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說完后,還特意用著鄙夷的小眼神(;¬д¬)看著丟斯!

看的丟斯淚流滿面的說道:「不是戰鬥人員的我,還真是對不起了!」

阿金聽到安那輕蔑的語氣,也沒有發火,他突然放下鐵拐,雙膝跪地,腦袋對著地面用力一磕頭「拜託你們,幫我找找我爺爺吧,求求你們了!」

「不用找了,你爺爺被海軍抓走了!」 惹火少將俏軍醫 安道。

「你看到!!!」阿金猛地站起來問道。

「不僅看到了,還扶了你爺爺一把!話說,你爺爺身體好輕,感覺輕飄飄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吃了飄飄果實嗯!」安點了點頭,順便開了一個冷笑話。

「謝謝你幫助我爺爺!」阿金說完重重的朝著安鞠了一躬道謝后,抓著鐵拐朝著門口走去。

安沒等他走幾步便開口道:「如果你準備去救你爺爺的話,我勸你還是放棄吧!你一個人不可能是救得了你爺爺的!」

阿金停下腳步道:「我知道!但是,看到爺爺被海軍折磨致死,自己在一旁袖手旁觀,我做不到。」

「那要不要跟魔鬼做一場交易?」安身體依靠在大門,輕笑道。

「什麼交易!」阿金轉過頭望著安道。

「我們幫助你救你爺爺!而作為代價,你要將你的餘生都奉獻給我們船長!」安美麗的臉龐揚起一絲優雅的笑容,聲音輕緩而蠱惑的說道。

阿金聽到這裡,他立刻陷入沉默,沒有立刻回答安,也沒有立刻拒絕安,似乎在仔細的思考安真實性!

「你有沒拒絕的可能性,除非,你不在意你爺爺的生命,否則,你絕無拒絕的可能!而你,是這樣的人嗎?」安說這裡,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阿金。

被這雙火紅的瞳孔看著,阿金就感覺,自己好像赤身裸體的站在安的面前,被她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讓他感覺分外的不適!

「你可沒有太多的考慮時間,你每佔用的一秒,都是在將你爺爺推向深淵啊!」安這個時候不緊不慢的說道,就好像是動漫里胸有成竹的反派,在給主角爆發的機會!

可惜,阿金不是主角!

他只是一個人!

沒有爆種、爆發、斷然拒絕這些情節!

正如安所料,阿金點頭道:

「我答應你!」

安聽到后嘴角掠過一絲得意的笑容道:「你做了你一生最正確的決定!」

……..

「瓦倫·莫斯卡先生,阿金,我們暫時沒有逮到,不過,他的同夥,我們卻是逮到了!我們準備用他的同夥,引誘阿金出來,不知您意下如何?」一個身穿海軍制服,相貌還算有幾分小帥的年輕男子望著眼前黑色西服,頭髮梳的一絲不亂,整整齊齊的男子問道。

「吉姆中士,這種事就別問我了,我只是一個商人!我追求的,只是結果,中間過程,我並不在意!您看著辦即!」瓦倫·莫斯卡嘴角揚起一絲優雅的笑容道。

「那我想,結果,不會讓您失望的!畢竟,我們可是有整整一百五十人啊!」吉姆中士的海軍,突然,也閃過一絲淡淡的淺笑道。

是的,沒有錯,其實,真正來到這座島上的海軍,其實,整整有了一百五十人!

雖然,用來捉拿阿金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但是,為了應對突發情況,吉姆還是多準備了一點人,以防萬一!

雖然,不少和吉姆一起的同僚都在被背地裡都看不起這個傢伙的,甚至還在他頭上冠以慫、軟蛋一些不怎麼好聽的稱號,但是,吉姆卻是和他同一期畢業成為正式海軍中,受傷最少,發展最平穩的一人。

同時,他也是最會求生的一人,為了生存,他可以毫不猶豫的投靠於海賊,然後,在從中逃脫,在若無其事的繼續當海軍的人!

