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時空,戰鼓之音震蕩九天,古戰之歌穿空裂石。

浩瀚的氣勢,伴隨著血雨飄飛。

終於,當古戰場之上,唯一人立,四周敵屍堆成山時。

天地一片靜寂!

江寂塵渾身浴血,身上無一處完整。

甚至,他剛才已經動用了《魔鳳訣》第六輪迴的再生之力。

此時,他喘著氣,顯得非常的虛弱,需要拄著沉岳,方可站立不倒。

但在他的四周,還有敵人。

十大戰隊的十名隊長,圍在四周,目光冰冷地盯著江寂塵。

「江寂塵,想不到,你竟然能夠支撐到殺光我們的隊伍。」

「不過,你現在力量已耗盡,受盡重傷,虛弱無力,連站立都成問題,如何還能再戰?」

「受死吧,不過,也要謝謝你幫我們殺光了這些隊員,如此,整個神獸埋骨之地的神晶分十份,且十個人擁有即可。」

「哈哈…….這次真的是便宜我們了!」

時遷、華川等十大戰隊的隊長哈哈大笑,此時興奮、激動到極點。

紅髮少年、白髮老者死了,他們的隊員死了,而江寂塵也將要死去。

還有其餘的人,他們也會殺掉。

整個神獸埋骨之地的神晶都將是屬於他們的人。

「真是夠冷血的,竟然盼著自己的隊員都死光。」

「如你們這樣的畜生,活著實在是多餘啊。」

「所以,你們都該去死。」

江寂塵聲音嘶啞地道。

(本章完)趙兵跟劉三多,他們每天下了課都在做兼職。一天都沒有落下,另外周末也是全天都在做。我想他們手頭應該也有些錢。」

這趙兵跟劉三多,雖然每天在做兼職。但是他們的家境,似乎都不太好。

看他們平時都穿的衣服鞋子,都沒有一樣是牌子貨。都是一些看著很廉價,又沒有見過的牌子的鞋子衣服。

《張小花的秘密》第二百一十八章鑽錯了被子 「江寂塵,你已達到了你的戰力極限,但也耗盡了你的戰力,憑現在的你還想殺我們?」

「我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哈哈……」

十大戰隊隊嘲然大笑起來。

現在,他們在江寂塵的身上已經感受不到一絲的威脅之意。

四周餘下的眾人,看著這一幕,此時還處在不敢置信的狀態中。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過,江寂塵竟然可以屠滅千名神道八重境的神人。

帶着媽咪闖豪門 這相當於,以一人之力,抗衡十大戰隊。

太強大、太可怕了!

在此之前,他們已經認定江寂塵必敗、必死。

但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逆轉。

紫欣、林望,此時則是充滿擔憂地看著江寂塵。

他們現在根本幫不上一絲的忙。

而且,江寂塵早已傳音,讓他們不要出手,守住出口不讓任何一人帶走神晶即可。

其餘一切,交給他江寂塵即可。

可是,都這個時候了,他們的隊長江寂塵還行么?

婚內尋歡·老公大人,誠實一點 江寂塵拄刀而立,冷冷一笑道:「可笑?恐怕一會你們再也笑不出來,也不會再有機會笑!」

時遷怒然開口道:「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威脅我們,大家一起出手,遠攻滅他即可!」

說著話,時遷、華川等十大戰隊的十名隊長,同時凝出攻擊,要對江寂塵遠攻出手。

他們十人,已半隻腳踏入神道九重境,戰力恐怖極點。

根本不是之前那些神道八重境修士可比的。

「你們,真的以為這就是本公子的戰力極限了么?」

「可真夠天真可笑的!」

但這時候,江寂塵驀然開口叫道。

然後,江寂塵身上突然間神光衝天。

一股可怕的秘力,降落在十名戰隊隊長的身上。

同時,他們感到渾身一震,然後體內的神嬰竟然不由自主的飛了出來,被一片奇異的天地吞噬了進去。

「不好,這是神嬰戰場。」

「這是上古傳說中的秘術,可以召喚出神嬰戰場,江寂塵他怎麼會?」

「他想用神嬰與我們一戰!」

「可惡,但就算他以神嬰與我們一戰,憑他神道二重境的神嬰,根本非我們對手。」

……..

十大戰隊隊長的神嬰飛出,進入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中。

他們驚恐的叫道。

神嬰戰場,一旦被召喚出來,方圓滿十里之內,所有的神嬰都要受到召喚,自主飛出。

這種古老的秘術,早已失傳。

但江寂塵竟然也會。

在他們戰鬥的百里之內,只有他們幾人。

所以,此時進入神嬰戰場的自然也只有他們十一人了。

神嬰戰場,其實也只是一片神秘小時空,被奇異光幕籠罩,內里是虛無天地。

這時候,一道耀眼的七彩神光,充滿了神嬰戰場。

那神光,熾烈無比,幾乎讓十大戰隊隊長睜不開神嬰之眼。

「好強的神嬰之力!」

「好強的神嬰壓力。」

「它竟然來自江寂塵的神嬰,這怎麼可能?」

此時,十個縮小版的十大戰隊長,身披神嬰戰甲,手持神嬰法器,飄立在神嬰戰場上。

但看著出現在神嬰戰場上的江寂塵,他們已經震撼到失聲驚呼。

「而且,我看到了什麼?」

「七彩神嬰,九層神嬰戰甲,那神嬰法器,絕對淬鍊了九次以上,這…….」

這一刻,十大戰隊隊長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因為,江寂塵的神嬰,已經完全打破禁忌,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按理說,天道九重境,一至三重,煉三層靈嬰戰甲;四至六重,淬鍊三次靈嬰法器;七至九重,煉三次靈嬰道府。

