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價格昂貴,可依舊供不應求。此番上島渡假的這批客人,在飲食方面也是徐海寶安排。至少在伙食待遇上,比其它遊客要大方客氣的多。

根據海軍方面提供的資料,首批登島的這些客人,大部隊都是功勛官兵及其家眷。對於這些人,出身海軍的徐海寶也是尊敬的,在招待上自然費了一些心思。

結束上島的第一餐,這些組織過來渡假的客人,也算真正安心住了下來。同樣享用一餐美食的玄機道長,也終於明白這秘制海鮮,為何會那般受人歡迎。

就餐結束之後,玄機道長很直接的道:「徐顧問,這秘制海鮮真的不能擴大規模?」

「道長,雖然我很想,可我必須說,很難做到。早前我敢答應跟院里進行交易,更多也是緣於我修為有了突破。說的簡單點,海鮮數量多少,跟我修為有很大關係。

每培育一批秘制海鮮,都會給我帶來不少的負擔。加上培育秘制海鮮的藥物也很稀有,想大規模推廣根本不可能。若非看在院里對我真心的份上,我是不會答應合作的!」

「培育這種秘制海鮮,需要消耗你的修為嗎?」

「具體的培育方式,我不好告訴道長。但道長應該知道,這海鮮的靈氣,總不會憑空入體的吧?我只能說,在這方面我用了點秘術,但對人體只有益而無害!」

嘴上說著這些的徐海寶,表情還是佯裝很嚴肅。可實際上秘制海鮮怎麼培育出來的,徐海寶又豈會不清楚呢?問題是,有些時候他必須有所隱瞞,不可能無限度供應的。

聽到培育這種秘制海鮮,需要消耗徐海寶的修為,玄機道長也明白,修為消耗過大的話,有可能損傷徐海寶的修道根基。過多強求的話,確實有些難為人了!

雖然很想詢問徐海寶,需要如何培育這種秘制海鮮。可玄機道長非常清楚,真打聽這種秘術,多少顯得有些不近人情。搞不好,還會惹來徐海寶的不滿。

既然徐海寶答應,從明年開始新建設的基地漁場,到時會給特事院提供每批數量不等的秘制海鮮。而特事院需要做的,便是提供相應的金錢跟物資。

親自感受過秘制海鮮的效果,玄機道長很清楚長期服用這種富含靈氣的魚類,有助於延緩他們的衰老。相比服用丹藥,這種食補的方式,適用於任何修鍊者。

原本只想跟船過來,看看徐海寶老家究竟是什麼福地。結果沒想到,這裡雖稱不上福地,可靈氣的數量,確實要比京城之地更多,尤其適宜水性修士修鍊。

聯想到徐海寶很少去內陸,很多時候都待在有水的地方。從這些細節便能看出,徐海寶是名擅長水系的修士。在有水的地方,徐海寶實力都將大大增強。

結束招待晚宴,渡假村的養殖漁場,也被嚴格看守起來。陪同玄機道長而來的特事精英,今晚全部充當臨時的漁夫,將網箱中養殖的海鮮一併打撈走。

得知這個情況,過來看熱鬧的朱勛略顯小聲的道:「海寶,魚都撈走了,那我們往後吃什麼?先前的晚餐,大家最喜歡吃的,可都是你養殖的海鮮呢!」

「基地長,放心吧!撈走網箱的海鮮,我自會補充新的海鮮。吃魚的話,相信你也知道,越新鮮的味道越好。這些讓他們撈走,明天會補充更新鮮的。」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那怕知道玄機道長地位很尊貴,可對朱勛而言,他更多還是想為部隊謀些福利。雖然玄機道長直言,這種海鮮給常人吃,多少顯得有些浪費。

可玄機道長同樣說了,普通人經常服用這種海鮮,也能起到調節身心的作用。最不濟的話,也會讓吃了海鮮的人,覺得精神體力更加旺盛一些。

有這麼多好處,朱勛又怎麼可能拒絕呢?那怕特事院位高權重,可做為海軍的一員,朱勛依舊希望從徐海寶這裡,多分潤到一些原本應該屬於他們的好東西。

從玄機道長親至窪山島,親自指揮特事精英打撈網箱內養殖的海鮮,甚至嚴令每名撈魚的特事精英,一定要小心捕撈,切勿讓海鮮出現死亡的情況。

如此慎重其事的態度,幾乎可以肯定,這些海鮮運往京城之後,普通人只怕享用不了。而他們此次來渡假的能享用,已經算是難得,也是徐海寶給海軍的特殊福利了。

相信這次的海鮮運進京城,待其效果傳揚開來之後,只怕其它兩個軍種的部隊,都會打徐海寶的主意。這種有益身心健康的好東西,誰不想多往自己部門扒拉一些呢?

