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他怎可兒女情長?!

秦瀚景陰冷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堅決,他絕不能讓任何人成為他的牽絆!

待他將來登上帝位,何愁沒有女人?

秦瀚景的決然,杜若都看在眼裡,她眼裡一閃而過的痛苦之色。

他掐著她的脖子,但卻並沒有殺意,下手也沒有用力,他只是想警告一下她吧?

或許他心裡,是有心疼自己的……

杜若如是想著。

說她自欺欺人也好,盲目無知也罷,但只要她能在太子心裡有一點的分量,哪怕是那麼一點點的心疼她,她也甘願留在他身邊……

最後,杜若做出了決定,「只要殿下不退婚,讓杜若做什麼都願意…」

得了杜若的回答,秦瀚景眼神明顯就亮了,「好,只要你替本宮辦成此事,待你嫁進太子府,本宮必不會虧待你。」

不得不說,這話聽在杜若的耳朵里,便是這世間最好聽的話。

只要能嫁進太子府,太子殿下能疼愛她,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

要知道嫁進太子府,是多少女人都夢寐以求的啊!

而她杜若,卻能以正妃之禮嫁進太子府,能和太子殿下行拜堂禮,能有正妃才能有的尊榮…

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這一刻,杜若像極了被情愛沖昏了頭腦的人。

「殿下想讓杜若做什麼?」杜若輕聲在他耳邊問了一句。

他的交易,是跟那個死了的假杜若說過。

可沒跟她說過,她自然要問問,他想做什麼?

秦瀚景嘴角噙笑,笑意深沉在她耳朵邊上耳語了一句。

杜若當即瞪大了眼睛,指甲猛的抓緊了衣袖,?驚恐的說不出話來!

……

入夜之後,整個京都都顯得十分的安寧。

穆芊顏單手撐頭,靠在榻上假眠。

『嘎吱』一聲,房門來了,清霜回來了。

穆芊顏悠悠的睜開了雙眼,清澈的眸中一閃而過的笑意,漫不經心的開口一問,「如何?」

「回小姐,正如小姐所料,侯爺今晚留宿在趙姨娘房裡了!」

清霜說的,頗有一股偷偷摸摸的意味兒!

穆芊顏慵懶的哈了口氣說道,「趙瓊歌,確實配得上爹爹。」

以往沒細看,其實趙瓊歌生的姿色上乘,又聰明,還有些醫理和舞劍的功夫傍身。

她若能真心待父親,穆芊顏心裡倒也能輕鬆不少。

否則,要真讓父親變成了孤家寡人,那就是她這個做女兒的不孝了!

畢竟父親正值壯年嘛!

咳咳……非禮勿想,非禮勿想!

穆芊顏往開著的窗外瞟了一眼,晚風涼涼啊。

「想來,瑤氏今晚是要破費不少了。」

穆芊顏悠悠的輕笑一聲。

父親在趙瓊歌那裡過夜,想必瑤氏也能聽到風聲。

想來,這會兒瑤氏怕是在氣憤的摔東西出氣吧?

正如穆芊顏所想,聽到穆錚去了趙氏院子里的消息,瑤氏氣的發飆,本就受了穆芊顏的憋氣,現在穆錚又這般對待她!

『噼里啪啦』的,瑤氏房間里砸滿了一地的碎片……

能摔的幾乎都被她雜碎了,這些被砸碎的物件兒,可值不少錢呢!

儘管如此,還是出不盡她心裡的憤恨!

隔著幾堵院牆,穆芊顏似乎都能聽見瑤氏摔東西的動靜兒。

對此,她挺舒心的。

「清霜,我乏了,不必守著我了,你下去睡吧。」

她確實乏了,抬手打著困意的哈欠。

清霜瞧了,也就順從了,「那小姐快睡吧,奴婢告退了。」

清霜退下之前,還細心的替她關好了門窗。

困意來了,真是抵擋不住啊。

穆芊顏翻個身,閉上眼睛就睡了。

可是越睡越不對勁兒……

突然間,穆芊顏意識到什麼,猛的睜開眼。 驚的穆芊顏還沒來得及跳起來,就被某隻大手一攬。

豪門怨,惡魔總裁 下一秒,她整個人都貼到某個胸膛里去了!

「噓,別出聲。」秦玥含著愉悅的低聲傳入她耳中…

「秦?玥!」穆芊顏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的咬著他的名字。

他有沒有搞錯啊?!

今日父親都回來了,他居然還敢潛入她的房間?!

還爬上她的床!

哪知,秦玥像是壓根兒就沒瞧見她的咬牙切齒一般,躺在枕頭上笑眯眯的和她面對面,「顏顏,本王知道你想本王了,所以本王特地來陪你。」

「……」穆芊顏就只剩兩個字,無語!

誰想他了?!

「自作多情。」穆芊顏無語的白了他一眼,動手要將他推下床,「你給我下去!」

誰允許他動不動就爬上她的床了?!

