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於阿緹婭的身份問題,阿特斯族必定會派出高階皇族調查報復,首當其衝的就是地球。要是阿特斯皇族成員來的話,雖然有黑域存在的原因他們也找不到地球的精確坐標,但是沒關係,他們大可以一路上一邊唱歌,一邊碾碎空間毀滅天體,一寸一寸把這十光年範圍的空間全都翻個遍,總會找到地球的。反正時間有得是,這幫皇族也沒事幹,閑著也是閑著。

真到了那個時候,我能不能保命尚且兩說,更別說你們這些小蝦米了。」

普羅修斯這一番話把在場所有人聽的都驚住了,碾碎空間?毀滅天體?這是什麼概念?除了普羅修斯,屠神團其他成員更本就不能理解。

東方晨不禁問道:「阿緹婭到底是什麼身份?」

搖光哈哈大笑:「等你向她求婚的時候不就知道了?」

東方晨一下鬧了個大紅臉,其他人也都哄堂大笑,反應有點遲鈍的蒙卡諾也笑得前仰後合。

兩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搖光的門徒普羅修斯期間多次從宇宙視角開導勸誡她,再加上搖光本來就是性格豪爽之人,大大咧咧不拘小節。

感情這種事本來就不是可以勉強的,她仔細想了想,發覺當初也就是對東方晨略有好感罷了,深愛的話肯定談不上,想通了也就跟沒事人一樣整天嘻嘻哈哈。現在拿阿緹婭這事調侃東方晨的人,搖光可是最賣力的一個。

東方晨趕忙說道:「普羅修斯先生,那我們現在就動身前往土耳其吧。」

普羅修斯喝了口酒:「怎麼?這就放棄了?別擔心,有得是你跟阿緹婭打交道的時候。先把眼前的事弄清楚吧,去土耳其就慢慢走吧,盡量找偏僻的地方,等著『獵殺者』來找你們,先不要主動尋求戰鬥,以提高自己實力為主。

我說你們三個心靈力場到九旋巔峰怎麼這麼慢?快點啊,到了就可以嘗試突破進化一階了。

我想好了,為了讓你們認真點,我打算和蟲子去雅典等你們的好消息,就不跟你們同行了哦,呵呵。」普羅修斯說完詭秘一笑。

「什麼?要分開?那我們?」搖光立刻叫嚷起來。

「大人,只要您感覺我就在您身邊,那麼你們三人的實力是永遠也不會提高的,我是說真正的提高。」普羅修斯微笑道。

「搖光,副團長是對的。只有我們三人怎麼了?對方也全都是進化零階,怕他作甚?」天樞也附和道。

「好了,晚上出發,目標土耳其。普羅修斯先生,還有蟲子,你們就等我們的好消息吧。不過我們先得途徑喬治亞,這倒是個麻煩。」東方晨最後拍板說道。

普羅修斯皺眉道:「不就是打仗么?這你們也擔心?」

原來近幾年來喬治亞爆發內戰,國內分裂成好幾股勢力彼此混戰,曠日持久,百姓流離失所。國際上也有很多勢力介入,目前喬治亞已經淪為軍火商和雇傭兵的天堂。

東方晨面色為難:「到不是說擔心打仗,只是我們三人的樣貌一看就是異族人,難免會引起誤會衝突,我只是不想殺開條血路去土耳其罷了。」

普羅修斯譏笑道:「這麼天真還想著去宇宙流浪?以後你遇到不得已屠殺異族人的場面會有很多。如果還這麼善良,遲早會害死整個屠神團的,你還真想當個仁義團長?這樣指揮大家作戰?」

東方晨聽到這話冷汗都下來了,普羅修斯說的沒錯,只是喬治亞的軍閥士兵也是地球人類啊,這和看到宇宙外族人的感覺是不同的。

但東方晨也不是迂腐之輩,心中略一感慨便已定下心來,真要是有那不開眼找死之徒,說不得也只能淌著血河穿越喬治亞了。

隨後東方晨下達命令:「屠神團此次就由我、天樞還有搖光一起行動,執行殲滅『獵殺者』任務。普羅修斯和蟲子一起自由活動。

晚上十點半準時出發,現在距離出發時間還有十一小時四十六分鐘,如果沒有異議就去做準備,然後休息休息養精蓄銳吧。」

眾人當然都沒有異議,相互說笑著做準備去了。說是做準備,無非也就是準備大量食物飲水以及分量超多的野外生活必需品。

因為屠神團規定所有在地球階段的任務,如無特殊情況必須徒步完成,無論距離多遠,途中頂多也就順搭個牛車馬車,騎個毛驢駱駝什麼的,絕不乘坐機動交通工具。

所以這樣一來,首先這穿著打扮就很講究,在不同的地域就得穿不同種類的服飾,像喬治亞這樣的戰亂地區,必須得準備多套不同版本不同類型的職業軍裝,還不能是新的,得是比較破舊的那種。尤其是搖光這樣的窈窕美女,如果不在這種險惡環境下好好修飾一番,必將招來數不清的麻煩。

