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耶絲:「法蓮娜,你也…」

看著兩個表情堅毅的少女,伊耶絲此刻心中真是無比複雜,不知道說什麼好。

「咚!」隨著腳步聲的停下,伊耶絲三人已被數個幾十米高的巨大樹人所包圍!看著體型如此巨大的德魯伊,伊耶絲想了想自己的各種槍械和手雷,似乎都沒有多大作用,難不成用自己這砂鍋大的拳頭打死他們?但是問題是砂鍋在樹人面前也就一顆沙子一樣啊!完了,沒戲了!

雖然不願放棄,但是若是真的出現生死危機,自然還是離去好,伊耶絲三人手中此刻都已經抓住玉牌,不過法蓮娜和貝安娜兩女都在看著伊耶絲,如果他不動,她們也不會選擇離去!

「小不點!你們三人是怎麼進來的?!」一個古老而滄桑的聲音響起,這讓伊耶絲心中一喜,只要沒有直接進攻便還有著希望!

我有一個MC 隨著那古老滄桑的聲音響起,周圍的忽然讓開了一個巨大的通道,一個看起來很是普通的樹人緩緩上前,看著周圍樹人尊敬的模樣,伊耶絲知道能不能擺脫這次的危機就看他們能否過眼前這個樹人的關了! 德魯伊·本乃是德魯伊一族最德高望重的智慧者,是所有德魯伊心目中最尊敬的長者,亦被精靈一族稱為智慧古樹。

就是這麼一個集智慧與威望與一身的德魯伊在今天這個陽光明媚,風和日麗的日子裡居然遇到了一件如何也想不通的事情!

德魯伊一族的領地——草木樹林界里居然混進來三個低階的契約者!!!

「哦,森林女神在上,這些渺小的生物是如何穿越結界防禦,還不引起任何波動進來的,這不森林!」

作為最智慧的存在,她必須搞懂其中的原理,以防有其他宵小之輩,藉此混入!因此它才沒有如同以往一樣,讓族人直接把這些闖入者擊殺。

伊耶絲給法蓮娜和貝安娜使了個眼色,上前一步,仔細的斟酌了一下語言道:「尊敬的德魯伊前輩,我們只是偶然之下不小心進入貴地的迷失者,看在偉大的森林女神的份上,請讓我們離去把」

聽到伊耶絲的話語,周圍的德魯伊為之暗喜,感受著氣氛似乎有所緩和,伊耶絲心中鬆了一口氣,果然賭對了,森林女神並不是一位強大的神靈,她只是自然神系下較為普通的一名神靈,雖然不算弱,但無論是知名度還是實力都只能算一般,因此許多人都不知道這麼一號神靈,更談不上尊重。

伊耶絲剛才的那番話語看似普通卻突出了對森林女神的尊重,很直接的表達了自己對森林女神的尊敬。

如此多年了,這些德魯伊們又有幾個人聽到過外族人稱讚森林女神,還以偉大為前綴,啊,這三個小不點很是不錯,很有前途,他們心中如此想到。

作為智慧的存在,最有威望的德魯伊·本,他又豈會被伊耶絲的這個小伎倆所迷惑。

「哼!」德魯伊·本冷哼一聲,伊耶絲心中一驚,難不成起了反效果,這個看起來像是頭領的德魯伊對於他的小花招很反感不成?

