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左北川。」

左北川激動的回頭,就看到兩個身影電射而至,一個是他等待的楚南,另一個卻是韓凝兒。

「楚哥,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左北川揮退阻攔的禁衛,眉間憂愁盡去,笑著道。

「臨時決定的,來見識見識。」楚南淡淡微笑。

「無論如何,謝謝你楚哥。」左北川真誠道,說完他望向了韓凝兒,道:「韓小姐,好久不見了,你也跟我們一起嗎?」

「來都來了,當然是了。」楚南見韓凝兒不答話,便哈哈笑道。

「好,好極了,我不會忘記兩位的情義的。」左北川喜笑顏開,楚南的實力那是絕對的牛,韓凝兒也被譽為可以與他姐姐左心蘭比肩的女子,雖然他認為言過其實,但總歸是說明她實力極強。

左北川帶著楚南與韓凝兒進了帝國莊園,韓凝兒與楚南並肩走在一起,用玄力凝音道:「我不知道你十皇子為什麼這麼熟,但我們插手到皇子鬥爭的漩渦中實為不智。」

「爭權?爭什麼權?皇權?大帝正值壯年,儲君之爭還早著呢,現在充其量不過是熱身賽,再說,我總覺得飛船基地裡布下了針對我的天羅地網,到這裡來末嘗不是一步妙棋。」楚南漫不經心的傳音道。

韓凝兒一想,的確是,這幾天時,她都感覺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壓抑感。

帝國莊園是帝都周邊最大的莊園,景色美崙美奐。

此際,在一大塊空地上,已經站了不少的人,一個個貴氣逼人,估摸一眼掃過去,穿著一看就是皇室風格的青年足有七八十人。

「這些都是你的兄弟?」 寶貝甜妻,抱一抱 楚南低聲問左北川,語帶吃驚之意,播種機啊這是。

「算是吧,一父同胞的兄弟有十八個,其餘都是我一些皇叔的子侄,算是堂兄弟吧。」左北川道。

左北川一過來,立刻就有幾個皇子王子模樣的人過來打招呼。

左北川只是淡淡敷衍著,過來的幾個蠢貨是想抱大腿的,他自是理也不理,而真正有些門道的卻大都對他敬而遠之。

之前左北川遭遇刺殺一事,有點腦子的轉個彎就明白了,六皇子這是要將左北川除之而後快。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左北川有個名動天下的姐姐左心蘭,但左心蘭近年來根本不露面,也不關注皇室,她就如同一個隱士,專註的修鍊。

而六皇子左天河卻是公認的強大,與四皇子,八皇子被公認為下一任皇帝最有力的爭奪者。

不過,左北川身後跟著的楚南與韓凝兒,卻是讓很多人驚疑不定。

楚南近來也是名動帝都,鞏家兩兄弟在他手上都吃了大虧,若說鞏陽炎也就罷了,但是鞏陽森竟然也栽了,這就讓人不能小覷了。

而韓凝兒就更不用說了,她的名氣比楚南要大得多。

六皇子左天河眯起了眼睛,老十不聲不響的竟然有楚家那孽種和韓凝兒支持,看來還是小看他了。

這時,渾厚的號角聲響起,分散的人聚集到了一起,往前面搭起的檯子望了過去。

一隊開路內衛出現,隨後就是在一眾宮女下簇擁過來的一個身著白底紫花宮裝的女子。

楚南望了過去,目光閃過一絲驚艷,這女子看起來很年青,姿容絕世,儀態萬千,一身貴氣比這些皇子龍孫還要強得多。

「好美的女人,好強大的氣場。」楚南心中暗道,剛才他的心中都起了難以控制的**,想將這女子佔為己有,而到現在,在場還有許多人流露出這種**,無法掩飾。

這是一個禍水,論長相,左心蘭,韓凝兒等不會比她差,但這種誘惑力,卻是骨子裡散發出來的,不似人間女子所有。

她應該就是玉妃娘娘吧,難怪入宮不足十年,就已執掌後宮,成為大帝最寵愛的妃子。

韓凝兒神情也恍惚了一下,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旁邊的楚南,見得他的目光很快就清澈下來,心裡竟隱隱的高興。

「參見玉妃娘娘。」所有人都彎腰見禮。

「免禮。」玉妃娘娘的聲音柔糯,能讓人骨頭都酥了。

楚南心中暗呼,如果大帝被她迷得團團轉,那她算不算輝煌帝國真正的掌權者?

