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林蒼有那般威能絕強的戰技,即便認為林蒼短時間無法再次施展,他也在剛才大戰間隙在自己周圍布下了重重防禦,為的就是防備林蒼的突然襲殺。

如此烏龜殼般的防禦著實讓人頭疼,按常理來說,林蒼的一劍誅仙的確無法將其攻破。

但世事就是這樣,你越不想它發生的事情,它就越會發生。

虛空中,聽到南宮擎宇嘲諷聲,林蒼的聲音從劍光中傳出,如自亘古:

「傷你? 穹天女帝 不,是殺你!」

話音落下,四道各色劍光從四面八方向著南宮擎蒼的九重大盾穿刺而去。

「咔嚓!」

「咔嚓!」

雷霆大盾的爆碎聲不斷在擂台邊圍觀的修士耳中響起,無數修士都睜大眼睛張著嘴仰頭望著高空中的終極對決。

四色劍光殺過,四面雷霆大盾應聲破碎,大盾碎片晶瑩如紫鑽,在陽光的照耀下更是美的令人炫目。

最牛尋寶人 與此同時,四劍斬過之後重歸一處瞬間融合成一口閃耀著四色光華的殺劍。

「斬!」

四色殺劍劍尖蕩漾著殺戮真意,如一道流光抵在南宮擎宇剩下的五重大盾上。

「咔嚓!」

連一息都不到,雷霆盾應聲破碎,隨後是第二層、第三層,一直到第五層。

「噗呲!」

血花再次在虛空中揚起,擂台下方,無數人都呆住了,失神地望著高空中的一切。

「你,你,怎麼可能一劍破碎我九重大盾,明明,明明之前你破碎我一層神盾劍力就…就散了!」

南宮擎宇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胸前那個前後透亮的碗口大洞喃喃說道,他不甘的模樣一如最初南宮凌被林易將戮仙劍送入胸口時的樣子。

