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說,我不同意呢?」喬安一手托腮,美眸流光華轉。 按照預計的方向,船隊全速前進,然而白帆雖是碩大,卻沒有足夠的風力推動,速度還不及在陸地上行走。

不過,這恰恰是件好事。

風小,布拉德的船必定跑不快,只能慢悠悠地飄蕩,即便那條河水流湍急,但是對龐大的義大利戰艦,推進力極為有限。

而鄭飛這邊就不同了,沒別的,人多!

風力不足,人力來補!

每條船幾十個水手,人手一根長槳,抬頭挺胸,伴著昂揚向上的齊聲吶喊,有節奏地前搖後仰,船槳撥弄拍打著海水,使得護衛艦的前進速度得到有效增益。

十艘護衛艦,數百人同時划槳,這場面若是從空中俯瞰,蔚為壯觀。

有兩隻紅嘴海鳥,便是盤旋在半空中,好奇地打量著這群不屬於威尼斯的人,用努力與汗水,破浪前行!

一個小時后。

西方,夕陽在海面上撒下一大片赤色光輝,與那穹頂之上的晚霞,相接卻又遙相呼應。

即將入夜,氣溫逐漸轉涼,風也顯現出了冬天該有的乾冷,刺痛瞭望塔上鄭飛的臉龐。

划槳的水手們可感受不到一點點寒意,他們甚至還打著赤膊,大汗淋漓,由於不間歇的勞作,雙臂酸痛得早已麻木,只在重複同樣的動作而已。

以漢斯為首的一些人是不用划槳的,他們是船隊的精英炮手,鄭飛允許他們休息保持充沛的體力,讓漫天的炮彈劃破空際,讓布拉德和他的義大利戰艦一同葬身海底!

