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是通天之主,能夠算到不少東西,我覺得他是算到了我們未來會進入這白骨絕地之中!」潤宏羽輕聲回應,眼中帶著歉意。

「草……」聽到潤宏羽的話,洛天都是忍不住罵了一句,目光之中帶著憋屈之色。

「虧我們剛才還感動,你老子為了不讓你有負擔,不讓我們告訴你,他為你做了什麼,原來你他嗎都知道!」孫克念臉上帶著不滿,對通天之主的印象一下子從一高大偉岸的慈父變成了一個算計別人的小人。

「通天之主,真是……」不過,隨後洛天幾人臉色瞬間便是變的震撼起來,震撼通天之主的強大,連這樣的事情,都能夠算到。

「也許我父親唯一沒有算到的就是他的布置被送到了第二層!」潤宏羽輕聲開口。

「真是可怕!」洛天低聲自語,雖然被人算計有些不舒服,但是他的確是需要進入白骨森林。

「也許冥冥之中,真的有定數吧,有機會一定要去星羅域看一看!」洛天想到了另外一個擅長推演算計的星羅域。

「好了,等我幾天吧,幾天之後我們進入第三層,不知道第三層有沒有白骨靈竹,在這白骨森林之中待著,也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洛天低聲自語。

「嗯……」潤宏羽點了點頭,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感傷之意,雖然通天之主算計了洛天他們,讓他感受到有些愧疚,但是潤宏宇知道,他的父親也是為了他好,讓洛天幾人對他沒有敵意。

而且通天之主為他做了這麼多,潤宏宇知道,通天之主沒有活出第二世,而是一直研究著六陰絕脈的方法,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不必感傷,紀元之主蓋世無雙,說不定未來還有機會見面!」洛天低聲自語,不過也只是安慰潤宏羽的話而已。

畢竟紀元之主縱然再逆天,但是肉身都不要了,而且還沒活出第二紀元來,只剩下神魂,若是真的能夠成仙,機會也非常的渺茫。

「不用勸我!」潤宏羽輕輕的搖了搖頭,洛天都能想到,他又何嘗想不到。

隨著潤宏羽的蘇醒,眾人再次恢復了平靜,接下來的幾天里,洛天同潤宏羽不斷的探討起醫術來,對於潤宏羽的針法很感興趣,畢竟潤宏羽的封門八針,在之前同邪靈的大戰之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潤宏羽自然是知無不言,洛天提出的任何問題,潤宏羽都是為洛天耐心的講解,讓洛天受益匪淺。

距離一個月的時間,只剩下了三天的時間,鄭欣賊兮兮的來到了潤宏羽的身前,目光看向打鬧的眾人。

「潤兄,不是我多事,我跟你說啊,你在復甦的那段時間,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可真是過分,他們兩個……」鄭欣賊兮兮將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的之前朝著通天之主吐口水,還有留下影像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鄭欣的話,潤宏羽的臉色難看起來,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目光看向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

洛天臉上帶著苦笑,有些頭疼的拍了拍額頭,他就知道,鄭欣這個王八蛋,嘴肯定閑不住。

「咦……我怎麼感覺有點冷?」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貂得助臉上帶著疑惑之色,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目光之中帶疑惑之色。

「我也是!」徐離子益也是感覺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兩人的目光對視了一眼,隨後尋起讓那讓他們感到有些寒意的來源。

「我草!」隨後,兩人便是看到了同鄭欣站在一起的潤宏羽,忍不住大罵了一聲。

「宏羽兄,你聽我解釋……我那……」徐離子益頓時大聲開口,不過話還沒說一半,幾道寒芒閃動,刺進了徐離子的身上,徐離子益頓時定在了原地。

「嗡……」貂得助沒有解釋,幾乎在感覺到不對勁的一瞬間,身形便是化成了一道紫芒消失在了原地。

不過貂得助的速度快,銀芒的速度更快,再加上貂得助動身的有些晚,幾乎在飛上天空的瞬間,便是被銀芒射中,從天上掉了下來,臉上帶著苦笑。

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臉上帶著苦澀的表情被定在了那裡,心中後悔到了極致,前幾天兩人一直在看著鄭欣,生怕鄭欣這個王八蛋,告訴潤宏羽,後來兩人有些放鬆了警惕,讓鄭欣鑽了空子。