看著養殖在網箱的秘制海鮮,讓特事精英一個接一個的清理乾淨。確定整個漁場,一條魚都不剩,玄機道長才意識到,這行為多少顯得有些太貪心。

好在這個時候,徐海寶也適時道:「道長,關於這批魚如何分配,我不會插手。但有一點希望道長能謹記,那就是別辜負我的一番心意,弄成好心辦壞事。

從今往後,我會按照之前同院里達成的協議,履行相應的供應合同。只是有句話我必須提前申明,那就是我不想看到這些魚,淪落到外族之人手中。我的意思,你可懂?」

「放心!關於這些海鮮的分配,將由我跟其它幾個老不死親自負責。誰敢啰嗦,老道我親自去找他們聊聊。若是有人敢吃裡扒外,自有國法院規處置!」

「有道長這番話,我就放心了!春節這段時間,我希望跟家人安心過個春節。如若沒什麼要事,我還是希望不要過多打擾。不論我是什麼人,這段時間我想當個好兒子。」

「行!你的意思我明白,不會有人打擾你的!」

同玄機道長交待一番過後,看著轉移到貨輪水箱中的海鮮,其中有不少似乎不太適應。等到徐海寶上船,往船艙的水箱中滴了幾滴藍色液體,那些海鮮很快又精神了。

看著將玉瓶重新揣回口袋的徐海寶,玄機道長多少能感知到,那玉瓶中的藍色液體,應該是保證海鮮活下去的保命之物,從玉瓶散發出來的靈氣,也知道那液體很寶貴。

而徐海寶也適時道:「玄機道長,這船艙的水箱環境不算太好,船上的供氧機一定要保持不間斷運轉。除此之外,養在裡面的魚,最好在三天之內分配下去。

時間太長的話,只怕有些海鮮可能會出現不適的情況。一旦海鮮出現死亡,那就不太適合食用。雖然沒什麼危害,可效果也會大打折扣的。」

「好,這事老道記下了!」

從徐海寶的這番交待中,玄機道長基本相信,早前徐海寶為何說,這魚不好飼養跟活體供應的原因。若非調來這種運送活魚的船,只怕很多海鮮運到京城就掛了。

為了抓緊時間,上船之後的玄機道長,立刻下令貨輪以最高航速返回京城。同一時間,讓特事院方面,準備多輛供氧的運魚車,將魚轉運至京城去。

對玄機道長而言,這魚對他們先天修士的作用不算太大,便對很多達官貴人還有後天境的武者修士,都有很大的作用。說的簡單點,每條魚都彌足珍貴啊!

目送短暫到訪的玄機道長離開,徐海寶又陪著前來渡假的幾名海軍將領聊了幾句。甚至連夜,替幾名功勛將領的家眷進行了身體方面的調理。

看著接受調理的這些家眷,每個人都覺得身心輕鬆了許多,這些前來渡假的將領,也覺得非常高興。對他們而言,能爭取到這次渡假的機會,也是非常難得的!

同一時間,位於窪山島老屋這邊,田浩明也從徐海寶手中,得到了半粒丹藥。這半粒藥丸,正是徐海寶煉製的百獸丸。沒給一粒的原因是,徐海寶怕田浩明承受不住藥力。

相比早前煉製的蛇心防毒丸,百獸丸蘊含的靈氣非常充沛。就田浩明暗勁巔峰的修為境界,半粒丹藥的效果,足以讓其完成突破。陪同前來的兩名部下,自然替其護法。

等到這兩名副處長,親眼目睹田浩明在半粒丹藥的幫助下成為突破化勁期,甚至還穩固了化勁初期的修為。這樣的極速蛻變,令兩人越發相信跟緊徐海寶真心前途無量啊! 將養殖在網箱的海鮮全部打撈乾凈,負責管理漁場的職工們,也意味著可以放假回家過年。為了確保後續養殖,放假前徐海寶還是讓員工將網箱清理了一遍。

