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一路上走走笑笑,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等到三女回來,伊耶絲和黑鼠、鷹眼兩人早已在等待他們,貝安娜見三人百無聊賴,知道他們肯定等了不少時間,便笑道:「小伊,不小心玩的晚了一點,抱歉」

伊耶絲見到貝安娜的笑顏,哪能有什麼氣,「沒事,玩的開心便好」

法蓮娜插嘴道:「可開心了,不過錢花的有點多,你知道的我這人一點都不在意錢,反正都是你付的。」

「你這人真的是…」伊耶絲搖搖頭算是對法蓮娜服了,用別人的錢還說的這麼理直氣壯的,他也就見過法蓮娜這麼一個,不過這也說明了法蓮娜對他的信任。

面對伊耶絲的無語,法蓮娜嘻嘻一笑,蹦兒跳的坐到了他的一旁,順帶還拉著不怎麼說話的歐陽娜娜坐了下來。

歐陽娜娜經過幾日的相處和法蓮娜還是貝安娜的關係已經是不錯了,經常說說笑笑,不過對於伊耶絲等三男的卻是頗為防備,也不能防備,應該稱之為怕生。

對於這點,伊耶絲還是很鬱悶的,黑鼠和鷹眼兩人長的怪模怪樣的人也就算了,本來就嚇人,但是自己雖說稱不上英俊瀟洒,但是總歸也是一個有為青年,一臉模樣至少有著中上水準,咋就被嫌棄了呢?

殊不知,其實歐陽娜娜並不是認生,而是因為她的任務便是接近伊耶絲,但是越接近她就越緊張,生怕自己露出馬腳。

第一次執行任務的新人,還是沒出過家門的那種,話都講不清楚,慌都不會說,完全沒有一點身為間諜的本領。

這樣的歐陽娜娜如何敢去和伊耶絲說話,她怕自己一對上伊耶絲的眼睛就直接露陷了。

「情況怎麼樣?」貝安娜順了下裙子,端莊的坐到伊耶絲的另一旁,黑鼠和鷹眼兩人很有自覺,坐在伊耶絲的對面,把他旁邊的兩個位子讓出來,這就叫做眼力見,黑鼠和鷹眼深喑此道。

伊耶絲道:「問題不大,明天就可以去中央區域裡面見到骨帝了,不過到時候就我一人過去便可了,你們都在外面等我。」

「嗯?這是為什麼?」貝安娜不解。

伊耶絲道:「這是那個老頭說的,說是名額有限,能讓我過去已經是竭盡全力了,骨帝豈是誰相見就能見的。」

貝安娜不語,既然是那老者說的,那便沒有辦法了,畢竟有求於人,只能按照老者說的做了。

「既然如此,你要小心點」貝安娜叮囑道。

伊耶絲道:「放心吧,這我省的,你什麼時候見過身為隊長的我冒進過。」

伊耶絲並沒有將自己要應對那不拉多那些年輕俊傑們挑戰的事情說出來,那隻會引得他們擔心,這些事情就讓身為隊長以及男人的他自己應對吧。

一旁的歐陽娜娜心中鬆了口氣,還好自己不用過去,否則還不得直接露餡,宮殿之中的人無論是誰基本上就沒有不認識她的。

不愧是骨帝,做的事情滴水不漏。

次日清晨,中央區域門口,貝安娜與伊耶絲和老者告別,只有貝安娜一路相送,法蓮娜沒起來,睡得很死,歐陽娜娜倒是察覺了他們的動靜,但是她不敢吱聲,她可不願意去中央區域,那裡認識自己的人太多,說不定路上碰到個叔叔伯伯之類的,萬一再來個熱情的招呼,瞬間露陷。

黑鼠和鷹眼兩人本來要送的,伊耶絲拒絕了,讓他們呆在旅店警戒,開玩笑,難得沒有人打擾,讓安娜送就行了,兩個異族的大老爺們送自己有啥意思呢?

