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魔神一般的黑修力瞪圓眼睛,他又是一拳轟出,將藍睛霸天虎重創,又是一拳落下后,藍睛霸天虎龐大的身軀便如破布口袋一般摔倒在地。

三階中級妖獸藍睛霸天虎被三拳轟殺!

黑修力一腳踢爛藍睛霸天虎的屍體,其落在血色沼澤之中,快速的被腐蝕出累累白骨。

「真是不堪一擊,要是成長為完全體,作為三階獸王還有挑戰我的可能性,這麼一隻小貓,還不夠我幾拳的!」

黑修力又以殘忍的表情看向武羽落等人:「接下來該是哪個倒霉蛋了?」

他的目光一掃而過:「看那小子緊張的模樣,你應該是他最緊張的人了!」

黑修力最後盯住的是空暮煙,他大踏步向前:「小子,我今天就當著你的面將這個小妞蹂躪到死。」

「你就一遍又一遍的承受這種極致的痛苦吧!」

眼看著這尊殺人不眨眼的魔神就要出手,李宇終於爆發,他身上有銀色血焰灼灼燃燒,此時眾人才發現李宇身上的傷勢已癒合。

李宇身上的氣勢比之前更甚,黑修力卻是饒有興趣的看向他:「哦?這麼果斷的吞下了龍血果?難怪傷勢恢復得這麼快。」

「你用的似乎是一種兩傷秘術,是想靠這種秘術來與我對抗?」

「你這種天真的想法實在是不該有,就由我來了結你的最後希望,放心,我只會將你的四肢徹底廢掉,你會是最後死的!」

黑修力一晃身軀,他便衝到李宇面前,此時李宇也正好轟出一拳。

砰!砰!砰!

一拳對碰,卻有一連串爆響聲響起,李宇再次如炮彈一般倒飛出去,即使是服用了龍血果,燃燒血焰,李宇和黑修力之間還是有極大的差距。

還好的是龍血果的藥力還在,李宇體內有滾滾的血氣在涌動,他燃燒消耗的精血會快速得到補充。

「再來!」李宇反倒是主動撲上,這回他的七道掌印成功合一,爆發的疊勁轟得黑修力手臂微微發麻,讓他極為詫異。

李宇再次倒飛出去,他又很快重新站起:「你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強嘛,只要我再晉陞一個境界,就足以正面碾壓你!」

他心中默默計算,龍血果的藥力大概還可以持續十息左右,在這十息時間內,他還能與黑修力抗衡一下。

李宇悍不畏死的連續衝擊,每一次他都會被轟飛,可落地之後他都會以最快的速度衝上,那股韌勁讓黑修力都不禁動容。

「這小子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不行,不能讓他多活一下,說不定真有什麼意外發生!」

黑修力面容一整,他再次震飛李宇之後,腳步連踏,就欲對李宇下殺手。

轟隆隆!

李宇這回手臂咔擦一聲折斷,十分狼狽的被轟出一個坑洞,龍血果的藥力也隨之消失,他再次被重傷。

正在黑修力要致李宇下死手時,卻有一道白色身影衝出,替李宇擋了一掌。

被李宇控制的龍牙兵也被轟入血色泥土,不過其又衝出地面,再次迎向黑修力。

「居然還有一隻龍牙兵……」其他龍牙兵正被眾多黑魔族高手拖著,他們的本能是滅殺所有進入這裡的其他人,他們倒沒有緊盯住黑修力大戰。

「那就將你廢掉吧!」看出眼前的龍牙兵境界最低,黑修力不禁冷笑一聲。

他取出身後的藍色寶刀,一刀劈出,龍牙兵身上便出現一道淺淺的刀痕。

「摩天刀法!」黑修力有著一手精湛的刀法,連續幾刀下去,均是劈在龍牙兵身上的同一位置。

咔擦一聲,龍牙兵的身上終於被斬出一道豁口!