至於招待渡假村客人的海鮮,徐海寶直接放養在廚房的魚池中。清理乾淨的網箱,空出來消消毒放置幾天,等開年之後再繼續養殖。

趁著待家的這段時間,徐海寶跟村委會幹部商議之後,還是決定組織幾條船,將福臨島周邊的漂浮物都打撈一遍。變成旅遊區后,周邊還是多了不少生活垃圾。

白天陪著村民打撈島嶼周邊積攢的垃圾跟漂浮物,晚上徐海寶也在島嶼附近轉悠。對於徐海寶而言,他希望成為旅遊渡假村的福臨島,依舊擁有碧水藍天。

游弋在各個海島附近,徐海寶將沉在海中的不少垃圾,也很細心的清理跟沖刷乾淨。那怕這樣做保持不了太久,可徐海寶依舊希望,能將這件事堅持做下去。

組織村民打撈海洋垃圾時,徐海寶跟一起出海的徐明誠道:「誠大伯,咱們村子附近的旅遊資源不多,遊客過來玩也是圖個新鮮,希望看到真正的碧海藍天。

昨天打撈到的生活垃圾,我相信你也看到了。這種情況,我希望大傢伙都能重視起來。往後送遊客出海時,也跟遊客說一下,不要隨手丟垃圾到海里。

村裡的生活污水,我可以出錢幫忙處理。可這些生活垃圾,就需要村裡人跟遊客保護。若是堆積的生活垃圾太多,也會污染周邊環境,形成一個惡性生態循環的。

要是附近的海水污染太嚴重,遊客過來也會玩的不盡興。口碑壞了的話,再想扭轉過來就難了。這種情況有先例,我們可不能重蹈覆轍。」

「真有這麼嚴重?」

在徐明誠看來,村子實施衛生管理嚴格點,更多也是為了村子的環境跟村民的健康。至於這村外的海上,他們又怎麼可能管的過來呢?

結果面對他的遲疑,徐海寶很認真的道:「雖說我們村是距離內陸最遠的東海漁村,可南海跟渤海等地,都有類似我們這樣的村子,他們早前也都搞過旅遊開發。

可為何這些村子,現在很少在網上看到他們的消息呢?原因很簡單,那些村子周邊的海洋污染很嚴重,尤其是這種生活垃圾,積堆太多很難清理乾淨。

誠大伯應該知道,為了確保我們村的旅遊開發能持續下去,我跟市裡海監部門打過招呼,希望那些捕撈船,不要進入我們漁村附近的漁場實施捕撈作業。

我做這些,都是為了保證村子附近的海水,不會受到工業化污染。若是我們自己都不重視這個問題,又怎麼可能指望別人重視呢?畢竟,這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啊!」

看到徐海寶表情很認真,徐明誠想了想道:「那這樣的話,從明年開始,村裡請幾個人負責打撈這些漂浮物。你覺得怎麼樣?」

「可以!生活垃圾少了,遊客來了也會覺得村子乾淨,附近的海水更乾淨。而且我相信,多給我們幾年時間,村子周邊的漁業資源也會慢慢恢復過來。

陸少蜜寵:前妻在上 前兩天魚叔他們不是出海打撈了嗎?你們都說他們運氣好,卻忘記了村子開發旅遊之後,村裡的漁船已經很少出海打漁了。打撈的次數少了,附近的魚群肯定就多了啊!」

