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范浪,是遊戲劇情中的那個范浪。

他起初是個街頭混混,後來經歷各種波折,看透世間醜惡,並擁抱了這份醜惡,成就至邪至惡之心,得到了天邪籠手的認可。

說白了,這就是一段小人物變成大反派的成長記。

得到天邪籠手只是一個開始,後面還有一些大起大落的轉折,到後來「范浪」甚至破碎虛空,闖入了茫茫宇宙,一抬腿,時間長河流轉,一揚手,空間壁壘崩碎。

此范浪非彼范浪!

現在的范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發展,並沒有按照原本的劇情書寫自己的人生,但該拿的好處一定要拿。

天邪籠手不管落入誰的手中,都後患無窮,還是范浪自己收著好一些。

范浪身懷佛力,善良值又那麼高,天邪籠手對他充滿了排斥,劇烈的反抗,試圖掙脫他的手掌,卻被他牢牢抓住。

「給我老實點!」

范浪呵斥一聲,用龍尾將天邪籠手捲住。

有些寶物在降服之前,是無法收進儲物卡的。

緣滅劍與天邪籠手都屬於此類。

降服之後,可以隨便收取,降服之前,只能用別的辦法控制。這也是魔陀詭風當年無法將緣滅劍收入空間漩渦的原因,否則他就不用丟進火山口那麼麻煩了。

范浪用龍尾結結實實的卷中天邪籠手,這下安心了,分出心來看了看剛才爆出的一連串獎勵。

【玩家擊殺黃名魔族BOSS魔陀詭風,越級挑戰成功,獲得越級獎勵經驗值1260萬點,黃金400萬兩。】

【魔陀詭風爆出9星魔化裝備王骨甲1件,9星級隨機卡牌4張,9星級隨機秘籍4本,玄機丹88粒。】

【玩家獲得擊殺BOSS獎勵,大經驗包*20,低級副本入場卷*16,中級副本入場卷*4。】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王1級,玄力+5000,生命值+5000。】

一連串的提示,范浪身上流光閃爍,光柱衝天,境界為之突破,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甚至更上一層樓! 范浪有五倍力量,再加上人龍血脈的百分比加成,以及種種裝備的強化,增加五千點玄力,就等於增加兩三萬的玄力。

帝少的蜜愛嬌妻 升這一級,他的實力大幅提高,睥睨之間,氣息更加不凡。

這場強強對決,有了最終的結果,以魔陀詭風含恨而終。三十年前,他只是沉睡,而這次是真真正正的死亡。

「阿彌陀佛。」

苦海慈航的殘魂虛影口誦佛號,然後消散在了風中,彷彿根本就不曾存在過。魔陀詭風一死,他就可以徹底安息了。

魔陀詭風不愧是個大BOSS,光是經驗值就爆出一千多萬,比殺死千面人時還要高出很多,至於其他的獎勵,更是豐厚。

范浪手握緣滅劍,張開紫霄龍翼,傲立半空之中,腳下是人魔眾生。

這身姿映入一雙雙眼睛之中,引起軒然大波。

魔陀死了!

這個結果對於雙方都有巨大的衝擊力。魔族一方,相當於斷掉了一根主心骨。人族一方,士氣大振,信心倍增,看到了獲勝的曙光。

尤其是清覺方丈這樣的玄君強者,他除了魔陀之外,並不懼怕別人。如今魔陀一死,大局已定。今日就算不能完全滅掉閻王軍,也能自由來去。

「善哉,真沒想到范施主有如此實力,連魔陀都能殺死,簡直堪比當年的苦海慈航,怪不得緣滅劍會選擇他,也許這都是冥冥中的天意。」

清覺方丈看著半空中的范浪,肅然起敬。

另外一處,魔閻王手握著大刀,獃獃的望向半空中,內心深處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崩塌了。

