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成被她打敗了,伸手就拿了一條烤魚準備遞給她,不過忽然他想到這魚是有毒的,頓時驚出了一身汗,慌忙將手縮了回來。不過這在小母雞的眼裡,就成了孫成吝嗇、故意調戲她,惡劣的印象又升了一個層次。

孫成知道這隻玻璃心小母雞又誤會了,連忙道:「你誤會了,不是不給你吃,實在是這魚有毒啊!哎,你滴明白!靠!就知道白說了!」

事實勝於雄辯,孫成又一把抓住她,拿著烤魚,在附近抓了幾個蟲子,小母雞開始不明白孫成又要幹嘛,根生蒂固的壞印象讓她認為肯定是沒好事,果然一看到他在抓蟲子,臉都綠了:他不會是讓我吃蟲子吧,歐,太噁心了!本姑娘誓死不從!

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小母雞今天算是體會了個遍!

孫成帶著小母雞兜了一圈又回到了火堆旁,將小母雞放到一邊,孫成自顧自的將一條烤魚的肚子破開,把抓到的蟲子全部塞了進去,然後雙手合上魚肚子上的縫隙,如此這般。過了幾分鐘后,孫成才重新打開魚肚子,露出裡面的情況,將其遞到小母雞眼前,示意她看看。

「嗯?」

好像跟自己想的有所出入啊!

小母雞眨了眨眼,向魚肚子裡面看去,只見被孫成強塞進去的小蟲子此時全部嗝屁了,一動不動的趴在上面。

「這是,有毒?」小母雞立馬想到了這點,不過還是狐疑的瞟了孫成一眼,「剛才是我誤會他了嗎?他怕我中毒?他會有這麼好心?」強制壓下對孫成的那一點點的感激,她才不會因為這隻臭猴子的一丟丟善心就忘了他所做的壞事。

「你這是什麼表情?」孫成正在那得意呢,幻想著待會兒這隻小雞仔還不得感動的稀里嘩啦,納頭便拜,到時候自己可以假裝大度一些,表示本人虛懷若谷,不再計較小姑娘家家的小題大做。

可是小母雞的反應深深的傷害了孫成同學一顆向著太陽的紅心,世上怎麼能有如此…如此…總之就是不好的人…的雞!

「哼!」孫成的死心眼又來了,他一溜煙爬上紫果樹,然後又一溜煙的跳下來,不過手上已經多了一枚紫果。

得意洋洋的拿著紫果在小雞面前晃了晃,彷彿在說:看吧看吧!知道這是什麼沒?量你也不知道!

「半日逍遙果!」殊不知,小母雞不僅認識,而且清楚的叫出了紫果的學名! 「蝦米?」

孫成對兩人(額,就這麼稱呼沒意見吧?!)之間的雞同鴨講,啊呸呸呸,是雞同猴講實在是煩透了。

所以孫成決定教她寫字,講漢語,在孫成的心裡,小母雞以後就是他的同伴了,雙方無法溝通,那怎麼行?至於小母雞是否也是這麼想的,那就只能呵呵…

有人會問了,那你為什麼不學小母雞的語言?孫成表示作為一名曾經的天/朝上國子民,他是絕對不屑於去學什麼別的語言的,至今他還為自己的英語成績而感到驕傲和自豪呢!

前文說了,孫成是個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現在想到教小母雞學漢字,立馬就將小母雞正餓的淚汪汪的事給忘了。

精神勁一上來,孫成將手上礙事的紫果丟進嘴中,在小母雞震驚的目光中囫圇吞下,然後隨便撿了根樹枝,在面前清出一塊空地,開始在地上寫了起來:一、二、三、四、五!

寫完后,孫成一把將小母雞拉到自己面前坐下,擺出一副老師的派頭,咳嗽一聲,用樹枝充作教棒指著地上的「一」字,道:「看見沒,跟我念:'yi,yi。'」邊讀,邊伸出一根手指,表示該字的意思。

等他把所有的五個字全部讀了一遍后,才興緻勃勃的看著小母雞,期待她的反應,作為一個智慧生物,孫成想小母雞雖然不一定能猜到她寫的字的意思,但一定明白他在幹什麼!

