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你真的不用再勸我了,我所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的。」

她眸光悠遠,似乎穿過了鎮魂空間,看向了不知名的地方:「雖然,我這樣的決定對於我的家人來說,真的是很自私,但是,要讓我為了自己的活,而算計著讓婆娑王他們去送死,這就有些難做了。」

「畢竟,他們並沒有得罪我的地方,婆娑王還幫了我不少,雖然是有目的……並且,我是真的不太在意我這條命了啊。」

則名眸光動了動:「為了你口中那隻與你定下契約的狐狸?你該知道,他會回來的。」

「可若是你選擇了與那傢伙同歸於盡,那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到時候,那隻狐狸也就回不來了。」

容華倒是平靜:「不會的,我有至尊神器在,總能保下一部分神魂本源。」

神魂本源在,總能自己慢慢恢復,倒是不會像只留下一點殘魂,連本源都不剩的溫玥,有人幫忙也只能慢慢消散,最終只能藉助輪迴之力以那抹殘魂的力量打磨出另一個完整的神魂來……就是,恢復需要的時間會很長。

則名蹙了蹙眉:「它雖然只是魂之大陸本源誕生的意識,僅僅能控制一部分魂之大陸本源,滅了它,魂之大陸本源受創,到時你獻祭於本源,一件至尊神器護不住你。」

是的,獻祭於本源,這才是最終會與魂之大陸的本源意識同歸於盡的緣由。

容華看了他一眼:「看來你蘇醒之後還沒來得及了解一下神界發生了什麼。」

則名不解:「有什麼問題?」

容華語氣平靜:「沒什麼,只是如果你稍微了解一下,就會知道,至尊神器,我有兩件。」

則名睜大了眼:「兩件?」

他不由古怪而微妙的打量了容華一番:「這可真是……可就算如此,你就不為風霽他們著想一下?畢竟,如果僅剩一點神魂本源,你要恢復,也是需要很長時間的,數十億年怕是都打不住。」

「這麼長的時間,你是想讓風霽他們絕望嗎?畢竟,雖然作為神人,說起來能活那麼長時間,但實際上,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鮮少會有人活那麼久。」

容華微微垂眸笑了笑,有些悲傷:「所以,我才說我很自私啊。」

「那麼久的時間,也是阿臨需要的,可我真怕我等不下來,所以我想去陪他……我知道獻祭魂之大陸本源這件事並不是非我不可,但我卻不想掙扎了。」

「對我來說,這都沒有意義。」

則名語氣微沉:「風霽呢?你的家人呢?他們對你來說也沒有意義?」

容華沉默了一會兒:「……我爹和我娘,他們有彼此,我哥哥,他將來也會有一個心心相印的人,其他人,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會為我傷心,但總會放下的,而且,我總有一天,會再一次出現在他們面前,我也相信,他們會等著我的。」

容華看著則名:「我爹爹他們總說,我是他們的寶貝,不管我驕縱任性,還是霸道無理,都沒有關係,他們努力修鍊,就是想要給我撐起一片能夠讓我惹是生非的天空。」

「但可惜的是,我一直都很『乖』,驕縱任性也好,惹是生非也罷,還是霸道無理都與我無關,哪怕是惹了什麼事,我也能夠自己解決了,讓他們撐腰的時候少之又少,他們其實很失落……這次,我想任性一回,自私一次。」

則名沉默了,面對著用平淡至極的語氣說著她想要任性一回,自私一次的容華,他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

許久,他才搖了搖頭:「……其實你不任性,也不自私,魂之大陸和神界作為兩個至高位面,無論是哪個出了問題,都會影響到另外一邊,嚴重了,天地重歸混沌,位面與位面中的生靈盡皆消散,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要以鎮魂使的身份與魂之大陸本源意識一戰,獻祭魂之大陸本源,這是救世之舉,誰也說不上你一句自私,一句任性。」

他說她自私任性,只是站在風霽朋友的立場上,來勸好友妹妹罷了。

大陸本源之地,要麼是超脫於天道之外,如九大至尊神獸,九大至尊神器,四大凶獸能夠進入,要麼是借了九大至尊神獸他們之力,如『惡』之宿主水合宮少主能夠進入,,要麼是與大陸本源密切相關,如容華,則名還有魂之大陸四大王者能夠進入。

