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皓你可知道你所在區域裡面是否有遠古遺迹?」

孫皓低下了頭沉默不語,隨後又抬起了頭,滿是悲傷。

「這下面的確是有遠古遺迹,但是一個渾身黑紅色氣息的黑髮黑瞳小姑娘來到了這裡,發現了鳳凰前輩正在孵蛋,當時我們想保護鳳凰前輩,反而被鳳凰前輩保護,隨後我們親眼看見,這個小姑娘把鳳凰前輩的精魄提取了出來,安置在她身邊的一個人的身上,那個人就變成了半人半妖,擁有鳳凰前輩的能力,之後我自爆了銀龍令,才逃出遺迹,而我手下都認為銀龍令被偷走了….」

孫皓所說的經過裡面那個黑髮黑瞳的女孩是木子妍也就是聖妖沒有錯了,原來每一個妖人都是這樣被製作出來的,提取妖的精魄強行安到人的體內…..

「但是不久前我又回去安置鳳凰前輩的遺體,發現遺迹的下面還有一處遺迹,但是這處遺迹給我的感覺特別危險,所以到現在無法進去探索….」

木子墨拍了拍孫皓的肩膀。

「你還是起來吧,別跪著了,我並不是什麼偉人,跪我有失將軍你的臉面,畢竟我只有窺的境界。」

孫皓搖了搖頭。

「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說那樣無用,妖帝大人怎麼會把金龍令交給你呢?」

木子墨此刻也無話可說了,難道妖族的人都是這麼固執的嘛?

「好了這裡沒有你們的事情了,你們回妖族復命吧,在妖帝面前提我的名字,重新領一枚銀龍令吧,就說幫助我們尋找到了遺迹,並把那個小女孩的事情一痛稟報吧。」

孫皓此刻滿頭大汗扭扭捏捏的。

「那個在領一枚銀龍令的事就算了吧,我怕妖帝大人將我除名….」

木子墨就很好奇了,而此刻身後威剛跟這幫猴子打成了一片,聲音特別吵….木子墨皺著眉頭。

「你提我的名字就好,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今天先在這休息一段時間吧,既然相遇了就一起吃點東西喝點酒,隨後我們要面對的也不是什麼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孫皓立即站了起來,魁梧的身軀只有威剛可以跟之比擬了,孫皓招呼著自己的手下的猴子們,拿出來美味而不醉人的特製果酒,又尋找來各種各樣香甜的果子,吵吵鬧鬧嘻嘻哈哈時間過的很快,一晃都已經下午了,孫皓帶著自己手下的猴子離開了回妖界復命去了,而木子墨等人繼續前行。

雖然有霧氣的影響,但是彷彿也無法阻礙木子墨的雙眼一般,就這樣一直的走了下去,隨後眼前出現了一個古老宮殿,宮殿上有一個古老的牌子上面寫著「涅槃」木子墨等人漸漸的走了進去,裡面有明顯的打鬥過的痕迹,但是此刻宮殿的正前方有一顆白色蛋,雷電環繞著蛋,此刻一聲驚雷,一道白色的雷電穿過建築從天而降,直擊這枚蛋,而這枚蛋安然無恙。

木子墨走上前去,剛想去觸碰這枚蛋的時候威剛卻攔住了他。

「這裡的東西不要隨意去觸碰,否則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威剛的警告固然很好,但是木子墨總是想去觸碰這枚蛋,不知道為什麼,也說不出來為什麼,最後木子墨沒有去聽威剛的警告去觸碰了這枚蛋,隨後蛋上白雷瞬間轉變為紫雷,整個蛋由白色轉變為紫色,這時巨大的紫雷從天而降,木子墨立刻抱緊這枚蛋任由紫雷劈到自己的身上,巨大的衝擊波讓威剛和雲風嵐無法靠近。

也不能靠近,如果靠近威剛與雲風嵐瞬間會被轟成灰燼。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當紫雷轟擊了八十一下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也沒有壓迫感,但是虛空中傳來一個縹緲的聲音。

「這個妖與你接觸之後得到了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力量,如果控制不了她,這個世界上可能沒有人能與她相提並論,除非諸天神魔。」

木子墨緩緩的直起自己酥麻的腰桿看向虛空怒喊。

「既然我選擇了保護她,那麼她就不會走歪路,我會引導她走向正規的道路!」

虛空中再無一點聲響,而這一幕卻讓威剛震驚不已,此刻雲風嵐心中所想的就是「這個位面的木子墨到底是何等人?」

「咔嚓…」

蛋殼破碎聲,本以為是一隻可愛的小鳳凰,但木子墨看到的卻是一個紫色長發的小女孩,隨後睜開了雙眼,紫寶石般的雙瞳煞是可愛。

「爸爸?」

「啊?」

木子墨微微一愣,這個孩子竟然叫自己爸爸,後來一想,也釋然了,因為她破殼而出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木子墨。

「不是爸爸,叫哥哥。」

這個孩子迅速的把蛋殼全部吃掉了,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穿,木子墨快速的把自己空間戒指里換洗用的短衫給她穿上了。