「那麼,我先進去了,你們外面別鬧事,我可能需要不少時間」伊耶絲告別道。

貝安娜點點頭,讓他放心。

不過貝安娜卻不認為伊耶絲會花費太長的時間,畢竟骨帝是大人物,即便各種繁文縟節非常多,但是哪會和他一個普通人浪費多少時間,半天就頂天了。

「嗯,知道了」貝安娜輕輕點頭,目送著兩人進去,一直到伊耶絲的身影消失,她這才回去。

老者心中不是滋味,娜娜又沒來,沒來也就算了,自己還得在一旁全程目睹兩個小青年你儂我儂的,真是讓他心中無語。

老者走在前面,伊耶絲跟在後面,他們兩旁還有著一名護衛跟著,這不是城門口的護衛,而是來自宮殿的大內護衛。

不過這護衛一身盔甲,就連自己的面容都被一個頭盔覆蓋,伊耶絲什麼也看不見,也不知道這人是不是骷髏。

就在默默的行走之時,老者忽然開口道:「那個名叫貝安娜的小妮子是你的女友?」

「啊?你說什麼?」伊耶絲鬧了個大臉紅,老者這突然的驚人一語,差點沒把他嚇尿。

「不是,不是」伊耶絲趕忙解釋道,雖然自己對安娜心有好感,但是說到底他們相互之間都未捅明這一點。

其實貝安娜早就想要捅明了,奈何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導致最終失敗,使得他們就這樣一直拖了下來,不過到也不急。

在啟明世界,普通人的結婚時間頗早,一般二十以內妥妥是結婚了,但是契約者又不同了,很多契約者追尋感情都很晚,甚至有一部分人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免受外界打擾選擇一輩子孤獨一人。

更何況無論是伊耶絲還是貝安娜,甚至法蓮娜都已經成為了操縱者,壽命有所提升,等到以後實力更高了,壽命只會越來越長,對於此事倒也不急。

「不是?」老者眉毛一跳,這當他是傻的不成?兩個人明顯郎有情、妾有意,只要不是傻得都能看看出他們兩人間的關係。

原本說來以老者的身份自然是無所謂這兩人的關係的,但是娜娜在他們隊伍呀,如果伊耶絲和貝安娜已經是情侶關係,那麼這個臭小子敢下手的可能性就低了。

不過一想到自家娜娜無比可愛美麗的樣子,哪個男性能夠忍住不去勾引,不行,得留點後手,不能讓伊耶絲或者其他小人欺負了娜娜。

「真不是」面對老者懷疑的眼神,伊耶絲趕忙解釋一聲,隨即他忽然指了指前方道:「宮殿要到了,不說了。」 婚色:紈絝少東霸寵妻 前方,一座宏偉的建築出現,那是一座宮殿,那也是一副巨大的骨架,伊耶絲沒有想到所謂呃宮殿竟然是一副無比巨大的獸骨! 逆襲大清 原本按照伊耶絲的想法宮殿很有可能是由骨質材料打造的,如同外界的那些建築一樣。

但是現在他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那根本不能稱之為宮殿,明明就是真正的骨架,媽耶,這副場景太滲人了,換做自己常年住在這種地方,嚇都得嚇死。

老者沒有注意伊耶絲的表情,一臉得意的指著巨大的獸骨道:「如何?那不拉多最宏偉的宮殿,由一個神級魔獸的骨架打造而成,內部自成空間,巨大無比,據說住在裡面更能夠加速修鍊,非常了不得!」

「神級魔獸?」伊耶絲心中確實震驚一把,不是說那不拉多的骨帝是一位半神嗎?為何有神級魔獸的屍骨?

對了,肯定是從宇宙中撿的,據說宇宙星河浩瀚無比,在其美麗的表面之下存在著無數的危險,即便是位列神位的存在也不敢說絕對安全,肯定是骨帝遨遊宇宙星河的時候從某個地方撿的。

老者不知道伊耶絲心中在想什麼,見他一眼不語的望著宮殿,還以為他被這大手筆嚇到了,心中得意無比,這個獸骨可是他花費了不少力氣才弄來的,是他的得意之作。

「別傻看了,進去吧」老者笑道,看到伊耶絲如此呆傻的模樣讓他心中難得的開心一下。

旁邊的護衛一直默不作響,他得到的命令就是引領這兩人進入宮殿,其他什麼事情都不用管,無論他們幹嘛。

雖然他奇怪這個命令,但是既然是上面的決定他也就只管照做便可了。

作為大內護衛,他的執行力超強,即便這一路上這一老一少表現的很是愚蠢,但是他良好的執行力讓他一言不語,只管帶路。

所以說身份地位很重要,現在老者和伊耶絲在護衛眼裡很蠢,但是如果讓他知道這老者便是骨帝,估計他得瞬間嚇尿,並且將老者的行為看的充滿深意,宏偉高大。

進入宮殿,果然如同老者所說那般,內部空間巨大無比,並且在無比絢麗的裝飾下,伊耶絲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了一個充滿蠻荒氣息的世界。