「因為我的劍招突破到了新一層!」林蒼的身形從南宮擎宇後方出現,微聲道。

「額!」

南宮擎宇雙目慢慢失去焦距,失去主宰的身體從高空中快速墜落。

「嘭!」

南宮擎宇的屍體墜在擂台上,在他身下,一灘鮮血緩緩流出,將坑窪的擂台地面填出一個又一個血窪。

「果然,我這個父親臨戰突破,將一劍誅仙修鍊到了第三層!」林易嘴角微翹。

這一戰,終是落幕了。 林蒼與南宮擎宇一戰最終以林蒼勝利落下帷幕。

這一戰,在冰凝國及周圍地域引發了滔天波瀾。

大戰過後,林蒼返回鎮南侯府養傷。

畢竟這一戰林蒼也受了不輕的傷勢,單是最後強行燃耗血氣催動北冥化神就夠他受的。

出乎林易預料,在知道林蒼掌握有一門威能絕強的地階戰技后,各方勢力都未有過多的動作,波瀾不起,彷彿都沒當回事一樣。

後來還是林蒼說出了原因,這些勢力不是不想動,而是忌憚於鎮南侯府的一個人:林戰。

那位林蒼的先祖,最低戰王修為、此時不知在哪的強者。

一個月後,林易收拾好行裝,拜別了家人後,獨自向著帝都北門行去。

今天是冰凝國一行五人出發去荒天宗參與試煉的日子,再過半個月荒天宗的試煉便要開始了。

他們之前定好在北門匯合。

林易背著一個行囊漫步在帝都街上,手中拿著一口削鐵如泥的青紋戰劍。

知道林易善使劍法,林蒼特地出重金找鐵匠為他打造了這麼一口寶劍。

「有殺氣?誰會這麼迫不及待?」

林易步伐速度不變,目光卻微微閃動,他感受到了一股殺伐之氣從右前方的一座酒樓傳來。

殺氣的目標也不是別人正是林易自己。

林易神色不變,只是體內玄功運轉加快了一些,戰氣蓄勢待發。

「殺!」

在林易經過酒樓的瞬間,無數飛針從四面八方向他激射而來,每一根飛針上都附著著戰氣,勁力極大。

「唐門的暴雨天羅?」

林易一愣,看出了這些飛針的路數,他這一個月也沒閑著,將這顆古星上的一些勢力底細都了解了一些。

暴雨天羅正是蜀中唐門的不傳之秘。

暴雨天羅分戰技與暗器兩種。

暗器版的暴雨天羅也分高、中、低不同配備等級。

顯然,他眼前的暴雨天羅是低配暗器版的暴雨天羅。

不過,別看是低配版的,畢竟頂著暴雨天羅的名頭,漫天飛針之下,戰師之下必死無疑。

可惜,他們遇到的是林易。

「青蓮劍幕!」

林易手中戰劍出鞘,直接催動體內敗天訣施展出林蒼的招牌劍招青蓮劍幕。

林易掌握的殺伐之術大多在這個時代都不存在,施展太多容易讓他人看出端倪,故而林易學了幾招林蒼的戰技,這些戰技大多在玄階層次,足夠他普通對敵之用。

即便青蓮劍幕只是玄階中品戰技,但在敗天訣的催動下,其威能亦是無限。

一招既出,一團虛淡的蓮花在林易周圍浮現,而後青蓮花開,巨大的天幕張開,將所有攻擊都擋在了劍幕之外。

「鏗!」

「叮!」

無數飛針打在劍幕護壁之上噼啪作響,卻無法抵進分毫。

「怎麼可能,暴雨天羅戰師之下無敵,即便林易使用玄階戰技也不該擋下才對。」酒樓中傳出驚呼聲。

天啟風雲 「無敵?誰敢稱無敵?!」林易冷笑。

一個月來,林易的敗天訣已經進入到四層,眼看就要邁入五層糅合第一個固定內功特效。

《太古敗天訣》四層相當於戰徒八重天,再以敗天訣的玄奧,林易可以說在戰徒階可以橫掃。

無數暗器飛針落地,在街道上堆了一層。

此時大街上的人都逃走了,只剩下林易。

「酒樓內的幾位不出來聊聊么,我好像未曾得罪過諸位吧。」林易撤去劍幕,微微一笑。

蜀中唐門,他不記得自己的前身和唐門有什麼過節,關於蜀中唐門前身記憶中的內容還真不多。

「等等,婚約?這是什麼鬼,我這前身怎麼和唐門大小姐唐雪柔還有一紙婚約在身?」忽然,林易像是發現了什麼,臉上露出了驚愕之色。

自己的前身不是喜歡柔芷嗎,怎麼又和唐門大小姐扯上關係了,而且唐門的體量要比林家大太多了好吧。

唐門再怎麼說也是僅次於荒天宗那般超然勢力的大勢力,林家和唐門比就像螞蟻和大象,只是林易與唐家大小姐有婚約在身就夠林易難以理解的了。

這時候,三個帶著斗笠、面具,身著黑色勁裝的男子從酒樓內走了出來。

「兩個戰徒九重天,一個戰師一重天。」

林易眸光微眨,對著三人道:「是唐雪柔派你們來的?」

「大膽,你算什麼東西,敢直呼我們大小姐名諱。」一個戰徒九重天的黑衣人往前一步對著林易呵斥道,聲音中充滿了嘲諷、不屑。

「呵,我為何不敢。唐雪柔,唔,我記得沒錯的話,她好像是我未過門的媳婦吧,我叫她名字怎麼了,很正常啊。」林易微笑。

「螻蟻安敢望天,就憑你也想娶我們大小姐,不自量力。」另一個戰徒九重天冷笑道。

「廢話少說,殺了他,那張婚約自始至終就是唐門的恥辱,不容存在!」戰師境界的黑衣人冷然道,殺氣凜然。

「厲害!」林易豎起一個大拇指,道:「現在都不流行退婚了,直接來殺婚了。」

「算了,懶得多問,你們那位不知道是不是醜八怪的大小姐本尊還不想娶呢。」

林易說完,掃了一眼周圍,見並未有什麼修士關注后,直接雙手掐起一組印訣。

「聖九印,第四印,五倍戰力!」

「九天銀河落!」

敗天訣催動《聖魔斗天訣》,瞬息間林易五倍戰力展開,隨後他直接祭出了林蒼得自太古法象的劍招九天銀河落。

劍招使出,劍雨西來,五倍戰力加持的劍光如同一掛銀河向著那三個唐門黑衣人沖刷而去。

「暴雨天羅!」

感受到林易這招散發出的恐怖威勢,包括那個戰師在內的三個唐門黑衣人俱皆臉色大變。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林易的戰力竟能在一瞬間提升這麼多。

須臾間,無數飛針逆著劍光向著林易射去,同時三人也分向三方躲避而去。

「躲得了嗎?」林易嘴角一翹。

劍光太快了倏忽而至,在將唐門三人的暴雨飛針盡數擊落後,更是瞬間追上了逃遁的三人。

「噗!」

「噗!」

「噗!」

三道血柱衝天而起,而後三具無頭的屍體轟然倒地。

「唐門么,這因果我先記下了。」

林易向著遠空掃了一眼,而後轉身繼續向北門行去。今天有事不能更了,明天補上

《太古敗天訣》第19章請假 遠古,天帝掌管著天下萬物各界生靈。本安詳寧和,後來天地顛覆……

天地重歸混沌后,玄石飄浮遊離於虛空。

時間慢慢得地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玄石光暈繚繞,轉瞬光芒大作分崩離析,傾刻間天地重現,漫天的玉碎幻化出了日月星辰,天分九重。玉屑落地,山川湖泊紛紛呈現,初分的天地,地動山搖,分離出的五塊玄玉如有選擇般的落入了幾大山脈,其中兩塊一大一小的七彩玄玉落向了一座巋然的山,大的落在了山尖搖搖欲墜的天地瞬時安如磐石。小的落向了山腰的天湖,湖中白龍騰出水面口含玄玉潛入了湖底……