就在伊耶絲以為要糟糕的時候,德魯伊·本咳嗽一聲道:「看在偉大的森林女神份上,放過你們一馬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前提是將你們如何進來的原由說清楚!誤打誤撞?不可能的,你們只有一次機會,若是不能讓我相信,那麼你們將化為這片土地里的養分!」

「這…」這下子伊耶絲陷入糾結,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將真實的情況說出來,畢竟一直以來,老媽的行為都十分低調,雖然伊耶絲不清楚具體原因,但是可以肯定,老媽一定有著非這麼做不可的理由。

如果現在說出來,也不知道會不會對老媽造成什麼影響,萬一…

但是不說的話,伊耶絲不知道能不能撐過眼前這一環節一旦失敗,即便能夠逃離回去,尤里也沒得救了。

還有個選項就是說謊,但是伊耶絲對自己的說謊能力沒自信,一旁的法蓮娜,算了…安娜,也還是算了…最主要的是不知道這些德魯伊會不會有什麼特殊手段能夠看破謊言,風險太大。

好糾結…蛋疼…

德魯伊一族以耐心著稱,因此伊耶絲覺得不必著急可以多思考一會,沒看他們都圍著沒催嗎?不急。

「小不點,我的耐心有限,你們再不說原由,是打算化為養分了?」德魯伊·本都聲音嗡嗡傳來。

伊耶絲:「…」,打臉也不是這麼快的啊!

隨著本的話語傳出,周圍的德魯伊一陣騷動,各種操縱者、掌控者的氣息瀰漫,還有更高階的氣息在蟄伏,簡直嚇人。

後面貝安娜和法蓮娜的臉蛋都有些泛白了,不是她們害怕,而是那些強大氣息的壓迫。

伊耶絲趕緊道:「三分鐘,給我三分鐘時間,剛剛進入這偉大的森林女神領地,那高貴的氣息讓我有些仿徨,思緒未能集中,記憶也有所偏差,不過很快就好,待會一定給予你們滿意答案」

這一刻,伊耶絲不禁為自己機智和口才感到慶幸。

法蓮娜在後面嘟囔道:「不愧是伊耶絲,這臉皮真厚,說起謊來一點都不臉紅,我學不來。」

伊耶絲聽到,頓時一驚,還好這些德魯伊體型太大,好像沒聽到,這法蓮娜真是差點害死人!伊耶絲回頭狠狠的颳了法蓮娜一眼,法蓮娜被這一刮,一愣,旁邊的貝安娜立刻會意,趕緊拉著法蓮娜小聲嘀咕,讓她安靜。

三分鐘極短,伊耶絲還來不及怎麼思考時間便已經到了,德魯伊·本瓮聲道:「趕快回答!敢在森林女神的面上繞過你們!否則死!!!」

最後一字死,本直接調用了此地的域場,瞬間伊耶絲三人感到一股蒼茫的氣息迎面撲來,彷彿一個巨大的古樹將他們壓的死死的!氣都喘不過來!

片刻后,三人從那股氣息中掙脫出來,伊耶絲不住的喘氣,剛才那壓力真是驚人!

「這便是我們來的方法!」說著,伊耶絲將一封信封遞了上去,沒錯,這正是塞雅嫻的親手書信,原本是打算交給精靈族的,但是此刻沒有其他辦法,伊耶絲又不知道能不能透露老媽的事情,只能將這交出去,看看有沒有希望!只能寄託於無所不能的老媽帶給他希望!

「你伸手幹什麼?」德魯伊·本年紀大了眼神不太好,因此沒有看清伊耶絲手中的信封。

伊耶絲:「…」

旁邊一個德魯伊提醒道:「長者,他好像遞出了一個紙片。」

「紙片?怎麼還打算用你們貨幣買通我?!!」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德魯伊·本怒道,這種事情以前發生過,曾有某個企圖獲得精靈琥珀的貪婪商人,找到某個德魯伊,奉上了海量的財富,企圖換取那德魯伊的裡應外合,偷取精靈琥珀,結果自然是那個貪婪無厭的商人被憤怒的德魯伊一樹枝拍死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德魯伊的思緒為何為想到那裡去,伊耶絲還是急忙辯解道:「不不不!偉大的森林女神在上,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這是一份信!」

現在不管說啥,伊耶絲都要扯一句偉大的森林女神!倍有效! 「信?我可不記得和哪個小不點有著來往!」德魯伊·本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依舊伸出一根樹枝向著伊耶絲的手卷了過來,一下便將那封信捲去,十分的靈活。

