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看向唐火火,道:"大哥做主……來的路上三人確定了兄弟關係,唐火火是大哥,楚先河是二哥,方昊天最小。

唐火火手輕輕捏著自已的下頜,眼珠子轉動,像極了一個無良的老奸商。

"有了!"

唐火火突然一拍大腿,在方昊天和楚先河的好奇中他一手一個將江西城和姜冬青提起向前走去,走到一棵大樹之下。

一會,方昊天和楚先河知道唐火火在幹嘛了,兩人忍不住對視而道:"這個大哥啊……"

唐火火退回到方昊天和楚先河的身邊,拍了拍手,看向前方的目光中充滿了得意與成就感:"他媽的他們真臭……怎麼樣?"

前方的大樹上,江西城和姜冬青赤條條的被掛在樹枝上,頭耷著,還在暈迷中。

"現在天黑了,我們找地方過夜。"

前行幾十米左右,方昊天突然問道:"大哥,你想吊他們多久?"

"不會。"唐火火不以為然說道:"十二個時辰。"

十二個時辰,意味著明天大白天江西城和姜冬青都還要吊著,所有經過那裡的人都會看到了。

三人重新回到方昊天之前找的那個地方。

閑聊中得知唐火火和楚先河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了一半,只有方昊天的任務難度大所以完成的最慢。

"別擔心,我們完成後過來幫你。"

唐火火和楚先河安慰方昊天。

唐火火將剛才所得拿出來,三人也沒有誰客氣,平均分了。

分贓完畢后三人都不約而同的服下聚氣丹打坐靜修。

夜色漸濃,繁星漸明。

靈藥山附近的一座山頭上,一個小臉如玉,可愛至極的小女孩衣角在夜風中輕輕拂動。她的對面站著一名黑衣男子。

星光從夜空里灑落,讓得黑衣男子的臉色更加蒼白,看上去像是冬天裡的冰雪。

"我用天行梭回元武門,你留下來。"小女孩的樣子很可愛,但說出來的話一點也不可愛:"我不想在元武門再看到方昊天。" 因為是在靈藥山的附近,所以這裡的靈氣十足。

沒靈氣的地方,又怎麼可能出偌大一座靈藥山。

靈氣足的地方環境都會很優美。

環境優美的地方,夜晚往往很靜謐,空氣會很清怡,怡人心脾。

此時小女孩的話一出口,夜晚不再靜謐,空氣也不再清怡。

這一切,被肅殺的氣氛取而代之。

黑衣男子看上去應該是小女孩的屬下。

做為屬下,唯命是從應是本份。

此時黑衣男子要做的應該是應諾,然後去殺人。

意外的是黑衣男子沒有馬上應諾,他的臉上浮現苦澀,道:"郡主,我不殺人。而且他和唐火火,楚先河在一起,我殺他們後果很嚴重。"

"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是你殺了唐火火和楚先河,唐家和楚家的人事後一定知道是你殺的,最終就會查到我父王的頭上,因為你殺人的手段太獨特。特別是唐家怒火,我父王都承受不起。 假愛真情:BOSS很邪惡

小女孩目光盯著靈藥山,似是要穿透黑夜刺進靈藥山的深處看到她要看到的人,聲音稚嫩卻不單純,道:"我也知道你發過誓此生不再殺人,你不想違背誓言,所以你想讓我叫別人去。但別人去我哪放心得了。羅喉,只有你辦事我最放心,所以必須是你去。你放心,我不逼你殺人,嚴格來說我不需要你親手殺人,你只需將方昊天逼進靈藥山西面的那條河就行。"

"惡魂河!"

黑衣人羅喉身軀一震:"那裡可是禁地,有元武門的長老把守。"

"我知道。"小女孩將目光收回,手微微一震,一團光芒將她裹住,聲音開始變得飄渺,道:"我也知道你肯定能將他逼進惡魂河。"

"嗖!"

身體比聲音更早一步消失。

小女孩離開了,留下來不容置辯與抗拒,也留下了仰望星空臉色蒼白的羅喉。

一會,羅喉舉步下山。夜風吹拂的黑夜裡有無奈的輕喃聲隱約飄蕩:"真不敢相信你才九歲,這世上還有比你更可怕的人么……惡魂河,惡鬼噬魂,這是要將方昊天變成白痴,比殺了更凄慘,這得有多大的仇才這樣……還有一年我才自由,可這一年何其長啊……"

黑衣融入黑夜,黑衣男子在黑夜中消失。

黑夜下的靈藥山確實靜謐,安寧!

但在這靜謐安寧的夜晚里,守護靈藥山的人不知道非元武門的人潛入靈藥山,在大石后靜修的三個年輕人,更不知道可怕的人已至。

嗖!

羅喉如幽靈般出現在大石之後,眼眸在黑夜中閃爍著寒光,他的腳輕輕一踏,腳底下一根枯枝發出斷裂聲。

"誰?"

方昊天三人幾乎同時間睜眼看到了羅喉,身形一動便站起。

轟!

拳風大起。

"你敢!"

唐火火和楚先河怒喝,三人同時出手。

"砰!"

三人同時倒飛。

兩道細小的勁風隨後突現,射中倒飛中的唐火火和楚先河,兩人倒飛出十幾米遠摔落到地面上。

呼!