「作孽啊!」孫克念幾人臉上帶著幸災樂禍之色,目光看向不能動彈的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

秘密這種東西,對於鄭欣來說,基本上就是不存在,什麼事情到了鄭欣那裡,基本上便不會是什麼秘密,曾經在四聖星域,只要鄭欣知道的事情,第二天整個天元大陸,基本上都會人盡皆知。

「謝謝兩位救了我!」潤宏羽臉上帶著笑意,緩步走到了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的跟前,笑容依然讓人如沐春風,但是落在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的眼中,卻是讓兩人感覺到強大的寒意。

「宏宇兄,我跟你說,這兩人實在是太過分了,不信你看!」鄭欣伸手將貂得助腰上別著的一個儲物袋拿了下來,隨後伸手一抓,一個水晶一般的東西出現在了鄭欣的手中。

鄭欣伸手一點,記憶水晶發出陣陣的光芒,一個個畫面出現在了大殿之上,正是之前貂得助與通天之主肉身的「合影!」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練針

「兩位,我最近研究了一套能夠幫人舒經活血的針法,正好給兩位試上一試,算是報答兩位的救命之恩了!」潤宏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揮,指縫中出了四枚銀針,散發著讓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心顫的寒芒。

「唔……」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呆在那裡,看著潤宏羽朝著他們走來,口中發出聲音,想要大喊卻是根本不管用,只能眼中露出祈求之色。

「過程會有一些小小的痛苦,相信以兩位的毅力完全能夠撐住的!」潤宏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揮,兩枚銀針從潤宏羽的手中飛出,沒入了兩人的身體之中。

「唔……」銀針刺進兩人的身體,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便是感覺到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身上爬一般,渾身奇癢無比,升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兩人不能大叫,只能不斷的發出唔唔的聲音,讓徐離子益,顏俊幾人嘴角微微一抽,目光看向徐離子益和貂得助兩人,眼中露出憐憫之色。

「這兩人,真是造孽啊!」顏俊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潤宏羽,此時的潤宏羽在他們幾人眼中無疑成了最可怕的人,就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陳戰鏢,那黝黑的身軀,都是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噗……」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潤宏羽第二針,便是再次落在了兩人的身上,隨後一股寒氣,頓時在徐離子益和貂得助兩人的身上升起,兩人的身上瞬間便是掛上了一層冰霜。

整個大殿彷彿都是隨著兩人身上的散發出的寒氣,溫度飛速的降了下來。

第三針落下,溫度漸漸的升了下來,但是兩人的身上卻是有一半開始散發出驚人的溫度。

一半極致的寒冷,一半極致高溫,再加上那種奇癢,折磨著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

男神追愛:萌妻束手就擒 「太可怕了,我怎麼感覺,這個潤宏羽,比起洛天來還要可怕!」顏俊,萬凌空幾人人看著痛苦不斷的兩人,心中將潤宏羽瞬間提升到了最不能得罪的人。

「這就是傳說中的冰火兩重天了吧!」鄭欣嘴角抽搐著開口,看向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

「您嗎的!」聽到鄭欣的話,徐離子益和貂得助心中不斷的大罵著,恨不得剝了鄭欣的皮,這小子這張嘴實在是太欠抽了。

「堅持,堅持吧,三天的時間而已!」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著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他也早就想懲戒一下這些王八蛋了,不過一直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潤宏羽這手針術,讓洛天找到了一個新的大門。

販賣絕版花美男 洛天看著兩人,心中思索了一陣,隨後雙眼便是微微一亮,一個想法在洛天的心中升起,越看兩人越是開心。

這幾天洛天閑著沒事,跟潤宏羽探討了不少針法,不過都是理論上的,並沒有實踐過,眼前這兩個傢伙不正好是個活生生的靶子嗎。

洛天越想,眼睛越亮目光看向徐離子益和貂得助兩人,隨後沖著潤宏羽開口:「宏羽兄,這兩個人交給我吧,讓我試試新學的針法!」

「嗚嗚嗚……」聽到洛天的話,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的眼淚都淌下來了,眼下他們兩人難受無比,這又多了個洛天,拿他們來試驗,這還讓不讓他們活了。