如孫成所料,小母雞確實明白了孫成的目的,就是教她認字,這讓她從不解到感到好笑。隨手拿起一根小樹枝,小母雞窸窸窣窣的在地上畫著,然後就抬頭看著孫成,示意她自己會寫字,不用他教,而且從小母雞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對孫成的錯別字很是不以為然。

仔細一看來卻是幾個字。孫成撇了撇嘴,什麼字啊,這麼多筆畫。哪有咱的通俗易懂又好記?明這種字的人腦袋一定是抽抽了!

「咦?怎麼感覺有些眼熟?」

孫成突然現小母雞寫的字好像在哪看過,這讓他非常吃驚,不過他摸著腦袋想了好久都沒想出來到底在哪看過。

死心眼的毛病又犯了,孫哲踱著步子,一手拿著枝條負在身後,一手揉著腦袋,不停的想著,不知不覺間開始圍著小母雞寫的字打起轉來。直轉的小母雞頭都暈了,她實在無法跟上孫成的思路,她現在就是感覺孫成有病,神經方面的!'

孫成當然不知道小母雞心中的小九九,繼續我行我素。就在孫成再一次轉到小母雞身後的時候,眼角不經意間的瞟向地面,頓時人呆立當場,眼珠子都快冒出來,只感覺天雷滾滾,寒風肅肅,一行熱淚奪眶而出,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卧槽!不會吧?」

一開始孫成倒著看,只感覺有些熟悉,現在正著看來,尼瑪!這哪是熟悉啊?這不就是咱大天/朝的繁體字嗎!

而地上小母雞所寫的字赫然是:

壹、2、3、肆、伍。

作為一名文史愛好者,孫成自己就會寫繁體字,再也剋制不住自身的激動,「嗖」的一下,孫成跑到小母雞身邊坐下,拿起樹枝就刷刷的寫起來,當然也是寫的繁體字!

「你的字是誰教你的?」

哎,好像有些不對,這不是繁體字啊?

好了,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且說小母雞看到孫成突然會寫字也是十分驚訝,至於孫成剛才寫的簡筆字,小母雞一直當是孫成在鬼畫符。不過等看清楚孫成寫的內容,小母雞翻了翻眼珠(實在是沒有眼白),有些替孫成的智商感到著急。

「笨蛋!當然是老師教的!」

孫成一看,感覺到自己有些激動過度了,忙平復了一下心情,繼續寫到:

「我是想問這些字是誰明的?」

小母雞頓時高看了孫成一眼,這個腦子欠抽的臭猴子居然也會想到這麼高大上的問題,算是不錯了,一般人誰會沒事想這個?不過這個問題也只是規格高些,但實際也沒有什麼用處,所以,總而言之,小母雞很乾脆的搖了搖頭。

雖然有些失望,但還在意料之中。就說前世「倉頡造字」的典故,不知道的人還一抓一大把呢!更何況在孫成眼裡,這隻小母雞也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能懂的多少?

「好吧!咱不說這個了!現在終於有人陪我聊天,真是太高興了!小傢伙,你知道嗎?我憋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都快要把我逼瘋了,再這樣下去,我都不知何時就會徹底變成和那些懵懵懂懂的野獸一樣的存在…」

洋洋洒洒幾千言,孫成幾乎把這幾天的憋屈全部泄了出來,整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述說中,全然不顧小母雞已經堪比包公的臉,這讓小母雞剛剛升起的一絲同情頃刻間消散。

「我餓了!」小母雞等到孫成終於停了下來,一邊寫,一邊大聲抗議道。

「啊,哈哈哈,是嗎?不好意思,一時太投入了,搞得咱都差點忘了還有這事!」孫成憨憨的摸了摸後腦,尷尬的寫到。

「你這是差點忘了嗎?明明是已經忘了好嗎?」小母雞摸著自己癟癟的肚子,心中腹誹。

「不是咱不讓你吃這烤魚,而是你也看到了,這魚有毒,和樹上的果子一樣的毒!」孫成寫到,並且指了指頭頂。

「我知道,但是我不怕這個毒,真的!」小母雞有氣無力的寫著,然後戰鬥力全開,在孫成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迅撲向烤架,逮著一條魚就狼吞虎咽,把孫成同學都驚呆了!