羅喉追近方昊天,手掌帶著可怕的殺息按向方昊天的胸口。

嗖!

小白突然出擊,爪影直接抓向羅喉的面門。

羅喉一指點出將小白點飛,按向方昊天胸口的右手掌仍然凶厲無比的前進。

方昊天臉色劇變,手掌全力拍出。

"穿雲!"

一掌穿雲,快速絕倫的拍中羅喉的手掌。

"啪!"

方昊天渾身一震,倒飛之勢更快。瞬間五十多米遠,沿途樹木斷折,花草摧毀。羅喉腳一抬又追近方昊天,手指戳向方昊天的喉嚨。

方昊天左手揚起,一招"奪命"扣向對方的手腕,右手一翻將玄冰劍亮出。

"怒劍寒光百萬丈!"

劍影籠罩而出。

當!

羅喉手指輕輕一彈便將劍影彈散,手指彈在玄冰劍上。

"叭叭叭……"

玄冰劍直接寸斷,強大的撞力撞得方昊天虎口破烈,身體再度倒飛。

劍是好劍,劍招更強大。奈何兩者實力差距太大了。

羅喉步步緊逼,不斷追殺。方昊天竭盡全力反抗,一次又一次被打飛。

方昊天再一次倒飛中喝問:"你是什麼人?"

羅喉的回答是殺意沸騰的出手,感覺下一刻就能將方昊天擊殺。

但每一次在方昊天盡全力防守或反擊中都能將羅喉的殺招接下,然後換來倒飛的結果。

追殺,倒飛!

不到半個時辰,方昊天的身後出現一條平靜如鏡的大河。

羅喉的出手更可怕了。

"撲通!"

方昊天被逼落河裡。

本是平靜的河面突然沸騰,好像下一瞬間要掀起萬丈巨浪。

羅喉站在河邊看著沸騰的河面,看著河面上開始升起的幽綠色光芒,他突然暴退。蒼白的臉上浮現驚駭與恐懼:"原來惡魂河的傳說是真的……"

嗖!

一切聽夫人的 羅喉突然轉身,迅速沒入黑暗。

方昊天沉入河中。

他拚命向上但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死死壓制。

他在水底里睜大雙眼,他看到自已被一層綠色光芒裹住。河中四面八方還有大量綠色光芒向他快速射來。

纏住他的光芒越來越多,他看著河底慢慢變成了一個綠色的世界。

"桀桀桀……"

"又有人類送上門來了!"

"人類的靈魂力是大補之物啊!快,快,慢點的話我們可能什麼也吃不到了。"

明明在河裡,方昊天隱約能聽到四周有人說話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靈藥山怎麼會有一條這麼詭異可怕的河……"

方昊天拼盡全力掙扎,想將身上的綠光震散,想浮上水面。但他越掙扎身上的綠光越多,身體越往下沉。

很快,方昊天被綠光全部包裹起來,大量的綠光開始鑽進他的衣服,直接穿過他的皮膚進入他的體內。

"啊……

突然間,方昊天聽到了一陣陣可怕滲人的尖叫聲,就好像萬千惡鬼在嚎叫,在訴說冤屈。

方昊天徹底沉到了河底。他感覺大腦劇痛難當,這些綠光正在撕裂他的身體,正在吞噬他的靈魂。

他感到他的意識正在昏昏欲睡,他慢慢的對身體失去了控制。

"方昊天,別睡,這是惡鬼噬魂,方昊天,別睡……"蘇青璇焦急而叫:"怎麼辦,怎麼辦?"

蘇青璇焦急萬分,她再是天纔此時也是束手無策。

如果她的靈魂力是在全盛狀態,哪怕是恢復一半,她都有辦法也有能力幫方昊天將這些惡鬼魂驅出體外。

但現在她除了大聲喊之外別無他法:"方昊天,方昊天,別睡,千萬別睡,一旦睡過去你就沒機會醒來了……別睡,你要堅強,只要你能守住神台,它們就無法吞噬你的靈魂……"

"守住神台,守住神台……"

方昊天臉龐痛苦難當,按照蘇青璇的話苦守住神台,苦守著那一絲清明。

轟!

方昊天突然感到腦海一震,他發現他進入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這個世界煞氣衝天,鬼氣幛幛,一團團綠色光芒懸浮虛空,密密麻麻,就好像螢火蟲聚在一起。

方昊天站在一片石林中。

石林一片敗象,荒蕪。

石林的石頭很高,每一塊石頭白如瓷骨,直刺天穹。

天穹實際上是一片黑蒙蒙的霧氣,根本就看不到月亮或是太陽。

"這是什麼地方?"

昊天內心驚顫的看著四周,緩步前行。

"卡!"

一道輕響聲突然從方昊天的腳底下響起,他低頭一看,一塊白瓷石頭被他踩碎。

"這裡的石頭這麼碎?"

方昊天抬開腳看了看感到奇怪。

轟隆!

巨變驟起。

只看到四面八方的地面上所有的石頭都炸開,化為一縷縷綠霧升起。

一會,一陣陰風嗚嗚吹來,吹散了這些綠霧。

"咕!"

方昊天的臉色變了,喉結忍不住滾動,冷汗瞬間冒出。

只看到四面八方突然出現密密麻麻的骷髏,簡直就是一支數量龐大的骷髏大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