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彎道入口處,黃翼達駕駛著馬自達MX-5,發瘋似的向前狂奔,從側面猛地撞向了李唯的麵包車!

「危險!」

————————————

預告:第0031章,精彩床戲 李唯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覺得神奇。

於是跟在何小榭身後騎上了飛馬。

飛馬雙翅一展,仰首起飛,以近乎垂直的角度直衝天際!

如果李唯不是做慣了巨龍,真要被這遒勁的加速給嚇到。

「豁!」

飛到天上一看。

李唯這才發現,頭頂這片藍天大海實在是太誇張,也太震撼了,仔細看的話,居然能看到巨浪的紋理……

而藍海下的整片中原大陸,大概只佔到了「內壁」總面積的29%,與地表陸地佔地球表面積的比例一毛一樣。

這更加堅定了歌蘭的說法——

這是個人工開闢出來的洞府空間!

李唯怔怔望著遠方的地平線:

「有時間一定要到海邊看看。」

這樣想著,三人很快飛到了中原市。

……

中原市不大。

但是很高,或者準確的說,這是個山城。

由三百座高約百丈的半截山組成,這些半截山在同一高度被攔腰截斷,充滿了規整的美感,看上去恢宏壯闊,有如仙境。

而城市就建在了山下、山腰和山頂的截面上。

山下是城市居民區,主要以家族為單位,一個城堡連著一個城堡,波瀾壯闊,田園水鄉。

山腰是步行商業區,一條寬闊的人行路盤山而上,沿路靠近山體的一面,開鑿了大大小小的洞屋,作為商業門面用。

而山頂的截面,則是市政和演武場所,當然中原市無論是市政還是武道會館,全部都在武者協會的掌控之下。

多虧於武者協會的大力操辦,中原市的城市設計非常完美,這也讓讓中原市擺脫了老一代拘泥山水的精英武俠風格,走向了現代化全民習武的新時代。

這也使得中原市的武者人口突破了三百萬之眾,超過北荒、南蠻、西域和東州人口之和。

.

這樣介紹著,李唯三人降落在一座邊緣山峰上,降落地點是在盤山路上的公用停馬場。

步行街上每隔十丈就有一個公用停馬場。

很方便的。

李唯和何小榭,都是第一次見到單面的盤山商業街,感覺很是神奇,走在車水馬龍的寬闊馬路上,微風習習,春暖花開,有種走在巴比倫空中花園的感覺,又彷彿是徜徉在宮崎駿的動畫里一般。

美輪美奐。

如夢如幻。

歌蘭作為土生土長的中原人,請李唯和何小榭吃頓便飯,可以算作是短暫相遇后的離別飯。

隨意走進一家餐廳。

餐廳不大,但裝修的很雅緻,古風很濃厚,同時也不乏現代感,菜品和酒水看起來都與地表相似,但實際上食材並不一樣

譬如一盤很普通的西紅柿炒蛋,西紅柿是南蠻地區的特產葫形西紅柿,雞蛋是北荒雪原上的鷹蛋,都與提升武者修為有關,具有特殊的藥用效果……

李唯吃的津津有味,心中卻始終有一個問題縈繞:

為毛武者協會的人不來找自己麻煩?

說好的一月之約,而且自己在站台酒館,一嗓子震飛王哲的事情應該已經傳出去了,為毛沒人發現自己?