他身為魔陀的屬下,忠心耿耿,南征北戰。後來魔陀沉睡,他守護舊主三十年,忠誠不亞於那些人族的名將功臣。

今天魔陀醒了,迎來最大的希望,也帶來了最大的絕望。

魔閻王內心崩潰,沉淪絕望之中,難以振作。

既然他註定只能是個將軍,那便以將軍該有的結局收場吧。

他舉刀架在脖子上,雪亮寒芒直逼肌膚,動了自刎追隨舊主之心,但是轉念一想,又把刀撤了回來。

「我不能這樣死,要死也該轟轟烈烈的戰死才對!」

魔閻王挽動大刀,內心並沒有豪情萬丈,反而冷靜了下來,刀身遙遙一指半空中的范浪。

「周圍所有魔族聽令,今天是閻王軍最後一戰,從今以後再無閻王軍!」

「不管你們是什麼樣的魔族,不管是先天還是後天,不管主導你們的是何種邪念,統統給我殺!給我戰!」

「釋放你們的邪念,傾盡你們的全力,與本將軍一起血染天下!」

話音剛落,魔閻王氣勢爆發,腳下凝聚魔力結晶,化作一條通天大道,他提刀飛奔,直奔半空中的范浪,手中大刀燃起熊熊魔火。

「吼!」

「殺啊!」

「魔陀死了又如何,我等追隨的是魔閻王!」

閻王軍中不乏好戰分子,魔閻王一聲令下,多少穩住了軍心,也保持住了那份戰意。

這裡是戰場,此時不戰,又能如何。

半空中,范浪一劍掃蕩,將魔陀詭風遺留的五個萬惡之源統統斬斷。

這五團能量急劇扭曲,接著轟然爆開,徹底毀滅。

大量的萬惡結晶爆了出來,紛然如雨,其中還夾雜著五個更大的紅色結晶,這是萬惡核心,更加的珍貴。

范浪將這些統統收起,留著以後備用,然後厲目望向了已經衝殺到近前的魔閻王。

總裁boss,放過我 敵人求死,那就賜給他一死好了。

范浪右手握劍,左手虛畫一圈,做拈花之狀,凝聚澎湃佛力,化作一片花瓣,輕輕一抹,融入劍中。

拈花一劍!

范浪一劍閃爍,快如雷電,更有雷電天罰之威,眨眼間就衝到魔閻王的近前,全力刺了過去。

魔閻王在此刻揮舞燃燒的大刀,斜著斬向范浪。

這一刻,彷彿畫面定格。

表面上看,雙方的攻擊都聲勢浩大,但內在的力量上,有著巨大的差距,拈花一劍不知道要強了多少。

最終,還是緣滅劍先一步刺中魔閻王,終結了他的一切。

范浪持劍穿梭而過,佛光過處,魔閻王身體爆開,手中大刀也被震飛,連范浪的邊都沒沾到。

一劍秒殺!

人族將士死於沙場,只求馬革裹屍還。

魔族將士連這個都省了,天下各處皆可化為魔冢,無碑,無祭,什麼都不需要。

魔閻王的人生就此落下帷幕,用他的死亡,他的屍骨,為范浪堆起了通往強者的階梯。

范浪連殺強敵,在這片天地之間,彷彿無敵,身姿竟然生出了幾分寂寥之意。

「能遇到你們這樣的敵人,真是太好了。」

范浪喃喃自語,由衷的向敵人道謝。

這種心情,外人難以明了,或許只有真男人能夠讀懂。

剩下的戰鬥就簡單了,再也沒有魔族能跟范浪抗衡,充其量只是螳臂當車,垂死掙扎。

殺!

喊殺聲不絕於耳。

……

日落了。

然後照常升起。

陽光不憫蒼生,仍舊明媚,照耀在屍山血海之上,這人間,彷彿化為了煉獄,放眼望去,觸目驚心。

這是善惡之戰?

不。

至少范浪不這樣認為。

魔族做過的惡事,人族一樣也沒少做,雙方半斤八兩。

語言戀 這只是純粹的種族之爭而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佛門想要消除分別心,但這是不可能的,分別心永遠存在。

對於一個人而言,家,國,天下,異族……內心一步步的疏遠,乃至最後所產生的天然排斥。

所謂的和平,只能用絕對的實力與強權來換取,在屹立巔峰的強者面前,不管是善是惡,不管什麼種族,都只能俯首,然後按照強者制定的規則來生活,這才能獲得和平。

范浪盤坐在山巔,龍鱗劍與緣滅劍交叉刺入岩石,陪伴在他左右。

他想喝酒,所以喝了,用半空中彌散不去的鮮血味來佐酒,喝的是最火辣的烈酒。

「敬你們這些劍下亡魂一碗!」

范浪喝到一半,揮舞酒碗,對著山下揚撒過去,酒水飛濺而出,被陽光照耀得波光粼離。

萬魔窟一行,就算是圓滿了,這是一個句點,也是新的開始。

范浪此時的心情很微妙,難以言說。

「吼!」

遠方毫無預兆的響起了一聲獅子吼,聲音震徹雲霄,還夾雜一股強悍威壓,恐嚇萬千生靈,連范浪都是心底一緊,毛骨悚然! 「爺爺,我不是幫著五叔,我是怕您把身體氣壞了。」姜小時嘴甜的挽著老爺子。