除此之外,旁人想要進去,就只能看機緣了,否則,便是本源虛弱到即將毀滅,也是進不去本源之地的。

可這機緣確實千難萬難,就算是當初險些魂飛魄散的則名,那也是因為魂之大陸本源的那個意識想要吸收他,被他鑽到了一絲空子才能逃進去,並接觸到本源的。

容華微微一笑:「對了,還有件事希望你能幫忙。」

「你說,我能做到的全力以赴。」則名答應了下來。

容華點了點頭:「其實對你來說並不是難事,待你成為鎮魂使后,還請你行個方便,為婆娑王在輪迴中找個殘魂。」

說著,她忍不住又笑了:「你說你,方才千方百計的想要打消我的念頭,怎麼就不想想,若是我活著,你可要怎麼成為新的鎮魂使啊?」

聞言,則名微微搖頭:「我對鎮魂使之位並無想法。」 第523章524魂之大陸意識

說著,則名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卻怎麼看怎麼苦澀:「說實在的,鎮魂使這個位置,我也坐了不少年了,雖然只是個假的,但鎮魂使所能有的權利,我也都用過。」

「最終還差點因為這個位置丟了命……」他看了一眼自己透明的身體,「哦,不對,是已經丟了性命。」

「在那些年裡,我心心念念的,都只是活下來,至於還能成為鎮魂使這件事,對我來說,挺意外的,卻算不上什麼喜事。」

「否則,我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來幫你了。」

則名看著容華,他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是真心希望容華能好好的成為鎮魂使,然後長長久久的坐在這個位置上。

自然,他也知道容華需要承擔的責任,其實要獻祭,他來也可以,他現在的情況,和魂之大陸四大王者其實差不多,可是,則名好不容易才活了下來,又怎麼願意去死呢?

但則名也不想看著容華死,因此,他才會說,可以引婆娑王四個入套,這話則名說的毫無愧疚,畢竟,當初他做鎮魂使的那段時間,和四大王者談不上死仇,但有過節那是一定的。

只是,則名真沒想到,容華居然會是故友之妹,也沒有想到容華居然早已做了決定。

容華對則名說他對鎮魂使之位不感興趣這件事不置可否,但對則名幫她暫時勸退了那些聽了魂之大陸本源意識前來圍殺她的鎮魂使候選人,並且告訴她煉化鎮魂空間便等同於半邊身子坐上了鎮魂使之位這件事還是感激的。

雖然,就算沒有則名出現,她最後也能解決那些前來圍殺的鎮魂使候選人,並且在天道的安排下機緣巧合煉化鎮魂空間——畢竟,天道還等著她去做事呢!