而神道境,則是一個神化靈嬰的過程。

把九條靈嬰靈脈,凝成九條靈嬰神脈。

擁有一條靈嬰神脈者,就為神道一重境。

此時,江寂塵為神道二重境,那便是已凝出了兩條靈嬰神脈。

這些很正常,並無異常。

可是,九層靈嬰戰甲,淬鍊九次的靈嬰法器,這已經遠遠的凌駕在他們之上。

難怪,他們感受到神嬰的威壓,讓他們的神嬰顫抖。

「超然神嬰,不知有多強!」

江寂塵輕輕自語,然後手持著靈嬰法器,直接殺出。

靈嬰體內的兩條神脈震蕩,爆發出強大無比的七彩神力。

他需要速戰速決,瞬息分生死。

此時,以靈嬰撕殺,江寂塵感覺到更加的純粹,可以發揮出更快的速度、更強的力量。

啪!

江寂塵的靈嬰法器剖下,直接將時遷的神嬰法器切斷。

對方的神嬰法器,根本不如他這般的強大。

不過,對方的靈嬰凝出了八條神脈,神力浩蕩,遠比他強大。

何況,對方十人,此時反應過來,同時爆發出無窮強大的神力,轟殺向江寂塵。

轟!

神嬰戰場,大戰開啟。

江寂塵以一敵十,被圍殺在中間,被無盡的神力淹沒。

「啊!」

「不!」

但只是瞬息間,便有一道道慘叫之聲傳盪出來。

而後,神力散去,江寂塵九層靈嬰戰甲殘破不堪,手中的靈嬰法器,也布滿缺口裂痕。

但是,十名戰隊隊長的神嬰,除了時遷,其餘全部化成了血霧。

「不可能,不可能…….」

時遷雖未死,但神嬰殘破,神智不清,只在重複這一句話。

「沒有什麼不可能!」

江寂塵淡漠的開口,然後神嬰閃身,一劍剖出,當場就把時遷的神嬰斬滅。

至此,十大戰隊隊長的神嬰,全部殞落於神嬰戰場。

生死已分,神嬰戰場消失,江寂塵的神嬰回歸到肉身之中。

但他的意識剛回歸肉身,便看到四方有近千道攻擊,同時轟殺向他。

這是那餘下近千名的戰隊修士,在他神嬰離體一瞬間,對他發動了絕殺的攻擊。

紫欣、林望站立在他左右,但面對這樣的攻擊,他們根本無能為力。

剛才一刻,這近千名神人,看到神嬰戰場出現,都感到極度的震撼。

但他們很快反應過來,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趁著他們神嬰離體,只要將他們的肉身毀去,那他們的神嬰便翻不起風浪了。

只要他們一死,餘下的神晶便都是他們的了。

生死一線間,江寂塵腳下踏出了一步!

(本章完) 躡手躡腳的摸到大門邊。可摸到門把手的時候。她又停住了手。因為她突然想起來,她還有東西留在這裡。

於是悄悄的,又摸去保安的卧室。她現在身無分文,這樣出去也沒有辦法安全會到宿舍。

客廳什麼都沒有,沒有辦法藏東西。而那領導的卧室,她也去過。領導的卧室的桌子,是那種不帶抽屜的桌子。

所以她的東西不會在領導的卧室。而打電話的時候,看到保安室里的兩個桌子,倒是有幾個抽屜。

而那儲物間每天都來放著,人人都可以隨意進出。更加不可能是放在那。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保安室。

反正現在大家都睡熟了,不如到裡面找上一找。說不定會有收穫,如果能找到,那她回去就不愁沒有車費了。

保安室的門沒有鎖,她輕輕一扭門把手。這門就打了開來。進去一看。床上被子疊的整整齊齊,床上並沒有人。

心中不由的一喜。沒人的話她找起來的話,可就輕鬆了很多。只是,這大晚上的,這兩個人不在房間裡面睡覺。會到哪裡去了呢?

眼下也沒功夫多想,還是找東西要緊。為了不讓人發現,本想關上房門。可這門一關,卧室裡面立馬黑漆漆一片,一點光都沒有。

原來房間裡面窗帘拉緊,外面雖然有月光也照不進來。所以才會漆黑一片。

可她也不想去拉窗帘,因為既然裡面沒有人,不如開著燈來找,那樣找起來還快一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