而且,他的性格極其的溫和,不論海賊或者海軍,都可以拿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禮貌交談!甚至連被抓住的海賊,他都可以坐下來,好好說話。

因為,在他看來,只要沒死,一切都可以發生!

所以,無論是海賊還是海軍,他一向交好。

倘若實在不能交好,他也不會引起對方的厭惡。

但是,千萬別以為這傢伙就是老好人,為了活命,他可以親手殺死的同僚!為了上位,他也可以陷害自己的上司下獄!

他就是一個矛盾體,一個讓所有人都無法讀透他的人!

「可是,吉姆中士,你的方法沒有任何問題,我擔憂的是,這個老傢伙真的能夠承受這麼久嗎?我看他什麼刑罰都沒有承受,光光綁在那裡,就已經一副要死的模樣,他真的能夠撐到那個傢伙來嗎?」瓦倫·莫斯卡望著綁在一根木柱上,氣喘吁吁,咳嗽不斷的老人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道。

「這就不關我的事了!」吉姆平淡的說道。

「吉姆中士,反正這老傢伙都要死,不如讓我試驗一下我的新藥劑,亢奮素怎麼樣?」瓦倫·莫斯卡突然掏出一個裝有綠色液體的針筒試管,興緻勃勃望著吉姆徵求意見道。

「請便,但是,莫斯卡先生,請記住,這是您的自主意願,和我無關哦~」吉姆微笑的說道。

「我知道了,吉姆中士你先去忙的你吧!」瓦倫·莫斯卡語氣略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

對於這個一點風險都不想承擔傢伙,瓦倫·莫斯卡實在不想多和這傢伙怎麼交流下去!

吉姆看到后,也不建議,禮貌的笑了笑,轉身離去。

在他轉身的那一刻,他望了一眼裝在口袋中那個小巧的錄像電話蟲(自己添加的),確認它將剛才和瓦倫·莫斯卡的話都錄下來,他才放心離去。

無論什麼事,他都會事先準備好突發情況,不管事情是大是小。

他就是這麼謹慎到過分的人! 「所以說,我們該怎麼上呢?」艾斯等人站在一棵樹上,眺望著前方被海軍包圍起來,關押阿金爺爺的豪華莊園道。

「很簡單,艾斯製造出大動靜,我從高空將人救出來,就這麼soeasy!」安腦子連動都懶得動,想也不想的說道。

「安,這主意不錯,不過,安怎麼從高空救人呢?」艾斯稱讚了一聲,望著安問道。

「哼,交給我吧!艾斯,準備上了!」安變出一對漆黑的雙翼,對著艾斯說道。

「噢,早就等不及了。」艾斯左手成布,右手成拳,用力一撞開心的說道。

「等,等會,那麼我們呢?」傑費瑞突然開口詢問道。

「保護好自己,跟在艾斯後面喊666就行了!」安說完后,從樹上跳下去,振翅一揮,整個人化作一直靈巧的飛燕,飛到高空之上去。

「上了!跟緊我!」

艾斯說完后,從樹上跳下來,跑向莊園。

阿金也跟著跳下來,緊跟著艾斯。

他們三人要麼身手好,要麼有能力,可苦了傑費瑞和丟斯兩人,雙腳緊捆著樹木,慢慢的挪下來。

……

「敵襲!!!」

正在莊園門口站著的幾個海軍看到衝過來的艾斯和阿金后,便招呼起起自己的同伴來。

「既然要鬧出大動靜,就用這一招吧,火拳!」

艾斯右拳燃起熊熊烈火,對準前方莊園的海軍,一拳揮去。

轟!!!!

兇猛而炙熱的火焰,瞬間將他前方的海軍給吞噬,將眼前莊園大門一招轟開。

跟在艾斯身後的阿金看到這一幕後,眼睛不由自主的放大起來!

