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自寧虛遠體表浮現的空泡看似脆弱,但韌性遠超白壺預料,白壺這般衝撞之下,那空泡不斷地被擠壓變形,但終究沒有破裂!

寧虛遠身體一躬之下,頑強的與白壺拉開了距離,圍繞著寧虛遠的三隻斜眼中,泛出更為兇狠的光芒。

「咻咻咻咻……」

更多的飛劍,如細密的劍雨繼續朝著冥石攢射。

當白壺再想發動衝擊時,一道犀利的劍芒從天而降,擋在了白壺的面前。

甘高寒面色森林的說道:「白壺,你的對手可是我!」

白壺皺著眉頭瞪著甘高寒。

儘管他們的實力不相伯仲,但甘高寒極其難纏,白壺對分配給自己的這個對手很不滿意!

他計劃著先殺寧虛遠,再與冥石合力處理甘高寒!

四人就這般在高空對峙起來。

不過這般對峙並未持久太久……

下方大量的屍靈金烏展翅高飛而來,而在這些屍靈金烏的上方正屹立著鳳女與篤猜兩人!

白壺看到屍靈金烏后,臉色頓時一喜,「終於搶回來了!」

甘高寒與寧虛遠神色則為之一黯。

此前他們還指望這些屍靈金烏能成為太一天宮的助力……

這麼快屍靈金烏就被他們奪了回去,羅征身為屍靈金烏的掌控者,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滿是遺憾,天宮崩盤的速度比他們想象的要快。

上百隻屍靈金烏並列在一起,幾乎形成一座飄飛在空中的小島,鳳女與篤猜並列屹立在上,而冥石與白壺也施施然落在那些屍靈金烏的後背上。

以彼岸信物控人思想,或者以其他手段操控靈魂,甚至道煉分體那般手段,冥石和白壺都能夠察覺。

他們做夢都不可能想象得到,鳳女與篤猜會臣服於另外一個「帝俊」。

「寧老,甘老,我還願意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冥石繼續勸說道,他竟是真心想要招徠兩人。

可兩人哪裡理會他們的話,他們早有犧牲的覺悟,現在已到了拚命的時候。

「廢話勿要多說!」甘高寒冷喝一聲。

劍鋒鳴動,氣息暴漲!

就在兩人打算拚命之際,原本平鋪在空中的屍靈金烏忽然翻捲起來。

而羅征就潛伏在其中一隻屍靈金烏的下方! 體型龐大的屍靈金烏照例是帝俊掌控。

醫路坦途 這些屍靈金烏相互交錯之下,形成一座獨特的迷宮,將鳳女,篤猜,冥石和白壺四人困在了其中。

羅征靠在屍靈金烏身上,對著不遠處的寧虛遠,甘高寒露出一絲微笑。

「嗖……」

一柄巨大的天塹劍飛射上來,李杯雪坐在劍身上,抿嘴看著那一堆屍靈金烏,眉目之中透露著一絲猜測與慎重。

甘高寒看了一眼李杯雪,又盯著不遠處的羅征,眼中儘是困惑之色。

「羅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寧虛遠問道。

這事情無論從哪方面看都很邪門,無論怎麼猜,他們也無法猜出羅征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甘老,寧老,稍後便知,」羅征回答道。

這時那些屍靈金烏內部忽然爆出一團團火焰,火焰分為兩種,為藍色與綠色,顯然是鳳女和篤猜率先出手了。

當這火焰閃爍時,內部傳來冥石與白壺的怒吼聲,他們大概怎麼也想不通,忠心耿耿的鳳女會有背叛金烏族的時候……

「嘩!」

等到兩人怒吼之後,一些屍靈金烏也噴吐出藍色流焰。

冥石與白壺終究是金烏族內僅次於帝俊級的強者,實力堪比山主,就算鳳女和篤猜偷襲也難以一口氣拿下。@^^$

不過由帝俊親自操控屍靈金烏,問題就變得容易許多。

屍靈金烏內部的戰鬥僅僅持續了七八個呼吸時間,不一會兒功夫,所有的屍靈金烏再度展開。

鳳女和篤猜已讓在了一旁。

篤猜毫髮無傷,而鳳女那張漂亮的臉蛋被燒毀了一半。

「你沒事吧?」羅征問道。!$*!

