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天道之上,也無需太久,亦可行走在人間界。

所以,無上境、偽天道境修士在江寂塵眼中,實在有些弱小不堪了。

「快退!」

夏家一眾修士驚恐的大叫。

但江寂塵的身影卻已閃爍而出,所過處,不斷有修士被打爆。

血肉紛飛,靈嬰紛紛衝出,奪目而逃。

若不然,被江寂塵隨手誤殺掉,也根本無需負什麼責任。

此時,夏家一眾修士,哪裡還有一絲的興奮之色。

他們只感以驚恐、絕望!

而江寂塵出手自然也沒有一絲留情之意。

畢竟,對方都要殺他來了,他又何必留手?

夏家這一群修士,肉身全部碎滅,只余靈嬰逃出。

就此一戰,夏家已然元氣大傷。

不過,眾人也知,以夏家的底蘊,最強的天才自然不會在這裡。

必然是在這方天地大變的環境中,尋找自己的機緣了。

江寂塵從之前的一身傷殘,到現在換了身衣襯,一身無損,衣不染血,飄然在空。

除了臉色稍顯蒼白,氣息有些虛弱,根本看不出他剛才經歷過大戰的樣子。

他淡淡地開口道:「今日且先挑戰到此,來日若心情不好,再來一戰!」

噗……

聽到江寂塵之言,那些被挑戰過的世家、門派的人,臉色都比哭還難看。

說完話,江寂塵身影一閃,便已消失在虛空之上。

此時,江寂塵獨自一人,行走在一條黑暗的小巷道中。

但下一刻,一片秘力籠罩下來,瞬間把他帶到一片秘器時空中。

然後,兩道身影顯化在他面前。

是兩個域外生靈,而且還是天道二重境的存在。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張小花強忍著,大腿的疼痛。 https://tw.95zongcai.com/zc/54275/ 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那人的兩個胳膊,就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馱著就往前走。