到了深夜,東方晨、天樞、搖光三人看著眼前送行的兩人,始終淡定微笑的普羅修斯,還有一臉不舍和鼓勵之色的蒙卡諾。

東方晨笑道:「放心吧,老人家,我會把他們都囫圇個帶回來的。

走了,出發!

目標:土耳其!

老人家,還有蟲子,我們雅典再會!」

說完東方晨轉身就走,而天樞搖光兩人也趕忙跟上他,還時不時回頭看看。

最後三人進入電梯之中,隨後電梯門輕輕合上。

三人看到普羅修斯和蒙卡諾還在不停向自己揮手,直到被電梯門擋住了視線。 ?兩個多月後,三人抵達高加索山區,這裡已經能夠看到大量屯駐的俄羅斯軍隊。

三人晝伏夜出,耗費十幾天功夫穿越軍事封鎖線。以東方晨三人目前的實力,就這樣還被哨兵軍犬發現了兩次,都是靠著搖光的速度,將發現他們的人犬在發出警報前打暈了事。

隨後三人加速鑽進了茫茫高加索山脈,任憑身後俄軍如何吃驚搜索也無濟於事。

高加索山脈綿延無盡。放眼望去,一座山峰連著一座山峰,極少有植被生靈,到處都是光禿禿的石頭山,皚皚雪峰,溝壑縱橫,懸崖絕壁充塞視野。

東方晨三人因為幾年前已經在奧拉戰艦的孵化池中,被奧拉族出口型基因強化藥劑全面改造過。就目前他們三人的載體強度而言,可以說已經強化到具有相當程度的奧拉族特性,身體各個方面能力,已經全面飆升到當前心靈力場掌控能力所能達到的極限。

所以在這渺無人煙的高加索山區,東方晨三人的行進速度反倒比在有人煙的地域快得多。因為在有人的地方,三人還有所顧忌,不想暴露太多,免得被人當做妖怪。在這裡就不一樣了,除了天空翱翔的雄鷹,估計沒什麼人會想到人類還能如此這般穿梭在崎嶇險峻的山區。

就這樣,時間又過了兩天。

東方晨放下望遠鏡,看了看右手腕三維顯示的文字,皺眉說道:「嗯,和我目測的差不多,地獄火腕甲也顯示距離有將近1380米遠,還是按老規矩來吧。」

橫在東方晨三人面前的,乃是群山之間的一條大峽谷,深不見底,兩邊懸崖矗立。

搖光笑道:「那我扔硬幣了哦,你兩快點選吧!」

天樞搶先道:「我選人頭!」

「那我選數字了。」東方晨無奈道。

搖光將一枚硬幣高高拋起,硬幣落下后被她迅速扣在手中,然後在眾人眼前慢慢伸開手掌,只見硬幣正對眾人的一面赫然顯示數字。

「呼,謝天謝地!」天樞長出一口氣。

東方晨驚呼:「怎麼又是我?我現在還全身酸疼呢!」

搖光興奮道:「團長,願賭服輸。少啰嗦,快點準備吧,要知道出力的可是我!」

東方晨無計可施,只好將滑輪繩索等登山裝備牢牢系在身上,把另一副登山裝備連接在一盤2500米長的繩索上交給天樞,把繩索的另一頭跟也自己連接好。

這種特製的繩索,製作材料為多種元素的納米纖維,用特殊工藝先加工編織成頭髮絲粗細的基本繩索,然後每八股細繩索再編製成一條東方晨現在用的這種繩索,直徑不到兩毫米,垂直懸提極限重量達到近80噸,而一盤2500米長的這種繩索重量卻僅為0.75千克,是普羅修斯冒充普羅希斯通過特殊渠道搞來的,也是地球目前最為尖端的科技材料。