「咦?!精靈語?倒是神奇。」德魯伊·本發出一聲驚訝的聲音,作為精靈一族的天然盟友他們自然也是通曉精靈語,因此一下辨認出來了。

德魯伊·本心中泛起濃濃的好奇與奇怪,地面上這兩個小不點一看就不是精靈族的,倒是很符合人族的特徵,居然能有寫著精靈語的手信,他可不記得精靈族還與著人族有著交際。

德魯伊·本看著信封上的署名,不禁念了出來:「來自美麗可愛的塞雅嫻…」

「咦?!塞雅嫻…雅嫻…這個名字好熟悉,不過為什麼我有一種不願回憶起來的感覺,好像一旦想起,就會發生不幸的事情…」德魯伊·本此刻心中居然有著危機感,不同於遇到敵人的危機,那是一種對於某個人或物的不安,似是在接觸以後才產生的畏懼。

塵封的記憶猶如漫天飛舞的落葉,在德魯伊·本的腦海中掀起波瀾,記憶如同打開了門閥,一下子涌了過來。

「啊!!!塞雅嫻!我想起來了!我又怎麼會忘記?!居然是塞雅嫻!!!我的森林女神啊!送客!送客!讓他們走!別讓我看到他們幾個!快!趕快!」

德魯伊·本,德魯伊一族最德高望重的長者,活了千年的老怪物,此刻竟然彷彿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之前那氣場一下子消散,不復存在!

隨著德魯伊·本的話語喊出,一旁的德魯伊們中有些不明真相的奇怪的看著自己的長者,而有些知曉內情,忽然回憶起曾經那尖酸歷史的德魯伊立刻色變。

當即就有一個德魯伊身處一根巨大的樹枝,伸向伊耶絲三人,德魯伊·本更是直接用神力將那份信扔回伊耶絲手上。

「…」伊耶絲看著眼前這一幕下巴都要驚掉了,法蓮娜和貝安娜也是一臉不明所以。

「這…應該說不虧是自己的老媽嗎…簡直了。」伊耶絲心中腹誹不已。

「尊敬的德魯伊,這份信你還沒看呢!」伊耶絲大喊道,看著即將掃來的樹枝,伊耶絲有些忐忑忍不住喊了一句。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我不知道什麼信,我也不知道你們來過,趕快給我走!」德魯伊·本道。

伊耶絲:「…」

下一刻,他還來不及說什麼,那巨大的樹枝便已經掃至,三人瞬間被樹枝裹著消失在原地。

直到三人徹底消失在這裡,德魯伊·本這才如釋重負,「總算送走這三個人了,凡是跟塞雅嫻那個臭丫頭扯上關係的,都會倒霉,還是不要再沾染上那丫頭了。」

「欸!!看剛才那份信似乎是給精靈族的,有意思,不知道柰芙婭那個丫頭會激動成啥樣,到時候說不定有好戲看了,唔,要不要派個小分體去看看?」德魯伊·本自言自語道,想著想著忽然又笑了兩聲,搞得一旁的德魯伊們摸不著頭腦,原來那德高望重的長者去哪了?

伊耶絲三人只感覺一陣狂風掃過,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一片野地之上,清風吹拂,夾雜著泥土的氣息,已然完全不見那些高大的德魯伊了。

「這…我們是被直接趕出來了嗎?」伊耶絲有些無語道。

貝安娜偷笑:「是的,看樣子你母親的威名極大,讓這些德魯伊們嚇得直接送我們走了,信都不敢看,實在是厲害。」

法蓮娜轉著頭,看著周圍地面,忽然喪氣道:「早知道這樣,就不該把那塊石頭放回去…」

確實,伊耶絲也有些後悔了,那塊精靈琥珀放了回去依舊被那些德魯伊們發現,早知如此,還不如直接拿了不放,估計那群德魯伊看到老媽的信后依舊會把他們扔出來,而且也無暇查看他們有沒有拿東西。