可她只有150公分的個子,而那「大塊頭」卻有180公分高子,而且他的體型強壯。

她已經使出的全身的力氣,才能勉強馱著他,似乎踩螞蟻般的挪動而行。

無奈他的腿還太長,她已經把她的腰彎到了最低,可他的腿依然拖在地面。

眼下也顧不得,能把他拖到山洞去,也已經是那她的極限了。哪裡還顧的了他的腿在哪,再說眼下還是救命要緊。

可才走了幾步。她這個肩膀上,感覺就像是,有千斤重量一般,壓的她喘不過氣來。而且是越走感覺越重,像是要把她的腰給壓斷。

不僅如此,肩上的這個人,冷冰冰的又硬邦邦的,感覺不到一點溫度。

而她如同馱著一個大冰庫,使她的背部冰涼冰涼,涼的她脊椎骨都有點疼。

雖然這一路上,是磕磕碰碰。每走個幾步路,就會由於體力不支,而雙腿跪倒在地。

而背上的人,隨之也會,跟著摔倒在地,她也被累的氣喘吁吁。

但她沒有放棄,摔倒后又立馬把那人給拉起來,駝在自己的背上繼續前進。

雖然雪地難行,雖然她的雙手也已經在顫抖,最終還是把那人給馱去了山洞。

這山洞冬暖夏涼,她們以前就經常來玩,夏天過來乘涼,冬天過來取暖。碰到下雨的時候還會來這個洞里來避雨。

或者森林裡撿到的東西,要是搬不回去的話會暫時安放一下。所以這洞里,還有一些她們之前來的時候留下的東西。

到了洞口,瞬間就覺得有股熱氣撲面而來,讓她冰冷的面孔感覺到了一絲絲溫暖,同時她的心裡也看到了希望,心裡默念「總算是到頭了」。

洞里雖然暖和,眼下這個溫度對於她來說,勉強還算湊合,可對於這個已經凍了,不知道多久了的「大塊頭」就還是不夠熱。

於是張小花先找了塊地方,把那「大塊頭」安放好。隨後就前往山洞裡面,四處去尋了一些材火,堆放在了那「大塊頭」的身旁。

隨後鑽木取火,放入柴堆下,並且奮力助吹。材火便發出滋滋的聲音,接著就燃燒了起來,後面越燒越旺盛。瞬間這山洞裡都熱了起來。

不過看那「大塊頭」依然沒有醒的跡象,著急萬分的張小花,果斷把那人扶起來,直接摟在了自己的懷裡。

想藉助自己的體溫,讓他能夠暖和一些。眼下就盼望,他可以快點好醒過來,才不算辜負她,如此費力的馱他一場。

而張小花自己,也確實覺得自己身上特別的燙,需要冰一冰。並且她的頭也越來越暈,之後的事情就不得而知。

山民們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她,垂頭喪氣折回的時候,發現這個洞口在冒這濃濃的煙霧,大家都覺得奇怪,這大晚上的,洞里怎麼會有煙霧飄出。

然後他爺爺讓他的兩個哥哥過來一看究竟,結果發現張小花躺在地上,來不及細看,他的二哥就趕緊通知他的爺爺。

他的爺爺喜極而泣,帶著山民們,浩浩蕩蕩忙趕了過來。但是一看人躺在地上,又面無顏色的,這心就一下子沉下來,覺得情況很不妙。

而且他的大哥蹲在她旁邊,正在嗚嗚了抽涕著。大家都屏住呼吸,他爺爺就讓他二哥過去看看,試試看還有沒有氣息。

結果,他二哥試完后,立馬就摔倒在地,哭喊著說小妹已經沒有氣了。

她的媽媽聽了后,當場就暈倒在地。而他爺爺也差點暈過去,被他姑姑,姑父緊緊拽住。

但是悲傷的心情難掩,瞬間就老淚縱橫。在場的所有人,都難過的低下頭來,也有些跟著嗚嗚默默抽涕。

後面,這哭哭啼啼聲越來越大,還有人嘴裡嗚嗚說,說小花再也回不來了,也有說這年紀輕輕的就….。但是她的大哥卻又不信了,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白天還好好的一個人,還在他們後面,一邊蹦一邊跳,笑呵呵圍著他們打轉。這轉眼的功夫,怎麼會就這麼沒了。

要不是因為自己,為了多拍幾張照片,也許就不會出事,說到底還是他這個做大哥看護不周。

只要一想到這點,這心裡越是難過的不行,心如刀絞一樣。

瞬間情緒失控,抓著張小花肩膀,使勁搖晃不停「小妹啊,你快起來啊,你不要睡了呀,大哥還等著你一起去堆雪人吶…」,他大哥喊的撕心裂肺,哀哀欲絕。

可張小花依然沒有反應,他大哥再也忍受不住了,跪倒在地上崩潰哭喊起來。

「小妹啊,你快起來啊,你不要丟下大哥啊,媽媽還等著你回家吃飯吶…」

隨之,他二哥又來到了張小花身旁,沒想到的是,她二哥才蹲下來,那張小花就坐了起來,用她微弱的聲音說「二哥,你往哪裡跑,先吃我一個雪球」。說完又倒了下去。

現場的人都以為是詐屍,都嚇得赫赫發抖,連忙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可這一次,她的二哥又沒有在害怕,反而很驚喜的說「小妹沒有死,小妹沒有死」但是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再相信他說的話。