當然比這好得多的東西普羅修斯也有,那就是外星文明的高科技產品了,為了少惹麻煩就沒給東方晨他們使用。

東方晨吐出一口濁氣,一副臨刑前視死如歸的模樣,大聲叫道:「準備好了,來吧!」

搖光笑得花枝亂顫,嬌笑聲中已經將東方晨提起舉過頭頂,朝著峽谷邊助跑幾步,算準力道,將東方晨向峽谷的另一邊用力擲出。

呼的一聲,東方晨已經如榴彈一樣飛出老遠,不一會兒就變成一個小黑點了。

從搖光擲出東方晨過了還不到十秒,他在空中放眼望去,眼前景物也越來越清晰。眼看就要一頭撞在亂石堆上,東方晨不慌不忙及時調整姿態,雙腳穩穩踏落在地,動作行雲流水瀟洒非凡。

轟的一聲,大地微微震動,揚起漫天塵土,腳下地面已被砸出一個小淺坑,坑中儘是碎石。別看東方晨下落時如平沙落雁,輕鬆非常,但其實他早已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氣血翻湧,雙腿隱隱發麻。

緩了有好一陣,東方晨這才捻熟無比地固定裝配好滑輪繩索,將其試探一番后便招呼對面天樞搖光兩人過來。

師兄妹兩人有說有笑,一路欣賞著峽谷風景,在半空晃晃悠悠了十幾分鐘,最終與東方晨匯合。

搖光還在哈哈大笑個不停,東方晨又羞又無奈,看向天樞。

他本意是讓天樞說自己師妹兩句,別再取笑自己了,哪知道天樞會錯了意,誤認為東方晨準備拿自己出氣,慌忙跑開並且很自覺地收拾起滑輪繩索等登山器械。

東方晨見此情形也只好作罷,苦笑一聲準備上前去幫天樞一把。

正在這時,東方晨突然感覺后脊背一股寒意襲來,隨即低頭看向手錶,整個手錶已經呈現碧綠一片。

東方晨大驚失色之下心中暗罵自己:好久都沒有棋逢對手,竟然忘記了塵和普羅修斯教誨,放鬆了警惕,真是該死啊!

隨後,一聲大笑響徹山峰:「啊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東方晨你們這幾個狗賊,竟敢殺害我兩位愛徒,老夫今日若不手刃爾等,誓不為人!七殺道兄,貧道今日可對你不住了!

出雲宗上下聽令,布五行陣,給我殺!!!」

東方晨、天樞、搖光一起抬頭看去,只見面前山坡頂,亂石尖等各個險要位置零零散散站著將近二十個身影,隱隱將東方晨三人圍在峽谷崖邊。

來人身著各色野戰迷彩軍裝,儼然一支雇傭軍打扮,樣貌神色各異,中外男女混雜。為首一人是名矮胖老者,正盯著東方晨三人,眼中透出毒蛇般的幽光。

這時另一名魁梧漢子乾咳一聲,小聲說道:「師傅,二師哥和三師哥都不在了,拿什麼布五行陣?我看大夥還是一起上吧,破軍就留給我好了,嘿嘿。」

說完瞄向搖光不懷好意地奸笑起來。

東方晨心中很是鬱悶,被人罵作狗賊還是第一次,但他心中馬上有了計較,微笑道:「莫非閣下是出雲宗的人?怎麼稱呼?」

矮胖老者咬牙切齒道:「老夫出雲宗掌門,路雲子便是!狗賊,速速受死!陣法:小五行須彌!」

說完路雲子身上泛起濃郁的黃光,但是沒有任何其它異常情況發生。

東方晨本來想讓他說多兩句話,多套點情報,也好趁其不備突然發動偷襲,來個擒賊先擒王,沒想到這路雲子說出手時就出手,一點江湖規矩都不講。但不知為何雷聲大雨點小,凶神惡煞做作了一番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錯惹刁蠻小嬌妻 正納悶間,天樞大喊道:「團長,小心,快躲開!」

但東方晨還是沒發現有絲毫被攻擊跡象,正要迅速撤離站立位置,突然從地下伸出一雙手緊緊攥住他的腳踝。

東方晨大驚之下用力掙脫,卻是紋絲未動。

正在這時,東方晨感覺什麼東西在眼前一閃,腹部已經遭到重鎚般一擊,雙腳卻任然被土地中冒出的手死死攥住,牢牢定在原地。

脣脣欲動:老公,你輕點 東方晨劇痛之下一口鮮血噴出,捂著肚子像蝦米一般弓起了身子。等稍微清醒一下卻發現什麼東西都沒有,自己的腳好好的,並沒有被什麼人抓住,面前也沒有什麼東西攻擊自己腹部。彷彿自己剛才遭受的攻擊全部都是幻覺,但雙腳腳踝和腹部傳來火辣辣的痛感卻是做不得假。