這,真的是人力可以辦到的嗎?

他,真的好厲害!

從樹上慢吞吞下來的傑費瑞看到這一幕後,直接雙眼呈現星星眼,開心的說道:「斯國一!!!我們船長這麼厲害的嗎?」

「當然,那可是我們黑桃海賊團的船長!」丟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自豪的說道。

「那副船長呢?我看他似乎能變出一對翅膀,還能飛,他是不是也很厲害!」傑費瑞突然想到什麼,轉過頭,一臉期待的望著丟斯問道。

「應該吧!我還沒有見過副船長全力出手過!」丟斯思考了一會後,用著不太確定的口氣說道。

……

「哈哈哈,戰鬥就該這樣,堂堂正正的從大門口進去!喲吼!」艾斯從被他轟開的缺口跑進去,露出爽朗的笑容道。

而當兩人進入到莊園中心處之時,他們發現已經有密密麻麻的海軍架好槍,在等待他們了。

在艾斯和阿金出現的一瞬間,就聽到一聲「開槍!」

密密麻麻的子彈,猶如雨點般,朝著艾斯和阿金身上呼去。

艾斯看到后,隨手將阿金推到水池裡面,自己則是站在原地,當個活靶子,任由那群海軍打。

安看到所有火力都被吸引后,從空中迅速下降,朝著阿金的爺爺飛去。

突然,他聽到一聲叫喊聲「接著!」

安聽到后,下降之時,猛地轉頭看去,發現一個葯匙一樣的東西從空中拋過來,扔過來的,竟然是一個海軍???

安看到后,也不伸手去接,直接讓自己的長發變成一個小拳頭,接住鑰匙!

在自己落地的瞬間,他的右手化作一個長達四十多米的大砍刀,一個橫掃,將背對著她的所有海軍,攔腰斬斷!

安做完這一切后,用上的鑰匙,深入到插進鎖里,用力一扭!

「咔擦~」

鎖開了!

安一把扶住往下倒的老人,轉過頭望著丟給他鑰匙的海軍,眼神里泛起莫名的神色。

而當阿金從水裡站起來之時,發現,戰鬥已經結束了,人質已經救出!

整場戰鬥下來,用時不到三分鐘,快的讓阿金有點難以置信!

他突然想到安之前對他所說的一句話「對付你也需要這麼麻煩?你也太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吧。」

或許在他的眼裡,從來都沒有正視過他吧…..

真是強大到過分的正、副團長呢…..

艾斯看到安全部解決后,便走到安的面前,一拳錘在安的胸口道:「可以啊你!這能力真酷!」

安沒有回過頭,他將手中的老人遞給艾斯道:「艾斯,你照看一下,我進房間有點事!」

艾斯聽到后,結果老人笑道:「去吧,這裡有我!」

安點了點頭,膝蓋微屈,用力一躍!

直接從一樓,跳到帶有帶有露天陽台的小洋樓二樓上!

安望著正在一旁等待站在一旁等他的那名海軍和倒在地上,手腳被綁的結結實實的年輕人後,安隨手拉過一個椅子坐下來道:「為什麼會幫我?」

吉姆微笑道:「為了活命?」

「呵呵,有意思!我見過許多海軍(動漫),他們要麼貫徹自己的正義,和所謂的『邪惡』抗爭至死,要麼就戰敗后,跪地求饒!但是,我還沒有碰到像你這般,戰鬥還沒有結束,就主動先投降的海軍!你很有意思,讓我非常愉悅!」安翹起他那修長豐潤的大腿說道。

「幸好我不是這兩種人,否則,我早就死了!」吉姆繼續保持微笑的說道。

「什麼這麼早放棄,說不定,努力一下,還可能將我們全部拿下呢!」安用著戲謔的神情說道。

「普通人和惡魔果實能力者打,本來就沒有可比性!更別說有自然系的燒燒果實了,沒有贏的可能還上,這不是我的風格!」吉姆微笑道。

「你做了一個你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所以,你活著,那群海軍死了!你的名字!」安笑道。