鳳女伸手在臉上輕輕一拂,燒掉的臉開始迅速恢復,她搖搖頭道:「不礙事,只是被流焰誤傷了一下。」

誤傷她的是帝俊本人,她自然不會有任何不滿,別說燙傷半邊臉,殺了她她也不會反抗。

至於冥石和白壺只是灰頭土臉,且滿臉痛苦之色。

在他們的胸口各自開了一道傷口,改造過的金烏血就是從哪裡流淌進入,等到那一陣痛苦過去后,兩人漂浮在半空中直愣愣的盯著羅征,一股極為矛盾的感覺從他們內心升起。

「嗡……」

帝俊的虛影漂浮而起,再度下達了臣服於羅征的命令,兩位強者就在矛盾之中低下頭顱。

甘高寒與寧虛遠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內心彷彿經歷了一場十八級地震。

剛剛那帝俊的虛影是怎麼回事?

總不可能是帝俊的一縷分魂吧?

如果是帝俊的分魂,的確是能號令鳳女,冥石這些人的。

可帝俊會幫助羅征,幫助太一天宮?

如果真的幫了,就不可能有這場戰爭!

無論從現實,還是從邏輯上都是說不過去的,兩位老人內心的困惑可想而知。

「呵……」

李杯雪坐在天塹劍上,莫名發出一聲輕笑。

先前她覺得羅征是憑運氣將那些屍靈金烏勾到手,現在人家可是直接將金烏族的這些強者們勾過來了。

看這情況,羅征是打算將所有金烏族人弄過來?

就眼前這些金烏族人,可是足以對抗整個天宮的存在,如果真的臣服於羅征,羅征的地位豈不是遠超一般的山主,堪比東皇?

一個天才對於另外一個天才的崛起,總是存在強烈的警惕之心。

所以羅征並未招惹李杯雪,但也換來李杯雪的敵意與挑釁。

可僅僅就在數天之後,李杯雪才發現,她與羅征似乎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人物,這個傢伙的志向根本不在劍慟之地,也不在太一天宮。

「羅征,現在可否告知了?」寧虛遠慎重的問道。

短時間內讓金烏族強者絕對臣服,整個母世界內除了帝俊沒有人能做到,難道那是真的帝俊?

面對寧虛遠的問題羅征有些頭疼。

雙方鏖戰之下,每一息都有強者隕落。

無論是天宮的人隕落,還是金烏族人隕落,都不是羅征願意看到的。

可看甘高寒與寧虛遠這架勢,羅征若是不解釋清楚,兩人怕是難以放任自己離開。

於是羅征長話短說,只告訴他們利用了金烏族的血脈,至於頭頂上的「帝俊」並非是真正的帝俊……

這樣的解釋根本無法為二老解惑,不過二老也知道,現在大戰真酣,羅征既然擁有如此逆天的手段自然要爭分奪秒。

販賣絕版花美男 兩老都打算慷慨就義的,現在命保住了,而且還看到翻盤的希望,一切還是等以後再問,當下他們自是儘力配合羅征。

「好了,不管你是什麼手段,我甘高寒自與寧老憑你調遣,」甘高寒笑道。

面對甘高寒的示好,羅征沒有太多反應,他低頭目光一掠之下,又被另外一幕吸引了。

七柄巨大的劍影瘋狂的轟殺在一名金烏族人身上,爆發出如雷霆一般的炸響。

轟出這些劍影的正是秋陰河,而秋陰河的對手則是金烏一族的聞裘!

聞裘的實力在近衛隊中屬於第二檔靠後,他本以為秋陰河的實力遠弱於甘高寒與寧虛遠,憑自己的實力能夠輕鬆拿下。

萬沒想到秋陰河在天節度中的實力,足以位列第一!