「喂,別吃!「孫成趕忙一個箭步上前,將小母雞從魚上摘了下來,怒道:「你是餓死鬼投胎還是怎麼著?一餐不吃還能餓死?就這麼管不住自己的嘴?」

小母雞正吃的開心呢,大家也都知道餓的前胸貼後背后,再吃東西時的感覺了!現在冷不防的被孫成殘忍的打斷,小母雞頓時氣鼓鼓的瞪著孫成,心中默默的把一萬年翻了個倍。

不過等孫成這一通罵完,再看看孫成那不似作假的急切和關心,也不知怎麼的,小母雞的火氣漸漸消了,連帶著對孫成的壞印象,也好了很多,孫成在不知不覺中,做人偶的刑期就縮短到了萬年以下。

「快,趕緊吐出來!」孫成見小母雞還傻愣愣的,直接把她倒拎著,上下甩了幾甩,並且不斷的揉著她的肚子,想把她吃的魚肉擠出來。

孫成這一粗暴的動作,小母雞出奇的沒有吱聲,從始至終都任由孫成擺弄。她心裡也說不出這是什麼感覺,只感覺很好,自己許久都沒有享受到過了,記憶中還是很久以前才有過,但現在也已經零碎不堪了。

孫成好一陣折騰,除了把自己的手給甩軟了,什麼東西都沒看到,小母雞吃下的魚肉就像是憑空消失了。

難道是消化掉了?孫成心中猜測,我去,那是什麼胃?就算分泌的是王水也沒這麼快!

重新放下小母雞,按理說這麼長時間了也該作了,可是小母雞除了有些被折騰的頭暈,沒有其他癥狀,精神還因為吃了些東西,比剛剛還飽滿了許多。

孫成狐疑的打量了一番小母雞,在地上寫到:

「你怎麼沒事?」

小母雞沒好氣的指了指她剛剛寫的字。

孫成這才想起她時說過自己不怕毒,自己當時並不相信而已,以為她要吃不要命!不過現在相信了。

這讓孫成不由的多了一些心思,一些當初有意無意忽略掉的事情也重新被他串聯起來。這一拾掇,頓時讓他看向小母雞的眼光都不一樣了:小傢伙的來歷絕不簡單!

在孫成想心思的空暇,小母雞又重新爬到烤魚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並且出嘖嘖的歡快咂嘴聲,可以看出小傢伙的心情很好。

終於,小母雞挺著圓滾滾的肚子,打著飽嗝,一搖一擺的走到孫成身邊坐下,這一行為極其自然,等小母雞坐定后,她自己回過神來都吃驚不已:自己躲這隻臭猴子還來不及,怎麼還能自己送上門?

使勁的擺了擺頭,小母雞有些鄙視自己,居然三兩下就被臭猴子收買了。不過她也沒有站起來,重新找地方坐,更沒有想過就此告辭。

她給自己的理由當然是大仇未報,怎能一走了之!

孫成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也沒多在意。在地上寫到: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孫成!」

小母雞又是一驚,她都不知道自己今天驚了多少次了。

這隻臭猴子居然有姓氏,而且是猴組四大姓:袁、侯、胡、孫其中之一!小母雞也開始覺得孫成不簡單了,如孫成一樣,她也開始將遇到孫成后所有的事情串聯了一遍,包括因為自身太氣憤而忽略掉的事:開始自己只是見到一隻灰猴在獨自烤魚,只是覺得好奇,所以跑來看看,後來現他有很高的智慧,根本就不像是一隻灰猴,要知道灰猴的地位比平民還低,根正苗紅的奴隸階級(還好孫成現在不知道,要不然他不噴個把時辰,絕對停不下來。),後來就是一系列讓自己吃驚的事,他會說話,還是一種自己沒聽過的話,會寫字,甚至還不怕半日逍遙果的毒!現在又現他還有姓氏,真是不知是何來歷!當然孫成唱歌那一段,還有欺負她的情景都被她自動屏蔽了。