惹上律政女王 那是這具獸骨殘存下來的氣息,伊耶絲估摸著這骨架肯定經過特殊處理,否則以神級魔獸的實力,即便是遺骸所殘存的氣息,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抗住的。

進了宮殿,護衛就離去了,換之的是一名侍女,讓伊耶絲驚訝的是侍女竟是人族模樣,她一身黑色制式長裙,動作端莊長相秀美,聲音也是溫柔委婉。

比之之前的護衛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在她的引領下,伊耶絲和老者又走了大約二十分鐘左右這才來到一處大殿。

不過這座大殿依舊沒人,侍女微微欠身,說道:「兩位大人,請稍等一下,我進去通報一聲。」

「嗯啊」伊耶絲回以微笑,這侍女如此客氣,他自然也不會過於冷淡。

老者心中冷哼一聲,這傢伙見到一個好看點的女的就嬉皮笑臉,一副輕浮模樣,真是丟人,果然不能大意,要讓娜娜小心小心再小心。

沒多久,侍女款款而回,恭敬道:「兩位大人,請隨我來。」

伊耶絲和老者跟上,直到來到一個大門前,侍女告退,宮門緩緩大開,幽暗卻不失明亮,兩種相對矛盾的感覺浮現伊耶絲心頭。

還未進去,伊耶絲便看到了前方一座巨大的王座上面坐著一位氣勢浩瀚如海的存在,那是骨帝,那不拉多最偉大的存在,放眼啟明世界也是最頂尖的存在。

伊耶絲看到骨帝的瞬間,心中咯噔愣住,他沒有想到骨帝的真容居然真的是骷髏,一個比人類大了兩三倍的人形骷髏。

原本伊耶絲還猜測過骨帝是否是個亡靈術士,畢竟他在監獄里見到的守衛都是骷髏。

現在看來他猜錯了,錯的離譜,這哪是亡靈術士,骨帝本身就是一個大骷髏架子。

「難不成骨帝是某個亡靈術士召出來后成精了的亡靈生物?」伊耶絲心中不經如此猜測,不過隨即他將腦海中雜七雜八的想法甩了出去,此刻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

伊耶絲和老者來到殿內,伊耶絲恭敬道:「參見偉大的那不拉多之主骨帝大人!」

老者嘴角咧了咧,也裝模作樣的說了一番,還別說自己對自己這麼恭敬還是第一次,這感覺還真是怪怪的。

骨帝微微抬手,聲音如宏,「不必客氣,你便是來自地表的少年英傑伊耶絲?」

「是」伊耶絲抬頭,若是一般人這時候哪敢抬頭,但是伊耶絲不同,他一直對於那些權貴沒有什麼敬畏之感,因此拜見一番后便直接看向骨帝,目光絲毫不畏懼。

也正是抬頭他才看見,在骨帝身後兩側還有八道淡淡的虛影存在,那些虛影給他的壓力極大,完全不弱於骨帝多少,以伊耶絲現在的實力感應不出這些人的真實實力。

不過他感覺這些人的實力至少都不弱於聖光教皇聖塔利亞。

伊耶絲心中驚訝:那不拉多的實力居然有著如此之強嗎?居然有著至少九位如此強大的存在,以他們的實力伊耶絲估摸著聖光神殿可能都擋不住,為何會如此?

不過隨即伊耶絲想到地下世界的整體實力和地表差不了多少,而地表世界各大陣營林立,無數種族勢力存在,而地下世界只有兩大四芒星穴,而那不拉多作為其中的一大四芒星穴擁有如此實力似乎也不算奇怪。

那八道虛影自然是除了骨帝之外的三王五將,他們皆對與塞雅嫻有關係的伊耶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此此刻才再次投影那不拉多,要見上一見伊耶絲。

「平平無奇」八道虛影心中都是如此想法,並沒有覺得伊耶絲有多出色,即便他的實力比之歐陽娜娜強,但是這一點換做他們年輕的時候都能做到,也不算什麼。

而且年輕的時候再怎麼天才也是無用,到了領域級甚至半神之後,可不是比拼修鍊天賦了。

伊耶絲不知道自己一出現便被打上了普通的標籤,此刻他腦子裡全是關於如何向骨帝開口討要石板碎片的想法。 「呵,聽我的大總管說有一個少年俊傑十分想要見到我,為此不惜放出豪言號稱能夠打遍那不拉多的所有年輕俊傑,可有此事?」骨帝的聲音里聽不出感情。

伊耶絲狠狠的瞪了老者一眼,他可沒聽說過自己什麼時候說出那麼一番話,如此囂張,挑釁整個那不拉多的人,還同階無敵,自己簡直被坑慘了,嘛,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確實沒有自信便是,但是不能說出來!要低調!