不僅如此,山民們見他兄弟二人情緒激動,不能自持。他姑父就讓幾個山民,把他們哥倆個給拉回,並叫上幾個婦人把張小花抬回去。

與此同時,他爺爺看到旁邊,還躺著一個人,就再喊了幾個壯漢,把他也一併帶了回去。

打算著也一併好生給安葬,畢竟小花最後的那一刻,是和他在一起。說不定他倆,還有什麼前世淵源。

而且想著他孫女,在世之前也沒有婚配,這遭不幸離世,怕是去了陰間也沒有個伴侶。

而眼下這個人趕巧,看著年紀也相仿,合適他們配個**。他爺爺心裡是這樣想。

由於她的媽媽身體欠佳,爺爺也卧床不起,奶奶也整天唉聲嘆氣。辦理喪事的事情,就交給了她的小姑姑負責。

重生之特工天后撩上癮 因他們都不是壽終,一切喪事從簡。抬回去第二天,就打算給他們入土安葬。 「小子,這次看你往哪裡走?竟然讓我們在萬絕谷白等了幾個月!」

「交出精靈祖骨,自廢修為,我可以饒你一命!」

其中一名域外生靈,冷冷地開口道。

而這兩人,自然隱隱有些熟悉的感覺。

正是他們,在萬絕谷中,一直暗中跟隨自己吧。

不知道這二名域外生靈與萬絕聖女是什麼關係?

但江寂塵唯一可以確定一點的是,這二人絕不是萬絕聖女派來的。

因為,萬絕聖女根本不需要這樣做。

也便是說,這兩名域外生靈是域外另外的勢力派來的。

「抱歉,精靈指骨,我只交給萬絕聖女,其餘者,都給本尊滾遠點吧。」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

哪怕面對兩名天道二重境的域外修士,江寂塵依舊神色淡然、一臉平靜。

「不知死活,一個戰力耗盡的聖道六重境小修士,竟然也敢拒絕我等。」

「直接將你擒殺,何需要同不同意?」

「哼,到時就算萬絕聖女追究,那也是因為這小子反抗所致,他也怪不得我等。」

「而且,只要我們能夠拿到精靈指骨,精靈三王子必然會儘力庇護我等,何懼?」

兩名域外二重境的修士,冷冷地開口道。

而江寂塵從他們的話中,便知道二人是域精靈王子派來的人。

應該是與萬絕聖女處競爭對立面。

不知道,江寂塵對萬絕聖女有一種莫明的親切與好感。

所以,他更加不可能把精靈祖骨交給這兩個域外生靈。

而是要親手交給萬絕聖女。

「你們是域外生靈,在這裡動手,一旦被人祖殿發現,只怕只有死路一條。」

江寂塵冷冷地看著他們道。

「嘿,這一片秘器空間中,誰能發現得了?」

「小子,你也不必拖延時間了,受死吧!」

其中一名天道二重境的域外生靈隨手抓來。

現在,他只當江寂塵是可以任意拿捏的對象。

「你們太過自信了吧?」

江寂塵看著兩名天道二重境的域外生靈道。

「自信?若你還是實力完好,或許能稍稍抵抗,但現在,我們是趁力量十不餘二的情況下出手,你認為你自己還能夠反抗?」

天道二重境的域外生靈嘲然開口道。

而他的攻擊已至,殺到了江寂塵面前。

不得不說,天道二重境的攻擊之道很驚人的強大。

當下,他們還是只是隨意的出手,根本沒有儘力。

顯然,他們並沒有把現在的江寂塵放在眼中。

「反抗?本尊並不是反抗,而是要殺你們!」

江寂塵卻是突然如此開口道。

就在對方要抓到他面前來時,他手中已出現一柄天刀,然後直接揮斬而出。

一念斬萬道!

這是上古天刀第二式,江寂塵一直留著,未曾動用。

他確實是戰力十不餘二,但卻堪堪夠演化出這一式刀法。

蒼天之念,萬道之刀,不如一刀斬星河!

以念養刀意,以神蘊刀芒,以心駑刀道!

此刀為上古天道刀法第二式,一念斬萬道!

江寂塵心中默默地流轉出上古天道第二刀法口訣,心中有了更深的感悟。

這一路大戰下來,終究還是讓他所獲得的。

所以,當江寂塵斬出這一刀的時候,兩名天道二重境域外修士的臉色已經大變。

面對這一刀,他們竟然有一種道心崩潰的感覺。

還有,他們的攻擊之道,在江寂塵這一式刀法面前,直接潰滅。

他們臉色難看,終露出了驚恐之色。

因為這時候,他們感覺到身後,有一種生死的大威脅。

可是,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反應過來。

「大意了!」

「而且,這片秘器空間中竟然還有第三者存在,從身後對他們進行襲擊。」

兩名天道二重境的域外生靈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