「是我太低調了嗎?」







歌蘭舉杯痛飲:

「兩位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何小榭:

「我聽說武者協會在中原勢力很大,所以我準備入會,這樣才能實現我的人生理想。」

正如何小榭所言,武者協會由中原各大家族聯合組成,實行科學化修行,實現人人都能當武者的夢想,幾乎掌控了中原市的政治和武道大權,算是中原大陸上勢力最大的組織。

李唯倒是有些好奇,像何小榭這種聰明女人,應該有著改變世界的宏大理想吧,於是直接問道:

「你的人生理想是什麼?」

「我的人生理想是——」

何小榭微微抿了口茶,目光平靜如水:

「清掃黃賭毒,尤其是某些娶兩個老婆的渣男。」

「噗——」

李唯一口山泉酒噴了出來,直覺雞兒一冷,無Fuck說。

連歌蘭都心如死灰,轉而又問李唯:

「你的打算呢?」

「我啊……」

李唯想了半天不知說什麼好,只好實話實說:

「我準備滅了武者協會。」

「……」

「……」

氣氛尷尬了十秒鐘。

十秒之後,歌蘭搖頭笑著:

「小榭還只是個孩子啊,有這種遠大的理想也很正常,你何必一般見識呢?」

何小榭卻撇了撇嘴:

「滅武者協會……你有這個本事嗎?」

李唯就杯中山泉酒一飲而盡,懶懶的攤開雙手。

「試試看咯。」

歌蘭眼睛微微一凜:

「你這是要搞事情啊,不行,我得看著,貌似西爾維斯特家族也是有武者協會股份呢,可不能被你滅了!」

巫旅 李唯差點沒笑噴:

「你還真信啊,哈哈哈哈哈哈!」

歌蘭也跟著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獨寵萌妻 何小榭只覺得二人莫名奇妙,便埋頭吃飯。

李唯這才認真道:

「總之,我閑著也是閑著,陪小榭一起去武者協會報名吧。」

歌蘭隨即附和:

「我也一起。」

李唯總覺得歌蘭有些不對勁,便凜然笑道:

「你還真想來阻止我么?」

「我剛好順便有些事情。」

「什麼事?」

「巧了,說道黃賭毒,我也是去找個制毒很厲害的傢伙!」

「制毒?」

「武者協會有制毒的?」

「我只是調查一下嘛。」

氣氛慢慢的有些詭異起來。

李唯只覺奇怪,三個人雖然才剛剛認識,但感覺卻像是多年的好友或敵人,再次碰面一般,看似嘻嘻哈哈的言語中,波雲詭譎,暗流涌動,好像始終處於某種劍拔弩張的臨界點,分不清敵友。

……

與此同時。

中原市三百斷山的中央,有一座山被完整的雕刻成了九層高塔。

百丈高塔,蔚為大觀,正是武者協會本部——

平天塔!

平天塔共九層。

頂層第九層是會長廳。

次頂層第八層是秘書長廳。

一紅衣女子,凜凜站在第八層的陽台上,身形蕭索,在凜冽的狂風下,披頭散髮,給人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此女中年模樣,中長黑髮,膚白貌美,七分凄冷,三分誘惑,穿著一身暗紅色的披風,性感的鎖骨在風中凜冽發白,身材看上去很瘦,但是該有肉的地方也不含糊,只是背影有些蕭索罷了。

這時身後大廳,有人來報:

「報告秘書長,北荒宗秩山郝劍通來賀。」

「知道了。」

所謂祝賀的事情,是指武者協會會長諸葛達仁,最近內力深度和強度皆達到個人巔峰,這在大陸是絕無僅有的事情,因此特地昭告整個大陸,舉辦慶功會。

這件事說是正常,但對於一直低調的武者協會會長來說,有點不太正常!

很快,大廳又有人來報。

「報告秘書長,南蠻白雲觀汪長老來賀。」

紅衣女子每天微蹙:

「那西域的眾家族和東州的木夜村呢?」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還沒有任何反應。」

「……」





醫品毒妃傾天下

這時,又有人報:

「報告秘書長,李唯已經入城。」

紅衣女子微微一怔:

「李唯……是誰?」

「一個月前殺了羅嘯天和程宗師,說要顛覆協會的無知小兒。」

「哦,已經一個月了啊,我差點忘了這事,現在也沒時間在意這在小角色了,如果碰到他在胡鬧,直接殺了便是。」

「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