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一副要吃人的樣子,任哲很識時務的主動道:「池汐然你知道吧?」見唐小小點頭他繼續道:「他要請助理,而且指定要男的。」

見她依然露出不解的神情,任哲神秘兮兮的湊過來:「池汐然呢,超級男模,你想想,他平時接觸的都是什麼人?」

唐小小不以為然的說:「模特啊,難道你來應聘助理就是為了泡模特?」

任哲很想裝做不認識她,恨鐵不成鋼:「他接觸的都是設計界的大佬啊!平時走的秀都是世界頂級設計師的作品,我要是成了他的助理,怎麼都能耳濡目染,提升自己的能力吧!」

說到最後,唐小小覺得他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

這個想法還是不錯的,唐小小覺得,任哲還是很有想法的,不愧是她帶出來的孩子,不過聽他這麼說,自己也很心動啊。

「為什麼不要女助理呀?」唐小小不解的問。

「這個倒是沒有說明。」任哲看看錶,快到面試的時間了,他用手臂搭著唐小小的肩,一副哥兩好的神情,和唐小小就準備走進去。

走到門口時,卻似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整理好衣衫,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看得唐小小連連搖頭。

這個任哲就是這樣,從小到大都沒有一個正形。

此時輝煌娛樂集團大廈內,正在討論一件事情,那就是池汐然的助理人選問題。

m.d集團的人事部正在為池汐然助理面試忙個不停,此時總監接了一個電話。

「是的是的。」

「可是面試都已經安排好人了,全是男的。」

「好的董事長,我可以安排。」

人事總監抹著冷汗,接著這通燙手的電話。

池汐然,輝煌娛樂旗下當紅的藝人,身材完美,是目前國際上為數不多的中國男模,也是最常在各大時裝周上出現的男模。

也是models.排行榜上一直居於前十的模特。

如此耀目,自然會有眾多的廣告代言、電影、電視劇等爭相砸來。

黑道鬼後 對於吸金能力如此強大的池汐然,自然倍受公司重視,但他從來就是一副高冷范,身邊的助理跟走馬燈一樣的換,這一年不到的時間,助理就換了三四個了。

但他總是要求要男助理,這不發出去的招聘要求上都寫的是性別男。

可是現在突然換到上司的電話,說是要為池汐然找一個女助理,這樣能在媒體面前軟化一些池汐然過於冷硬的形象,可是這麼短的時間,他要去哪裡給他找一個女助理呢,真是難為他了。

正在人事總監一籌莫展之際,唐小小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人事部的辦公室正對著通道,且是全開放式設計,所以對外面的情形一目了然。

此刻,所有前來應聘的都聚集在通道兩側。

而站在一眾前來應聘的男子中間的唐小小,便顯的格外醒目。

舞若中文網om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穩3定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蕭天元也回一禮道:「能與西門家結親,是我蕭家的榮幸,西門族長就不用太客氣了。」

西門淵在一邊看著叔父和蕭天元在那裡虛偽的客套著,其實內心深處都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對於這樣的寒暄,西門淵真是厭惡之極,但他沒有忘記自己此行的目的,所以他只能表現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此時的蕭慕霜卻正躲在門廳外的一處小角落裡,她得知今天西門家的人會過來向爹爹提親,所以便也想過來看看。

她透過窗上的雕花向裡面望去,只一眼蕭慕霜便看見了西門淵,看著他清俊的臉,蕭慕霜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微微有些加速,臉也有些紅紅的。

「這個人就是即將成為自己夫君的人吧?」蕭慕霜在心中暗暗開心。

本來這樁婚事,她是極不願意的,以往只要她不願意的事情,從來沒有人會勉強於她,可是爹爹這次卻像是鐵了心一般。

即使是母親,也沒有像以往那樣向著她,只是說:「先看看吧,如果還沒有見過便拒絕,萬一錯過了,可是會失悔一生的。」

看來母親說得不錯,還沒有見過就拒絕真的不算是明智之舉。

蕭慕霜定定的看著西門淵的臉龐,眼中有些許的沉醉。

她提起裙擺,向著自己的卧房跑去。

蕭慕霜拿出了一套又一套的裙衫在身上比劃,旁邊的侍女香兒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小姐,這些都是你平時愛穿的,怎的今天都不滿意?」