「他們兩個,上輩子一定是日過狗,這輩子註定被狗日!」顏俊臉上露出同情之色,看向緩緩的朝著徐離子益和貂得助走去的洛天,輕聲嘆息。

「你說啥?」聽到顏俊的小聲嘀咕,鄭欣的耳朵動了動,隨後目光看向顏俊。

「滾……」看到鄭欣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顏俊的臉色頓時大變起來,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

「宏羽兄,真不是我挑事,剛才顏俊這小子,說貂得助和徐離子益上輩子,日過狗,這輩子註定被狗日,你說他說的這輩子在說誰是狗?」鄭欣飛身來到潤宏羽的身前,沖著潤宏羽開口。

「你說什麼?」聽到鄭欣的話,潤宏羽沒有發怒,孫夢如卻是暴怒了起來,渾身氣息衝天,目光看向了顏俊,顏俊這也是在變向的說洛天是狗,那麼被狗日……

「嫂子,我錯了,我不是那個意思!」顏俊看著孫夢如快噴出火來的眼睛,渾身頓時顫抖起來。

「顏俊,來,你看看你的修為都跌到什麼樣了,你需要實戰來提升下實力啊!」孫夢如飛身而動,朝著顏俊沖了過去。

「嘭……」時間不大,顏俊便是鼻青臉腫的被扔到了洛天的身前,一臉的委屈之色。

「小子,你剛才罵我?」看著眼前的顏俊,洛天的雙眼微微一亮,顏俊比起貂得助兩人更加適合試驗,畢竟只是被封住了修為而已。

「大哥,我錯了,我真知道錯了!」顏俊鼻青臉腫,沖著洛天大聲求饒起來。

「放心吧,信我,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取出了一包針,放到了顏俊的身前。

「嗡……」顏俊看著那一根根寒光閃動的銀針,臉色頓時彷彿吃了屎一般,心中莫名的發怵起來。

雖然顏俊如今實力強大,肉身更是強大無比,不過潤宏羽的銀針顯然都是特製的,能夠刺進顏俊的肉身之中。

「不要亂動啊!」洛天伸手取出了一根針,一下子刺進了顏俊的手臂之上。

「啊……」大叫之聲頓時在顏俊的口中升起,洛天將手伸了回來,看著那沒入顏俊手臂半寸的銀針,臉上露出一絲不好意思之色,不過卻是一閃即逝。

「顏俊,別亂動,你看看,都扎偏了……」洛天臉色一正,沖著顏俊開口,目光之中帶著責備之意。

「我……」顏俊英俊的臉都是扭曲了起來,洛天剛才那一針下去,不知道扎在了哪裡,讓他疼痛到了極致。

但是顏俊卻是不敢反駁,他真的害怕,自己說是自己沒動,洛天會變本加厲的為難自己。

「真是自己找死……」孫克念臉上露出一絲慶幸之色,顏俊剛才的話,自己剛才也是差點說出來。

鄭欣的耳朵動了動,沖著萬凌空,孫克念幾人的方向,讓幾人徹底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話。

「鄭欣,你嘚瑟不了多久了,等他們三個恢復過來,你的好日也就到頭了!」孫克念臉色難看,沖著鄭欣開口。

「我……也不是故意的,實話實說而已,有錯么我?」鄭欣頗為委屈。

「啊……」就在幾人說話間,凄慘的聲音再次,在大殿之中回蕩起來,顏俊臉色如同豬肝一般,差點噴出一口鮮血噴出來。

「顏俊,我都告訴你別動了,你非得動!」洛天的聲音再次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明明是你扎偏了好么!」眾人嘴角抽搐,看著洛天身旁的顏俊,眼中露出同情之色。