站在瞭望塔上,鄭飛手中握著望遠鏡,冷風吹得他微微刺痛,他揉了揉臉,摸出酒壺來吖了口烈酒,暖暖身子。

遠處的岸邊,矗立著一座燈塔,看起來有些年頭了,燈塔外圍長滿了綠苔,還有類似爬山虎的植物,覆蓋在破舊的石頭牆壁上。

在每個寒風刺骨的冬季夜晚,燈塔上的光,都會在漆黑無邊的海面上,為出海夜歸的漁民們提供一絲慰藉,鼓勵他們戰勝寒冷與黑暗帶來的恐懼。

這便是為什麼,守護燈塔的老人數十年都不願離開,他天真而可愛的覺得,自己是亞得里亞海的守護神。

沿著海岸線,船隊抵達了那條大河的入海口,可能是由於光線較暗,不見義大利戰艦的蹤影。

只能用秘密武器了。

鄭飛對甲板上的漢斯點點頭,漢斯會意,讓幾位觀瞄手拿上望遠鏡鑽進吊筐,放飛熱氣球。

熱氣球徐徐上升至數百米的高空,有望遠鏡的協助,視野範圍擴大了至少十倍。

這將是一個漫長的搜索過程,可以說,圓周上每一度都夠觀瞄手搜索個幾分鐘,共有三百六十度。

要是天黑前發現不了布拉德的義大利戰艦,那麼就只能把船先往海里開開,等明天天亮之後再展開搜尋,不過,那樣的成功率幾乎為零,一夜的時間,布拉德早已不知逃到哪去了。

鄭飛捏著酒壺,望著天邊愈漸下墜的夕陽,眼眸中,傾露出了一抹擔憂,擔憂之外,更多的是不甘。

就在這時,忽然瞧見一個顯眼的紅色鐵環,順著拴住熱氣球的纜繩,套在繩子上飛速滑下,那是遠在數百米高空的觀瞄手發出的信號,意思是發現了。

紅色鐵環的意思是,東南方。

鐵環滑下的時候,水手們正百無聊賴地坐在甲板上,吃牛肉乾喝水補充體力,直到鐵環咣當一聲落地,才愣了愣,旋即不約而同地跳了起來,縱情歡呼。

短短几分鐘便發現了布拉德,只能說是上帝眷顧了,萬分之一的運氣,著實令人欣喜。

鄭飛暢快地仰脖灌了口酒,擊掌道:「夥計們,幹活了!」

重生之格鬥少年 大嗓門聖地亞哥負責把他的話重複一遍,之後照例煽動戰鬥情緒。

聖地亞哥佇立在甲板上,目光堅毅而兇狠,咆哮道:「我們的目標是什麼?!」

「幹掉布拉德!」

「布拉德是誰?!」

「魔鬼!」

「我們是誰?!」

「屠魔者!」

「那還等什麼?!開工!」

話音落下,水手們迅速散開各就各位,顧不上胳臂的陣陣酸痛,放聲吶喊著全力划槳。

聖地亞哥滿意地吹了個口哨,爬上瞭望塔,沖鄭飛擠擠眼,道:「怎麼樣?」

懶愛 「非常專業。」鄭飛知道他是想被誇。

「哈哈!」聖地亞哥笑了下,緊接著,望著揮汗如雨的水手,眉心輕輕一蹙,帶著分疑惑,道:「可是你說為什麼,他們這麼願意聽咱們的?就像是信奉神靈般。」

「我們可不是什麼神靈,他們也不像土著那麼單純。」鄭飛吖了口酒,目光在水手們身上掠過,停留在遙遠的天際,認真道:「只不過,你用激情點燃了他們的戰鬥血液!」

停頓了一會兒,鄭飛不禁翹起嘴角,酒壺在聖地亞哥面前揚了揚,道:「壯漢,你是個天生的演說家。」

「演說家?」

「呃,換句話來說就是,擅於籠絡人心的統帥!」

「哈,統帥,這頭銜我喜歡!」

聖地亞哥大笑著,接過酒壺灌了一口,全船隊只有他一個人能用船長的酒壺。

和他的狂喜不同,鄭飛卻是眉宇微垂,手撐著欄杆,俯視空蕩蕩的甲板。

鄭飛明白,雖然聖地亞哥的外貌和行為都帶著一股傻氣,但其實一點都不傻,反而擁有一項出色的能力——煽動情緒。

他可以在嚴肅緊張的備戰時期,故意逗樂大家來緩和氣氛,也可以激情咆哮,使得休息中的士兵瞬間進入戰鬥狀態。

演說家在任何時代,只要做到一定程度,就將擁有極其可怕的地位。

希特勒便是最好的例子。

還有第一次十字軍東征的領導者,羅馬教皇烏爾班二世。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每個成功的領導者,都是出色的演說家。

捫心自問,鄭飛在這方面不及聖地亞哥,所以他得想辦法,不讓這看似傻大粗的壯漢走上歪路。

他並不是多慮了。

人在沒錢的時候,活得很純粹,但隨著財富雪球越滾越大,野心便會不由自主地膨脹,控制不好的話,利欲熏心。

更何況,航海的財富不是慢慢滾大的,而是暴富!(未完待續。) 「明浩兄弟出來了。」

在明浩剛剛結束閉關出來時,就聽到孫東旭的聲音響徹耳畔。

「是的,孫大哥你不會是一直守在這裡吧?」

自己剛剛出來,孫東旭就在門口,這讓明浩不得不懷疑起來。

「明浩兄弟出來就好,我也不是一直守著,只是幾天前感覺到你突破的氣息,怕你出現什麼意外,我就來著看看。」

是的,幾天前明浩突破了。

現在的明浩已經擁有了七階鬥氣,和神格產生的神秘力量幾乎等同的力量。

這一個月,明浩獲益良多。

首先就是突破到了七階,現在明浩已經是一名小高手了,距離小美和李可心的王階越來越近了,之所以明浩能這麼快突破,跟小美和李可心的刺激是分不開的,明浩十分不喜歡這種朋友和愛人都比自己強大的感覺,十分不喜歡。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其次就是明浩修改了一下黃泉老祖的嗜血瘋魔斬。

嗜血瘋魔斬最重要的就是黃泉老祖那已經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了,可是這種境界明浩並不擁有,失去了精髓的嗜血瘋魔斬也失去了在黃泉老祖手上的銳利。

無奈下,明浩就打起主意,想要修改一下這個招式。

還別說,在這一個月里,明浩還真改的有模有樣的。

明浩完全放棄了之前黃泉老祖教的招式,只是留下它的斬字,再加上明浩對於血液力量的感悟,加入其中,沒想到這個嗜血瘋魔斬原本打出的劍光變為了一把血色巨劍,一把不下於五十米長十米寬的血色巨劍打向身前。

在石室中,明浩並沒有敢真的嘗試一下這自己製作的血色巨劍力量如何。

但是明浩估計了一下,這血色巨劍並沒有因為力量擴散減少自己的攻擊力,這可比原版的嗜血瘋魔斬那隨著距離拉長同時減少力量的性質強大不少啊。

此招取名封魔斬。

其實叫做嗜血斬更加貼切這招的特性,不過明浩幾乎現在所有學到和能使用的招式都和血字有關,任性了一下的明浩就把它取名封魔斬了。

並且,明浩也詳細的想了趙濤濤那聽到柯棣華和黃泉老祖談話的幾個詞,明浩也想到了另外一種排列「此事一定要辦好,只要等時機到了我就會賜予你神格,助你成神,否則必叫你身首異處。」,可是明浩並不敢確認到底是哪個,不過,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管柯棣華有什麼目的,明浩也是無力反抗和抵擋的。

