看到了像是突然出現在真龍府中的幾個屍閻殿弟子,總感到心中有些不寧。

「無論是荒天賜,還是穆神養,還有那小屍皇,就算他們三人聯手,也不會是我的對手,可是為什麼總感到這麼心神不寧……」

林寒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心煩意亂。

小白聽林寒說這件事,一雙貓眼中滿是凝重,道:「林寒,這種或許並不是錯覺,而是一種冥冥中對你的暗示。」

「冥冥中對我的暗示?」

林寒聽著小白所說,覺得有點玄乎。

小白點點頭,在四聖圖中說道:「據本帝所知,修行的強大境界的魂師,當觸碰到天機的時候,便能具有揣測過去和未來的玄奇力量,或許,你腦海中的那團黃金火焰,讓你提前擁有了這種能力。」

「如今在這大晉皇都中,可能想要置我於死地的,有三方人馬。」

「第一,是乾坤劍宗青帝盟盟主楚驚才。」

「第二,是屍閻殿的強者。」

「第三,則是我唯一得罪的那荒獸門閥傲家。」

林寒心中暗暗思考著,隨即眼神一定,道:「無論是誰想要對我出手,最大的可能就會在這次出真龍府的試煉中伏殺我。」

小白出聲道:「林寒,不如你別去參加此次試煉了,待在真龍府中休息,等到實力強橫的時候再出去。」

「不行。」

林寒搖了搖頭,道:「此次試煉的第一名獎勵,對我意義非凡,我必須要得到,不過有人想殺我,那也得看他有沒有那個實力……」

說著,林寒眼神中露出一絲冷光。

他準備回靈塔,將閻鬼帶上。

要知道,閻鬼可是能夠媲美一位圓滿之階的陰陽聖境強者,而且他乃是一位從久遠年代活下來的老鬼,真正戰力,恐怕與一位初階造化聖境強者搏殺而不落下風。

若是帶上閻鬼,遇到了什麼緊急情況,就算戰不過對方,逃脫總是可以的。

而且此次試煉中,有真龍府的強者親自跟隨。

一般的宵小之輩,不可能會混入此次試煉當眾。

至於真龍府規定在試煉中不允許攜帶任何幫手,這個根本難不倒林寒。

他體內可是有著四聖圖。

四聖圖雖然是破損的,發揮不了什麼威力,但其中卻是蘊藏著一座真正的小世界,能夠裝活物。

而不像儲物戒指、儲物袋這些儲物寶器,只能夠裝載死物。

臨近傍晚,林寒一人從靈塔中走出。

不過若是有人仔細觀察,可以發現,林寒所在的那靈塔中,只剩下幻女和火龍駒。

軒轅邪早就在門外等待,他看到林寒走出,還略為忌憚的朝周圍望了望,不由說道:「你那個黑袍侍衛,這次終於沒有出現了。」

林寒聽此只是笑著搖了搖頭,並沒有解釋。

其實閻鬼,已經在四聖圖小世界中了,被林寒隨身「攜帶」著。

天色漸漸暗淡下來。

當林寒和軒轅邪走到真龍府門口時,發現一眾年輕天驕,都是已經坐上了一座巨大的飛行靈舟。

唰!唰!

林寒和軒轅邪也是立馬跳了上去。

此時魯玉正站在飛行靈舟前端,看到眾人已經到齊,直接啟動靈舟。

咻!

幾乎就在這瞬間,巨大的靈舟化為一道流光,轉眼就消失在了天際。

靈舟的速度奇快。

幾乎就在第二天的清晨,靈舟上的眾人,已經來到了一片古老蠻荒地域。

底下是一片參天大岳林立,古木穿雲入霄,一片片深水大澤,毒瘴之地,都是顯露在眾人的眼下。

不少人身軀發寒,覺得自己來錯了地方。

但現在,他們已經沒有回頭的道路。

回頭,就意味著放棄。

「所有人下去,放心,會有真龍府的強者在暗中追隨你的,一旦遇到特殊情況,會出手把你救下,不過這也意味著,你直接棄權,放棄此次試煉,將不會得到任何獎勵。」

魯玉神情嚴肅,說完了最後一句話。

唰!唰!唰……

接下來,所有年輕天驕都是從靈舟跳躍下去,轉眼,一道道身影,就消失在了底下的萬妖荒林中。

而這個時候,靈舟上的一個個真龍府的初階或中階陰陽聖境強者,也是跳躍下去。

每一個,都追隨一個年輕天驕而去,暗中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

「小心點。」

軒轅邪臨走時,提醒了林寒一句。

「放心,你我還要在雪州真龍會上切磋呢。」

林寒笑著拍了拍軒轅邪的肩膀。

隨即,兩人各自點點頭,轉身跳下巨大的靈舟,朝著不同的方向飛縱躍而去。

林寒轉眼就消失在了底下的莽荒叢林中。

不過他沒有發現的是,追隨他背後的真龍府守護強者,竟然是魯玉本人。

由此可見,魯玉對林寒的重視,不惜親自潛伏在其身後保護他。

靈舟上的不少還沒跳下去的年輕天驕,都是神色羨慕看著這一幕。

——

——

ps:說一件事,老薛臨時要去杭州有些事,所以接下來的七天,每天暫時五更保底,等七天後,老薛忙完了,再繼續每天七更爆發!謝謝一直支持的兄弟,你們給了老薛拚命的動力!謝謝 萬妖荒林,古木叢生,到處都是遍布的兇險,還有那猛獸的嘶吼聲。

林寒的身影,在叢林中閃爍。

雖然閻鬼在四聖圖中,但只要沒有屍閻殿、或青帝盟的強者來鎮殺自己,林寒自然不會讓他出來。

不然,就違反了此次試煉的規則。

林寒很清楚,自己背後,肯定有某個真龍府的強者在窺伺。

不過讓小白出來幫忙,還是沒有問題的。

畢竟一隻白色的小肥貓,就當是一個寵獸,林寒料定自己背後跟隨著的那真龍府強者也不會多說什麼的。

「終於可以透口氣了。」

小白從四聖圖中竄出,忍不住長嘯一聲。

林寒敲了敲它的腦袋,瞪眼道:「小點聲,真龍府強者在背後暗中窺伺,要是讓他發現你能夠說話,肯定會說我違反規則,帶了一隻大妖。」

小白點點頭,道:「在四聖圖中待久了,有點懷念這種蒼莽荒林,一時沒忍住。」

林寒將小白叫出來的原因很簡單,讓小白配合自己擊殺這萬妖荒林中的強大妖獸。

如此一來,效率肯定很高。

小白四周看了看,道:「林寒,怎麼尋找這荒林中的妖族,我們總不能隨便亂竄吧。」

林寒笑了笑,道:「自然不能隨便亂竄,試煉只有七天,我們要抓緊時間,儘可能多鎮殺這其中隱藏的強大凶妖,此次試煉第一,我必須要得到。」

話音落下,林寒直接激發一顆魂師天眸。

一瞬間,天穹之上出現了一隻虛幻的眼眸,開始縱觀四方。

不過為了防止暗中追隨的真龍府強者的發現自己是魂師的秘密,林寒將那顆彌天之眸變得十分虛幻,幾乎是呈現半透明。

就算朝著天穹上望去,若是不仔細觀看,根本發現不了那一顆魂師天眸。

「找到了!」

幾乎就在眼眸出現的瞬間,視野無限拉伸,一看就發現不遠處一條大河旁,幾頭化形的妖獸正在河邊取水。

一共兩頭化形妖獸。

不過卻是都沒有化形完全,一半人神,一半獸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