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龍龍頭輕輕地晃了晃,開口道:「大姐,一天的時間是不長,我是可以等待的。但是,你真的覺得他能回來嗎?這完全就是浪費時間啊。這一點才是我不能理解的對方。」

「不到規定的時間,不能妄下結論。」

那女人淡淡的說著。

她現在都無法忘記楊風在最後時刻離開那個空間的情形,這簡直就是瘋狂的打臉啊。

被打臉一次,難道還要被打臉第二次嗎?

「好吧。」

聽到自己大姐一本正經的這樣說,他就只能耐心的等待了,雖然他覺得這真的非常的扯淡。

一天的時間,反正時間也不長。

一條特殊的通道裡面。

小荒努力的掙扎著。

但是,無論他如何的掙扎都沒有用。

他都被一股特殊的力量包裹著前進。

「這裡是時間亂流嗎?」

小荒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裡的時間很混亂,而且,就像一條河流一般混亂的流動著。

這符合時間亂流的特點。

老婆,聽話就好 「進入時間亂流要麼死,要麼永遠都無法出來。」

小荒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這是他對時間亂流的認識。

「這麼一來,倒是真的完了。」

小荒有些泄氣的想。

他也想反抗。

但是,這時間亂流他怎麼能反抗?

估計就連主宰來到這裡之後都無法反抗吧?

https://tw.95zongcai.com/zc/58446/ 「老大,這次真的對不住了。哎。」

小荒嘆了一口氣。

因為他身體條件特殊。

所以能在這時間亂流裡面生存。

但是,也只能在這時間亂流裡面永遠的漂泊了。

「就這樣的放棄了嗎?」

這個時候,小荒的腦海裡面再次的出現了楊風的身影。

「老大,這次真的是不行了,沒有辦法反抗啊。」

「這裡是時間亂流,這一次我真的是完了。」

小荒連忙的解釋。

他現在完全是有勁用不出來啊。

主宰來到這裡都沒有辦法,都得永遠的漂泊,更不用說是他了。

「你死了嗎?」

楊風那道虛影沒有理會小荒的解釋,而是如此的問道。

「沒有,但是。」小荒立刻的說道。

「呵呵,既然沒有,那還說什麼。我的兄弟怎麼可能如此的軟弱呢?」

楊風厲聲的質問道。

「我。」小荒狠狠的咬著自己的嘴唇。

「不要以為別人做不到,你自己就做不到。」

「如果你想做到,你卻不一定能做到。但是如果你連想都不敢想的話,那就肯定無法做到。」

楊風冷聲的斥責著小荒。

「我真的能嗎?」

小荒眼睛瞪的很大。

「我等著你,不要讓我失望。」

說完,楊風的那道虛影就從小荒的腦海當中消失了。[本章結束] 「不能放棄。」

「絕對不能放棄。」

「我不能讓老大失望。」

小荒的眼睛射出了光芒。

聽了楊風那些話之後,他再次的有了信心。

他還沒有死。

沒有死就有希望。

別人做不到的,他就一定做不到嗎?

他絕對不能被嚇倒。

當他有這種無畏精神的時候,那顆神格碎片的力量就不斷的注入他的身體。

而且,神格碎片也是越來對他越認可。

真正的開始融入到小荒的身體裡面。

「我真正的明白了。原來這是天荒的神格碎片,真神格的碎片。如果我能夠和這神格碎片完全融合的話,我就肯定能領悟荒之法則了。」

當那神格碎片真正的和小荒融合了一點之後,小荒就明白了這到底是什麼神格了。

這不是一般的神格。

「或許,如果我能和這神格碎片徹底的融合的時候,我就能夠回去了。」

小荒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想要和這神格碎片完全的融合,靠的就是無所畏懼的精神。」

小荒這個時候也是參悟了出來。

當自己真正可以做到視死如歸,當自己可以真正的做到無所畏懼,這神格碎片才會對自己越來越認可。

一種氣勢在小荒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時間亂流算什麼?

他根本就不怕。

在這種心態之下,神格碎片對他認可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也不知道多長時間,神格碎片終於徹底的認可了小荒。

真正的能夠為小荒所用。

小荒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上所領悟的法則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

這神格碎片說是碎片,但是卻包含著完整的法則,只是沒有融合罷了。

現在的小荒依然是上位神靈,只不過沒有了神王巔峰的實力。

但是,他感覺自己的戰鬥力卻絲毫沒有下降。

甚至隱隱約約的還增加了一些。

「荒天棍。」

小荒將荒天棍召喚了出來。

這個時候,他能夠感覺到,荒天棍對於他來說意義已經不一樣了。

以前的時候,荒天棍對於小荒來說是一把親近的武器,現在呢,就好像是他的手一樣。

「夥計,帶我離開這裡吧。」

小荒對著荒天棍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他也真正的知曉了荒天棍的來歷。

荒天棍正是來自於這時間亂流。

它自然對時間亂流很熟悉。

荒天棍直接的變大,小荒站在了荒天棍上面。

荒天棍不愧在這時間亂流裡面產生的。

絲毫都不畏懼這時間亂流,能夠在這時間亂流裡面隨意的穿梭。

沒有多長時間,他就找到了小荒進來的地方,朝著那地方狠狠的撞了過去。

「轟。」

的一聲,那個地方被打開了一個缺口。

迅速的,荒天棍帶著小荒穿過那缺口,回到了那時間錯亂的空間裡面。

這個時候,那頭白龍正在打著瞌睡。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形。

他耷拉了眼皮子。

心裏面還不斷的想著:「真不知道大姐到底是怎麼想的。還得在這裡面等待,雖然說只有一天,但是卻讓人非常的不舒服。這意思不就是說那小子有可能回來嗎?哎,大姐怎麼這麼小心呢。真是沒有想到。」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空間出現了一個裂縫。

在他看來,肯定是那大姐來了。

「大姐,您也想通了吧。那小子肯定沒有辦法回來的。是不是可以讓我提前回去了。在這裡呆著就好像是一個傻子一樣。」

白龍開口道。

「呵呵,你就是一個傻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道他不敢相信的聲音響了起來。

正是被他放逐到時間亂流的小子。

他扭過了頭,瞪大了眼睛。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眼裡面全是不可思議。

天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被放逐到時間亂流裡面竟然還能夠回來?

更關鍵的是,不到一天的時間竟然回來了。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話,他絕對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就算是親眼看到的話,他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死吧。」

小荒舉起了荒天棍,朝著這頭白龍狠狠的砸了過去。

這個時候,白龍想要躲開,想要改變時間的扭曲程度阻止小荒的進攻。

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荒天棍狠狠的打在了那頭白龍的頭上,直接的將白龍的頭顱給打爛了。

這頭白龍再也沒有任何的氣息了。

「果然如妞妞所說,我在這裡是有機緣。這機緣就是在死亡的邊緣煉化那顆神格碎片。而且這次多虧了老大,如果不是老大鼓勵我的話,我兩次都要放棄了。」

小荒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他卻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楊風的身影。

這是因為他和楊風的關係最為的親切,每當絕望的時候都會想到楊風。

「你,你怎麼做到的?」

白龍再次的出現了,用顫顫抖抖的聲音對小荒說道。

不敢相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