對於村子周邊的魚類比往年更多,除了打撈的漁船減少之外,跟徐海寶也有不小的關係。每次回村子視察幾個島,徐海寶都會有意往海中拋灑些靈水。

魚群被靈水吸引而來,發現這邊的水質非常不錯,加上打撈的漁船不多,也就漸漸在附近海域棲息了下來。而徐海寶相信,未來棲息的魚群會更多。

經過徐海寶的勸說,徐明誠跟村裡的幹部,也漸漸重視起這個問題。這也意味著,從明年開始遊客上島之後,開船帶遊客出海的村民,都會叮囑遊客別隨手亂扔垃圾。

借著難得在家休息的時間,加之最近村子不再接待遊客,三島一礁附近都難得安靜下來。夜間出來巡視的徐海寶,還有意將附近的污染源過濾了一遍。

很多堆積在海底的垃圾跟污染源,都被徐海寶沖刷跟清理。臨走之時,徐海寶依舊不會忘記,在這些有污染的地方拋灑一些靈水改善水質。

抵達村后的礁岩下,看著明顯數量增加的石斑魚群,徐海寶同樣顯得很高興。做為村子比較知名的一個景點,這裡也吸引了不少垂釣愛好者。

很多擅長海釣的釣魚愛好者,都喜歡來此一較高低。不時有人釣到遊盪在這片礁岩區的石斑魚,讓這片礁岩區的名氣更大。只是敢來這潛水的遊客,自然還是不多。

這片礁岩區不適合捕撈,單靠遊客垂釣的話,根本釣不走多少魚。加上徐海寶的格外重視,棲息在這片礁岩區的石斑魚群,數量也就越來越多了。

為了吸引更多的垂釣愛好者,徐海寶甚至交待村委會的幹部,不時往礁岩區拋灑一些魚鉺。這樣的話,也能確保棲息在礁岩區的魚群,能有充足的食物。

現在看來,徐海寶的這些保護措施,還是起到不小的作用。長此以往下去,徐海寶相信這片礁岩區,也會成為東海附近,聚集石斑魚種群最多的礁岩區。

還有一個徐海寶比較重視的地方,便是蝦島另一側的岩礁區。做為東海早年最適宜龍蝦棲息的地方,早年的狂捕濫爛,幾乎令這裡的龍蝦絕跡。

可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每次過來都會到此一游的徐海寶,也能明顯看到棲息在這裡的龍蝦數量多出不少。除此之外,附近的海礁下,連海蟹都多出不少。

每次過來的時候,徐海寶都免不了捕撈一些扔進無名珠空間。可即便如此,匯聚到這裡的蝦蟹,依舊讓這片礁岩區的海底,變得明顯熱鬧了許多。

做為徐海寶經營渡假村的窪山島,周邊海域的海水污染情況,也是徐海寶非常在意的。甚至渡假村這邊,也安排了專門的水質監測員,時刻監控海水污染情況。

若是這邊的海水質量無法得到改善跟保障,徐海寶從空間移到網箱的海鮮,只怕也不可能養的那麼好。趁著網箱被清理乾淨,徐海寶特意花時間把漁場附近都清理了一遍。

只是令徐海寶有些意外的是,就在他清理網箱的過程中,卻發現網箱下方的海底,竟然也成了魚群聚集的地方。更令徐海寶意外的,還是有不少海龜在此棲息。

看到這些海龜,徐海寶清楚魚群跟海龜,肯定也是被靈氣吸引而來。最重要的,養殖在無名珠空間的海鮮,放在網箱養殖的這段期間,都會有不少排泄物。

這些排泄物,也蘊含了一些靈氣,自然成了不少海鮮生活爭搶的食物。現在網箱全部被撈起來消毒,棲息在這裡的魚群,似乎還顯得有些不適應。

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生態鏈,徐海寶自然少不了回饋這些『清道夫』一番。只是令徐海寶沒想到的是,這種回饋的行為,吸引了一群不速之客的到來。