傅老爺子笑呵呵的看著姜小時,「還是我家小時貼心,不像某些人,恐怕看巴不得我少活幾年。」

老爺子指桑罵槐的瞪了一眼傅辰修。

傅辰修表情淡漠,像是沒有聽到老爺子的話一般,靜靜的站在他們身邊。

「怎麼會了呢,爺爺你活到兩百歲都不算多。」姜小時拍著馬屁,當然內心也很希望這位善良的老爺子活的久一點。

傅老爺子被她哄的眉開眼笑,望著姜小時的眼睛,全是喜愛,「爺爺活到兩百歲那不成老妖怪了。」

「才不是老妖怪,是老神仙。」姜小時一邊說,一邊挽著老爺子往別墅裡面走。

傅辰修默默的跟在兩人身後。

老爺子來的時間剛好就是吃晚飯的時候,姜小時挽著老爺子往餐廳去,傭人已經將晚餐準備好。

扶老爺子入住過後,姜小時自然落座於老爺子旁邊,傅辰修坐在姜小時對面。

晚餐有蓮藕燉排骨,清炒百合,涼拌時蔬,芹菜炒牛肉。

姜小時勤快的舀上一晚蓮藕排骨湯放在老爺子手邊,「爺爺,您喝湯,養生。」

傅老爺子柔和的看著姜小時,眼神語調之中全是慈愛的寵溺,「你別顧著爺爺,你自己也要好好養養,看看你小臉都瘦了,是不是在國外吃的太差了。」

「……」自己就在國外待了兩三天,也不致於說臉都瘦了一圈,老爺子話雖然誇張,但是姜小時心裡還是暖暖和和的,長輩的關心,永遠都是最暖心的。

姜小時又夾了些芹菜在老爺子碗中,「爺爺,我記得您喜歡吃芹菜,芹菜軟化血管對老年人特別的好。」

傅老爺子嘴角的笑容都快裂到耳朵根子,「爺爺知道,你快吃。」

姜小時跟老爺子這邊氣氛可謂是其樂融融,而傅辰修那邊,無人搭理,明明在一張桌子吃飯,卻是兩種氣氛。

傅辰修剛開始並沒感覺有什麼,他們感情一直都很好,可是直到他夾了一塊排骨放到姜小時的碗里,小丫頭無聲無息的將排骨給放到一邊,一口沒動,他臉上的表情逐漸開始發黑。

傅老爺子自然是注意到了這點小事情,眯著眼睛瞪了瞪傅辰修,更加認定了姜小時是被他欺壓的不想出國。

「小時,爺爺吃飽了,你陪爺爺去後面的花園裡散散步消消食。」老爺子站起身來。

「好。」姜小時擦了擦嘴,扶著老爺子去了後花園,全程都當傅辰修不存在一般。

傅辰修目送他們出去,臉黑的如同鍋底,沉的嚇人。

復仇女很癡情 傭人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冒著生死開口,「五爺,老爺子說今晚要留下來歇息。」

「按照平時的準備,還需要我教你們嗎?」傅辰修嗓音冷的如同十二月的寒冬,目光凌厲的凝視著傭人。

「老爺子說他要住您的房間。」傭人緊張的咽了咽喉管,天知道他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氣開口的。 這吼聲來得突然,由遠及近,無比恐怖,帶著強橫的威壓,彷彿末日降臨,令人為之戰慄。

就連范浪這樣的強者,都是心中一凜,本能的感到了壓力。

發出這一吼的存在,必然強得可怕!

甚至有許多生靈被這吼聲直接震斃,當場陣亡。

范浪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豁然站了起來,居高遠眺,望向吼聲傳來之處。

「吼!」

那恐怖吼聲再次響起,比驚雷更響,比山崩地裂還要震撼人心。

范浪窮極雙眼,隱約看到了一道遁光破空而來,這遁光是金色的,在裡面有著一頭金色獅子模樣的妖獸。

這妖獸的身體有金屬質感,彷彿黃金熔鑄,外形是一頭威風凜凜的獅子,雙眼兇惡,尖牙利齒,一頭金燦燦的鬃毛都是金屬的,身上彷彿穿了一套金色戰甲,沒有雙翼卻能夠凌空奔跑,速度快得驚人,只是一眼就跑出數里之遙。

在金色獅子的額頭,有著一塊形似紅色太陽的烙印,成為了它的一個標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