這隻龍牙兵也被斬得半跪在地面上,黑修力正欲越過它,卻被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籠罩,那隻先天七重天的龍牙兵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邊! 身材最為高大的龍牙兵一拳轟出,將黑修力的寶刀都轟得一偏。

它不知怎麼就脫離了其他黑魔族高手的糾纏,對上了黑修力。

被其連續逼戰,黑修力一頭霧水,不知這隻龍牙兵怎麼又找上了自己,明明之前只要他不太靠近那龍型通道,這龍牙兵就不會跟他死戰。

更讓黑修力沒想到的是其他的龍牙兵也在向這邊聚齊,居然是要合力對付他。

李宇卻是看出了一絲端倪,全是因為黑修力剛才傷到了那隻新生的龍牙兵,這些怪物之間倒是有著同伴之誼,還會互相增援。

黑修力一時之間被龍牙兵死死拖住,他全力出手,不斷轟擊著龍牙兵那金剛不壞的身軀。

在藍色寶刀的助力下,黑修力在龍牙兵身上斬出一道道刀痕,其戰力簡直沒有極限。

「小子,別以為有龍牙兵擋著,我就沒辦法斬殺你,看他們能擋得住我幾時!」

黑修力又是一刀斬出,一名龍牙兵便倒飛出去,撞擊在李宇身邊的一處岩石上,大量的碎石濺射開來,砸得李宇渾身發疼。

那隻龍牙兵勉強站起,卻又很快被打入血色泥土之中,一番掙扎都難以掙脫出來。

李宇上前想助其掙脫似乎都難以做到,紫極霸體擁有的肉身力量居然超過了天生神力的龍牙兵。

如此這般,黑修力以緩慢的速度接近著李宇,一炷香時間后,幾乎就只有最為高大的龍牙兵還在與之戰鬥。

「小子,說出你的遺言,要是你跪地痛哭流涕的求饒,我還能給你一個稍微輕鬆一點的死法!」

黑修力雖如此說,可他的目光卻充滿了戾氣,根本就沒有絲毫想放過李宇的想法。

他如此說,只是要擊潰李宇的意志,讓他被死亡的恐懼所震懾。

此人與龍牙兵首領對拼了一記,他以手中的藍色寶刀將其釘在地面上,龍牙兵首領一時都難以掙脫。

黑修力踏步走向李宇:「小子,看你絞盡腦汁的想,有沒有想到求饒的方法?」

其他黑魔族武者嘿嘿笑道:「修力大哥,等下祭祀大人來,也可以將此人拿來獻祭,到時候他的靈魂會被魔神大人攝取,承受萬年折磨!」

「如此,他即使死亡之後,還要遭受不間斷地折磨,這才是真正痛苦的死法!」

黑修力哈哈大笑道:「說的很好,敢殺我弟弟,就該受到這樣的折磨,你想死的輕易一點都不可能。」

他已走到李宇的十米之內,幾乎只要他抬抬手,就可轟殺李宇。

「你以為你已經勝券在握?」出乎黑修力的意料,李宇突然抬頭看向他。

紫極霸體帶給黑修力極大地自信,他俯視著緩慢爬起來的李宇:「就算你再吞服下一枚龍血果又如何。」

「我還是能將你打得跟一條死狗一樣,我們兩人之間的差距是你想象不到的巨大!」

未免夜長夢多,黑修力全力出手,拳勁轟向李宇的腦袋。

砰!

隨著一聲悶響,這足以轟碎五品靈甲的一拳被人擋住,居然是之前被打得深陷地面的一隻龍牙兵。

在一連串的爆響聲中,其他龍牙兵也紛紛落在黑修力面前。

看著眼前目光充滿戰意的龍牙兵,黑修力隱隱感覺到了它們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李宇掃了一眼龍牙兵額頭上的印記,他不禁笑了。

只見龍牙兵們以一個非常奇特的陣勢將黑修力圍在其中,這些體態魁梧的龍牙兵之間似乎產生了一種聯繫,力量互相勾連在一起。

砰!砰!砰!