日月交替時光荏苒,萬物有靈有性,花草樹木飛禽走獸幸得天地靈氣者紛紛飛升,五位天神慈心仁愛,以他們相應的屬性分類歸納收入門下,進而有了神界,魔界和妖界,三界亦有了神尊魔尊妖尊之稱。

滄海桑田,數萬載轉眸即逝,三界的旁支分派各自壯大。

無盡海底再現「魔毒神蘭」,火龍族之王肅炎更是借毒修鍊,成神后殘暴嗜血。三界的旁支分派亦不乏有野心者,漸漸的衝突不斷,轉而殺戮成風紛爭四起。

三界破碎風雨飄搖,為使各界安寧,一眾神仙立規肅法,尊玘為帝君,統治三界,居於九重天上。

為了維護三界和平,五位原始天神同心同德,玘和琰更是鐵腕風雷,領著岐靈的眾仙和神族分支蛟龍族共建了軍隊,經過多年的擐甲揮戈浴血爭戰,三界趨於太平,琰被三界尊為岐靈聖尊,蛟龍族首領昂被封海王駐守無盡海,岐靈和無盡海也成了兵家重地,只是琰在後來選擇了退隱,消失無蹤。

三界在玘的治理下逐漸的恢復了原來的面貌。

縱觀天地,世間萬物神山仙境一派祥和。

在這廣闊的土地上,另一種有別於三界的生物也在悄悄的誕生,凡人,一個擁有智慧卻生命極其短暫的種族。

在這個神魔妖的世界,這個種族無異是弱勢的群體,總有些心術不正的對凡人屢造傷害。三界雖有規矩,但畢竟為三界之眾而設。神女慈悲憐憫,設下了結界隔開了仙凡兩界,盡心守護。

嵐岕神山。

山尖上的鎮天玄石散發著神秘的光芒,滿山的奇花異草芬芳恣意,落瓔軒周圍更是繁花似錦仙草遍地,門前的那棵白碧桃,花開簇簇潔白如玉。

天湖如白練般盤繞在山腰,隔著一個結界,下端的凡世中皇城繁華車水馬龍鄉村炊煙裊裊笛聲悠揚……

一抹紅色的身影在山谷的上空翩然飛過,煙雨漸收,絢麗的虹彩掛在了山谷上空,一端穿入雲層,上面端坐著一紅衣女子,玉骨冰肌,如絲墨發隨風飛揚,一雙如星美目緊緊盯著下端的凡世,笑意盎然。

「看到這虹彩,我就知道你准在這兒。」站在旁邊的男子眉目如畫,一頭褐色的長發和水藍色長袍更顯那張臉膚白如雪,美艷極至。

「那麼中意就下去唄。」

「不去了。」

「瑤,我很好奇,你整天對著這些凡人不無聊嗎?」想著她說無聊就讓她多多去暮幽宮。

「不會呀,倒覺得有趣的緊,你今天又有何事來找我。」

「玘和琰今日都在水雲居,前些時日說好了的,我們五個聚聚。也算是為琰的歸來接風洗塵。」

「噢,那你去就好,拉上我做什麼,若非要湊上五個,把天玄叫上便是。」天玄是嵐岕天湖裡的一條白龍,在瑤的點化下修鍊成仙后又修仙成神,兩人趣味相投,是她最信任的知己,瑤生性淡泊,不喜來往交集,三界之中經常有慕名而來者,她也從來是能不見就不見全由天玄代勞,這樣一來二去天玄也就成了嵐岕對外的公關使節。

「這兩千多年來你是極少出嵐岕,我實在想不明白,他們真就值得你如此費心呵護?」在琴音心裡其實明白,瑤之所以不願出嵐岕也不願交集,多少是因為當年各界的護犢和偏袒傷了她的心。

還有一個他不知道的原因,當年玘的一句話傷得她體無完膚。

「這有什麼想不明白的,因為我喜歡他們,倒是你處處對他們有偏見。」說著起身飛走。

「你要去哪裡?」急忙追上。

「水雲居。」突然想起自己還欠著玘一個人情,去一趟算是道個謝。

「我真是越來越不懂你了,剛剛還說不去的,這下又走的跟風似的,你這變得也太快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