傳出去,她的名聲就都要敗壞在他手裡了!

三天兩頭爬上她的床,當真是可惡啊。

然而事實是,穆芊顏的弱女子力氣,根本就推不動他。

反倒還被他禁錮了手,老老實實的被他攬在了懷裡,「顏顏,有本王在,你就不怕做噩夢了。」

秦玥的嗓音低沉而充滿了疼惜。

重生我有礦 聽在穆芊顏的耳朵里,原本掙扎的動作也安靜了下來。

她抬眸,望著他鬼斧神工的面容,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

他是怕她做噩夢,才來陪她的?

是啊,每每午夜夢回的時候,她都被前世慘死的噩夢驚醒。

這些,秦玥是如何知曉的?

穆芊顏心頭的思緒有些紊亂。

斷點幸福 但轉念一想,他不是派了的朔月暗中跟著她嗎?

難道她做噩夢這種事,朔月也跟他報備了?

穆芊顏不知,秦玥給朔月的命令,是她的一舉一動,都要稟報!

朔月那也是很無奈啊。

甚至他還爬上人家姑娘的床,朔月那叫一個沒眼看啊!

如果不是朔月多年跟在他家王爺身邊,都要以為是有人冒充的了!

穆芊顏漸漸的老實下來了,抱就抱了,反正又不是沒被他強勢抱過,有什麼好矯情的?

艾在,愛在 然後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像只懶貓似的喃喃道,「我爹回來了你不知道嗎?你就不怕被我爹抓包你?」

她的安順自然是秦玥想要的,尤其是她還像只懶貓一樣誘人…

秦玥深沉了眼眸,低沉的嗓音透著沙啞的笑意,「顏顏儘管放心,你爹抓不住本王,即便本王被抓包了,還有你替本王求情,本王怕什麼?再不濟,就是本王娶了你。」

秦玥說到最後,摟著她的手臂緊了緊。

他想告訴她,他是認真的。

如果被人抓包,可以娶她為妻的話,他倒是樂意之至。

秦玥思沉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有了想娶她的念頭?他想獨佔她。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想娶她的念頭,已悄無聲息的在他的心頭根深蒂固了?

他的每一句話,都聽的穆芊顏心頭一顫,心跳彷彿漏了一節拍。

隔著衣物,她都能感覺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一下一下的,打亂了她心跳的節奏。

秦玥……

為何她總是能被他擾亂心緒?

他就像是有股魔力,讓人無法抵擋的魔力。

她甚至在想,這樣的一個男人,怎會是那個傳聞中克妻克子的男人?

即便他如傳聞般是天煞孤星,那也是個『禍害』人的天煞孤星才是!

有幾個天煞孤星長得像他這樣好看的?

「顏顏,是不是對本王動心了?」

穆芊顏正胡亂的想著,冷不防秦玥含笑的嗓音吹在她耳邊。

嚇得穆芊顏一驚,陡然間羞紅了臉,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亂七八糟的想些什麼?

眼神閃躲的不敢去看他,硬著脖子反駁道,「誰對你動心了?我看是你對我動心了才是吧?」

穆芊顏純粹是想掩飾自己的羞澀才這麼說的,不自然的扯了扯被褥,想要遮蓋住自己的脖子。

她可不想讓秦玥瞧見她臉紅脖子粗的囧樣,很丟人的!

穆芊顏只顧著躲避著自己的羞澀,卻沒注意到秦玥看她那深情似水的目光。

他輕輕的擦在她耳邊說,「本王早已對你失了心。」

剎那間,穆芊顏動作僵硬了一下。

撞進他的那雙深情的眸子里,她彷彿有股無法掙脫的束縛,只能一點一點的沉溺其中…

穆芊顏怔怔的望著他,她曾發誓今生只為復仇,做個狠心人,可不代表她就沒長心啊。

她的心,會被秦玥擾亂。

如同現在。

她的情感在沉淪,可她的理智卻還在掙扎。

她的理智在告訴她,大仇未報,她有什麼資格談情說愛?

是啊,穆芊顏,你現在有什麼資格談情說愛呢?

穆芊顏重重的深吸一口氣,蹭在他胸膛里閉上了眼睛,理智漸漸壓下了那些感情的衝動。

她悶聲道,「秦玥,不要在我身上浪費心思,你得不到任何回報的。」

她已經失去了愛人的資格和能力。

如果秦玥對她是一時興起,如果有秦玥相助,可以助她復仇,那她不介意陪秦玥高興一下。

其他的,她給不了秦玥。

因為她本就一無所有。

她不知道秦玥有沒有聽清她說話,可她感覺到秦玥抱著她更緊,甚至她能感覺到他的憐惜和不舍……

「你累了,有本王在,安心睡吧。」

秦玥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她的後背,動作生疏的哄她入睡。

穆芊顏閉眼之前,眼角滑過一滴清淚,融入了他的衣袍上消失不見。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