這時一個女人聲音響起:「大師哥,怎麼搞的?你一拳竟然還殺不死他?」

站在遠處一個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孩童說道:「我也很奇怪,這傢伙居然這麼能抗打?不可能啊。看來情報又他媽錯了。」

又有一個外國人口說中文:「還有能在你亢金龍一擊之下存活的人?你是不是看東方晨也是中國人,故意放水的?」

小孩模樣的亢金龍喝道:「獵潮,你放屁! 重生:嫡女威武 要不你來嘗嘗爺爺的拳頭?」

這時傳來陣陣呼嘯之聲,翼火蛇的秘術化作十幾團籃球大小的火球狀物體,正繞著搖光飛舞盤旋,如影隨形。

搖光被逼得手忙腳亂,顯得頗為狼狽。破軍那可是七殺的愛徒,在「獵殺者」圈子早就聞名遐邇,只是其實力究竟如何卻是鮮有人知。

所有人的目光很快就被吸引過去,心中都想著:這回可要好好看看破軍的底細!

天樞這時走到東方晨身邊說道:「團長,你沒事吧?別擔心,搖光她沒事。剛才的在你身上發生的詭異之事,是路雲老兒的秘術:小五行須彌。

別看這秘術沒有攻擊力,也不會影響到你。但是在此秘術範圍內,他座下五行子弟們的實力將得到極其恐怖的增益。只要環境中存在金、木、水、火、土這五種元素,出雲宗五行使者:亢金龍、奎木狼、箕水豹、翼火蛇、胃土雉的所有攻擊都會無視距離遠近,瞬間抵達任意五行元素所處方位,並且威力劇增。

剛才發生的一切,就是在路雲子釋放出的小五行須彌籠罩下,胃土雉和亢金龍本身位置並沒有動,先是胃土雉通過大地直接抓住你的雙腳,讓你不能閃避,然後再由亢金龍做必殺一擊。

所幸五行使者已經被我們消滅了兩個,而我們也已經不是原來的我們了,大家基本也能扛住亢金龍的全力一擊。不然的話,遇到路雲子率領下的出雲宗,我們將變得十分被動!」

東方晨恍然大悟:「這亢金龍什麼來頭?攻擊力都跟現在的搖光差不多了。還有這小五行須彌,我們所有人身上哪會沒有五行元素?尤其是我這金屬護額,現在活脫脫就是那亢金龍的靶子,還怎麼跟他打,這也太賴皮了吧?這秘術豈不是無敵了?」

天樞鄭重道:「亢金龍是近身強化型心靈力場的超級強者,他在這方面僅次於師尊他老人家,比以前的搖光都強得多。

阿修羅全力之下也就比他速度稍快點罷了,要論力量、攻擊力和防禦力,那就是螞蟻跟巨龍之間的差距。尤其是防禦力,跟師尊他老人家相比都毫不遜色,真無愧於他亢金龍的名號。

小五行須彌只是路雲老兒的輔助類秘術,據說覆蓋範圍有限,我們只要不停地運動作戰就可以了。同時還要趕緊除下身上所有的金屬物品,最起碼也要盡量避開亢金龍要命的攻擊。路雲老兒還有沒有其他秘術我就不知道了。」

東方晨又說道:「其他人我估計不足為患,怎麼他們倆也來湊熱鬧了?現在咱們就按照你說的辦,迅速遊走纏鬥,不過目的以偷襲刺殺其他十幾個『獵殺者』為主。

你倆只管放手去干,防禦交給我,我一個人負責纏住路雲子和其他三名五行使者。等時機一到就發動總攻,然後看差不多了我們再一起對付出雲宗的人!

注意那兩人,別誤殺了,但也要裝裝樣子。具體看戰場形勢隨機應變,差不多就可以用那招了。

上吧,現在給搖光發信號!」 ?天樞一點頭,對著自己右手腕極速說了一陣,便沖向敵陣。

緊接著就見搖光一拳猛擊地面,大地晃動,碎石飛濺,塵土瀰漫。

那些看熱鬧的「獵殺者」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人群中就有人驚叫:「破軍,啊,救命……」

所有人大驚失色,急忙回頭,只見一名外國「獵殺者」眼神驚恐,一臉痛苦哀求之色,心臟位置卻是伸出一隻血手,人早已經氣絕身亡。

隨即立刻就有人凄厲大叫:「幽鬼,幽鬼!破軍,你個該死的,我要宰了你!大家小心啊!」

所有人紛紛亮出自己看家本領,頓時身體表面五光十色,再也不敢小瞧這個樣貌天真無邪的妙齡女孩。

亢金龍笑道:「嚯?幾年不見,本事見長了啊。破軍,就讓大爺來領教你的高招唄,也替七殺道長好好教訓教訓你這背叛師門之徒。

況且我那已故的師弟箕水豹,喜歡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你在外風光的這幾年,可曾有一時一刻想起過我那命苦的師弟?

