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都被他嚇了一跳,他們倒是沒預料到羅征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羅征兄,你沒事吧?」莫燦詫異的問道:「這羅嫣,你認識?」

以章無縣等人的聰明,見狀哪裡還看不出來,都是姓羅的,羅征還有這麼大的反應,他心中就將答案猜出了七八分,不過看羅征反應這麼激烈,章無縣小心翼翼的問道:「羅征兄,這羅嫣該不會是你妹妹吧?」

這是羅征進入青雲宗以來,第一次直接聽到自己妹妹的消息。

此前他向周顯打探煉獄山的事,可是沒有問到具體的人物。

這幾年時間,他內心裡最挂念的就是自己的妹妹,擔憂著她的安危,現在從章無縣的嘴巴里說出來,才讓他一時間激動起來,捏碎了酒杯。

羅征沒有回答章無縣的問題,而是直接問道:「無縣兄,羅嫣是因為何事被陷害進煉獄山的?」

看羅征一副要吃人的樣子,章無縣收起了嬉皮笑臉的模樣說道:「這事情前年已經鬧得沸沸揚揚,那羅嫣美如天仙,天賦又高,據說她身體里擁有一種特殊的血脈。像這樣驚艷絕倫的女弟子,自然會引起青雲宗內那些妖嬈弟子們的追逐,當初追逐的最凶的就是青雲榜上排名第七百位的雲放!」

「青雲榜?」這三個字羅征十分陌生。

「羅征兄連青雲榜是何物都不知道?」章無縣奇道。

周顯見狀便在旁邊補充道:「青雲榜乃是我們青雲宗最重要的一份榜單,上面一共有一千個名額,能夠上青雲榜的弟子,就是我們青雲宗內最頂尖的存在!」

「原來如此,」羅征點了點頭,青雲榜記錄了青雲宗的一千名弟子,而那雲放竟然排名七百位,實力的強悍可想而知,他急著聽下面的事便說道:「無縣兄莫要理會我打岔,繼續往下說就好。」

章無縣接著說道:「其實我的消息雖然靈通,但我畢竟不是當事人,只知道那雲放被羅嫣一劍把命根子給廢了,惹起了雲家滔天的怒火,那雲放乃是七大士族之一麒麟雲家家主的小兒子,雲家家主就兩個兒子,一個就被羅嫣給廢了命根子,這事情讓雲家家主勃然大怒,責任追究到青雲宗來,雖說玉女峰據理力爭,為了保住她們峰上最拔尖的女弟子,但是為了平息雲家家主的怒火,最後還是將羅嫣打入了煉獄山中!」

聽到這裡,羅征的五根手指已經摳入酒桌之中,拉出了五條深深的溝壑。

三人自然都能看出,羅征此刻的心情很激動。

羅征的確很激動,他一向都很沉穩,即便是在瀕臨生死的戰鬥之中,在關鍵時刻他也能保持一顆平常心。

可是此事關乎羅嫣,羅征的心情如何能夠淡定的下來?

麒麟雲家……

此刻這四個字已經深深的刻入的羅征的腦海之中。

麒麟雲家是七大士族之一,而且在七大士族上還是上三族!在帝都之中排行第三的士族。

自己的妹妹的性格,羅征很清楚,不會輕易惹事,雖然章無縣給出來的信息沒有那麼詳盡,可是羅徵用腳板底都能猜出其中的一些事情,斷然是那雲放冒犯羅嫣,才逼迫羅嫣廢掉了那傢伙的命根!

廢的好,有朝一日等我實力強勁,我必要將雲家挑翻,羅征在心中暗暗發誓。

「羅征兄,羅征兄!你沒事吧?」莫燦叫了兩聲,滿臉都是擔憂之色。

羅征反應過來,臉上露出勉強的笑容說道:「沒事,沒事……」隨即他又問章無縣:「我想知道如何能夠從煉獄山中救人出來。」

「如果羅征兄你想救其他人,問題不是很大,一千點積分能夠換取一年時間,」章無縣解釋道:「例如上個月我們小雨峰的內門弟子薛常在,被罰面壁四年,但是有人用四千點積分,就換取了他四年時間,將薛常在從煉獄山裡釋放出來。」

一千點積分能夠換取面壁一年的時間!