不過,倒是末曾聽說這位玉妃娘娘有干政之舉。

「這一次,本宮很榮幸能來參加皇家獵人大賽的開啟儀式,我們輝煌帝國曆經千年,靠的就是實力,是勇往直前的決心,是永不退縮的堅韌……」玉妃娘娘的聲音不急不緩,倒很是能蠱惑人心。

楚南打量著玉妃娘娘,南域域主令破天說過,玉妃娘娘是一邊的人,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啊。

等這一次的獵人大賽結束,看來要去拜訪一下玉妃娘娘。

玉妃娘娘並沒有說太多的話,便由一個身著官服的老頭開始唱名,念到名字的皇子王子要上前領牌,三名追隨者也要上前登記。

沒有多久,就輪到了左北川。

左北川帶著楚南,韓凝兒,還有一位渾身漆黑,一言不發如木頭一樣的男子上了台。

在左北川領牌的時候,楚南突然發現有一道目光有些奇怪,便扭頭望了過去,卻是發現是玉妃娘娘。

見得楚南望了過來,玉妃娘娘沖他微微一笑,顯然,她是知道他的,就是不知道在她的心目中對他是一種什麼印象。

玉妃娘娘是許家女,而令破天說玉妃是一邊的,那麼實際上可能是跟許家是一邊的,一個南域域主,掌億萬人口,一個紮根帝都,掌權後宮,這樣的強強聯合,實力不是一般的強大啊,看來自己還不是那麼倒霉。

玉妃娘娘對楚南善意的微笑,自是看在有心人的眼裡。

「無論如何,老十必須死,老十身後有了這楚天歌,又有韓凝兒,現在看來,玉妃娘娘與楚天歌竟似是熟識,這樣的組合太有威脅了,只恨上一次那麼周密的刺殺竟被老十逃了過去。」六皇子心中暗恨。

很快,所有皇子王子都領好了牌,確定了追隨者。

「開啟獰獵秘地,希望各位皇家子弟們都有一個好的收穫,最重要的是能在這次比賽中得到鍛煉,去吧。」玉妃娘娘開了金口。

這時,空地上陡然出現了玄陣光芒,緊接著,一個入口出現,參加比賽的皇家子弟紛紛帶著追隨者入內。

……

「什麼,楚天歌與韓凝兒去了帝國莊園,還加入了十皇子的追隨者隊伍?那我們飛船基地的布局豈不是白費了?三天後他們從帝國莊園出來,該死的天魔女已經回來了。」

「不要動怒,這可能是時候末到吧。」

「時候末到個屁,早幾天幹嘛去了?」

「那個時候韓凝兒天天跟著楚天歌,兩人都是天才人物,一個二級玄王,一個三級玄王,我們根本沒有把握,再說,韓凝兒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不僅要面對天魔女的怒火,還要面對靈犀劍派的怒火,我們得不償失,風險太大。」

「畏首畏尾,我看這時候永遠不會到,天魔女一回來,我們良機盡失。」

「不一定,獵人比賽上,說不定會有一些意外發生的。」

「那些人里,恐怕沒有人會是楚天歌與韓凝兒聯合的對手。」

「哈哈哈,你們等著看好戲便是。」



… ?這個秘地山高林深,空氣中的玄力極為濃郁,一口氣深吸入腹,有一種渾身飄然的感覺。

好地方!玄力如此純粹的秘地,可是一個修鍊的福地,當然,這裡面的玄獸估計也很恐怖。

楚南一行四人出現在茂密的樹林間,除了他們之外,倒是沒有見到別的人,想來是隨機傳送的。

確定沒有危險后,左北川鬆了一口氣,道:「大家小心點,這個秘地有大量的四五級玄獸,六級玄獸甚至七級玄獸都有。」

「這個秘地一直作為獵人比賽的場地嗎?會不會太浪費了一些?」楚南道。

「是有些浪費,不過,你知道為何我們的比賽時間只有三天嗎?因為任何外來者進入這裡只能呆三天,三天之後就會被這裡的空間擠壓出去。」左北川道。

「不多不少正好三天?」楚南追問了一句。

「沒錯,分毫都不會差。」左北川道。

楚南若有所思,而這時,那一個皮膚如黑炭般的青年道:「殿下,我們得抓緊時間狩獵了。」

「我倒覺得太早了些。」楚南淡淡道。

「我也這麼覺得。」韓凝兒道。

左北川一愣,他不是個笨人,稍一思索,便眼睛一亮,道:「我們這是要做那無本買賣?」

「哈哈,我們不做,別人也會做,與其浪費時間精力去闖玄獸窩,不如等別人肥了再打個劫什麼的。」楚南笑道。

「楚哥之言甚合我意。」左北川笑著點頭。

四人尋了一個隱蔽的洞穴,三二下幹掉了裡面的兩隻三級玄獸,然後楚南出手布置了一個隱匿玄陣。

四人接著將洞穴往兩個方向擴張,挖出了兩個支洞,各有一個出口。

「楚哥,我們要在這裡呆多久?」左北川問。

楚南沉吟了一下,道:「呆個兩天,最後一天將會是最精彩的時刻。」

「那這樣的話,我們可能一無所有。」那個黑炭似的傢伙開口了。

楚南看了他一眼,問:「兄台貴姓?」

「吐羅骨。」這黑炭道。

「真是古怪的名字。」楚南淡淡道。

「吐羅骨是西涼族的天才,因我幫了他們族一個忙,所以他現在效命於我。」左北川解釋道。

「我們來參加獵人比賽,成績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要躲過六皇子對你的狙殺,在這裡死掉,想必他有一百種方法圓過去。」楚南道。