但則名的出現,卻是讓她更省事了些。

「多謝你來幫我。」容華道了謝,又問:「鎮魂空間要如何認主?」

則名微微笑了笑:「鎮魂空間有器靈,而你是鎮魂空間認定的主人,你仔細感應,它正在召喚你。」

容華抬眼看著他:「這麼說,你也能感應到鎮魂空間的器靈?」

則名搖了搖頭:「並不能,我雖然也是天道與魂之大陸認可的鎮魂使,卻是你的繼任者,只有你死去或者主動卸任,我才能夠感應到鎮魂空間的器靈存在。」

則名可沒有先容華坐上鎮魂使的意思,一則,他這次過來的只是一抹分魂,本尊還在魂之大陸本源那裡,還沒有完全恢復。

二則,也是因為他知道了容華是風霽的妹妹,雖然是風霽轉世身的妹妹。

但則名和風霽的友情又不會隨著風霽的轉世而消失,所以雖然是初次見面,則名還是忍不住對容華多了幾分看顧。

則名也不怕容華是在說謊騙他,畢竟,這些事情,也是瞞不住的,日後,他肯定會去找風霽的轉世身的。

則名的身體突然一陣扭曲,也不知感應到了什麼,他神色不由難看下來。

容華就在他對面,自然沒有錯過他一瞬間的變化:「你若有事便先離開吧。」

則名神色難看的點點頭:「那我就先走了,你且萬事小心。」

容華也點了點頭。

則名在一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

魂之大陸本源之地。

魂之大陸是亡者的世界,其本源也是代表著死亡的黑色。

一張虛幻,由黑色本源之力組成的幾丈寬的大臉正衝擊著眼前的結界。

結界里,瞧著俊逸瀟洒的男子正盤膝而坐,身形略顯虛幻,不多時,一縷青煙沒入男子頭頂。

男子的眼睛緩緩睜開,瞧著那張虛幻的大臉冷笑:「怎麼,你這是等不及那位天道認可鎮魂使來找你麻煩,按耐不住了想先和我一戰?」

聞言,那虛幻的大臉停下了衝擊的動作,臉上浮現一抹憤怒之色:「是你先和我過不去,這麼些年來,我自認與你井水不犯河水,可你居然分魂入鎮魂空間,破壞我的布置!」

這話叫那男子,也就是則名不由嗤笑:「布置?真不好意思,我還真沒看出來你有什麼布置,不就是說了幾句煽動人心的話嘛。」

「你還真以為他們看不出來你想要借刀殺人的目的?他們不過就是想著,有你那番話,殺了那位天道認可的鎮魂使,能得到你許諾的鎮魂使之位最好,得不到也沒關係,反正也除掉了一個競爭對手,左右都是不虧的。」

那些鎮魂使候選人離開也不是因為他的話,而是發現容華不好對付,無利可圖罷了。

那虛幻大臉沉默,它也不是蠢的,怎麼可能想不透?它也不是不想做的更多,只是鎮魂空間到底不是它的東西,不會全聽它的,它能將人拖進鎮魂空間,再傳上幾句話,已經是它所能做的極限了。

不過也沒沉默多久,那虛幻大臉又譏諷的說道:「說來說去,你出手幫她一把,還不是想等著她和我同歸於盡之後,你再做這個鎮魂使,坐收漁翁之利!」

則名神色冷凝如冰:「別以為誰都和你一樣,盡做些損人利己的事。」

那虛幻大臉冷嗤了一聲:「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能為我所用,那是他們的榮幸!」

則名也是冷嗤:「你是人嗎?」

那虛幻大臉:「……」

這是重點?

那虛幻大臉被那男子噎的一時無語,不過很快又說道:「你覺得你自己和我不一樣?可你敢說你分魂入鎮魂空間,就沒有打著別的主意?就沒有一點點的私心?既然你的目的本來就不純,還跟我裝什麼裝!」

則名被這麼諷刺,神色變都沒變:「我是有私心又如何?總不會故意去害她。」

只為她們的世界 「呵呵哈哈哈哈……」那虛幻大臉聽了男子的話,卻是抑制不住的大笑出來:「不會故意去害她?哈哈哈,這真是我這百年來聽過最好笑的話!你明明知道,她若成為鎮魂使,就要與我一戰,就算她僥倖勝了我,還得獻祭了自己去填補因我之死而出現殘缺的魂之大陸本源……」

「這麼一場必死之局,你卻加快了她入局的速度……這還叫不會故意去害她?哈哈哈哈!對對對!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

「嘖嘖嘖,有意思,這真是太有意思了!這是不是就是那些人類所說的,又當又立呢?」

虛幻大臉的話說的扎心,則名卻依舊雲淡風輕:「誰說獻祭就一定要她來了?」

說起這個,則名心裡卻在微微嘆息,縱他想了萬全之策將容華從獻祭之事中撈出來,可奈何她本人不願意!

明明一切事情盡在她心中,可她卻心甘情願按部就班的走向天道為她設定的結局,半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虛幻大臉聽了則名的話微微一驚,隨後明白過來:「你居然算計著讓婆娑王那四個傢伙來做最後的獻祭之事?」

虛幻大臉上下浮動了一下,打量著則名:「他們雖然在你做了假的鎮魂使那段時間給你使了不少絆子,找了不少麻煩,可到底也沒把你怎麼著,你卻想要他們的命?當真是心狠手辣!」

聞言,則名唇角浮現一抹譏諷:「沒把我怎麼著那是我有能耐,不是放過他們的理由,就如同你,沒能吞噬的了我,是我保命手段多,且當機立斷,而不是你心慈手軟,更不能讓我放過你!」

則名望著虛幻大臉,眸中恨意乍現,他是真恨啊,恨的咬牙切齒,恨的撕心裂肺!

身在本源之地這些年,則名可以說是與自己的仇人朝夕相處,讓他的恨意也一日比一日深。

如果可以,則名多麼希望那個解決虛幻大臉的人是自己啊,可是他不能,他當初的果決保了自己一命的同時,也限制了自己。

魂之大陸的本源保護了他,卻也不允許他離開,除非他成為了鎮魂使,或者鎮魂使親自前來帶他離開,不然他就只能以這副打坐的姿態留在這裡。

則名也明白,虛幻大臉打不破結界,但面對那張大臉,又動不了手,他真的冷靜不了!

