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嫉惡如仇,斬妖除魔的道人,怎麼可能留下這邪法,禍害女鬼後人?

“這就不知道了。”周叔看了一眼小姐,眼中有憐憫,慈愛:“只可惜,苦了小姐,還不能習武。”

“是啊,若是小姐能習武,成爲武道高手,也不必受困邪法。”幾位護衛道。

江道明沉吟道:“我想見見道人,你們可有辦法?”

周叔猛然擡頭,燒紙的小姐也停頓下來,七位護衛驚愕地看着他。

“殿主,勿要衝動,那邪法雖然詭異,但不會輕易害我們。”聶玉倩柔聲道。

“不是衝動,濫殺無辜,斬妖除魔,乃是除魔師職責。”

江道明漠然道,雙眸蘊藏龍象真氣,掃視廟內,卻是什麼也沒發現:“本殿主焦急趕路,他卻擋路,本殿主也要討個說法。”

“討說法?”

護衛們面面相覷,向一個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年的道人討說法?

“可能只是玉倩禮數不周,讓先祖和道長見怪,多燒些紙錢,明日路可能就開了。”聶玉倩道。

“狗屁禮數不周,這邪法若真是道人所爲,道經都還給道祖了?”

江道明冷哼一聲,毫無懼色:“兩情相悅,本是可喜之事,女鬼書生,亦是感人事蹟,可若化作邪祟,必將斬殺!”

“殿主,少說兩句,少說兩句。”周叔連忙勸道。

護衛們也連忙道:“殿主,少說幾句吧,別惹惱了他。”



江道明正要開口,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道陰冷氣流。

紅燭火光,突然化作猩紅光芒。

本就陰寒的破廟,此刻如冰窖一般,讓人手腳發涼。

一道模糊虛影,在燭光映襯下,拉的老長。

咚咚

劇烈的心跳聲響起,七位護衛,還有小姐,周叔,全都僵硬下來,冷汗從額頭滴落,心跳聲如同擂鼓一般,清晰可聞。

披頭散髮的道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供臺前來回踱步。

道人並指如劍,不斷揮動,一聲聲冷喝響徹:“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天地無極……”

“殿主。”江元亮嚇的面色發白,嚥了咽口唾沫,不安地看向江道明。

護體龍象熠熠生輝,陰冷氣流難以近身。

隨着他的一聲殿主,道人猛地仰頭,甩開遮臉長髮,雙眼瞪大,泛着猩紅光芒,死死地看着江道明:“乾坤爲何不借法?”

此刻的道人,雙眸猩紅,渾身散發着滔天邪氣,哪還有之前道家正宗浩然氣?

“退開。”江道明一擺手,龍象真氣掃過,護衛們不受控制,飛退數米,落至聶玉倩身旁。

樑俊二人也退下,讓江道明和道人相對而立。

小丫頭,逃不出總裁的手 “乾坤爲何不借法!”道人冷聲喝問,陰冷邪氣翻涌,震動整個破廟。

“若你只剩這一縷執念,本殿主這便爲你超度!”

六龍六象盤旋,江道明踏前一步,龍吟象哞響徹,神聖鎮壓之力充斥整個破廟,壓制陰冷邪氣。

“十八龍象,第六層!”

周叔倒吸冷氣,震驚地看着江道明,他還以爲,江道明能有六層除魔心經就不錯了,沒想到修煉的是十八龍象。

神聖鎮壓之力,讓道人不安起來,劍指再揮:“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一聲輕喝,陰冷邪氣,此刻竟是化作數十道劍芒,每一道劍芒,都有一絲血光。

“上古御劍術!”周叔等人驚駭,這道人已經死了不知多少年,居然能再現上古御劍術。 「辛傲天,幹掉那小妞!」感覺到沈紫煙的琴聲連自己的情緒都要受到一些影響,魔尊立刻對靠沈紫煙最近的魔聖大喝起來。

「遵令!」辛傲天聽聞魔尊大人的指令,嘴裡發出一聲怪異的尖嘯,無數的法則符文瞬間奔涌而出,如同濤濤潮水一般向著沈紫煙所在的方向急涌而去。

「老辛,我來助你!」就在此時,一旁的另一名叫暗箭的魔聖一聲沉喝之間,左手虛空一抓,手中立刻多出一張巨大的弓弦,右手拉弦之際,箭弦之上已經多出一道長及尺許,不斷流散著法則符文的弓箭。

其中暗含精神力將沈紫煙鎖定之際,右手一松,那之間還掛在弦上的法則之箭瞬間消失不見,下一刻便已經藉助著空間之力先發制人的搶在辛傲天的攻擊之前,出現沈紫煙身前不足三丈之處。

箭身乍現,瞬間便以撕裂虛空般的速度在極速旋轉中化為一個巨大的錐型向著沈紫煙橫推而來。

瓊花劍斬!

五行斷天!

站在沈紫煙身側的方新怡和沈七七兩人幾乎同一時間身影一閃,一左一右的擋在沈紫煙的身前,齊喝之間只見兩道璀璨光華從天而降,剎那之間,方圓數丈之內的空氣彷彿被瞬間抽空,那強悍的力量形成的氣勁絞殺瞬間將空間絞得支離破碎。

總裁的逃跑妻 斬!