左北川點頭,一臉凝重,道:「楚哥說的沒錯,我首先做的應該是保命,再是其它。」

「你明白就好,你們呆在這裡,我出去轉一轉,摸清一下情況。」楚南道。

「楚哥,你單獨一人,太危險了。」左北川急道,其實,他的內心深處是因為楚南離開令之心生惶恐。

「論實力,我可能不是這裡面的最強,但論隱匿逃命的功夫,我想我排不到第一也該是第二啊。」楚南笑著道。

在出去之時,楚南的目光與韓凝兒對上,他沒有說話,但卻知道韓凝兒懂了他的意思,心有靈犀這東西還是有些奇妙的。

楚南出了洞穴,瞬間消失在茂密的叢林中。

……

「大兄,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伍旭悲憤的跪在一個青年的面前。

這青年一身雪白長袍,長得偏秀氣,眉眼間倒是更像一個女子多些,此時,他無視身前跪倒的伍旭,手持一卷書看得專註。

「大兄,此番被羞辱,那葉家小子分明是不將大兄你看在眼裡,不將我們伍家看在眼裡。」伍旭繼續道。

「聒噪。」青年淡淡道,一道玄力隱現,伍旭便慘叫一聲飛出去十多米。

當伍旭連滾帶爬的爬回來時,青年放下了書卷,秀氣的眉毛一抬,目光射出一點冷芒。

「伍旭,你真是把我們伍家的臉都丟盡了,九級玄兵巔峰,連兩個混吃等死的巡衛也降不住,還被其重傷,若不是看在你母親當年於本少有些恩情,不用別人動手,我早將你的腦袋給摘了。」青年冷冷道。

說完,這青年見得伍旭不敢多言的樣子,道:「是葉家和林家的兩個小子是吧,我自會讓人教訓一頓,把場子找回來,至於你,如果再有下一次,就別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是,是,謝謝大兄。」伍旭達到目的,便退了出去。

青年站起來,自山頂小亭往下望去,一片郁蔥。

「楚天歌,我倒真不想與你為敵,但誰讓我喜歡的女子竟是你的末婚妻呢?你若死了,就皆大歡喜了。」青年自言道。

這青年是伍家三少伍承恩,真正的伍家嫡子,在帝都年青一輩倒是很低調,聲名不顯,只是他前段時間瘋狂追求白竹荺才引起了一些波瀾。

……

楚南如同虛無一般的空氣隱在陰影中,正饒有興趣的看著前方激烈的廝殺。

那是一個四人隊伍正在對付十來只四級金背狼,四級玄獸,相當於七級玄將,而狼群又是最懂得配合獵殺的動物,十來只聚集在一起,絕不容小覷。

這支四人隊伍應付的有些吃力,不過再過上一會兒應該就能滅殺這些金背狼。

「看樣子是哪個王子,身上的寶貝還挺多的。」楚南心道。

過了不久,這十來只四級金背狼被一一滅殺。

「取玄獸核。」這王子命令道。

三名追隨者中兩人去挖玄獸核了,剩下的是個年青女子護衛在這王子的面前。

「目前看來我們收穫還錯,等再去找幾支隊伍掠奪一下,不求排到前三,前十就好了。」這王子有些得意道,他一邊說著,一邊竟是摟過年青女子,大手在她高聳的胸脯上搓揉著。

這女子也沒反抗,任由這王子輕薄,顯然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暗處的楚南有些無語,這小子還真是色到一定境界了,在這種情況下還玩女人。

就在這時,楚南心中一動,有人接近。

驀然,異變突生。

一道巨大的劍光突兀的出現,斬向了這王子。

另外一片狂暴的玄力氣浪轟向了另外兩個正在挖玄獸核的追隨者,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來得極其突然,一下子就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威脅最大的無疑是那一道恐怖的劍光,它就如一道巨大的閃電划裂空間,周圍的樹木都被壓擠成了齏粉,這一擊,令得暗處的楚南心都跳了一下。

王子驚駭之下,竟然直接將正輕薄的女性追隨者推了出去。

劍光映照著這女子驚恐到扭曲的臉龐,隨即,她一顆腦袋飛了起來,血霧噴出,這王子被血噴了一臉,身上散發出一圈光罩,將劍光餘威擋了下來。

隨即,陰影走出來四個人,有三個追隨者直接將這王子的另外兩個追隨者殺死,然後將這王子圍了起來。

「是你,左一鳴。」這王子面如死灰。

「左興宇,交出來吧。」左一鳴淡淡道。

左興宇嘴角抽搐著,將數十顆玄獸核扔了出來。

「左興宇,我的好哥哥,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還是要弟弟我親自動手?」左一鳴冷笑道。

左興宇面色灰敗的將空間戒指扔了出來,在左一鳴灼灼的目光下,又弄出幾個隱秘的空間器具扔了出來。

「還有。」左一鳴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