不過算了,事已至此,多想無用,還是先去精靈一族吧,有了德魯伊這裡發生的事情,伊耶絲心中感覺自己去精靈族的任務很艱難吶,萬一老媽和精靈族也有交集,導致發生和德魯伊族一樣的事情,他們豈不是直接被趕走,進都進不去。

不過話又說回來,至少不用擔心生命危險。

「安娜,這是哪裡? 三國懶人 德魯伊族的外圍?」伊耶絲問道,對於這些他沒有貝安娜了解。

要知道貝安娜不同於他和法蓮娜的隨意,每次出發前都會做好詳細的準備工作,一般有事情問她,保准一問一個準!

貝安娜對比周圍的地形,掏出地圖仔細對比,那神情專註的模樣真是可愛,啊,不對,我在想什麼東西,現在是開小差的時候嗎?尤里還在家裡躺著,我能這麼悠閑嗎?!

咦,反正現在也沒我什麼事情,悠閑一下倒也可以,養精蓄銳是一個戰術。

法蓮娜閑著無聊,到處張望,這片地方看起來十分荒蕪,花草樹木極少,忽然法蓮娜眼睛一亮,在不遠處的泥土縫隙間一朵美麗的花朵含苞待放,甚是美麗,一瞬間她又被吸引了。

法蓮娜三兩步來到花旁,蹲在那裡,撐著下巴一臉傻笑的看著這花,伊耶絲瞥了眼,見她似乎沒幹什麼傻事也就不管了。

「安娜,有眉目了不,這裡距離精靈之森遠嗎?」伊耶絲問道。

貝安娜可愛的皺著眉頭,凝神道:「唔…這裡好像就是在精靈族的外面不遠處,這塊地方應該是精靈之森外面的狩獵荒地。」

狩獵荒地原名不是這個,而是被稱為百花平原,但是隨著後來捕獵精靈的人不斷增多,這裡被破壞的愈發眼嚴重,再後來精靈族的反擊,更加導致了這裡的破敗,隨著歷史的發展,至今雙方爭鬥減少,百花平原有所好轉,但是卻恢復不了以前的模樣了,就此刻法蓮娜所看那朵美麗花朵,估計也是近些年來難得出來的。

而一系列事情發展下來,也導致百花平原的原名被人遺忘,變成了現在的狩獵荒地,即代表外族人對精靈的狩獵,也代表精靈族對外族人的反狩獵! 伊耶絲眺望遠方,道:「如此說來確實不遠,不過被掃到了這裡來,也是有點麻煩,即便是現在,這片狩獵荒地上肯定還有著一些貪婪的奴隸商人存在,估計還配有不少契約者,因此大家要小心了。」

貝安娜撩起髮絲,並肩站在伊耶絲身旁,有些感慨道:「這個世間的爭鬥真是殘酷,即便是愛好和平的精靈一族也難以避免捲入其中,與他人爭鬥。」

伊耶絲:「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鬥,即便是同族內都避免不了,更何況種族與種族之間,我只希望你們這些好友能夠與我一同相伴下去。」