這個價格有點貴,但是總有一絲希望,羅征的眼睛一亮,倘若如此他就要去瘋狂的賺取積分了,隨後他又問:「那羅嫣被罰面壁多少年?」

章無縣看到羅征如此關切的模樣,他也知道自己的這個答案很殘酷,只能嘆了口氣說道:「一千年。」

一千年……

也就是說,若是想將羅嫣從煉獄山中放出來,需要一百萬點積分!

青雲宗竟然給羅嫣這麼重的懲罰,一千年,莫不是希望自己的妹妹老死在煉獄山中?

此時此刻,羅征便是將青雲宗也恨上了。

章無縣見狀,又安慰道:「青雲宗與七大士族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有時候行事,便是其中幾個關鍵人物在搞鬼,據我所知,其實大部分人,就連那些導師們知道了此事,都十分憤慨,而玉女峰更是力保羅嫣,還有兩位導師更是因為此事辭去了導師的職務。」

羅征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此事對人不對事,多謝無縣兄的提醒。」

婚姻風暴 此刻,四人已沒有了喝酒的雅緻,草草收攤。

羅征並沒有回家,大晚上的他一個人呆在練功房中,將自己的力量盡數發泄出去。

實力,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羅征本以為自己踏入了青雲宗,成為青雲宗的一名弟子,就能夠將羅嫣解救出來。

但是章無縣的一番話,如同當頭棒喝,讓他明白自己的敵人,是什麼級別的人物!

他現在的實力,在那些大人物眼中,便如同一直螞蟻!

「轟!」

「轟!」

「轟!」

用來練功的石人,石鎖,一座座盡數被羅征毀掉,練功房中一片狼藉。

幾個時辰之後,羅徵才從練功房中離開,發泄了一通之後,心情也舒暢了一些,人的一些積鬱,必須通過某種方式釋放出來,羅徵選擇最簡單有效的方法,就是暴力!

第二天一大清早,羅征爬起來,就爬上了小雨峰的山脊,在山脊之上,便是小雨峰導師們的住處。

經過羅征的打聽,他已經清楚,宗門發布的任務,就是找導師們去領取。 經過幾日的休養,那日大戰消耗巨大的蕭寒也是徹底恢復了過來。

對於蕭炎組建炎盟的事,蕭寒並未插手,加瑪帝國之事,自然還是交給蕭炎處置。

至於帝閣之人,在雲嵐宗大戰結束之後,蕭寒便讓他們都返回黑角域了,黑角域,在鬥氣大陸可是一塊異常重要的地方,早點佔據自然沒有錯。

「回去守好黑角域,日後,這裡將發生驚天大事,全大陸的目光都會聚焦於此!」

這是蘇念秋兄妹臨走時,蕭寒對二人的叮囑,語氣很認真,蘇念秋兄妹也是大為吃驚,全大陸的目光將會聚焦於黑角域?

不過蘇念秋兄妹並沒有懷疑,既然閣主這般鄭重對待,那麼日後黑角域真的可能將會有大事發生。

蕭寒自然沒有跟蘇念秋兄妹二人開玩笑,說得自然是實話。

日後,黑角域將會有驚世之變,因為,那裡隱藏著一座斗帝洞府!

這樣消息傳出,怎麼可能不吸引全大陸的目光呢?

其實,蕭寒也不知日後具體會發生何事,不過,他知道一點,早做一些準備總歸是不會錯的。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便是此理。