「爸爸。」

「…..」

雲風嵐走了過來想摸摸這個孩子的頭,這個孩子卻咬了她的手,雲風嵐也只好尷尬的笑著。

「木子墨你不覺得應該給她起一個名字嗎?」

木子墨開始埋頭苦想著。

「既然你這麼願意叫我爸爸就叫我爸爸也行,你的名字呢,姓木,因紫雷而生,這個方向是西方,那就名為紫茜。」

「木…紫…茜?」

木紫茜學著木子墨給她起的名字,木子墨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謝謝爸爸,木紫茜很喜歡這個名字。」

說著木紫茜在木子墨的懷裡撒嬌。

「喂喂,子墨你這算是無意中撿了一個女兒嗎?」 「爸爸…衣服…給你..」

此刻木紫茜光著身子到處跑,然後好像渾身用力一樣,一件紫白相間的連衣裙出現在木紫茜的身上,剛考慮木紫茜裸奔的惡習如何去改正,卻發現木紫茜身穿紫白相間的連衣裙。

「爸爸,好不好看…」

「嗯….好看…這是?」

「蛋殼….」

此刻木子墨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摸了摸木紫茜的小腦袋,木紫茜一臉享受,隨後圍著木子墨轉圈

「那個,子墨啊…現在不是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了…我們的任務….」

沒等威剛說完話,木紫茜躲在木子墨身後一臉凶樣的盯著威剛,雲風嵐拍了拍失落的威剛後背以示安慰。

「至於這下邊有另一層遺迹……」

木子墨開始環繞四周尋找著去往下一層的的入口,而木紫茜如小跟屁蟲一樣跟著木子墨。

「爸爸,那裡有一塊奇怪的石板…」

木子墨看向木紫茜指向的位置迅速的走了過去,但是以自己的力量根本舉不動這塊巨大的石板。

「爸爸,你是想把它舉起來嗎?」

木子墨點了點頭,木紫茜單手將這塊石板舉了起來。

「……」

隨後木紫茜把這塊石板丟到一邊,而暗道出現在眾人眼前,隨後威剛拿出燈在前面行走,木子墨等人緊跟其後,而這下面安靜的出奇,只是周圍的氣息給人一種不好的感覺,沒心沒肺的木紫茜開心的跟著木子墨,寸步不離。

這時一個類似鬼魂一樣的東西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里,此刻木紫茜眉頭一皺,周身紫雷噼啪作響,個鬼魂嚇的立刻不見了蹤影,這個通道特別特別長,而且也看不見太陽與月亮,根本沒有任何時間觀念。

走了很久的路木紫茜不知不覺的開始犯困,摔了一個小跟頭,兩隻小眼睛眼淚汪汪,木子墨立刻上前抱起木紫茜撫摸著她的頭安慰著,隨後木紫茜就在木子墨懷中睡著了。

「你真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啊。」

雲風嵐打趣道,木子墨卻微微一笑,木紫茜的出現的確讓木子墨的壓力緩解了不少,因為多了這麼一個開心果,讓木子墨也明白了生命的可貴,而木子墨也明白當時那八十一道紫雷全部沒入了木紫茜的體內,就算木子墨不去幫忙她也可以度過這次劫難,但是如果不去觸碰,也許她也不會變異為紫色。

「前面就是出口了。」

走在最前方的威剛突然說道,隨後一道光芒照射入眾人眼帘,面前的竟然是一個遠古戰場,地上的枯骨在散發著古怪的光芒。

「這裡的氣息是魔族和妖族的古戰場,戰爭結束之後過了很久很久不少東西都腐蝕了。」

「看!」

雲風嵐指著的方向有一個巨大的大門,就在整個古戰場中央,眾人一喜快速向那個大門跑去。

「轟隆隆。」

巨響連連一個三米高的披甲骷髏衝天而起,巨大的聲音也吵醒了木紫茜。

「啊!!!什麼鬼東西,吵死了!」

憤怒的木紫茜丟過去一顆紫雷球,直接將整個骷髏的骷髏頭砸出來一個洞,披甲骷髏迅速將木子墨懷中的木紫茜抓起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啊!嗚嗚嗚嗚嗚嗚….痛死了!!」

痛的木紫茜坐在巨坑裡痛哭,看到木紫茜安然無恙也鬆了一口氣,而木子墨此刻卻憤怒異常。

「威剛,雲風嵐,我的乖女兒交給你們了」

此刻木子墨體內氣息攀升,兩枚戒指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也沒出現在木子墨的手中,一甩刀,刀鞘化為黑色的氣體隨後消失不見。

「木子墨!你又要用那種力量!!」

木子墨回頭自信的一笑,隨後沖了過去,而披甲骷髏從地下拿出一把巨大的骨劍。

「叮叮噹噹。」

刀劍不斷碰撞,摩擦出來的火花也是特別的耀眼。

「咔咔咔咔咔。」

披甲骷髏的嘴巴不斷的在動著,不知道披甲骷髏想說什麼,木子墨也沒有多想,一刀接著一刀斬了下去,一刀比一刀鋒利,披甲骷髏身上的鎧甲本來已經殘破不堪了,現在基本上只有布條了,披甲骷髏丟掉了手中的骨劍,又從地面里拿出來一把大關刀,旋轉起關刀,巨大的風將木子墨吹飛,木子墨不得不把刀插入地面保持身形。