二女齊聲輕喝之間,兩道威勢剛猛的攻擊斬在那犀利的法則之箭上。

嗡……嗡……

箭身發出兩道嗡響,二女那剛猛無比攻擊瞬間化為虛無,在強大的反震之力下,二女各自從喉間發出一聲悶哼,皆被震得橫飛而出。

「我來!」

「我來!」

見狀,距離沈紫煙較近的一眾武者紛紛縱身而起,一道道犀利無比的攻擊不斷轟向法則之箭上。

可是暗箭乃是聖人後期巔峰的存在,其實力在尊前十五將內也足以進入前三之列,而法則之箭更是他的成名絕技,在別的面位憑著這一箭他曾以偷襲的方式斬殺過一位臨虛聖人。

如今雖然不是偷襲,但他面對的也不是臨虛聖人,那些升空而起的身影甚至未能對法則之箭的前沖之勢造成一絲阻礙,身體便已經被其洞穿,接著在法則之箭穿過之後,身體瞬間爆裂乾癟起來,而法則之箭卻彷彿吸取了他們的力量一般,聲勢不僅沒半點減弱之勢,反而變得更加的銳利起來。

那陣陣破空之聲更是震得人耳膜生痛,好在在場的武者皆是洞天境中期以上,否則若是窺天境一級的武者,根本不用動手,在這等音波的衝擊之下便足以令他們爆體而亡。

「都退下!」看出法則之箭有吸收精血的能力的流雲劍宗太上長老馮劍空一聲厲喝整個人已經升空而起,平平的擋在法則之箭前方。

面對急馳而來的利箭,馮劍空眼中精光湧現,手中九階靈劍瞬間光華盡散,一劍平刺而出。

一劍伏萬魔!

看著這一劍,不斷正欲上前幫助沈紫煙的武者不由驚呼起來,此劍看似平淡無奇,卻是將一一個人所有的劍意都聚集在了這一劍之內,乃是流雲劍宗的無上劍技。

劍尖精光閃過,錚……的一聲直接頂在了法則之箭的箭尖之上。

那去勢無阻的法則之箭極速前沖的身影突然停了下來,馮劍空全身一顫,瞬間變得滿臉通紅,但這一刻他卻如同腳下生根一般,牢牢的站在那裡猶如泰山屹立,紋絲不動。

「有點意思!」暗箭嘴角輕輕一挑,一道靈訣瞬間射入法則之箭上,只見那靜止下來的法則之箭瞬間極速的旋轉起來,無數的法則符文沿著箭尖向著馮劍空的劍身纏來。

「放肆!」馮劍空乃是與當年的逍遙聖人同期的聖人後期巔峰的存在,其實力還遠在杜清之上,一聲厲喝之間,只見劍身一震,那些剛纏繞而來的法則符文瞬間被震得四散而飛,在四周激起無數的轟響。

「我看你能支撐多久!」暗箭依舊神色如常看著馮劍空,因為此時辛傲天的攻擊已經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的吞噬了無數的武者之後,向著馮劍空奔涌而來。

體內法則之力飛快的運轉,但那箭身在不斷的旋轉中,力量不斷倍增,僅數息之間,馮劍空便有一種支撐不住的感覺,身體亦在那巨大的衝擊力下不由自主的緩緩向後退去。

接著身後那道黝黑的長河掀起一道巨浪向其狂掃而來。

「來得好!」看著這一幕,馮劍空不僅不懼,反而眼中流露出一絲興奮之色,身體亦瞬間膨脹起來,變得比之前足足大出三倍之外,「告訴李逸晨,別忘記他答應過流雲劍宗承諾!」

一聲厲喝之後,還來不及等到任何人的回復,馮劍空的身影在半空之中突然爆裂開來,無數的真血如同一道血河一般,瞬間將前方湧來的法則之箭以及黝黑長河所淹沒。

「馮長老!」見狀一眾流雲劍宗之人不由悲呼起來,誰也沒有想到僅一個照面,在他們心中如同神一般存在的馮劍空太上長老便被逼得自爆身體。

自爆對於武者來說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不少武者雖然死去,但他們的神魂依然可以逃出肉身,或是奪舍,或是轉世,可一旦自爆,那就是神魂俱滅的結果,那麼從此世間便不會再有這個人,那是真正的身死道消。

所以哪怕戰鬥再如何的激烈,至今為止,仍然沒有哪個聖人以自爆的方式來與敵相鬥。

畢竟到了聖人之境,其神魂已經十分凝固,哪怕是離開了肉身也不會輕易破碎,這是聖人的資本。

可是如今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馮劍空選擇了自爆的方式來為李逸晨護法,瞬間將早已殺紅了眼的眾人心中的熱血再度點燃。