甚至就連貂得助和徐離子益,看著那慘叫的顏俊,感覺身上的痛苦都不是那麼強烈了,人都是這樣,原本自己很慘,看到別人比自己更慘的時候,就會感覺自己不那麼慘了。

「不對……」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這些天,他跟潤宏羽學習,已經掌握了人體的全部大穴,但是現在施展起來,卻是依然有些扎不準。

「之前學會封門八針,還真是踩了狗屎運!」洛天心中低聲自語,隨後再次揚手,一針一針的朝著顏俊扎了過去。

「洛天,你那麼干扎肯定是不對的,醫術同丹道一樣,博大精深,扎針的深度位置都是有講究的!」潤宏羽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來到了洛天的身邊,指著顏俊的身上,為洛天演示起來。

「比如說你剛才想要讓他開口笑,那麼一定要刺進三厘,這樣的效果最好,深了會有輕微的刺痛感,刺痛感會影響癢的感覺,效果就要差上許多了!」潤宏羽伸手,將一枚銀針刺進了顏俊的身上,沖著洛天開口。

「哈哈……」銀芒落下,大笑之聲頓時在大殿之中回蕩起來,顏俊不斷的大笑著,眼淚瞬間便是笑了出來。

「還有就是穴位一定要找准,你現在刺的還不是致命的位置,若是真的失手,有時候真的會有很嚴重的後果的!」潤宏羽臉上帶著笑意,伸手將顏俊身上的銀針拔了下來。

「會……會死人么?」聽到潤宏羽的話,顏俊雖然不笑了,但是卻是差點哭出來。

「大哥,我真知道錯了!」顏俊沖著洛天開口,眼中剛才大笑之下的眼淚還沒有干,看著洛天可憐兮兮的。

「放心吧,顏俊,你還信不過我嗎,只要你不亂動,我是不會出錯的!」洛天輕笑一聲,隨後伸手一揮,銀芒閃動,一聲凄厲的聲音再次在大殿之中回蕩起來。

「顏俊,你又淘氣了,你沒聽剛才宏羽兄說,若是扎不好,會出大事情的么,聽話別亂動!」洛天的聲音,也是再次響起。

「草……又歪了……顏俊,你真的別亂動……」凄慘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讓一直看著的孫克念幾人嘴角有些抽搐起來。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第三層

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逝,這三天的時間,對於貂得助,徐離子益還有顏俊三人來說,是整個人生最黑暗的三天,而這三天的時間,整個大殿都是布滿了凄慘至極的哀嚎之聲。

「真的慘,以後千萬別落到洛天的手裡,真的是太殘暴了,這傢伙煉丹有一手,這醫術怎麼這麼……爛……」孫克念低聲自語,擦了擦臉上的冷汗看著臉色蒼白,的貂得助,徐離子益還有顏俊三人。

此時三人彷彿被人強暴了一樣,躺在地面之上,大口的喘息著,三人看起來都是瘦了一圈。

三天的時間,洛天也是非常的公平,一人一天,沒有可顏俊一個人來。

「洛天,孫克念說的你醫術有點爛……」鄭欣耳再次動了動,隨後走到了洛天的身前,沖著洛天開口。

「尼瑪的……鄭欣,你這是自己找死……」孫克念聽到鄭欣的話,臉色頓時一變。

「鄭欣,你不得好死!」貂得助,徐離子益,還有顏俊三人雙眼死死的盯著鄭欣,若不是這個長舌怪,他們根本就不用如此凄慘,說話間,加上了孫克念,四人便是朝著鄭欣沖了過去。

「啊……」隨後鄭欣的慘叫聲,便是在大殿之中回蕩起來。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啊!」萬凌空輕聲開口,看著被四人狠虐的鄭欣,說完也是朝著鄭欣撲了過去,整個大殿,只有陳戰鏢站在那裡沒有參加圍毆鄭欣。

