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思想怎麼那麼齷蹉!」

華新倒背著雙手,一本正經的凝視著那些狼性牲口,黑著一張臉道:「你們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還有對空乘小姐的侮辱,怎麼會有你們這樣的人,思想那麼齷蹉。我身為一名醫生,人家空乘小姐得了癌症並且轉移,我身為一名醫務工作者,眼中只有病人,只想儘快替人家空乘小姐檢查病情,而你們呢,太齷蹉了!檢查病情,也能被你們想的這麼齷蹉!」

「哼!」

華新旋即哼了一聲,就緊隨著韓馨而去。

「呃……」

留下一群大眼瞪著小眼的狼性牲口,一臉的目瞪口呆。

旋即便反應了過來,紛紛沖華新豎起了自己的中指:「裝逼!」

(本章完) 「撲通!」

商務艙里,一名六十來歲,頭髮略微發白的老人突然捂著自己的凶口,一臉的痛苦的摔倒在了地上。

「嚴校長。」

「你怎麼了?」

一名身著職業套裝的中年婦女突然看向摔倒在機艙地上的老人,連忙蹲了下來。

「快來人拉。」

「空姐呢,快來人幫幫忙!」

中年婦女喊道,連忙去查看老人的情況。

老人捂著凶口,一臉的痛苦。

「快拿水來!」

中年婦女連忙翻找著老人的藥物。

「水。」

「水。」

乘務長親自跑了過來,扭開一瓶礦泉水就遞給了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打開了一個藥瓶,倒了幾粒藥片出來,然後攙扶著老人,給老人餵了下去。

「老人怎麼回事?」

乘務長看向中年婦女道。

「嚴校長有輕微的心肌梗塞,平時也只是胸口有一點點的疼。」中年婦女連忙解釋的道,「以前從來沒這麼痛苦過!」

「那這是什麼葯?」乘務長不由看著中年婦女手中的藥品。

「溶解血栓的,嚴校長平時都吃這個葯調理!」中年婦女道。

「嚴校長,嚴校長?」

中年婦女乃嚴校長秘書,此刻輕撫著老人的凶口,替他順氣舒緩著。但是,老人的情況並沒有因為吃了溶解血栓的藥物而有所減輕,還是一臉痛苦的表情,捂著凶口的手在顫抖!

「好像沒有緩解!」乘務長皺著眉頭說道。

「那怎麼辦?」中年婦女焦急的道。

「我看他這應該是急性心肌梗死吧,畢竟他之前就有輕微的心肌梗塞!」

「應該是大量的血栓堵住了冠狀動脈,導致血管被堵住了,所以心臟缺血,才這麼痛苦。」

「這個怕是要立刻進行送醫院進行手術,簡單的溶解血栓的葯可沒有這麼神奇的效果!」

……

商務艙里的人經濟能力和見識都比經濟艙里的乘客要好的多。

附近圍觀的乘客,不由紛紛猜測的道。

雖然不說全部正確,但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那怎麼辦?」

中年婦女抱著老人,一邊輕輕的撫摸著老人的凶口替他順氣,一邊焦急的說道。

「我去播音尋求一下幫助,看飛機上是否有醫務人員能夠幫助老人!」乘務長也猜到了老人的情況,神經頓時變得緊張起來。畢竟,航班以乘客的生命安全為重,老人出現了這種情況,如果不能及時緩解,恐怕就要做好是否返航或者最近迫降最近就醫的決定,這是整個空乘人員和航空公司都不願意看見的,否則航空公司不顧乘客生命安全繼續航行的輿論壓力就能讓航空公司吃不了兜著走。