————

雲嵐山。

雲嵐宗雖已滅亡,但是這座雲嵐山依舊矗立在那裡,不會因為某個勢力的興亡而變化。

雲嵐山之上,青峰蔥鬱,山谷間,有飛流直下,風景極佳,而且鬥氣充盈,要不然雲嵐宗也不會定在這裡。

如今,雖說雲嵐宗已滅,但卻沒人膽敢輕易踏足這一座雲嵐山,原因很簡單,如今帝國是炎盟的天下,眾人害怕再與雲嵐宗扯上關係。

因此,自從雲嵐宗被滅后,這座偌大的雲嵐山似乎已經成為帝國眾人心中的禁地,誰也不敢輕易踏足這裡。

然而,此時此刻,在那雲嵐山最高的一座青峰之上,卻有著三道身影,一男二女,男子俊逸非凡,女子美得各有千秋,一女妖艷無雙,一女空靈動人,都稱得上是世間的絕色女子。

此刻,就是這三人在青峰之頂,而且,三人很悠然,並沒有絲毫踏入禁地的擔憂惶恐之感,彷彿他們來此,就是為了遊山玩水。

那兩位絕色女子,一左一右地靠在青衫身影的懷中,後者則是伸出手,輕輕抱著二女,俊逸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笑意,三人靜靜地望著前方的風景。

遠處,有雲海翻騰,時而微風拂過,有青峰露出,蔥鬱的樹木,以及山腰那直落千尺的瀑布,在這山巔,也都能一覽無遺,可謂是風景這邊獨好。

「身前美酒,懷中美人,于山水之間靜覽一山風景,此情此景,該是何等羨煞旁人?」

這時,蕭寒拿起擺在身前的一杯酒,將其一飲而盡后,他笑著說道。

聞言,一旁的美杜莎與蕭雪琴對視一眼,不覺也是輕笑了笑,能與所愛之人閑坐山水之間,著實愜意無比。

「如今加瑪帝國,已經是你們兄弟二人說了算,你今後還有什麼打算?」這時,蕭雪琴美眸看向蕭寒,她知道,蕭寒的志向可不在一個小小的加瑪帝國。

美杜莎妖艷的美眸也好奇地看向了蕭寒,以蕭寒的驚人天賦,日後必將在鬥氣大陸攪動風雲,如今的成就,僅僅只是開始罷了。

「接下來的打算么,或許看看這個就知道了……」蕭寒目光微閃,隨即手一揮,頓時將那日融合兩種神冰之後在腦海中呈現的古老地圖,利用電子版大陸地圖給投影了出來。

很快,一片光幕便出現在了蕭寒三人面前的虛空之中。

那片光幕之中,投影著無盡的大地山川,那是一方無比遼闊的地域。

「這是當日我融合兩種神冰之後,自動浮現在腦海中的一幅地圖!」蕭對著二女說道。

「為何融合兩種神冰之後,會出現這樣一幅地圖,難不成是跟另外的神冰有關?」美杜莎美眸微閃,猜測道。

大月謠 「嗯,我也覺得是,這片遼闊地域之上,定然有著其他神冰存在。」蕭寒說道,心中自然也是有著這般猜想,他之前也詢問過小柔,不過小柔閉口不言,所以蕭寒更加確信那片地域存在著神冰。

「那片地域是什麼地方,我為什麼隱隱感覺有一種熟悉感……」這時,蕭雪琴有些模糊說道,她美眸怔怔地望著那一方地域,那裡的一些山嶽河川,給她一股很莫名的熟悉感,至於為何熟悉,她一時半會兒也說不上來。

聞言,蕭寒和美杜莎的目光皆是疑惑地看向了蕭雪琴,很熟悉?

「小柔,難道在那裡,能夠找到雪琴的身世之謎?」蕭寒眉頭微皺,問道。

「主人,不能劇透,有些事,需要主人自己去尋找答案,若是全都告訴主人,那未來還有何期待?」小柔說了一聲后便不再說話。

「蕭寒,那是什麼地方?」蕭雪琴美眸閃爍,疑惑問道。

「鬥氣大陸,東方,神州大地!」

蕭寒說道,他之前便已經查閱了一遍地圖所在地的信息。

那裡,是鬥氣大陸的東方,大陸之人稱之為神州大地,同樣,那裡,對於蕭寒來說,也是一片完全未知的地域,因為鬥氣大陸的東方,在《斗破蒼穹》中隻字未提。

那裡的一切,都是未知!

當然,未知的,也方才更有期待性,未知的地方,自然有著未知的故事。

「接下來,你就是打算去那東方的神州大地嗎?」這時,美杜莎美眸看著蕭寒,問道。

「嗯。」蕭寒點了點頭,那裡存在神冰,他自然要去,同時,他目光也是不覺看向了蕭雪琴,眼中透著好奇之色,那裡,真的能夠解答雪琴的身世之謎嗎?她,又到底是何種身份?

