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晶石里蘊含的火能量良莠不齊。

有的火焰晶石,十個金幣就能買一堆,但有的,十萬金幣都難買到一個。

尋常人搞到火焰晶石,都是直接吸收它裡面的火靈力。

不過有點家底的貴族或商人,則會請專人修建一個修鍊室,布下陣法,能對火焰晶石進行增幅。

在修鍊室里,比起直接修鍊,或者吸收晶石的靈力,效果要強上數倍。

連翹剛一踏入修鍊室,就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火靈力。

雖然比不上青鬃獅王的獸火,但是也夠了。

她徑直來到陣法中央,火靈力最充足的地方,也是整個修鍊室里最熱的地方。

剛盤腿坐下,鼻尖就沁出一層薄薄的熱汗。

連翹閉上眼睛,雙手掐了個簡單的訣,開始修鍊起來。

次日。

院子里,木苓招呼著下人,提心弔膽地敲了敲連翹的房門。

裡面無人回應。

木苓只好趴在門邊,耳朵貼在門縫上,可裡面除了「嘶嘶」的蛇信聲,再沒有任何動靜。

「……」

在她身後,圍了一群端著托盤的下人們。

他們已經聽說連翹養了條靈寵,尤其是在知道那條蛇會飛后,全起了好奇心。

大清早的,就都趕著過來給連翹送食物,只為親眼目睹小黑蛇的尊容。

等了片刻后,木苓又敲起了門,試探道,「大小姐?」

誰知屋內非但沒有連翹的聲音,「嘶嘶」的蛇信聲反而到了門前。

那條蛇過來了!

木苓慌得後退幾步,小黑蛇聞到肉味,已經迫不及待地撞開了門。

結果迎接它的,是一片驚嘆。

「啊!真的會飛──」

「快看它還是條獨眼蛇。」

「誰敢摸?」

小黑蛇還沒搞清楚狀況,就有十幾隻手湊上前來,不是扯它尾巴,就是摸它腦袋。

帝少蜜愛小萌妻 人群之外,只有個黃衣少女躲在遠處,眼神透著驚慌,正猶豫著要不要逃。

「吼!」

區區人類,竟敢對它上下其手?

小黑蛇尖嘯了聲,猛地甩了下尾巴,幾個倒霉的下人被抽飛到了院子里。

誰也沒料到,這條兩寸長的黑蛇竟然有那麼大的力氣。

「……」

天吶!

蛇這種動物比她想象中還可怕得多。

木苓轉頭就想跑,誰知小黑蛇倏地竄到了她身前。

這個人類有眼光,即使它被遮了角,也能一眼識破自己威武的本質,嚇得撒腿就跑。

人類,吾有些欣賞你。

「你……你怎麼總跟我?」

木苓差點哭了,周圍站著那麼多人,為什麼還是能挑中她!

小黑蛇疑惑地歪起頭。

總?它之前跟過這個人類嗎?

小黑蛇吐出信子,剛準備竄到木苓肩頭,院外就傳來一道清脆的冷喝聲。

「寒玉!回來。」

連翹剛進院子,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她喚出聲的同時,抬起手腕,小黑蛇立刻竄了過來。