老者對於伊耶絲的白眼完全漠視,就是要給他個教訓!

「是」伊耶絲硬著頭皮回道,隨即緊接著道:「其實骨帝大人那事情並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前來見你是為了…」

骨帝抬手阻止伊耶絲繼續說下去,笑道:「其他的事情晚點再說,先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實力,是否能夠稱得上同階無敵。」

「骨帝大人,我…」伊耶絲想要說話。

「哎!不用多說」骨帝偏頭看向旁邊的一名近衛說道:「去把他們喊過來,讓我們看看地表和地下世界到底哪裡的俊傑更加厲害!」

「是」近衛離去。

伊耶絲心中欲哭無淚,自己這是真的要開始一個人的踢館之路了嗎?不過這個館也太大了點…

沒多久,十來名少男少女出現在伊耶絲的身旁,他們是那不拉多各個大人物的子嗣,也是那不拉多中最強的四階操縱者!

「參見骨帝大人!」十幾名少年整齊劃一,面對骨帝,即便驕傲如他們也不敢有著絲毫不敬。

骨帝:「不必多禮,事情你們已經知曉否?」

少年們答道:「知道了!」,說完,他們目光望向伊耶絲,或是冰冷、或是好奇、或是蔑視,不足而一。

伊耶絲被看的壓力山大,這些人帶給他的威脅頗大,直覺感覺這些人的視力不比歐陽娜娜差多少,不愧是那不拉多,如此天賦的少年們居然有這麼多,這還不算其他階層的,而且伊耶絲估摸著還有一些少年們沒出來。

「嗯,既然如此,我便不多說了,你們聽著!凡是能夠打敗伊耶絲的人直接晉陞為序列第一!爾等看著辦吧!」骨帝話語落下,十幾名少年們眼睛中驟然放出亮光!

序列第一併不是指他們個人的排名,而是代表著一種段位,代表著實力的認可!當然待遇方面不用多說,序列第一的待遇只要你想得到,都有!

目前那不拉多之中序列第一的只有兩人,一人是骨帝的女兒歐陽娜娜,對於她,眾人是服氣的,一身實力強大無比,而且幾乎沒有短板!另一人是以前的一位天才,早已晉陞領域級,與他們無關,除了這兩人外其餘便沒了,倒是序列第二有著將近十人,但是比之序列第一差了不少。

雖然不知道為何區區一個地表的契約者居然能夠帶給他們這麼大的收穫,但是骨帝既然說出來了,那麼必然不會反悔。

看著這些人如狼似虎的模樣,伊耶絲渾身一個顫抖,尼瑪喲,伊耶絲突然覺得這個骨帝怎麼和身邊這老者一樣,似乎對自己有仇,拚命的坑他。

老者一直保持著低著頭的狀態,完全做出一副恭敬的模樣,伊耶絲也不疑其他,作為那不拉多的原住民,對骨帝保持萬分的恭敬倒也正常。

伊耶絲很想問問骨帝,能不能不挑戰,其實自己只是來說個事的,但是見王座上的骨帝似乎根本沒有在意自己,更不可能有聽自己閑話的功夫了。

伊耶絲咽了咽口水,心中一橫,不就是十來名小年輕嗎?分分鐘搞定!

「在下龍傲天!位列那不拉多第二序列!實力為操縱者頂峰,先行討教!」忽然一名少年跳了出來,名字十分齣戲,伊耶絲默默的看著這個第一個冒頭的,能有自信第一個跳出來的一般多少有些實力,看樣子自己需要速戰速決,給她們一些震懾。

伊耶絲拱拱手算是回應,那名名為龍傲天的男子雙手一擺,隱隱有著一絲龍威冒出,伊耶絲眼中精光一冒,好熟悉的氣息,看樣子這人似乎也融合了不知怎麼的來的龍之精血。

伊耶絲渾身一震,體內的龍之血脈迸發!他很好奇遠古幾乎完美的血脈融合法和眼前這人的比起來到底強了多少!

當伊耶絲激發龍之血脈的時候,周圍的其他人都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但是龍傲天不一樣,作為同樣融合了龍之血脈的人,他能夠輕易的感受的伊耶絲體內蘊藏的強烈龍威!僅僅是稍一感受到他便感覺自己的氣勢和力量弱了三分!

在龍族血脈的力量十分強大,伊耶絲作為完美融合了龍之精血的人,堪比純種龍族,而龍傲天雖然採用的是那不拉多最先進的融合法,但是比之伊耶絲還是差了稍許,因此他的身份相當於亞龍!