龍牙兵同時動手,骨槍骨劍封殺了黑修力大部分的躲避空間,逼得他只能正面硬抗。

這位先天七重天的高手只感覺到一股無法抵擋的蠻力傳來,他被震得連連倒退,手臂發麻。

之前他面對龍牙兵時,可利用龍牙兵身軀和反應笨拙的特點,各個擊破,一一將其壓制。

可現在這些龍牙兵似乎學會了合擊,可相互配合,甚至如同布下陣法一般動用陣法之力!

連試幾次,黑魔族高手均是被龍牙兵震退,如此巨大的差異,他已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你用了何種手段,居然控制住了這些龍牙兵!」

李宇笑了笑:「要不是你幫忙壓制住這些龍牙兵,我還真沒有那麼容易以馭獸陣紋控制它們。」

他更是趁著黑修力被壓制的功夫,走到龍牙兵首領的身前,他以手掌按在其額頭上,李宇手中的龍骨骨杖使得他可正常使用精神力。

等李宇的手掌拿開,龍牙兵首領的額頭上同樣出現了心心相印陣紋的印記,龍牙兵首領也在李宇的幫助下掙脫了藍色寶刀的壓制。

「唔,以我的精神力,在龍骨骨杖的相助下,最多也只能控制這麼多的龍牙兵了。」

「控制這些強大的怪物所需的精神力太多,不過靠著他們也足以對付黑修力了。」

要控制龍牙兵,需要消耗李宇很多的精神力,確實如李宇所說,若不是黑修力壓制了龍牙兵,他還真沒有這麼容易就刻下心心相印陣紋。

現在李宇的精神力可以和這八隻龍牙兵溝通,就像是在控制八個分身一般,有著如指臂使的感覺。

李宇心中一動,龍牙兵首領也加入戰團,八隻龍牙兵正式組成了八部天龍陣,以其體內的龍氣布陣,將黑修力圍得死死的!

在黑修力憤怒不已的表情中,李宇朝他揮揮手,然後率先沖向那處深坑!

「謝謝你幫我掃清了障礙,這龍血池我就笑納了。」

李宇輕輕跳下深坑,他藉助著岩壁上的各種凸起,安全的降臨到深坑下方,在這裡他看到了一潭深不見底的血池。

血池散發出的濃鬱血氣讓李宇吸上一口都感到雀躍不已,他懷中的真龍圖更是不停震顫,指欲飛出。

李宇乾脆拿出真龍圖,只見這幅殘圖接觸到滿池的血氣,其真龍印記越發凝聚,隱隱間有真龍咆哮聲傳出。

他心中一動,發現真龍圖顯得更為栩栩如生,以他的感覺,真龍圖上殘留的真龍紫極氣足以助他擋住先天大圓滿高手的一擊!

「這一池龍血足以助我修成真龍紫極氣了,實力大進之後再去對付那紫極霸體!」

看著那滿池龍血,李宇深吸一口氣,他正準備跳入其中,卻發現上方有一道黑影落下,其直接躍入龍血池之中!

「龍血池是我的,看我藉助龍血煉體!」 李宇怎麼也沒想到有人敢搶奪自己的勝利果實,他看得分明,躍入龍血池的居然是步千里。

此人在李宇和黑修力大戰的時候一直隱於一旁,準備找準時機出手或是逃走。

他本以為李宇會被黑修力輕鬆虐殺,面對先天七重天的紫極霸體,他根本就升不起對抗的心思。

就在步千里已打算悄悄離開這處血色沼澤時,卻沒想到李宇居然逆轉了形勢,控制龍牙兵擋住了黑修力。

看到龍牙兵們以八部天龍陣圍住黑修力后,步千里便覺得自己的機會到了。

他在李宇躍入神坑后,極樂樓少主便抓住機會也跳了下來,居然在李宇之前跳入龍血池內!