聽到孫東旭說是因為幾天前感受到自己突破時,怕自己突破發生意外下,一直守在門口,明浩那叫一個感動啊。

不過明浩沒有和孫東旭說感謝的話,只是豪爽的說道。

「走,孫大哥,喝酒去。」

有時,男人之間不用太多的感謝,只要一壺清酒就足夠了。

看到明浩終於結束了閉關,趙濤濤可高興壞了,急忙上前關切的詢問著明浩這一個月的情況,和幾天前的突破出沒出現意外啊,之後還不忘大誇明浩的資質。

「好了,好了,你還是讓明浩兄弟坐下吧。」

看著趙濤濤一問之下竟然沒完了,孫東旭無奈的說道。

「嗯,明浩,你坐下說,妾身給你倒酒。」

這次沒用明浩取出酒來,趙濤濤就給明浩倒上了美酒。

這是一個月前,明浩留給孫東旭的,之前也留過,可是上千斤的酒,孫東旭在這一年間早就喝光了,明浩也不得不服氣啊。

「來,明浩兄弟。」

就這樣,三人圍坐在石桌旁喝了起來。

轉天

「明浩兄弟注意安全啊。」

就這樣,明浩再次來到了困龍鎖內,等待接受死亡七煉第三煉的考驗。

看到明浩到來,困龍鎖器靈看了一下后就說道。

「死亡七煉第三煉開啟。」

聽到它已經說完,明浩很有經驗的站在那裡,等待光門中的吸力帶走自己。

「咦」

可是等了半天,明浩也沒有等到那熟悉的吸力出現,明浩不由疑惑的看著龍頭。

「這次的地點是從死亡之窟洞口開始,不過要提醒你的是,你不能借用你那棵巨樹的力量,和巨樹旁所有魔獸以及人類的力量。」

「嗯」

對於困龍鎖器靈知道小樹的存在明浩並不意外,現在的明浩感覺所有和柯棣華有關的東西都是無所不能的,並且,明浩也沒有打算借用小樹和李可心他們的力量。

在明浩同意后,龍頭才點了一下頭。

這下,這股吸力才出現在明浩身前,明浩沒有任何抵抗的情況下,被吸入了光門,離開了這裡。

不過在離開后,困龍鎖沒有如同往日那樣閉上雙眼,而是轉頭對著一旁的孫東旭夫妻說道。

「你們兩個,以後不能和試煉者透露任何關於主人是事情,否則死。」

這讓孫東旭夫妻很是詫異,但是在他們要進行詢問時,龍頭早已閉上雙眼,不再理會他們了。

再說明浩。

還是如往常一樣,被吸力吸進去后,關於第三煉的信息出現在明浩腦海之中。

可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的信息並不多。

只是告訴明浩,讓他獵殺五隻王階魔獸,種類隨意,並且時間只有五天。

「吼吼」

等到明浩吸收完這個信息后,旁邊出現了小虎的叫聲。

睜開眼睛,明浩發現自己真的是在死亡之窟洞口,小虎正在開心的看著自己。

「小虎一個月沒有見到了啊,想我了嗎?」

回答明浩的是小虎開心的吼聲。

此時聽到小虎連續不斷的吼聲,李可心也走了過來,待他看到明浩時,很是開心。

「明浩,你是什麼時候來的啊。」

「可心你今天沒有帶領獵殺隊出去啊。」

明浩以為這個時間李可心已經帶領獵殺隊出發了那。

「自從有了科多獸后,我是出去的越來越少了,這附近完全沒有能阻擋住尊級科多獸的魔獸啊。」

現在的李可心可是越來越喜歡這隻尊級科多獸了。

它可和那兩隻噬天鼠完全不一樣,那兩隻噬天鼠只是一心的修鍊,想要儘快突破,所以李可心完全指揮不動它們兩個,但是這隻科多獸可能因為剛剛突破,或者其他原因,很是聽李可心的話,簡直都到了指哪打哪的地步,只要李可心的吩咐,科多獸絕對不會打任何折扣的完成。

「嘩嘩」

此時小樹的樹枝也伸了過來。

「小樹,哈哈,不要鬧了,今天我不能陪你玩了,我有正事。」

李可心聽到明浩說有正事,很是好奇的問道。

「明浩有什麼我能幫到的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