當亞龍見到真正的龍族,自然立刻被壓制,伊耶絲不再留手,抓准對方失神的瞬間,整個人帶過一道幻影直接莽牛衝擊撞向龍傲天。

兩人相距本來就不遠,再加上龍傲天失神,伊耶絲抓準時機,一時間竟被伊耶絲偷襲成功,不過龍傲天也不是吃素的,趕忙格擋,雖然對付不知為何融合的龍之血脈力量比他強,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本來他就是擅長肉體方面!

伊耶絲瞬間撞上龍傲天,「轟!」的一聲一道身影瞬間倒飛出去,整個人橫飛數十米直接撞到了巨大的骨壁上面。

「咳咳,我輸了」龍傲天的身影緩緩爬起來,他感覺十分苦澀,沒想到到自己居然一擊即潰,簡直丟了那不拉多的臉。

「承讓!」伊耶絲拱手客氣道,不客氣不行,這裡是被人的主場,伊耶絲怕自己一旦囂張會被打死。

除了龍傲天之外的其餘人此刻看向伊耶絲的目光已經大不一樣,不愧是一旦擊敗便能獲得第一序列之位的人!一身實力果然恐怖!

由於伊耶絲的震懾,一時間居然沒有人敢上。

骨帝心中大罵,這些人怕什麼,我輩兒郎豈能怕輸,直接打啊!一個人打不過就一個個的上,有沒有一點團隊精神! 伊耶絲一臉睥睨,極有強者風範,其實他也不想裝的這麼高調囂張,但是沒辦法,看到這些人後他便知道了一點,不囂張的展示自己的實力,他們是不會服的。

「接下來是哪個?」伊耶絲負手而立,目光看著空處,根本沒有看向這些少年們,再配上那句話語,極為欠打。

「糟了,我好像有些囂張過頭了」伊耶絲心中忽然一驚,因為他感覺到周圍的氣勢變強了,這才發現那十幾名年輕強者一個個目光如狼的盯著自己。

本來伊耶絲只是打算震懾一下的,結果誰知道越裝越舒坦,自己一不小心太囂張了,現在很有可能引起他們的共同敵視了,這下可好,這些人說不得寧願丟臉也要教訓自己。

骨帝有些不耐煩了,那不拉多的這些年輕俊傑們太慫了,等到日後一定要傳令下去好好操練他們,不然他們就會丟那不拉多的臉。

也許是伊耶絲太囂張,也許是骨帝的氣息越來越冰冷,很快有一位年輕強者跳了出來,這一次是一名女子,她衣著奇特,似乎是某種特殊骨質打造而成的衣服,看似白骨卻貼身柔軟。

「請賜教!」女子語氣冷冰,不言苟笑,這是真正的冰山女子。

伊耶絲自然不會因為對方是女子便手下留情,對方的能力也頗為不凡,是伊耶絲沒見過的種類,猝不及防之下差點著道,還好他反應夠快。

伊耶絲最後使用了火箭炮的連射這才一舉擊潰她,女子也是瀟洒,很少乾脆的認輸。

有了兩個人的上場,其餘年輕俊傑們不再猶豫,一個接著一個的挑戰伊耶絲,他們還保持著冷靜,沒有一起群毆。

骨帝看著下面不斷進行的戰鬥心中微微嘆氣,這些人還是太年輕,發現單挑難以打過後就應該剩下的人一股腦的上,太不懂得隨機應變了,反正也沒規定戰鬥規則不是?

「呼哧,呼哧」伊耶絲大口喘氣,接二連三的戰鬥,還都是些強者,即便伊耶絲的神力充沛,此刻也是消耗了大部分。

最主要的還是精神上的疲憊,一個個都是俊傑,各種能力花樣層出不窮,好幾次伊耶絲都差點被陰,若不是他比較全面,並且反應極快,估計早就失敗了。

不過還好,他總算堅持下來了,此刻在他面前只剩下最後一人還沒有動手,不過伊耶絲感覺此人很是不凡,讓他隱隱的感到十分危險。

最後一人的真容隱藏在面具之下,伊耶絲看不清其長相,不過似乎很瘦,一身長袍下的身軀看起來很是纖細。

伊耶絲朝他拱了拱手,道:「出手吧」

「苓骨」那人聲音沙啞,淡淡的說了兩個字後身形化為虛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伊耶絲的身旁,伊耶絲瞬間激活龍之血脈,反射性的格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