總裁的妻子 木苓心驚膽戰地舉起托盤,「大小姐請用膳。」

連翹無奈地將小黑蛇藏在袖中,出聲道,「放桌子上吧。」

她話音剛落,木苓便跑進房內。

剩下的人見識了黑蛇后,也不想多留,跟著她進房,擱下飯菜就撤。

等他們全走掉后,連翹捏著袖子進入房內。

她坐下,小黑蛇沿著她的手臂游到桌子上,繞著肉食打轉轉。

「以後不許嚇人,否則別想吃肉。」連翹一本正經地教訓道。

聽到不能吃肉,小黑蛇登時瞪大眼,急得爭辯起來,「是他們看到我,自己嚇著了。」

它想到了那個穿黃衣的人類。

那惶恐的表情,那逃跑的姿勢。

對,那才是人類見到它該有的反應。

連翹慢條斯理地夾起菜,在小黑蛇眼前晃了圈,接著送到自己嘴裡。

「你不動手,他們能嚇到鼻青臉腫?」

院子里的幾個人顯然被它用尾巴抽過,臉上那道通紅的印子,刺目極了。

「他,他們是……」

小黑蛇瞪著眼,半晌也編不出好理由。

「是你這頓不用吃了。」連翹又夾起塊魚肉,放在鼻下嗅了嗅,「真香!」

她意猶未盡地咬了一口,又咬一口,還不忘用惋惜的眼神注視著小黑蛇。

放棄我,抓緊我:上 這頭蛟雖然聽她的話,但心底並沒有對人改觀。

人類對它而言,還是無恥卑鄙的低級動物。

即使迫於她的命令,小黑蛇盡量去收斂自己的能力。但它若覺得受到挑釁,就會本能地立威。

獸類建立威嚴的方式,就是搏鬥、撕咬。

府里的人習慣了脾氣溫和的靈寵,他們想表達善意,撫摸或是逗弄,在寒玉黑蛟眼中都是不知死活的挑釁。

連翹難以撼動它堅持了近千年的觀點,只能慢慢去引導。

小黑蛇不死心地竄到連翹面前,「主人,你自己能吃完嗎?」

「吃不完留著下頓再吃。」

連翹用手把它撥到旁邊,神色冷清,「別擋著我夾菜。」

「吼!」

不甘的尖嘯一聲后,小黑蛇氣鼓鼓地鑽進梳妝匣里。

都怪那些無知又狂妄的人類,害得主人懲罰自己,真可惡。 連翹心滿意足地用完膳,當著小黑蛇的面,讓人把剩下的肉食收走。

她擦拭了下嘴角,隨後來到梳妝台跟前。

俯身,笑得溫文爾雅,「我出去一趟,回來要是廚房少了什麼,就罰你面壁。」

見小黑蛇渾不在意地甩了下尾巴,連翹眯起眸子,威脅道:

「去我的修鍊室面壁。」

聞言,小黑蛇的尾巴尖陡然一僵。

在那種燥熱的地方面壁,還不如被罰去長生山的潭底呢。

「我絕對不去廚房偷吃!」

得到它的保證,連翹這才笑吟吟地起身,拿起旁邊的帷帽戴上,出了房門。

此時,暗街內。

「哎呀呀,你這棋路可真狠。」

萬星棋執著黑子,凝視棋盤的目光全是不贊同,「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何必呢?」

「廢話少說。」葉竹青面色清冷,拍著棋盤呵斥道,「你快點下!」

「誰下棋像你一樣火急火燎的。」

萬星棋慢悠悠地拿著子,突然問起,「侯府那位現在如何了?」

葉竹青頓時皺起眉,極不耐煩地甩下一句,「閹了!」

「嘖嘖。」

萬星棋不以為意地落下白子,吃掉她幾顆黑子后,方才出聲。

「你要真閹了他,還不得擺個酒席慶祝,怎麼會來我這兒撒氣,怕不是又被他逃了吧?」

聞言,葉竹青捏棋的兩指驀地一抖,隨後「啪」的落下子,那種力道震得棋盤都顫了顫。

她恨恨地抬起眸,神色間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那個混蛋,我不會放過他的!」

萬星棋被她的表情給逗樂了,卻立刻反應過來不太妙。

於是在葉竹青羞惱的瞪視下,又深沉地嘆了口氣。

凡人煉劍修仙 「唉……那個混蛋確實不要臉,我們下棋。」

奉京城北。

由於之前來過一次,連翹有了經驗。此時在周圍轉悠了圈,便找到了接引人。

好巧不巧,正是上次那人。

連翹當即笑著走過去,站定在他身前,「又見面了。」

那人打眼一瞧,看見連翹的裝扮,看見連翹的個頭,尤其是她那熟悉的聲音,頓時想起了這位小姑奶奶。

他立刻彎下腰身,態度恭敬,「貴客。」

連翹出聲問道,「我這次進去,需要交信物嗎?」

「不用不用。」

那人連連擺手,「萬師爺囑咐過我們,見到您直接帶進去就好。」

「喔。」連翹頓時笑彎了眼,「那入場費也不用交了吧。」

對方尷尬地笑了下,「您自然是不用交的,請跟我來。」

進暗街,仍舊是穿過好幾個陣法,才到了萬師爺在的地方。

檐下的青旗在風中獵獵飄揚,上面「內有好人」那四個大字,還是如平日那般刺眼。

樓梯口的老頭,卻在見到連翹後面色冷淡,似乎不太想見到她。

只抬手指了指樓上,示意萬師爺在樓頂。

「多謝。」連翹有禮地點了下頭,隨後上了樓。

對方表現出的冷漠疏離,完全影響不到她此行。

到了樓頂。

連翹繞過屏風,走進內室,看到萬胖子端坐在椅子上,眯著眼,一副等候已久的模樣。

他面前的桌上放著盤快下完的圍棋,以及兩個小小的冰盒。

而在棋盤另一端,擱著壇已開封的酒,空氣中還浮動著未散的酒香,顯然是之前有客。

連翹見狀也不打算久留。

她來到桌子前,叫了聲,「萬師爺,別來無恙啊。」

萬胖子打量了眼連翹,隨後咧嘴一笑,「這才幾天,就成了二星斗者,看來我的龍涎蓮賣虧了。」

連翹笑了笑,沒有接話。

萬胖子嘴上雖那麼說,手底下卻毫不含糊,徑直將兩個冰盒推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