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如今三方聯盟,就有點困難了,想要獲勝,想要讓他們嘗到苦頭,必須出其不意,而這個關鍵仍然在九天閣身上,因為大陣的存在,它仍然處於保密狀態。

等到三方勢力圍攻劍山,神兵天降,依靠最強戰鬥力,完全可以逆轉!

……

面對三方勢力的蠢蠢欲動,羅宓選擇了等,而龍靈選擇了相信。

如此,接下來的日子,歸元劍派仍然一如既往的低調。

而在西涼城。

乾正坤和羅政竟然都在這裡。

他們來此,自然是在商議,如何滅掉歸元劍派。

陰陽派和西涼城想要獲得更多資源,必然要去面對歸元劍派。

三年沒動手,也是有著頗多顧忌。

如今,實力不斷壯大,尤其,武狂古木進入造物之城遲遲未出,顯然已經發生意外,那麼,是時候動手了。

當然,他們還是頗為顧忌劍山上的龍靈和那名武聖太長老。

而就在這個時候。

曹州羅家出兵,連破數城,這讓他們找到了機會,急忙以城池和資源來換取合盟,一起出兵征伐歸元劍派。

羅政發兵定州,為的不就是資源嗎?有人願意送上,而且還是一起滅歸元劍派,可謂正中下懷,一拍即合。

在這些年他知道,百丈山那一天,龍靈出現,羅宓肯定沒有死,所謂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個隱患必須除掉!

就是如此,三方勢力聯盟,矛頭直指歸元劍派。

而今天,三方大佬出現在西涼城,這個臨時聯盟基地,也是為了商議何時出兵。

進過,一番商討后。

最終,他們定下,下個月的月初出兵歸元劍派。

而且,陣容也堪稱豪華。

其世俗軍力二十萬。

武皇強者四十名,武王三百名,低級武者高達兩千。

因為是初步同盟,沒有取得足夠信任,他們並沒有將全部戰鬥力都投入進去。

不過他們相信,憑藉此等陣勢,就算擁有武聖大能的歸元劍派肯定無法招架,山毀宗滅只是時間問題。

羅宓之所以要等他們來,也是斷定他們不可能將全部戰鬥力投入,依靠隱藏的九天閣,絕對可以將他們重挫。

可是,有些事情真的無法去推斷和預料。

待得一個月後。

歸元劍派面對的可不止是三方勢力,因為,就在今天,遙遠的青州蛟龍城,迎來了一批強者,而他們來自於東州的羅黑塔,這也是百年以後,有東州勢力第一次登上尚武大陸。羅黑塔來到大陸,為首的是擁有劇毒體質的青衣,而她自然是來追殺古木的。 慕靖西一把將喬安抱進懷裡,低頭,情難自禁的輕啄她的唇瓣,嗓音低啞,「老婆,你真美。」

今天的她,身著一身紅色嫁衣,明艷不可方物,只一眼,便將他的心魂全都勾走了。

他終於明白了那句話,結婚的那一天,是女人一生之中最美的時刻。

此時此刻的喬安,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喜悅,精緻的眉眼間染上的嬌羞,猶如醇香的美酒一般醉人。

喬安輕輕推開他,美眸深處流光華轉,「喂,你犯規。」

「特殊時期,特殊手段。」慕靖西打橫抱起她,就準備強行離開。

噹啷。

金屬碰撞,發出的清脆聲響。

慕靖西渾身僵硬,緩緩低下頭,喬安白嫩的雙腳並未穿鞋,而那纖細的腳踝……被一雙金屬腳鐐銬住了。

銬住了……

住了……

了……

陸萌打了個響指,笑嘻嘻的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想要順利接親,可不是這麼容易滴。」

司徒雲舒點頭,「沒錯。」

雲舟和宋雲遲對視一眼,「你怎麼沒事先通風報信?」

宋雲遲也很無辜好不好?

身為伴郎,他老婆怎麼可能把這麼很重要的消息透露給他?

江洵更是傻眼了,這……可還行?

少夫人雙腳被銬住了,沒有鑰匙,怎麼出去?

慕靖西眉頭緊蹙,「誰想的餿主意?」

喬安抱著他的脖子,嬌笑著,纖細的食指一指,慕靖西順勢看去,看清了陸胤那張臉后,他頓時咬牙切齒了起來。

獨家制片:總裁的專屬替身 「就知道你不會遵守規則,所以,小小的留了后招。」

宋雲遲:「……」

我靠!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大舅子,厲害還是你厲害!

能相處這餿主意來,看來是十分不想讓喬小安順利出嫁的啊!

江洵帶著一群警衛,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三少,現在怎麼辦?」

「乖乖玩遊戲吧。」陸胤雙手環抱在胸前,高冷的道,「別想著投機取巧。結婚是喜事,沒點誠心,怎麼行么?」

說完,他看向一旁的盛凌雲,「叔叔,你說是吧?」

「那是當然。」這句話,盛凌雲十分贊同。

離婚前妻太搶手 他的寶貝女兒這麼優秀,沒點誠心,怎麼有資格娶他的寶貝女兒呢?