看到孫成還在盯著自己等待答覆,小母雞鄭重的寫到:

「我叫朱茜!」 「朱茜?好名字!朱者,赤也;茜者,深紅也!正合你本身的顏色!」孫成毫不吝嗇的誇獎道。

小母雞,現在應該叫朱茜了,朱茜看見孫成的讚美,頓時傲嬌的抬頭挺胸,一副算你識相的表情。

「你家在哪兒?聽你的言辭,好像你是生活在一個…嗯,大家族或者說是大的聚集地中,那你怎麼跑到這兒來的!」

「我的家離這兒很遠很遠!至於我是怎麼來的,說了你也不明白!你呢?我看你也不想本地人,你是從哪來的?」

孫成當然不會傻呼呼的就把自己的來歷說出來,只見他故作鄙視,寫到:

「說你傻還不相信,我當然是本地土生土長的了。只不過時間一長,我現自己懂得的就越多,感覺自己和同類之間格格不入,所以就獨自離開出來闖蕩,增長見識!要是我是從其他地方來的,我就不會說不了你們的通用語了。」

不過在寫到「同類」時,孫成總是說不出的彆扭!

朱茜一看,感覺很有道理,覺得自己想多了。畢竟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人生閱歷和經驗匱乏,孫成隨便瞎編的理由,朱茜也就這麼信了,心裡估計孫成就是一個吃了什麼好東西,所以腦袋突然開竅,打破了自身灰猴的血脈桎梏的幸運兒。

頓時朱茜心中對孫成的評價大大降低,本來還在糾結自己恢復后,要不要將他帶回族地,好好培養,說不定將來能成為本族的得力幹將。現在好了,不用糾結了,就算孫成幸運的打破了血脈桎梏,成功入品,但此生的成就也就這樣了,

運氣好點,說不定幾十年,幾百年後,他的子孫會建立一個新的一品下位族群,但也就僅僅如此了。還是讓他呆在這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快快樂樂的過完一生吧!

至於當初想報復的事,朱大小姐表示大人不記小人過!

不知道自己錯失良機的孫成看到朱茜在呆,用手推了推她,好奇的寫到:

「在想什麼呢?」

「啊?」朱茜驚叫出聲,想到剛才自己肯定入神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寫到:「沒什麼!」

孫成一看她恢復了原狀,就不再琢磨她剛剛到底在想些什麼,哪個少女沒點小心思,不得不說,孫成真是想多了,人家可是純潔的像張白紙啊有木有!這次也是第一次離家出走啊有木有!

「能跟我說說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么?」孫成終於問到了重點,這也是他迫切想知道的,現在兩眼一抹黑,實在是太不爽了!

「好的!」朱茜很興奮,在家中她排行最小,在別人的眼中,自然什麼都不懂,從來沒人向她請教過什麼問題,現在孫成在向她請教,頓時讓她有些飄飄然,內心得到極大滿足。

接下來,朱茜繪聲繪色的描述著整個世界的概況,孫成也聚精會神的聽著,他敢保證他長這麼大上課從來沒有這麼認真過!並且在聽講的過程中不時的問一些朱茜遺漏或連她也不知道的問題,搞得朱茜有些惱羞成怒,擺著老師的譜,拿著樹枝敲打孫成的頭,兩人都樂此不疲。

通過朱茜的介紹,孫成對於這個世界的宏觀構造有了大致的印象,雖然朱茜自己知道的也不深。

這個世界被原居民們稱為「萬獸界」,顧名思義,這個世界以獸族為主,至於有沒有人類的存在,呵呵,用朱茜的話來說就是:「人是個什麼東西?」

孫成當時非常奇怪,既然沒有人類或者說朱茜沒有見過人類,那她怎麼知道「人」這個字的呢?

當時的情形是醬紫的:

朱茜(驕傲狀):我們有好多族人的!

孫成(裝作好奇):人是什麼動物?這個世界還有人?