「吉姆,海軍中士!」吉姆快速的回答道。

「地上的人?」安頭一揚問道。

「瓦倫·莫斯卡!是一個富商的孩子之一,也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吉姆微笑的回答道。

「這算不算你的活命的籌碼呢?」安突然嘴角上揚起一絲殺意的笑容問道。

我,神明,救贖者 「可算,可不算!這都要看您的決斷!」吉姆道。

「我的決斷?我只是一個副船長而已!做不了這麼大的決定!」安道。

「不,您有!」吉姆用著一種肯定的口吻說道。

「喵哈哈,你真的是越來越合我的胃口了!既然你都這麼說,那我就成全你!」安的一縷金髮突然化作一把利刃刺穿吉姆的腹部,鮮血四濺。

吉姆的瞳孔急劇放大起來,整個人的眼睛都快凸出來,整個人猛地重重的倒在地上。

「嗚嗚嗚!!!!!」 我要做閻羅 瓦倫·莫斯卡看到后,眼睛里都充滿了血絲,他猶如一隻毛毛蟲,蜷縮在地上,身體不斷的朝著後面蠕動著,似乎想要逃跑。

安注意到后,他慢慢的走過去,高舉起右腳,用力踩下,將瓦倫·莫斯卡的整個脊椎骨都給踩斷後,蹲下身子,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將他拎起來,輕啟他那誘人的烈焰紅唇道:「你要是跑了,我怎麼用來收服手下的心啊!就算是垃圾,也有著可利用的價值,不是嗎?」

瓦倫·莫斯卡的眼神的痛苦,漸漸被恐懼所代替,他顧不得背部傳來撕裂的疼痛,涕泗橫流的「嗚嗚」哀求著安,似乎在祈求著安饒他一命!

安卻再也沒有看他一眼,隨手將他拋扔下去大笑道:「哈哈哈,走你┏(゜ω゜)=?!」 阿金看到他爺爺的瞬間,他瞬間失去理智,他不顧一切的朝著跑到艾斯面前,雙手握住他爺爺的手緊張的問道:「爺爺,你怎麼樣了?你怎麼樣了?有沒有事,需不需要我帶你去看醫生!你放心,我」

「謝謝你,孩子!」阿金的爺爺睜開老邁的雙眼,望著緊張到胡言亂語的阿金,他欣慰的笑起來,感謝道。

「爺爺,你在說什麼呢,我不是您孫子嗎?我們之前需要說這個嗎?」阿金聽著他爺爺比平常還有有勁的聲音,他不由得露出開心的笑容道。

「如果你真的是我孫子,該多好啊!」阿金的爺爺突然語出驚人道。

阿金瞬間感覺如遭雷殛,整個人呆立在當場,而艾斯、丟斯、傑費瑞三人更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副震驚的模樣。

「我全部記起來了!我的孫子早就死了,早就死了,哈哈哈!」那位老人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笑聲里充滿了說不出的凄涼!

阿金語氣低落的說道:「原來爺爺原來清醒了。對不起爺爺,是亨奇大哥,讓我這麼做的!,一直欺騙你,實在是對不起!」

阿金說著說著,便將頭,重重的低下去說道。

「亨奇,是怎麼死的?」亨奇的爺爺語氣低靡的問道。

「在逮捕海賊之時,被海賊故意引到天龍人那裡,碰到天龍人!因為,沒有及時跪下,被天龍人開槍打死!海軍就給幾千貝利當做贍費,就沒有給任何解釋了!」阿金小聲的說道。

亨奇的爺爺聽到后,臉上的凄涼之色,更甚幾分的說道:「怪不得,我兒子的同事只說逮捕海軍時候死了,對,過程死活不肯告訴,原來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天龍人啊!哈哈哈,怪不得別人,是我咎由自取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