看著這群不期而至的一家子,徐海寶也很意外的道:「竟然是白海豚!真沒想到,這附近竟然有一群海洋精靈。看來這邊的環境,確實改善了許多啊!」

對徐海寶而言,不斷改善福臨島周邊的環境,更多也是為了讓福臨島變得越來越美。海洋種群的多樣化,未來也會給福臨島帶來更多的收益跟好處。

現在看到這群有『海洋精靈』之稱的白海豚,徐海寶確實非常意外。在他的印象中,東嶺附近已經很多年沒看到,這些會跟在漁場左右跳躍的精靈了。

相比普通的海魚,海豚的智慧似乎更高一些。在徐海寶發現它們時,這群穿梭於海水中的海豚,很快便游到了徐海寶身邊,不時發出類似嬰兒的鳴叫聲。

聽著這些海豚的鳴叫,徐海寶直接通過精神力,跟這些海豚進行溝通。獲得海豚的信任之後,徐海寶也很輕鬆將手伸到海豚的身上,撫摸海豚的光滑皮膚。

感受到這些海豚的喜悅跟討好,看著圍繞在身邊的兩條小海豚,徐海寶很快從空間提取兩條海豚最喜歡吃的海魚,將其扔進兩條小海豚的嘴中。

似乎知道這種海魚的美味跟好處,小海豚絲毫沒有防備,甚至很急切的吞了送到嘴邊的海魚。圍繞在小海豚附近的四隻大海豚,也很快被美食吸引過來。

為了獲得海豚的信任跟好感,徐海寶自然不會吝嗇幾條空間養的海魚。甚至到最後,徐海寶凝結了幾個靈水水珠,將其送到小海豚嘴邊讓其吞噬。

吞噬了這些靈氣十足的海魚,還有更為純粹的靈水珠,兩條小海豚似乎顯得更開心。可在徐海寶看來,若能把這伙海豚留下,或許會進一步提升福臨島的名氣。

想留下這群海豚,也需要取得它們的信任。最為重要的,還是給它們找到一個適合棲息的地方。至少徐海寶不希望看到,讓它們留下之後,有人傷害到它們! 面對這些被靈水吸引來的白海豚,待在海底陪海豚嬉戲的徐海寶,很清楚這群海豚,想必是最近才游弋到窪山島附近。不獲得它們信任,想留下它們很困難。