朱茜(奇怪):人是個什麼東西?

孫成(指著朱茜剛剛寫的字):喏,你不是寫著的么?

朱茜(被你打敗了):笨啊!這是我們所有智慧種族的代稱!種族各種各樣,總不能每個種族都用一種專用稱呼吧?比如你我之間,只要說兩人就行了!要是說一隻鳳凰和一隻猴子,那多彆扭啊!

孫成恍然大悟,感覺那位穿越前輩真是高瞻遠矚!沒錯,孫成就是認為在他之前的很久,一定有一位地球的同胞穿越過來了,而且還是華夏人。他認為兩個世界的文字居然一模一樣,非要說是自然展形成的,那簡直是太巧了,而且十分牽強!不管別人怎麼想,反正孫成是不信的。

當然對於朱茜自稱的鳳凰?呵呵,好像不太像啊?孫成狐疑的想著。

其次,整個萬獸界已知的大6有五座,按照方位大小,分別是東方大6、北方大6、南方大6、中央大6、西方大6,至於每座大6有多大,朱茜也說不清楚,(朱茜用小翅膀不斷的比劃著)總之就是很大很大!

而靠近大6的近海也被人為的劃分為東南西北四海,所謂的近海,就是離大6一百八十萬里範圍內的海域,孫成再三確定這個數字后,驚的連下巴都脫臼了,好半天才重新接了上去,還迎來了朱茜的一陣陣鄙視和地上的三個字——土包子!

除此之外,一百八十萬裡外的遠海和更深處的深海則充滿了危機,基本上進去的人出來的很少!對於這一點,孫成心裡吐槽:這個設定感覺在哪兒見過?而且不止一次!

根據朱茜描述,本世界的6地居民大多數居住於五大6以及近海上星羅棋布的海島上,而與6上居民打交道的海族也都是近海海族。遠海海族還能偶爾見到一兩位,深海的海族還有更深處是否還有其他的大6存在,這些一直都是個謎。

而對於孫成最關心的問題,本世界生物的實力劃分,朱茜也給出了答案:本世界的生靈是按血脈來辨別貴賤的,品級一共劃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每品又劃為上、中、下三位,開啟了智慧就意味著血脈入品。也就是最低級的一品下位血脈,比如說現在的孫成。

但血脈和實力不是划等號的,和血脈划等號的是潛力。假若你的血脈是五品上位,說明你的最高成就就是五品上位,但並不表示你的實力也是五品上位,說不定你的一生都達不到這個高度。就好像孫成,現在的血脈是入品了,但實力,咳咳…讓我們跳過這個沉重的話題。

萬獸界最流行的一句諺語就是:實力易修,血脈難提!

一句話道盡了無數生靈的心酸和不甘!任爾驚才艷艷,任爾歷盡千辛,都比不上人家一個好出生!

是不是說血脈就是天註定,根本沒辦法提升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不過這很難,前三品還沒什麼,四品往上就一步一登天了,非要說難到什麼程度?嗯,用一句非常趕時髦的話,就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奇迹!

在萬獸界中,七品以上算是大領主,大貴族;四品以上算是小領主,小貴族;一品以上那就是平民了;至於不入品的就是妥妥的奴隸,比如孫成所在的灰猴群。(孫成:咱能別老提這個嗎?還能不能快樂的當主角了?)

而萬獸界的五6四海就是由九大九品上位種族所統治的!

以上,就是朱茜所描述的所有內容了!

「講完了?」孫成意猶未盡!

「完啦!」朱茜理所當然!

「你還沒說我們現在的地方在哪兒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寫到這裡,朱茜有些扭捏。

「那你怎麼來的?」

「不是說了嗎?說了你也不明白!」朱茜心中吐槽:人家才不告訴你是因為用錯了傳送符呢!好丟人的說!

「你不說我當然不明白!」

「哎呀!你很煩哎!」

「因為我有一顆追尋真相的心!」

「嘔~」

「說不說?」

「就不說!」

……

既然朱茜執意不說,孫成也鬧夠了,就停了下來,心中估計這小傢伙來的方式肯定不光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