「我陪你去。」美杜莎美眸微閃,說道。

「我也要去。」蕭雪琴也說道,那裡,冥冥之中給了她一種牽引力,她有種感覺,在那神秘的神州大地,她將揭開一直困擾在她心中的謎題,為何她生而懷有神冰?

她,到底又是何人?

也許,在那一方神秘的神州大地,這一切,都會尋找到答案…… 蘇靈韻正伏在案頭,奮筆疾書。

今日她穿著一套亮紫色的祥雲套裙,宛如天仙一樣的容顏,露出了一些倦容。

看著案頭堆積如山的任務,蘇靈韻就咬了咬牙。

小雨峰的幾位導師今天十分湊巧,紛紛都有事外出,所有的事務都交給她來處理!

蘇靈韻很清楚,這都是那傢伙搞的鬼,妄想用繁重的工作逼自己投降?沒門!

就在蘇靈韻努力工作的時候,羅征忽然出現在門口,看見伏在案頭的那一抹紫色靚影,隨後他敲了敲門。

「咚咚咚!」

蘇靈韻抬起頭,看到來者竟然是羅征,臉上露出奇怪之色,「羅征,你來做什麼?」

羅征走上前去說道:「蘇導師,我想領取任務。」

「領任務?」蘇靈韻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笑道:「其實你沒必要這麼著急,外門弟子馬上就要發放丹藥,那些丹藥足夠你進行修鍊。」

一般來說,剛剛踏入青雲宗的外門弟子,很少有急著做任務的。

因為這個時候的外門弟子的實力比較低,就算接受任務,也只能夠接一些簡單的任務。

獎勵的積分比較少,得不償失,還不如安安心心的在小雨峰上修鍊。

羅征卻搖了搖頭,說道:「我要的不是丹藥,我需要的是積分。」@^^$

他有用那奇妙的玄器之體,一般普通的丹藥羅征早就沒有放在眼中,雖然青雲宗財大氣粗,即便是外門弟子發放的丹藥也要比外門那些家族的丹藥好得多。

可是那丹藥再好,也比不過天地造化丹,只要挨打羅征就如同吞吃天地造化丹的羅征,自然不需要。

「你這麼急著要積分做什麼?」今天的蘇靈韻,卻是有些嗦了。

「我就是需要積分。」羅征說道,他何止是急?他需要搞到一百萬點積分!

當然,上百萬點積分想必是一件相當久遠的事,不過現階段他還是要搞到一百點積分,誠然他現在的勢力無法將羅嫣從煉獄山裡救出來,不過探望一下總行了吧?!$*!

看到羅征這麼執拗,蘇靈韻也沒有說什麼,一伸手就將旁邊的一本冊子打開,轉到羅征的面前,隨後用她脆脆的聲音說道:「這本任務冊,是最初級的任務,你可以在其中挑選一個任務。」

羅征定睛望去,那些任務都是由毛筆書寫而成,每一個豎排,就是一個任務。

「看家護院,幫助帝都李家看護宅院,三天,三個積分……」

「走鏢,幫助福威鏢局運送一趟貨物,七天,七個積分……」

「……」

看到這些積分,羅征差點沒吐出血來。

這些任務獎勵的積分也太少了,一天一個積分,那羅征想要靠這些任務賺取積分,攢滿一百分也要三個多月時間。

如果靠這些任務救出羅嫣,那怕是要一百萬天時間了。

「怎麼?嫌積分少?一開始都有這種感覺,不過你慢慢的就習慣了,」蘇靈韻燦爛一笑。

她笑的是很漂亮,但是羅征看起來卻有點奸商的味道。

其實那些積分並不算少,三個積分便能夠兌換六根方晶石,對於一些小型家族來說,六根方晶石也是一筆巨款了,何況青雲宗在中間還要按照比例抽取一定的費用,人家實際上的花銷其實更大。

「有沒有積分高一點的任務,」羅征十分糾結的問道。

「有倒是有,可惜你接不了,」蘇靈韻擺擺手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