貝安娜展顏一笑道:「那是肯定的!」

法蓮娜似乎是看花看膩了,樂呵呵的跑到兩人身旁道:「你們再說什麼?」

伊耶絲看著法蓮娜那蠢萌的模樣,和貝安娜兩人相視一笑道:「沒什麼,誇你漂亮呢!」

法蓮娜歪了歪鬧腦袋道:「這有什麼好誇的,很多人都這樣說,切,一點意思沒有!」

伊耶絲:「…」

貝安娜笑死。

伊耶絲叮囑了法蓮娜一遍小心這裡的貪婪之人後,三人這才上路,趕路自然依舊是魔導車,伊耶絲那部太大,不過沒關係,有貝安娜在,不缺車,她是白富美。

這片區域不是很大,伊耶絲估摸著以自己等人駕車的速度用不了半日便能走出,到時候便是想辦法找到精靈一族的人,遞上信封,靜待發展。

精靈幽蘭年芳十六,以精靈族的成長壽命來看,划算成人族估計只有三四歲,不過實際上無論是身體成長還是其他方面都已經與普通的十六少女一樣了。

如果說區別,那就是一直生活在精靈族內的她社會經驗不足,意識不到外面的險惡。

與大部分精靈一樣,幽蘭兩耳尖尖,長相絕美,綠色的雙目仿若寶珠一般,美麗靈動,潔白細嫩的皮膚似乎吹彈可破,再加上從小貼近自然的生活讓她看起來頗有一股空靈之意,甚是吸引人的目光。

「啊,好無聊了啊,整體都是些花花草草的,一點都不好看,為什麼族裡不允許我們出去」幽蘭撐著下巴,坐在一根樹枝之上,晃蕩著白嫩的小腿,可愛誘人。

與大部分年輕人一樣,此刻的她早就厭煩了精靈之森內的景色,即便這裡被稱為啟明世界的絕美之地,但也絲毫不能再吸引幽蘭的興趣。

她內心渴望出去見識一番,書書籍上所記在的高山、大海、還有一個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偉大人物等等,她都想要親眼去見識一下。

哦,對了,還有那些狡詐的外族,根據書上記載,他們覬覦著精靈族的族人,幽蘭十分想用神術教訓一頓那些壞人。

「啊~好想出去啊」幽蘭看著盡在眼前的邊界,她此刻就位於精靈之森的外圍,再有二十米的距離,她就會邁出邊界。

精靈之森有著偉大的精靈王(月光女神)的庇佑,因此整個精靈之森邊界,在月光女神的眷顧之下,覆蓋了一層巨大的法陣,法陣集警戒、防禦等功能與一身,即便是半神也休想輕易突破,因此只要精靈們不出去,外面那些貪婪之輩就無機可尋。

不過,他們自然也有這其他手段…

幽蘭嘟著小嘴,一臉不開心,為了出去,她已經與家裡人吵了很多次,結果很明顯,不被允許。

「可惡,為什麼我就不能出去,凌香姐姐、草嶺哥哥還有其他人就能出去,我就不行!」幽蘭不斷嘟囔,越想越難受。

精靈一族雖然完全封閉了,但是族內的高層自然知道這種狀態並不好,而且對實力成長也無益,因此經過研究決定,每年都會允許一小部分族人喬裝出去,當然會經過重重考核,仔細篩選,只有各項指標達到的,才被允許,很明顯,幽蘭沒通過。

因此現在她才在這裡生悶氣,實在是鬱悶無比。

就在幽蘭在這生氣的時候,精靈之森外面,幾雙幽幽的眼睛看著她這裡,由於幽蘭位於邊緣,所以那幾雙眼睛很輕易的就發現了他。

「嘖嘖,極品,這個精靈妞真是極品,肯定能賣一個好價錢!只要將她拿下,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就不用愁了。」說話的是一個匍匐在小斜坡後面的矮胖子,他目光貪婪的看著樹枝上的幽蘭,在他眼裡,幽蘭那絕美的容貌,出眾的氣質,就是白花花的錢財。

至於對幽蘭本身,他早就沒興趣了,畢竟他經手的精靈一族的人也有不少,早就嘗過那美妙的滋味了,現在他更在意的是精靈所能帶來的價值!