「馮長老都能自爆,我等又有何不可!」

「李宗主,請記住你對問道閣的承諾……」

「李宗主,請記住你對聽雨樓的承諾……」

一聲聲厲喝之間,一眾洞天老祖、聖境聖人如同一個個人形炸彈一般,拼著命的衝到魔族的身前,接下來便是直接自爆。

頃刻之間,在青雲大陸武者不計生死的攻擊下,魔族的氣勢瞬間受到極力的壓力,尊前十五將中有兩人遭遇到三大聖人的包圍自爆而直接身殞。

就連魔尊在這種瘋狂的進攻中亦身上挂彩,趕緊命令屬下暫時回防與青雲大陸的武者拉開距離。

短暫的勝利,青雲大陸的武者卻是誰也興奮不起來,進入青雲聖地核心眾人眨眼之間便已經減少了三分之一。

而這三分之一中大多都是以自爆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說從此他們將連轉世輪迴的機會都將失去。

「結陣!」

感受到青雲大陸武者的這股不懼死的意志之後,魔尊的臉上也微微有些動容,這些年他征戰過不少的面位,但是像青雲大陸的武者這般團結,這般不懼死的還是十分少見。

不過魔族自然也有著魔族的手段,雖然他們對於術道並不專精,但是他們卻有著祖上傳下來的一套合擊戰陣。

只不過此陣一旦運轉,那只有入陣之人皆筋疲力盡方可停止,而且組陣之人至少要數月才能恢復過來。

所以非到萬不得已之時,魔族也不會輕易運用此陣,但是在青雲大陸以命換傷的攻擊之下,魔尊知道已經別無選擇。

此時他已經沒心思去考慮一旦聖尊使者出來之後看到這般情況是否會給自己留下不好的景印象,他現在要思考的是如何能更好的保護住同伴的性命。

畢竟就算他們的實力更強一些,但也沒有強到無視聖人自爆的份上。

自爆的後果雖然嚴重,但是其威力也非同一般,哪怕是洞天境後期的自爆,只要站得夠近也足以給他們帶來一定程度的傷害,所以此時魔尊也有些騎虎難下。

「異靈門的兄弟們跟我來,現在到我們靈異門表演的時候了,可別輸給了別人!」說話的是靈異門的門主劉易安,一聲輕喝之間,他的身側立刻站了百餘來人。

「放心吧門主,兄弟們不會丟了靈異門的臉!」

「為了青雲大陸,我們沖……」

劉易安一聲厲喝之間,靈異門眾人如同一顆顆導彈一般向著在魔族的陣營橫飛而來,半空之中,所有人的身影皆是瘋狂的膨脹起來。

「瓊花宗弟子準備!」看著這一幕,傅紫月亦知道馬上就要輪到自己瓊花宗了,雖然其他勢也不乏聖人,但底蘊畢竟比不過六大勢力,面對著強大的魔族,哪怕是自爆也要有足夠強者,否則對他們也難以造成太大的影響。

「笑話,我們青雲大陸的人男人還沒死絕呢,哪輪到女人玩自爆!」

「不錯,我們雖然不是六大勢力,但我們同樣不缺血性,不怕死的跟我來!」

「不錯,我們答應李宗主的兩個時辰如今已經只差一柱香的時間,瓊花宗的娘們兒要死也得等到最後才死……」 昂



龍吟象哞響徹,金光照亮破廟,神聖鎮壓之力,所過之處,陰冷邪氛潰散。

六龍六象縱橫,所過之處,數十道劍芒崩潰。

龍象掌力摧枯拉朽,印在道人身上。

轟然一聲,道人身軀一震,周身磅礴陰冷邪氣,如同洪流一般,席捲整個破廟。

一抹極致的血光亮起,紅燭映襯下,閒的格外妖異。

江道明目光一凝,眼前出現一道猩紅血幕,血幕鋪天蓋地,將整個破廟籠罩。



下一刻,邪光閃耀,周圍景象變化。

江道明眉頭一皺,四周全是血色,自己已經置身在一片血色空間。

周叔,樑俊等人,全都在這個空間,距離他不遠。

血色空間,一道道血氣流轉,刺鼻作嘔。

無敵升級王 “啊……”

聶玉倩突然慘叫一聲,一頭栽倒,在血色空間內翻滾起來。

一縷縷血氣,不斷鑽入聶玉倩體內,讓他痛苦萬分。

“小姐!”周叔等人面色大變,連忙衝過去,想要攙扶。

龍象齊鳴,六龍六象嘶吼,神聖之力垂落,如同利刃一般,切斷入體的血光。

龍象真氣灌入聶玉倩體內,尋到一縷縷血光,欲要強行逼出。

卻見聶玉倩體內的血液,此刻竟是浮現一絲絲邪異氣息,與血光相呼應。

“嗚哇……”

突然,一道淒厲的嬰兒哭聲響起,哭聲悽慘,帶着一絲魔音。

“呃啊……”

兩位修爲弱的護衛,當場七竅流血,一絲絲血液,滴落在血色空間,融入血色之內。

整個血色空間,顯得十分邪異。

其餘護衛,周叔,甚至樑俊和江元亮二人,也感覺到萬分痛苦。

江元亮周身泛起金光,除魔真氣催到極致:“殿主,我們的血液,好像要噴出來。”

江道明體內血液,也在沸騰,像是有一種無形力量,想要牽引他血液破體而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