「我要找一件最好看的。」

「小姐不是平時都教導我們,不要太重視外表嗎?莫不是為了今天上門提親的西門公子,而突然轉了性子?」香兒打趣道。

被說中了心事的蕭慕霜臉一下就紅了,嗔道:「就你多嘴。」

香兒見她這樣一副模樣,知她是惱了,於是不再打趣她,認真的幫蕭慕霜挑選起衣服首飾來。

「小姐,這件桃紅金枝紋香紗裙你看怎麼樣?」

「會不會太艷麗了些?」蕭慕霜有些猶豫。

「那這件暗綠竅曲紋長裙也不錯。」香兒又在平時里小姐喜歡的衣服翻找出一件來。

機智笨探 「這件會不會顯得過於沉悶?」

「小姐,你再這樣選下去,人就該走了!」香兒急道。

最後蕭慕霜還是著了那件桃紅色金枝紋香紗裙,此裙穿在她的身上顯得身形極為曼妙,襯出她光潔的臉龐上容光煥發,那香紗輕輕的垂下,群裾被風盪起竟有絲絲的香氣飄散開來。

「小姐穿這件最好看了,而且這香紗的味道實在好聞。」在香兒的眼中,自家的小姐可是最漂亮的。

「真的好看嗎?」

「當然,小姐可是最漂亮的。」

說話間兩人已來到前廳,蕭慕霜含羞帶怯的輕移入內,眼睛都不敢去望西門淵。

「這便是小女慕霜,快來見過你西門族長。」蕭天元見愛女前來,並沒有因為她自做主張的行為感到不滿,而是直接把她帶到了西門越的前面。

「如此看來,蕭天元對這個女兒還果真是愛若珍寶,淵兒娶她確是不錯。」西門越只是聽說蕭家夫婦對這個女兒很是看重,但如今一見,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於是他更加堅定與蕭家聯姻的決定。

「果然如傳聞中的那般美麗動人。」西門越開心的笑了起來。

蕭慕霜向西門淵看去,只見他一臉漠然的站在那裡,她有些不好意思盯著一個男子看太久,於是輕輕的把頭垂了下去。

「就讓他們年輕人多相處一下吧,我們就別打擾他們了。」西門越見蕭慕霜如此,很是高興,於是對著蕭家夫婦說著。

「是呀,兒孫自有兒孫福,就讓他們兩個小輩自己去交流下吧。」蕭天元也很是中意這個未來的女婿,所以打算讓他們先私下先了解一下。

「淵兒,還不帶著慕霜出去走走。」

一路和蕭慕霜走在蕭家的家園內,西門淵一直都沒開口,而蕭慕霜則是不好意思開口,所以兩人就那樣一直靜靜的走著,看著園內的花草魚蟲,假山與湖泊。

良久,蕭慕霜實在有些沉不住氣了,便問道:「公子平日里都喜歡做些什麼?」

「蕭小姐喜歡做什麼?」西門淵望著湖水心不在焉的反問。

沒想到他會不答反問,蕭慕霜愣了一下,看向西門淵。

「他面對我時實有些心不在焉,是不是不喜歡我?」蕭慕霜心裡想著,竟覺得心中有些酸澀。

西門淵半天沒聽到旁邊之人開口,便回過頭來,看向蕭慕霜,此時只見她眼中泛上了一絲水氣,眼眶微紅,獃獃的看著自己。

一時竟然覺得自己這樣對待一個女孩著實太過失禮,於是道:「剛才看見貴府的園中的靈湖竟然如此之美,一時有些閃神了,請蕭小姐見諒。」

見他誇自家的靈湖,蕭慕霜忽的有些釋然了一些:「這靈湖是爹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為了這湖,我們全家從蕭家老宅搬過來這裡。」