旁邊一人低聲道:「還是老規矩?」

矮胖子點頭道:「恩,照計劃行動,這個精靈小妞看起來也是那種未經世事的天真妞,相比這次應該能夠成功!記得,一定不要露出馬腳!」

「知道了,我這就吩咐下去」

「我在這裡觀察,你們動作迅速,別讓她給跑了!」

幽蘭坐在樹枝上越發鬱悶,越想越氣,忽然跳下來,似是準備離開,遠處的矮胖子頓時心中一緊,如果這次這妞離開,下次在找到合適的下手目標不知道要等待。

矮胖子目光死死的盯著幽蘭,心中默默祈禱。

幽蘭拍了拍身上淡綠色的裙子,輕輕的轉了轉身子,皺了皺鼻子,看著不遠處的外面,她心中忽然升起一個衝動,她好像出去,直接自己孤身離去,出去闖蕩,見識一番。

在心中這股意識的鼓動之下,幽蘭不知不覺的前進幾步,而矮胖子看到這一幕瞬間驚喜,如果這個精靈就這樣走出來了,那簡直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幽蘭不斷前進,眼見距離邊界不足三米時,忽然她渾身一抖,直接恢復了過來,她不斷著拍著微微飽滿的胸脯,喘氣道:「還好,還好,差點我就真的出去了,要是被發現了,那就倒霉了!」

精靈一族有著古老而又嚴格的規定,特別是針對擅自外出的,更是嚴懲不待!一旦發現,輕者禁閉、重則關押數年之久!

這是為了保護他們,總比他們以後出了事情,沒機會後悔的好。 就在幽蘭止步不前時,精靈之森外突然冒出一個行人,那個行人牽著一匹獨角獸,緩步前行,在獨角獸的背上一個小小的幻影在不斷播放著畫面,畫面中是啟明世界中十分流行的舞台劇,裡面的演員都是實力派,所展現出來的內容也是精彩絕倫,讓人看了一眼便忍不住被吸引。

尚未出去見識過得幽蘭難能不被吸引,她的目光起初好奇的看著經過的這一人一馬,隨後很快便沉迷於那美麗的舞台劇中,大部分精靈都是感性的,他們喜歡藝術,沉迷於美,女性精靈更是如此。

看著那舞台劇,幽蘭不禁有些著迷的喃喃道:「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神奇,那播放的又是什麼,真是好看…」

那個行人似乎並沒有看到幽蘭,他牽著馬緩慢離去,矮胖子在外面看著這一幕,口中不斷低語:「出聲!出聲!快出聲攔下他!」

很顯然,這個行人和那獨角獸以及那個幻影播放器都是矮胖子這夥人下的魚餌,就是為了釣上幽蘭這個魚!

不要看這個方法似乎愚蠢、簡單,但是對於這種涉世未深的精靈少女卻是有著奇效!成功率蠻高!

矮胖子一方面在祈禱著計劃順利進行,另一方面又在仔細觀察著精靈之森裡面的風吹草動,一旦有精靈族的守衛出現,他們就要撤離!畢竟雖說他們這裡有著數位操縱者,但是面對精靈族這個龐然大物依舊是弱的和紙一樣。

不過還好,直到現在精靈守衛們都沒有出現,說明著這附近暫時不是他們的巡邏路線,還有機會!要抓緊了!

那行人緩步離開,越走越遠,眼看就要不見,矮胖子心中著急,那個行人也是著急,但是他不敢放慢速度,怕被發現!就在他們以為功虧一簣之時,那個精靈族少女忽然喊道:「喂!等等!」

矮胖子如釋重負一般長吐一口氣,那個行人嘴角也是劃過一絲微笑,不過他腳下沒有停,依舊緩步前進似乎沒有聽到,釣魚需要有耐性,不能急。

接下里的劇情是那麼的熟悉,沒有出乎他們的意料,幽蘭跺了跺腳,鼓起臉頰,沿著邊界追了過去,她心中還是有著一絲謹慎,沒有越過雷池,一方面得益於族規的壓制,另一方面族中也時常教育他們小心被狡猾的外族人所騙。

幽蘭身形輕靈,三兩步就追了上去,「等一下,請等一下?」

作為精靈族的一員,幽蘭有著很好的教養,即便對於這傢伙不理自己的態度有點惱火,但是依舊很有禮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