洛天卻是沒有理會眾人去合力圍毆鄭欣,而是臉上帶著喜色,緩緩的盤膝坐在了地面之上,身上的氣勢緩緩的升騰起來。

「嗡……」陣陣微風,在洛天的身上泛起,朝著四周席捲而去,孫夢如和潤宏羽兩人站在洛天的身前。

「轟……轟……轟……」轟鳴之聲,在洛天的身體之中響起,洛天身上的氣勢,開始飛速的攀升起來。

「煉體境……超凡境……紀元境……」半個時辰的時間,洛天的修為便是徹底恢復,金色的輪迴橋再次在洛天的丹田之中凝聚而出,甚至比起之前來更加寬廣。

「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鄭欣在貂得助四人的手下,大聲求饒起來。

「媽的,再搶他一次!」孫克念大聲開口,再次將鄭欣身上儲物戒指給摘了下來,這一次直接沒有將儲物戒指捏開,而是直接收到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

「草……孫克念,你有什麼資格!」鄭欣大罵,但是卻是被貂得助一腳踩了回去。

「精神補償……怎麼了?」徐離子益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理所當然。

「別打了,大家都是兄弟,你們應該了解我的啊……」鄭欣大聲求饒,目光祈求的看向洛天和潤宏羽,意思是你們兩個也有份。

「我就是說了句實話而已啊,出手摺磨你們的是洛天和潤宏羽啊!」鄭欣試圖將戰火引向洛天和潤宏羽兩人。

聽到鄭欣的話,貂得助四人停止了毆打鄭欣,將目光看向洛天的方向,隨後身軀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王八蛋,竟然敢挑撥我們跟洛天友情!」貂得助大吼一聲,再次毆打起鄭欣來。

「就是……」顏俊隨聲附和,也是繼續開始起來,徐離子益,孫克念兩人也是緊隨其後。

可笑,別說洛天恢復修為了,就是沒恢復修為,他們也不敢朝洛天和潤宏羽下手啊,想想這三天的痛苦,三人便是更加痛恨鄭欣,下手也是越來越重起來。

「好了,差不多得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貂得助四人開口,也沒有阻止,他知道三人這三天的確是受了不少的罪,自己的針法,洛天自己都有點看不過去。

「再讓我們爽一會兒……」貂得助,徐離子益四人卻是開口回應起來,聲音之中帶著憋屈。

時間緩緩流逝,鄭欣渾身上下都是胖了一圈,身體一塊青一塊紫的躺在那裡,連口中求饒的力氣都是小了很多。

「差不多了!」洛天再次出口阻止,眉頭微微一皺。

「再等等!」但是貂得助四人卻是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

「嗡……」見到四人沒有搭理自己,洛天伸手一揮,一根根的銀針出現在了自己的手中。

銀色的光芒從洛天的手中飛出,瞬間便是朝著四人的方向飛了過去,洛天實在是太羨慕,潤宏羽那揮手間,幾人便是被定在那裡的手段了,因此自己也想要嘗試一下。

「呃……」在銀針出現的一瞬間,貂得助,徐離子益,四人便是彷彿條件反射的一般,瞬間便是蹦出了老遠。

貂得助四人雖然蹦出了出去,但是鄭欣卻是還在地面之上,再加上洛天的針術,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

「啊……」慘叫之聲,頓時在鄭欣的口中響了起來。

「還真管用!」洛天有些尷尬,但是心中一喜,暗自想著,一定要將這金針刺穴之法學會,不說手段強大,單單是能夠震懾這幾個王八蛋,便是值得學習。

「哎呦……」鄭欣倒在地面之上,一把將身上的幾根銀針拔了出來,口中傳出虛弱聲音,彷彿受到了重創一般。

「洛天,你看看他們講不講理,我就是說了兩句實話而已,他們就合起伙來欺負我,你得為我報仇啊!」鄭欣有氣無力的躺在那裡,沖著洛天開口。

「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洛天緩步走到了鄭欣的跟前,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不過,你看你傷的這麼重,我還是先把你的傷治好吧,正好我這兩天針術上有著很大的進步!」洛天輕聲開口,手中再次多了幾枚銀針,雙眼范光的看著鄭欣。

「嗯?」聽到洛天話,鄭欣幾乎一個機靈,瞬間翻身,一個鯉魚打挺從地面之上站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