「糟糕。」雲舟一手扶額,岳父大人都發話了,看來三少這回是栽了。

「還不快放我下來?」喬安粉拳輕捶著他胸口。

慕靖西薄唇微勾,噙著一抹柔和的笑意,「好,是我莽撞了。」

側頭,「雲舟,過來搭把手。」

被點到名的雲舟,連忙應聲,「好嘞!」

小心翼翼的將懷裡的嬌妻放在床尾,慕靖西輕撫著她的發頂,眸色迷離,「喬喬,你真美。」

喬安笑得眉眼彎彎,「瞎說什麼大實話呢!」

藥香卿王妃 盛凌雲在一旁笑得咳出聲來,「喬喬,謙虛謙虛。」

寶貝女兒喲,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好歹謙虛一下啊!

雖然慕靖西說的是事實。

可你也好歹做做樣子啊。

雲舟俯身,手剛要碰到喬安,就被慕靖西一掌無情拍開,「碰哪呢,理裙擺去!」

這一掌,無情又無義!

手背都紅了一片。 羅黑塔登上尚武大陸,人數共有十人。

而這些人,竟然全是武皇修為,甚至,有兩名武皇巔峰。

如此陣容,可以說是羅黑塔的絕對主力了。

青衣這個劇毒女子,給古木投放了蠱,認為他肯定毒發,然後成為一具屍體,可三年來,任由她如何施展秘法,卻始終難以和蠱取得聯繫。

最終,她斷定,這個男人很可能沒有死,或許用了什麼辦法,將毒化去!

這才是我看中的男人呢。

如果就這麼輕易的死了,實在沒有什麼樂趣。

青衣沒有感覺意外,反而是愛的越來越深。

尤其想到在葯堂外,他和龍靈在一起,頓時醋意大起。

自己的男人,必須是自己的!

如果不屬於自己,就必須讓自己殺死。

帶著愛他,就殺死他的想法。

性格古怪的青衣帶著羅黑塔高手來到尚武大陸。尤其,經過各種渠道打聽出,在葯堂化名高尚的他,其實叫古木。

等她來到大陸,稍加打聽,就知道了歸元劍派和他有關的一切。

然後帶人啟程,向著定州而去。

由於是第一次來到大陸,目睹比東州更為繁華的城市和山水。

青衣頗為好奇,並沒有急著趕路,而是一路遊山玩水的前進。

定州很亂。

青州也好不到那去。

野心極大的勢力早就打的你死我活。

不同於定州陰陽派和西涼城,青州的龍頭老大,也就是梅蘭所屬的家族以自己能力,橫掃著全境,而在其他州也大多都是如此。

一個天真和恐怖到極致的毒魔頭,來到尚武大陸,又恰逢亂世。

結果不言而喻。

青州到定州,這一路上可謂毒氣繚繞,諸多武者命喪其中。

比如,今天。

噗通——

噗通——

青州邊境,梅家勢力鎮守的城門上,無數士兵跌落下來,死狀奇慘。

而在城門前。

全身黑衣籠罩的青衣站在這裡,妖艷邪氣的臉上掛著微笑。在她身前,一名守門大將,全身發紫,跪在地上,顯然中毒而亡。

「我說過我身上有毒,你不信,你非要摸一摸,現在死了,可不能怪我。」

青衣撇著嘴輕輕說道。

一路遊山玩水的她來到這裡,守門大將說青州已經戒嚴,任何人不能出入。

然後,他發現這個女人全身被黑衣裹著,臉蛋和眉心間的梅花烙,卻顯得極為嫵媚和妖艷!

這是個美女啊!

所以他就有了調戲的衝動,而且當自己表現出一副壞壞樣子,她竟然還衝著自己笑,笑的很動人!

這讓他更加心花怒放,莫非自己修為達到武王,而且戰甲披身,英武氣質讓這個女人為之傾心?

於是,經過一番交流,這貨終於忍不住動手。

結果——還沒觸碰到青衣,就毒發身亡了。

如果古大少知道這件事,肯定會佩服得五體投地,因為就連他都不敢去觸摸這個女人,你有種,你敢摸!

羅黑塔和青衣的到來,為亂世又添了一把火。

當她帶著宗門強者離開青州,又經過了兩個州,不出意外,很多武者被毒殺。

一時間,人心惶惶,更是傳出,戰爭的年代,霍亂和瘟疫也爆發了!

……

再說造物之城十七層。

山河破碎,萬物皆被毀的天地間。

古木被鎮壓在化為巨石的天威之手下,已經過了兩年。

而此刻的他,就好像孫猴子,被壓在下面動彈不得。

不過,他比孫猴子要悲慘的多,至少人家還有意識,五百年來能看看風景和小牧童聊聊天,打打屁。

可他呢。

自從被鎮壓,肉身已經破敗不堪,陷入重度昏迷。

而且經過兩年時間,他體內的真元近乎枯竭,靈魂也再流逝,一旦徹底耗盡,隨時有著隕落的可能。

當然,此刻的古木雖然靈力枯竭,雖然陷入重度昏迷,但體內五行真元訣則在不停地運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