步千里躍入龍血池后,直接就沉入其中,龍血池內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李宇都無法鎖定步千里的身形。

李宇見此情況,他也毫不猶豫的跳入龍血池中,剛剛入池,他便感覺到周身的血肉都在溶解一般!

這龍血池中的血水有著一股魔力,直接就在瓦解武者的身軀,比之蠻神池還要可怕百倍!

李宇心中一驚,不過他馬上就發現了龍血池中也孕育著一股生命氣息,在快速的助他修復身軀。

由於李宇服用過龍血果,這股修復效果就更好了,他的血肉被瓦解得看得到白骨,又很快被修復,重新恢復飽滿和力量。

「原來是這樣,這便是龍血池的效果,讓我來將金剛伏魔訣修鍊到第三層大成!」

李宇心中興奮不已,他運使金剛伏魔訣,藉助龍血池的力量將身軀重組得更為完美,重組后那流線型的身軀更具力量。

狼與兄弟 金剛法身的第一層可貫通十二條經脈,第二層貫通九條經脈,這第三層就只有六條經脈可貫通。

可這六條經脈卻是十分的重要和複雜,每打通一條經脈,對實力增長的就極多。

在晉陞氣感八層之後,李宇也才貫通其中兩條經脈,現在他卻是要將剩餘四條經脈全都打通,還是要在沒有真氣相助的情況下!

「在這個深度,是無法貫通經脈的,我要下沉到更下方才行。」

李宇心中閃過明悟,他在無法直視的情況下朝下遊動,將整個身軀都埋入血池之中。

果然在此狀態下,血池的效力更強,忍受著極大地痛苦,李宇貫通了一條經脈!

「再接再厲,繼續貫通經脈!「

他繼續往下沉,漸漸適應了血池的痛苦之後,他連眼睛都被瓦解后重組。

這是金剛法身的第四條經脈,也是名為通明脈的經脈,可使雙眼通明如電,看清諸多迷障。

打通通明脈之後,李宇發現他在血池中也可以看到些許場景。

「步千里!總算讓我看到你了!」

李宇掃過龍血池,看到血池內幾乎沒有什麼異物,卻看清楚了正在血池之中的步千里!

此人也在利用龍血池的力量煉體,不斷的瓦解和重組軀體,僅僅一炷香時間,他的天地陰陽大樂賦就接近第三層大成了!

李宇緩緩朝他接近,在李宇靠近其十米距離時,步千里陡然睜開了眼睛!

他同樣看到了李宇,天地陰陽大樂賦也是天級功法,他也打通了通明脈!

「李宇,我還要謝謝你,不然我也無法進入龍血池,現在我就將你轟殺,免得你浪費我的龍血池的效力!」

步千里反倒率先發難,他身上的氣勢狂漲,瞬間就突破到了先天二重天,實力大增!

此人朝李宇遊動過來,一下就撲到李宇面前,掌勁震得龍血池內血浪翻滾。

李宇和步千里對了一掌,兩人均是實力大增,居然戰了一個平分秋色。

連續對轟幾次,兩人簡直是誰也奈何不了誰,李宇心中卻是明白,這步千里獲得的好處比自己還大。

正在兩人要戰得一個天翻地覆時,李宇卻清晰的捕捉到一條小巧的血紅色真龍在兩人身邊游過。

「真龍之血!」

兩人同時驚呼,龍血池內蘊含著非凡的效力,可其根本算不上是真龍之血,李宇更是沒有發現任何修鍊真龍紫極氣的力量。

直到這條血色真龍出現,李宇才明白過來這才是真正的真龍之血!

真龍可是神獸中的神獸,即使是其身上流淌出的一滴真血,都有著神奇的力量,可呈現龍形!

李宇和步千里對視一眼,兩人都是一言不發的沖向那血色真龍,誓要將其奪到手中。

血色真龍朝下方遊動,兩人一路朝下追,都顧不得藉此修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