一道道天塹劍砸下來,硬是將聞裘轟的叫苦不迭,只能連連後退……

「轟,轟,轟……」

那劍影爆轟之下,聞裘的渾源之靈便已陷入疲勞,他臉上帶著恐懼之色,只想著如何逃脫。

而秋陰河臉色肅穆,絲毫沒有打算放過聞裘。

就在這時,羅征驟然降下,卻是說道:「秋前輩,且慢出手!」

秋陰河看了羅征一眼,眉頭一皺,他想不出羅征有阻止自己的理由。

聞裘看到秋陰河遲疑了一下心中大喜,正要振翅而逃時,鳳女也隨之降下,落在了聞裘身邊。

「鳳女!來的正好,快快助我……」聞裘見到鳳女心中更是高興,他不僅不用逃了,反而能聯合鳳女將秋陰河反殺於此地。

可鳳女壓根就不停聞裘的話,她翅膀輕輕一扇便已靠近聞裘。由於聞裘的渾源之靈已被秋陰河轟入疲勞之中,倒是省去了她出手的麻煩,指尖上泛著一抹殷紅,已朝著聞裘刺過去。 在秋陰河的注目之下,聞裘的血脈已被改變。

甘高寒降在秋陰河的身邊,他大約也能理解秋陰河心中的想法,只是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即使甘高寒不做解釋,秋陰河也猜到了三分,他倒是沒有拉著羅征問個明白……

羅征就這般靠著鳳女和屍靈金烏,將挪移到太一陣這邊的金烏族人盡數轉化過來。

中途倒也出現過一次意外,與河池交手的金烏族人「鳩豐」察覺到了不對勁,展翅就想要逃走,不過羅征立即下達命令,讓冥石與白壺兩人追擊,硬生生將鳩豐抓了回來……

加入羅征隊伍的金烏族人越多,對付這些落單的傢伙就越是簡單。

搞定了太一陣這邊后,羅征很快將目光鎖定在旁邊的太青陣中。

原本七個大陣各自間隔著數百里,整個天網摺疊之後,七座大陣彼此拉近了距離,太青陣距離太一陣不過兩百餘里,對於這群人而言不過眨眼功夫便到。

七山之中,太青山最擅長的是防禦,太青陣實際上就是三十六盾劍陣。

金烏族人大挪移進來后,並未將三十六盾劍陣破壞掉,反而被太青山的人趕了出去。

現在太青山山主率領著山中強者退在陣中死守著……

可防禦總是被動的,一直守在陣中,終究會被人破陣。

在那些金烏族人的窮追猛打之下,三十六盾劍陣已隱隱有些不支,尤其是盾劍陣左側的三個陣眼已經被破掉了,太青山上的強者們氣勢有些低迷。

「諸位弟兄們只需撐的片刻,太一陣離我們可不遠,等到他們剿掉那些金烏族人自然會前來救援,」太青山山主打氣道。

太青山的強者們紛紛應聲,他們臉上雖然充滿了期盼,可心中並不這麼認為。

這場戰爭原本就是金烏族佔據優勢,太一山雖然有甘高寒和寧虛遠坐鎮,可金烏族勢必派遣更強的存在破陣,太一山恐怕自顧不暇,哪裡還有可能過來救他們?

太青山山主話音剛剛落下時,看到遠處一些黑點,神色頓時為之一凝。

「是金烏族人!」

「從太一陣那邊飛過來的!」

「太一陣被破了?」

眾人心中原本殘存不多的一絲希望,但等來的不是援軍,而是金烏族人,希望瞬間破滅。

「哈哈哈,冥石兄,白壺兄!你們的動作倒是快,這太青山的孬種們只是一味的龜縮,我們破陣卻是慢了!」說話的金烏族人名叫封霆,和冥石,白壺兩人同樣位列第一檔,這次就是由他帶隊攻擊太青陣。

冥石皮笑肉不笑的朝著封霆點點頭,率領白壺,鳳女,篤猜等金烏族人降下。

「那太一陣內匯聚的可是太一山的強者,應該是七山中最強,冥石兄如何在這麼短時間,將他們擊潰?」封霆又問道。

冥石嘆息一聲,「說來話長。」

命定限量版壞首領 「那就先將這太青陣破掉再說,」封霆嘿嘿一笑。

冷少的純情寶貝 不管如何,現在已是勝利在望!

太青山山主以及諸強者神色為之一黯淡……

七山覆滅,天宮基本也避免不了破滅的命運。

而金烏族甚至不曾讓帝俊出面。

這一戰太一天宮敗的很徹底……

「好,動手,」冥石點頭道。

封霆率領的那群金烏族人聽到這話,紛紛開始朝太青陣出手。

他們哪裡能夠想到,冥石所說的動手,是朝封霆這些動手!

「轟轟轟轟……」

封霆他們的實力原本就略弱於冥石這群人,而冥石等人在淬不及防之下出手,他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