而身後的威剛死死抱著木紫茜立盾抵擋強大的風勁,而雲風嵐在蓄力。

旋轉過後一刀劈向木子墨,木子墨立刻將夜魅拔出來抵擋這次衝擊,腳下的地面龜裂,可想力道有多麼的大,木子墨推開關刀,快速沖向披甲骷髏,一刀斬了下去,披甲骷髏的左臂飛了出去,而威剛悄悄的來到巨門旁邊輸送他們世界特有的力量,沒想到這道大門竟然真的里亮了起來。

他以時間為名 「木子墨聽好了,一會雲風嵐會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將整個骷髏射到天上去,而風刃箭中有一塊玉佩,一會你抓住玉佩你就可以出去了,我一會把木紫茜丟給你,你也要接住,機會只有一次!」

木子墨一聽,這麼做的話威剛他們怎麼辦。

「你們呢?」

「這道門可以響應我們的力量,應該可以將我們傳送回原來的世界,也是時候道別了」

木子墨沒有說話,雖然認識威剛和雲風嵐的時間很短,但是也是有感情的。

「不要想著跟我們一起離開,如果你來到了我們的世界,我們世界的劉子墨就會消失,而且我們正在進行一場苦戰,所以請你務必按我說的做!」

木子墨只好點了點頭,開始不斷吸引的披甲骷髏的注意,隨後破空之聲響起,木子墨看準時機迅速抓住那枚玉佩,而木紫茜也被丟了過來,木子墨一把接住了木紫茜,而披甲骷髏在被這道風刃的衝擊下不斷分解,最後化為了骨灰,而下面的威剛和雲風嵐越來越小,耀眼的光芒閃爍,大門打開了,威剛和雲風嵐走了進去,隨後大門化為飛灰。

而不斷上升的風刃箭即將到達地面的時候木子墨身上的副作用開始爆發出來,而木紫茜身上的紫雷卻緩解木子墨身體的痛感,隨後衝出地面之後,風刃箭再也沒有任何力道。

到達陸地的一瞬間木子墨抱著木紫茜狠狠的摔了一跤,而木子墨面無血色。

「爸爸……」

木紫茜有模有樣的學著木子墨當初安慰她的樣子,撫摸這木子墨的頭髮,認為之前的離別讓木子墨難過,卻並不知道木子墨現在特別虛弱,木子墨也沒想到紫雷可以緩解自己的副作用。

「威剛,雲風嵐,一路順風….」

木子墨抬頭看向遠方。

發獃了一會木子墨從空間戒指里拿出墨小優與羅曉麗做的飯菜與木紫茜有滋有味的吃了起來。

「好吃嗎?」

「好吃!!」

木子墨摸了摸木紫茜柔順的頭髮。

「你跑不掉了朱莉莉!」

聽到聲音后木子墨抱起木紫茜立刻跑了過去,而木紫茜也明白此刻的情形沒有發出聲響,但是眼前的這個妖讓木子墨眼熟,經過自己仔細的回憶,想了起來,是當初木子墨丟棄夜魅后在給自己父母掃墓的時候出現的那個蜘蛛凶。

「你們想要的東西我已經給你們了,為什麼還要追殺我?」

「朱莉莉,你也知道既然你可以得到這個東西,就可以再次得到,為了我們老大的利益,你不得不死在這裡。」

這時木紫茜小聲的對木子墨說道。

「爸爸,那個小姐姐有危險,我想救她….」

木子墨點了點頭,木紫茜沖了出去一股強大的王者威懾壓迫著周圍的人,包括木子墨也沒想到木紫茜有這樣的力量。

重生燃情年代 「你是妖族皇室?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這位小公主請問為何要管這等閑事?」

木紫茜嘟著小嘴奶聲奶氣的說著。

「因為你們欺負了這個小…..」

還沒等木紫茜說完一個黑豹撲了過來,木子墨看到后想立刻衝出去卻發現,黑豹被木紫茜身上的紫雷轟成焦炭,而木紫茜自己並沒有發現自己運用了紫雷。

「哼!我們走!」

看到了凄慘的黑豹,這些妖也不得不萌生退意,木紫茜也沒有去追,畢竟一個孩子不懂什麼叫做斬草除根。

「小妹妹謝謝你。」

「不用謝小姐姐。」

木子墨緩慢的走了出來,木紫茜大喊一聲「爸爸」跑到木子墨身邊抱住了木子墨的大腿。

「謝謝貴女救….是你?」

木子墨尷尬的一笑。

「好久不見….」

這時朱莉莉擺好視死如歸的架勢,木紫茜卻不樂意了。

「我爸爸不會欺負你的!」

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如果想殺朱莉莉的話剛才木紫茜一隻手就能做到。

「你還是這樣弱小啊。」

聽到朱莉莉的嘲諷木子墨不以為意,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盒飯一盒菜丟給朱莉莉,朱莉莉也手忙腳亂的接住了飯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