「大家好。」

「我是東海航空公司本次航班的乘務長,因為一位病人突發疾病,需要醫務人員的幫助,如果本次航班乘客里有醫務人員,東海航班公司感謝你,希望你能伸出援手,謝謝!」

彭林聽見播音系統裡面傳來的求助聲,心裡立刻就興奮了起來。

剛才在那麼多人的面前被華新給打臉,此刻正是一個翻盤找回面子的大好時機。當他正準備起身的時候,驀然想到華新的身份,整個人頓時就頹然的坐了下來,顯得異常的落敗。

「張教授!」

「你不是東海人民醫院心肺科的權威磚家么?」

「看來得你出馬了。」

……

這個時候,商務艙里,一人看著另外一人驚訝的說道。

從神格開始進化 其他人的目光也齊齊的向著張教授看了過去。

「嗯。」

張教授聞言,禮帽的笑了笑。

「他是張教授,東海人民醫院心肺科的權威磚家,讓他看看可能對老人有好處。」

「張教授!」

「張教授,拜託你了!」

中年婦女聞言,連忙向著張教授的方向看了過去。

張教授穩坐泰山,但見到這麼多人向著自己看過來。

他也不便坐在哪裡,什麼也不做。

只是,他並沒有興趣去看那老人的情況。

以他的經驗,加上老人本就有輕微的心肌梗塞,便推斷出老人這是急性的心肌梗死,冠狀動脈粥樣硬化。

如果是擁有手術條件,他必定能成功的完成這個手術。

但,按照現有的條件,不說進行手術,連基本的心臟藥物都沒有,想要緩解老人的病情都難,何況是保住老人的性命,對於這種根本沒什麼成功率的病人,他根本就沒多少心思。但,在這麼多人的目光之中,他不得不站了出來。

「先讓我看看情況!」

張教授走了過來,像模像樣的蹲在了老人的面前,然後再詢問了一翻中年婦女關於老人的基本情況。

「嚴校長因為本身就有輕微的心肌梗塞,雖然平時用溶解血栓的藥物治療,但長期下來,也會形成抗藥性,他這是急性心肌梗死,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如果此刻能夠進行手術,還能挽救他的性命。可現在的條件根本不具備那個情況,恕我也無能為力,只能盡量緩解他的痛苦,延長他的性命。」張教授立刻就下了診斷,「至於最後能否挽救嚴校長,就取決於嚴校長是否能儘快就醫進行手術了,這個就要看航空公司的決定了,我建議儘快返航或者前往最近的機場降落,然後馬上送往醫院救治。」張教授立刻就把鍋甩給了航空公司,不是自己不治而是這裡根本就沒有那個條件,就看你航空公司如何決定了。

張教授替嚴校長輕微的按摩著,推拿著,緩解著嚴校長的痛苦。

「……」

乘務長聞言,頓時就緊張了起來。

「我需要通知機長!」

畢竟返航或者最近降落的損失不可估量,不是她能決定得了的。

「華醫生,快。」

韓馨紅著臉走過了經濟艙之後,便在過道口子上停了下。

她一邊整理著自己的儀容和制服,一邊深呼吸著,拍打著自己火辣辣的臉頰,讓自己臉色不再那麼紅,同時等著華新。

「好!」

「我們進去吧。」

華新緊隨韓馨之後,看著韓馨紅彤彤的臉蛋就不由笑了起來。

「醫生過來了。」

「這裡有醫生。」

韓馨進了商務艙之後,環視了一眼,就看到了具體的情況。

她不由領著華新來到了嚴校長和張教授的身邊道:「讓華醫生替老人看看吧。」

(本章完) 「嚴校長是急性心肌梗塞,冠狀動脈粥樣硬化。」

「需要儘快就醫進行手術,你們就不要再折騰嚴校長了,讓他能夠堅持到醫院進行手術。」張教授不由扭頭撇了一眼韓馨和華新兩人,眼神從空乘小姐韓馨身上略過,落在了華新的身上,以一副教訓的口吻說道「你如果真是一名醫務工作者,就應該知道急性心肌梗塞,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必須儘快就醫進行搭橋手術,否則病人會因為供血不足,出現各種缺血癥狀,從而死亡!」

「心肌梗塞而已,只需要一針,何須手術!」華新撇了張教授一眼,淡然的道。

「呵呵。」

「心肌梗塞,還而已!」

張教授被站立著的華新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以及他那副傲然的,目空一切的態度給惹惱了。

「年輕人,不懂只能說明你無知,但不懂裝懂還視病人的生命如兒戲,那便說明你心術不正,根本就不配成為一名醫務工作者,缺乏醫德,你的良心究竟是黑的還是紅的!」說道最後,張教授不由冷艷質問起華新來。