通過喂水跟餵食靈水凝結成的水珠,徐海寶的這種大方,無疑令四大兩小的海豚群,給予徐海寶更多的信任。在此過程中,徐海寶也開始考慮如何留下它們。

其實徐海寶有想過,將海豚吸納進無名珠空間,讓它們得到更好的進化。可無名珠空間面積畢竟有限,生活在那樣的空間里,雖然海豚會得到進化卻也失去了自由。

相比之下,眼前的無垠大海,儘管環境不如無名珠空間,卻能給這些海豚真正的自由。做為修士,徐海寶覺得跟這群海豚有緣,自然希望保留這種緣分。

想到窪山島別墅區前的那片海灣,雖然面積不算太大,卻也有一塊不大的沙灘。那個地方的水深跟環境,似乎也適宜海豚棲息。加於改善,應該會更適宜海豚棲息。

陪著海豚在網箱區嬉戲許久,徐海寶開始往那片海灣中遊動。得到好處最多的兩條小海豚,絲毫不提防般跟在徐海寶的身後追趕起來。

兩條小海豚跟著游,其餘四條大海豚也很快跟了過來。等徐海寶繞到別墅區前的那片海灣,仔細看了一下海灣處的情況,發現海底的淤泥似乎有些過多。

淤泥太多的海灣,海水的水質也會相對差一些。看著環繞在身邊的小海豚,徐海寶通過精神力傳達信息道:「你們先離開,我需要把這個地方清理一下!」

對於徐海寶通過精神力傳輸的信息,幾條大海豚似乎明白過來,吱吱的鳴叫起來之後,兩條小海豚卻顯得有些不肯離開。在小海豚看來,它們很喜歡徐海寶。

繼續陪小海豚嬉戲一會,將兩條小海豚交給它們的父母看管之後,站在海灣前的徐海寶,開始通過法術,清洗海灣中堆積的淤泥。

利用法術通過水波沖刷這些海底淤泥,等到海水渾濁之後,再通過分離之術,將這些淤泥變成泥團,將其扔到海灣附近的叢林中,充當叢林花草樹木的肥料。

類似這種剝離法術,雖然很消耗徐海寶的法力,可無形中也是鍛煉徐海寶的法術掌控力跟釋放能力。伴隨海底淤泥被不斷分離,海灣的海底也被海沙所覆蓋。

海泥跟海沙,其形成的水質還是有些不一樣的。待在海灣口的海豚,面對海灣中發生的變化,多少還是顯得有些畏懼。好在它們多少能感知到,這種變化不存在危險。

清理乾淨海灣中的淤泥,看了看海灣的入口,徐海寶又不辭幸勞,搬運了不少礁石,將其安放在海灣之中。這樣一來,稍大的船舶都不敢進入海灣。

原因很簡單,這些距離水面不多的礁岩,將這片海灣入口形成了暗礁區。這樣的暗礁對海豚而言不存在問題,可對進入海灣的船舶,卻為增加危險係數。

花費兩個多小時,徐海寶看著煥然一新的小海灣,突然覺得很有成就感。只是仔細看了看,徐海寶覺得似乎少了點東西,那就是海灣中的魚類太稀少。

先前清理海底淤泥時,棲息在海灣的魚類都嚇跑了。現在海水乾淨之後,依舊沒有多少魚類進來。以至在海底看的話,這片海灣似乎顯得有些空蕩蕩。

意識到這一點,徐海寶很快在海灣中心,拋灑吸引魚群的靈水。伴隨靈水融入海灣的海水中,附近的魚群也迅速被吸引了過來。

先前待在海灣入口的海豚家族,也很快加入到爭奪靈水的行例。唯有兩隻小海豚,對那些稀釋到海水中的靈水沒興趣,依舊賴在徐海寶身邊轉圈圈。

看到兩條小海豚對自己如此依戀,徐海寶又忍不住掏出一些魚蝦,將其投入到海水中,笑著道:「去抓它們吧!讓我看一下,你們的捕食能力!」

伴隨這些養在無名珠空間的魚蝦,被徐海寶拋灑到海灣之中,很多捕食小魚小蝦的魚群,也加入到獵食這些魚蝦的行例中。幾隻大海豚,自然也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直到距離天亮時間不多,看著魚群數量明顯增加不少的海灣,徐海寶將海豚帶到一片礁岩區,指著那片特意構建的礁岩道:「你們就待在這裡生活,可以嗎?」

雖然這種做法,多少有點限制海豚的生活自由。可徐海寶並未強制性,把這些海豚留在這裡。這片礁岩區,也確實比較適合海豚棲息,讓它們免於外界的傷害。

通過精神力跟四條大海豚溝通之後,獲得海豚回復,它們願意待在這裡的信息后,徐海寶也顯得很高興。給了四條大海豚一些額外獎勵,便回到了居住的別墅打坐修鍊。

等結束清晨的修鍊,釋放精神力觀察海灣的情況,看到六條海豚正在海灣中嬉戲,徐海寶同樣顯得很滿意。他相信,這個面積不大的小海灣,會因為這六條海豚而出名。

而他同樣相信,只要不斷改善周邊的海洋生態環境,未來生活在福臨島周邊的稀有海洋生物也會越來越多。有了這些稀有海鮮生物,徐海寶甚至可以申請一個海洋保護區。

借保護區的名義,養殖更多稀有的海洋生物,將其打造成一個真正的原生態海洋館。那怕想做到這一點有點難度,可徐海寶相信他有足夠時間去完善這些。

甚至徐海寶相信,等他修為再有突破,也許就能接觸到陣法方面的知識。儘管前次突破,無名珠給他灌輸了一些陣法的知識。可沒有布陣之物,依舊無法布陣。

先前搬運海底的礁岩,將其布置在海灣入口,其實也蘊含了一些陣法。看似能夠容納大型海洋生物進入的入口,卻能阻止那些獵食海洋生物的進入。

只要比海豚體型大的海洋生物,都無法進入這片海灣。只要那些生物靠近礁岩區,礁岩便會引起幻想,令那些大型的海洋生物,誤以為前面有礁岩不能進入。

感受著海豚在海灣中嬉戲,徐海寶為昨晚辛苦勞累一夜,覺得非常滿意。在他看來,沒有什麼禮物,比這幾條海豚的到來更值得令人高興。

一些距離在別墅的客人,清晨醒來出門鍛煉時,突然看到在海灣中不時跳躍的海豚。這個發現,令這些晨練的人,多少有種目瞪口呆的感覺。

「怎,怎麼回事?這海灣里怎麼會有海豚?」

隨著別墅區前方,發現有海豚的消息傳開,徐海寶也適時走了過來。看著聞訊而來的渡假村工作人員,徐海寶也適時道:「不要驚擾到這些海豚!」

「老闆,這些海豚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天了,它們怎麼游過來了!」

就在徐海寶出現在海灘附近時,對徐海寶最依賴的兩隻小海豚,似乎很快聞到徐海寶的氣味,朝著沙灘這邊飛速沖了過來。看到這一幕,徐海寶卻多少有些無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