「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公子應否?」

「何事?」西門淵不解的問。

「你以後便喚我慕霜可好?」蕭慕霜嬌羞的說道。

西門淵本就極少和女子相處,看到這柔柔弱弱的蕭慕霜居然感覺有些手足無措起來,只得點了點頭。

兩人這次的相處,也沒有太多的時間,不多時,西門越便傳音於西門淵告知要返回,於是西門淵找到叔父后,辭別了蕭家眾人,便離開。

「這慕霜看起來的確不錯,人生得好,家世也好,性子也不錯,淵兒,叔父為你挑選的人你可還滿意?」

西門淵閉了閉眼睛,腦中出現的卻是東方映月那張清麗中又帶了些狡黠的臉,滿意嗎?除了她還有誰能讓他滿意?

西門越見他不說話,便也收斂了笑意:「你要知道你身上的責任,這蕭慕霜你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還請叔父給淵兒一些時間。」

西門越了解他的性子,想來確實是需要給他一些時間的,所以這一路便也不再開口。 雖說著會予以時間讓西門淵考慮,但實則早以和蕭家定下時間,作為西門一族的族長繼承人,婚姻亦是籌碼,都是可以用來交換的東西。

但西門越賭贏了,西門淵的確為了東方映月而願意聽從自己的話娶了蕭慕霜,如此就夠了。

如今她才知道,即使他只是坐在那裡一言不發,但是在這三年裡,給了她不知多大的鼓舞與安慰,可現如今,他是煩了?厭了?累了?所以他以後都不會再來了?

想到這裡,東方映月蜷曲起身子,然後用雙手抱住,似乎只有這樣,她才會有足夠的安全感。

而東方映月,只要淵兒與蕭慕霜的事情一成,那他必定會對她痛下殺手,以免她日後又擾亂淵兒的心緒。

「小姐可是又在想那西門家的公子了?」香兒見蕭慕霜一臉的嬌羞,想都不想直接問出,自家的小姐,她哪有不知的道理。

「香兒哪有胡說,是小姐你自從那日西門公子走後你便是一直這樣魂不守舍的,天天就拉著香兒公子長公子短的,香兒要是再不知道小姐在想什麼,那就真是枉自和小姐你一起長大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蕭天元見西門越走後就一直沒有消息傳回,心中不免有些著急,這門親事,他可也是想極力促成的,可這一連好些天了,這西門家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西門越那邊也並不是不著急,而是他自己的侄子他自己清楚,要是這樣事情不能讓他自己答應下來,那以後的事情可就不太好辦了,所以西門越只好再給他點時間。

聽見有響動,他慢慢的抬起頭來,看見是西門越,打了一個酒嗝,對他說道:「叔父你來了,來來來,一起喝。」

他看了看旁邊引入的靈泉,靈力一轉,一大片的水便往西門淵的頭上淋下。

「為了一個女子,把自己弄成這樣,你還真是出息。」西門越氣道。

聽到這裡,西門越大喜,他以為西門淵還會與自己拖時間,沒想到如今他這樣爽快的答應了,這讓他不由的有些吃驚。

叔父了解他,他也未嘗不了解叔父,當一個人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那這個人離死,也是不遠了。

「你能如此那真是太好了,我馬上便傳音給你蕭伯父,儘快與他敲定好時間。」說到這裡,西門越極快的離開了這裡。

風輕輕的吹過他的眉梢,眼中,心底,一片黯然。

於是乎,平時淡雅如墨的西門府上,這幾日裝潢得濃墨重彩,鮮紅的色澤隨處可見,就連下人門平日的黑色袍服也是換成了喜慶的紅色。

西門越這幾天心情似乎是別樣的好,都不似平時那樣的嚴肅,成日里嘴角都帶著笑。

畢竟他就要當新郎官了,所以西門一家要為他準備的東西也是極多,就如成婚當天所穿的袍服,便是請專人為他量身製作。

西門淵想到東方映月,他覺得自己沒有臉面去見她,雖然他們不曾許下山盟海誓,但也曾經是心心相印,雖然沒有表達過非卿不娶,但也曾經共同經歷了生死,這等情誼,在他心裡比那些未說出口的承諾要重千倍、萬倍。 就當他逃避也好,他實在沒有辦法面對她,如果要讓他親口說出即刻要與別人成親的話,他自己真的說不出口,所以就這樣一直拖著。