「呵呵!」

華新冷然撇了一眼張教授:「你治不了,不代表別人治不了。你治不了,那隻能說明你無知。但你治不了,卻不允許別人插手治療,只能說明你心術不正,缺乏醫德,心中只有自己的臉面和權威,而似病人的生命如同兒戲,你的良心究竟是黑的還是紅的!」華新原封不動的那張教授的話給送了回去。

「哈哈哈!」

張教授怒極而笑,旋即失望的搖了搖頭。

「年輕人究竟太年輕,雖然年輕是你的資本,但終究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小夥子。」

「人家張教授可是東海人民醫院心肺科的權威磚家,幾十年的從醫經驗,聽他一席話,你終生受用。」

「是啊。」

「遇到張教授這樣的權威磚家,你有幸請教一二,那是你的榮幸,在你以後的從醫生涯中,必定受用無窮!」

……

知道張教授身份的那些商務艙裡面的乘客紛紛沖著華新勸說道。

「哼!」

張教授聽著身邊那些乘客的勸諫,內心就不由傲然起來。

他驕傲的仰起了頭,用下巴對著華新,俯視著華新,一臉輕視。

「怎麼樣了!」

乘務長這個時候走了過來,看向張教授道:「嚴校長的情況如何了?」

「急性心肌梗塞,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必須儘快送進醫院裡面進行手術,時間耽誤的越久怕是越危險。」張教授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已經聯繫過機長和東海航空公司了。」乘務長撇了一眼地上臉色蒼白,捂著凶口一臉痛苦表情的老人道,「東海航空公司已經決定,以乘客的生命安全為第一要素,機長正在聯繫調度,看具體情況是返航,還是前往最近的機場停機,然後把嚴校長送進醫院進行手術!」乘務長連忙說道。

「儘快吧。」

張教授嘆了口氣道:「希望嚴校長能夠堅持更長的時間吧,否則……」

「不用了!」

「一個簡單的心肌梗塞罷了,那需要這麼麻煩,返航或者中轉,轉來轉去的太過麻煩!」華新淡淡的說道,旋即就蹲在了嚴校長的面前。

「你是?」

乘務長疑惑得撇了一眼華新。

「乘務長,這是華醫生!」

華新畢竟是自己帶過來的,韓馨連忙解釋道。

「你說,你可以治好嚴校長,不需要返航或者中轉停機。」乘務長聞言,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期望。畢竟,能不返航就不返航甚至是中轉,如此一來,東海航空公司就可以節約一大筆的開銷。

「乘務長,你不會是想相信他吧?」張教授聞言,臉色就是一沉。躺躺東海人民醫院的權威磚家,沒人相信,卻去相信一個年紀輕輕,裝大尾巴狼的小青年人,張教授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嚴重的挑釁,眼中閃爍著怒火,「要是嚴教授因為你的決策失誤,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身為乘務長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乘務長心裡一驚。

「是啊!」

「自己心繫東海航空公司的損失,也不想自己的這趟航班出現這樣的情況,才有些盲目的想要嚴校長儘快好起來,就不用返航中轉停機這麼麻煩,而忽略了華新如此年輕的事實。」

「小夥子,你莫要衝動。」

乘務長連忙蹲了下來,阻止著華新:「這位張教授乃是東海人民醫院心肺科的權威磚家,有著絕對的權威能夠判斷嚴校長的病情和最佳的處理辦法,你還是太年輕,你應該聽聽磚家教授的意見,而不是炫酷逞能!」

「我相信你是一片好心,但嚴校長的情況很危險,請你諒解,多聽聽磚家教授的意見。」

「如果不是看在漂亮的韓馨的面子上,這種連診金都不能談的病人,我華新也不想治!」華新淡然的說道,旋即就站了起來,沖著韓馨招了招手道,「韓馨,我們繼續進行剛才的檢查和針灸治療!」說著,扭頭就向著經濟艙裡面走了過去。

「哼!」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年輕氣盛,卻似病人的生命如兒戲,昏庸無能,這樣的人即使成為了醫務工作者,也是整個醫務工作者之中的敗類。」張教授傲然的教訓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