而虛幻大臉,這些年它再怎麼想吞掉則名,也是不能,可謂垂涎三尺,卻偏偏吃不到,這也讓虛幻大臉心中的惱火一日比一日深。

則名和虛幻大臉每次言語上的交鋒,勝負都是五五分……

虛幻大臉呵呵兩聲:「可惜你現在這樣子,打得到我嗎?你說你現在,動不能動,只能坐到那兒,當初讓我吞了多好。」

則名突然就冷靜了下來,甚至微微一笑:「我現在讓你吞,你倒是進來啊。」

虛幻大臉:「……」明知道我進不去你還這麼饞我……還要不要臉啊你?!

自從誕生之後,虛幻大臉見過的所有生靈中,純凈凝實美味的神魂並不多,則名是一個,容景的前世,風霽是一個,九大至尊神獸,四大凶獸也是,還有容華。

它見過的就這麼多,可目前為止,它只嘗過則名神魂的味道,然而,吃了一口,則名反應過來就跑了。

還有容景的前世,風霽,聞著也是美味極了,但是,它差點被風霽一劍劈死,

九大至尊神獸也好,四大凶獸也罷,它惹不起,而且就算他們站在那裡讓它啃,它也啃不動。

再有就是容華,那也很美味,卻偏偏是天道選定來殺它的!

虛幻大臉想著想著,就不由委屈了,想吃點好的,咋就那麼難呢? 等它離開了這裡,它一定要佔領許許多多的大陸,將上面的人類和獸族通通圈養起來,那樣,它就不缺吃的了!

想著,虛幻大臉的臉上下意識的閃過一抹垂涎之色。

見此,則名本能的就問:「你又在打什麼主意?」

虛幻大臉還沉浸在自己美好的想象之中,聽見則名的問話,也下意識就回答了:「在想把你們都圈養起來,這樣我就有吃不完的食物了。」

則名:「……」所以你想要稱霸魂之大陸,稱霸神界,稱霸無數位面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吃不完的食物?

不知道為什麼,則名更生氣了。

……

另一邊,鎮魂空間。

在則名離開之後,容華也撤掉了自己布下的陣法,離開了自己一進入鎮魂空間就沒離開的地方。

在容華撤掉陣法的同時,幾處空間傳來了細微的波動,幾道在這裡盯了很久的氣息已然遠去。

容華回眸掃了一眼,並沒有過多的在意,離開向著之前總是傳來莫名召喚的方向走去。

自容華進入鎮魂空間開始,這莫名的召喚就沒停過,不過因為魂之大陸本源意識在最開始玩的那一手簡陋至極的借刀殺人的把戲,容華擔心傳來召喚的地方,已經被布下了陰謀陷阱,並不想中了算計的容華便也沒有動身前往。

但在和則名一番交談之後,她知道了鎮魂空間存在的意義,也就明白了魂之大陸本源意識無法讓鎮魂空間認主,對鎮魂空間的控制也沒有她想的那麼強。

所以,極大可能是沒有陷阱的,不過以防萬一,容華也不會掉以輕心。

而在另外的地方,那些鎮魂空間中最強大的幾個鎮魂使候選人也接到了容華已經撤掉陣法,離開原地的消息。

「哦?離開了?她在那裡待了半個月,怎麼突然就離開了?看來,應該是發現了什麼……你繼續跟著她,小心別被她發現了,本尊倒要看看,她想做些什麼!」

……

「嗯?離開了?那你就繼續跟著,看她要去哪兒,她既然能特殊到讓人說出一句殺了她就能夠成為鎮魂使的話來,應該也能找到點我們發現不了的事……既然有利可圖,那就不能錯過了。」

……

「走了啊,繼續跟著,我想知道,她要去哪裡,又想做些什麼。」

……

「她走了,你就繼續跟著,跑回來做什麼?人跟丟了怎麼辦?」

……

走了也沒多久,容華又發現,離開的氣息又回來了,哂然一笑,隨手丟出幾個神靈石,布了個陣法,然後也不慢慢趕路了,身形化作一抹流光,消失在原地——在鎮魂空間中,所有人都會被禁止使用撕裂空間,開闢空間通道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