冷少的純情寶貝 而東方映月卻在囚室中完全不知道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但她心中隱約感覺有什麼事情發生,心中有些許的不安感,讓她有些惶惶。

西門越一走入院子,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四周都是散亂的酒瓶,院里一股濃濃的酒味。

想西門越一生都十分嚴謹,在他教導下的西門淵雖說不說完全像自己,但也一直沒有什麼出格的言行,除了在東方映月的事情上與他有分歧之外,何時見過如此出格的情形。

他心中生起了一陣怒意,自己一心都為他考量,可是他呢?居然在如此重要的日子如此醉酒。

「你這是要幹什麼?是打算給蕭家難堪還是給西門家難堪?」西門越實在是忍不住了。

西門淵抬起迷茫的眼睛,看向西門越,接著便笑了起來:「是叔父,你也來與我喝一杯罷!」

說完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拿著一瓶靈酒走到西門越的前面。

此時西門越的心中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了,這個侄子最近真是太不像話了,平時雖然也有忤逆自己的時候,但這次他實在是太過份,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三番兩次的與自己對著干。

「虧得我對你如此看重,你就是這樣回饋我的?」

忽然聽得「呯」的一聲,西門淵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西門越趕緊兩步上去,卻發現他已經醉倒在地。

「把所有的酒都收起來,這幾天一滴都不能給他,也不許讓他走出這個院子。」交待完這些后,西門越拂袖而去。

疏妝 沒有了靈酒一口一口的灌下,西門淵的神智漸漸的清醒,他很了解自己的叔父,所以也沒有想要去離開自己所居住的這個院子,只是每天靜靜的坐著,一動不動。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這一天的到來是避無可避。

蕭家的花轎已來到了門口,西門越滿臉堆笑的前去迎接,看著香兒將蕭慕霜從轎中扶下,婷婷立於門外,身後則是浩浩蕩蕩的隨待,箱籠等物擺了一地。

而此時的西門淵已在西門雲和西門飛的陪伴下立於喜堂之中,等候著蕭慕霜的到來。

他一身大紅的喜袍,襯得他白皙的臉上更顯蒼白,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西門雲和西門飛是奉叔父之命看著他的,怕他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蕭慕霜已被安置在房裡等候賓客們入席,此時喜慶的西門府上已是人聲鼎沸,更添熱鬧氣氛。

香兒則是招了幾個待女去了主房,在新房裡開始鋪房,把從蕭家帶來的帳幔,被褥及各種器皿進行擺放,當然都是以紅色為主,更是用熏香將新房給弄得香氣四溢。

看著被自己裝飾一新的新房,香兒很是滿意的退了下去。

蕭慕霜此時的心中十分的欣喜,她這自從見到西門淵的那天起,就開始期待起這一天的到來,等到這一天真的到來,她卻發現自己的緊張。

她不停的將喜服的流蘇抓起又放下,放下又抓起,就像是她的那一顆不安的心。

西門淵木然的在大家的恭賀中一一回禮,而西門越則是從頭到尾都是滿臉笑容,似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與此同時,賓客也已陸陸續續入席,蕭慕霜在喜娘的攙扶下,緩緩的走入,跨過門口的火盆,她身上的喜服十分的繁複,上面用金絲綉有龍與鳳並飾以眾多的彩飾,鳳冠上垂下許許多多的絲穗,顯得端莊且高貴。

在眾人的注視下,帶著新嫁娘的嬌羞,款款向西門淵走去。

西門飛在旁邊輕輕的推了了他一把,示意他上前的去迎接新娘,可西門淵卻站在那裡完全沒有動。

蕭慕霜沒有停頓,她直直的走到了西門淵的面前,站定,看著這個以後就是她夫君的人,抬起了自己的手。

西門淵只是定定的看著她,卻依然沒有行動,此時的蕭慕霜有些難堪,旁邊的喜娘卻是個機靈的,立馬執起蕭慕霜的手往西門淵的手中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