所以,搖光妹妹,你生是七星觀的人,死卻是我們出雲宗的鬼!」

但搖光理都不理亢金龍挑釁激將言語,也不看其他「獵殺者」一眼,嘿嘿一笑,身體一晃已經消失不見。

亢金龍眉頭一皺,瞳孔一縮,已然發現破軍蹤跡,陰笑一聲,隨意向一個方向隔空轟出一拳,但這一拳由於搖光速度太快反應太迅速而沒能擊中。

亢金龍自嘲一笑,雙目牢牢鎖定搖光模糊的身影,尋找機會再做打算。

「獵殺者」冥魔和幽鬼乃是生死兄弟,剛才出言警告大家的就是他。幾十年來冥魔幽鬼這組「獵殺者」一起同生共死,執行過A3組織數不清的兇險任務。

方才幽鬼一個不留神就被破軍秒殺當場,冥魔盛怒哀傷之下早已經決意一心求死,今天這場戰鬥有去無回,有死無生,誓要和破軍等人同歸於盡!

現在冥魔圓睜著發紅的雙眼,拚命尋找破軍的蹤跡,卻什麼都沒發現。只看到四周場面混亂不堪。

七八名「獵殺者」將貪狼團團圍住,各種秘術不要錢般往他身上招呼。但貪狼身負防禦秘術:地煞,毫不示弱,九柄貪狼逐月劍滿場縱橫呼嘯,攻守有度,還時不時抽冷子親自衝鋒偷襲應接不暇之敵。

眼看貪狼越戰越勇,獨自一人力敵八名「獵殺者」成員卻絲毫不落下風,冥魔也只有暗嘆一聲。就這樣雙方你來我往,玩得不亦樂乎。

冥魔又看到東方晨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迷一般的心靈力場者。幾年前曾經險些命喪FPT6之手,到如今已然毀滅了小半A3組織,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冥魔根本想象不到,他只知道東方晨和其同夥的彪悍戰績,足以成為任何一組「獵殺者」的噩夢。

現在,東方晨不知何故把五行使者胃水稚追得雞飛狗跳,而在他身後還有翼火蛇等三四人邊追邊釋放秘術攻擊。東方晨左右閃避好不靈活,實在躲不過就硬抗下攻擊,頂多也就身體晃一晃,根本不足以致命,一門心思就干一件事:死死咬住胃土雉不放。

冥魔心中頓時一驚,驚嘆東方晨敏銳的洞察力。因為目前在戰場對東方晨三人威脅最大的「獵殺者」,正是風騷嫵媚的五行使者胃土雉。在其掌門路雲子秘術:小五行須彌的加持下,再加上無處不在的土地,那簡直就是所有人的剋星。即便無法形成致命一擊,也會隨時隨地強力控制住東方晨三人的移動速度,給他們造成意想不到的麻煩。

怪不得這個號稱什麼屠神團的小團體最近會混得風生水起,看來並不是空穴來風,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佔盡優勢的「獵殺者」眾人也不過和屠神團三人鬥了個旗鼓相當。冥魔還是沒有發現破軍的蹤跡,但他心中明白這是破軍正在戰圈外高速移動遊走,試圖尋找放鬆緊惕的「獵殺者」給予其致命一擊,這也是近身強化型心靈力場者的慣用伎倆。他不敢怠慢,趕緊釋放出自己的秘術:死神降臨。

只見冥魔身體表面騰升起大量黑色霧氣,迅速匯聚化作一個巨大的黑色骷髏,雙爪緊握一把大得離譜的死神鐮刀。黑色骷髏將冥魔緊緊包在當中,兩隻黑洞洞的眼窩左顧右盼。

這正是大多數遠程操控型心靈力場者的手段,可攻可守,跟曼陀羅姐妹的秘術:曼陀羅·妖蛇如出一轍。

正在這時,冥魔聽到腦後當的一聲脆響,急忙轉身卻看見破軍正站在自己面前,面露微笑。

不遠處的亢金龍尖叫道:「不可能,我明明打中你了,你怎麼會沒事?剛才發生了什麼事?這不可能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