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脈之中的玄獸爭先恐後的逃離,即便是處於外圍邊緣的蘇晉等人也凝重望向核心區域。

「楊蝶和傅然那兩個傢伙在搞什麼,居然引起了這等陣仗!」玄力風暴呼嘯,無論的楊蝶頭頂的玄力風暴還是傅然的玄力風暴,都極為驚人,那等氣勢,就算是地玄境也只能暫避鋒芒,如果是那黑壭面對,恐怕也要慎重對待。

可惜核心區域太過危險,否者蘇晉還真想去看看。

蘇晉是看不到了,能夠看到這一幕的人寥寥無幾,除了楊道和葯怪在暗中觀察,此刻在東域邊緣靠近十萬大山的地方,一位男子也望向雙極山脈方向,在他身旁,還有一位美婦。

「看樣子你很關心傅然,馬上就要進十萬大山了,還關注著!」美婦開口道。

「我三十歲踏入七品輪帝境,數年時候便達到了九品天帝境,即便是在中州那群英匯聚之地,同輩之人只有聊聊幾人能夠入我眼,而後輩之中,無一人,沒有想到在東域苟活兩百年之後,還見到了這等驕陽!」男子笑道。

腹黑慢慢愛 美婦露出驚訝之色,這個男子就是驕陽,而此刻,這男子卻用驕陽二字去形容另一個後生晚輩,這如何不讓她震驚。

「可惜我實力有限,看不到到底發生了什麼。」美婦很想看看現在傅然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惜這裡距離雙極山脈太遠,而且她為了陪男子更久,選擇了封印自身。

「這有何難!」男子輕笑,單手一揮,身前便出現一道模糊景象,景象內,正是傅然等人。

美婦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望向身旁的男子,柔聲道:「既然你如此在意,就收他為弟子吧!」

聞言,男子搖了搖頭,見此,美婦詫異,取笑道:「莫不是怕他以後超過你?」

「這倒不是,只是當初我便說過,此生只收一個弟子,既然已經收了弟子,自然不會在違背自己的諾言,不過等這小傢伙來中州之後,指點他一番也未嘗不可。」說完,男子收回目光,轉身向十萬大山行去。

「那小子現在好像很危險,你不看下去了?」美婦追上男子的腳步,問道。

「有什麼好看的,他和那小女娃聯手也只會落敗。」

「難道你不擔心他丟了性命?」

「他和我有什麼關係?他丟性命跟我有什麼關係,如果真的到了丟掉性命的那一刻,他會讓我去救他的,而且白若水還沒有和他斬斷契約,白若水也不會讓他死的,還有楊道,還有那種葯的老頭。」

「你還好意思叫別人老頭,你別忘了你已經活了三百多年了!」

「呃……那就是那種葯的小子吧!」

男子和美婦相挽而行,完全沒有絲毫警惕和緊張,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二人已經進入十萬大山。

……

當楊蝶和傅然都準備完的時候,紫衣男子的面色也沒有了剛才的輕鬆,無論是傅然還是楊蝶,此刻都有了傷及他的能力。

楊蝶身體周圍環繞三道符紋,每一道都不簡單,而傅然就更不用說了,那虛影的氣息已經達到了半步輪帝境的程度。

唰!

傅然身影微顫,再次出現便來到了紫衣男子身側,雙手揮動,其籠罩的虛影也做著相同的動作。

一拳拳轟出,周遭空間出現一絲裂縫,勁風呼嘯,每一道勁風都擁有重傷地玄境之力。

紫衣男子眉頭微皺,空間出現如此強烈的波動,使得他使用瞬移都要小心翼翼。

而這次面對傅然的攻擊,他沒有絲毫後退,一掌拍出。

然而就在紫衣男子單手探出的瞬間,一柄大刀猛然朝他手臂劈來,使得他連忙收回。

目光望去,原來這大刀的刀柄上連著一道精神力,而精神力的另一端,連接的自然是楊蝶。 一大刀斬向紫衣男子,使得他不得不收回攻勢,而這個時候,無數勁風呼嘯而來。

每一道勁風猶如地玄境全力一擊,而襲來的無數勁風讓人無法相信這僅僅是一個魂玄境施展出來的手段。

自身化符,本就此成長型符紋,即便是傅然平時施展出來,也可以媲美六品符紋,而此刻在服下數十枚玄晶之後,這符紋之力已經達到六品巔峰程度。

無法瞬移,想要完美避開襲來的勁風已然是不可能,不過紫衣男子並沒有絲毫慌張。

身軀一震,衣衫炸裂,一片片紫色羽毛出現,每一片看似柔軟,然而在出現的霎那,卻讓傅然覺得這每一片羽毛都猶如一把利刃。

叮叮叮!

紫衣男子就這樣硬接了傅然的攻擊,勁風落在紫色羽毛上,猶如碰撞到鋼鐵上一般,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傅然瞳孔一縮,他知道對方不好對付,但是也沒有想到強悍如斯,竟然硬接了他的攻擊,而且對方還沒有恢復自身玄獸形態,若是玄獸形態,那防禦將是何等恐怖。

紫衣男子接下了傅然的攻擊,卻沒有立即反攻,而是回頭望向劈來的大刀。

大刀劈下,一條丈余長短的空間裂縫出現,周圍玄力瘋狂倒卷,刀芒形成一道匹練,對著紫衣男子狠狠掠去。

這並沒有結束,在大刀劈向紫衣男子的同時,一頭數丈大小的巨大猿猴突然出現,雙拳捶胸的同時,猛然衝撞而去。

至於另一個方向,則是有一座赤色大鼎,大鼎上雕龍刻鳳,惟妙惟肖,旋轉間,有著烈火噴發而出。

火光衝天,形成一個龐大的火圈,向紫衣男子籠罩而去。

紫衣男子微微點頭,時至此刻,他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兩個小傢伙有著對抗輪帝境的本事,若是換做黑壭,恐怕也不能穩勝。

但是他不是黑壭,他也不是普通七階,而是七階巔峰。

同樣是七階,但是唯有玄獸才明白,七階初期和七階巔峰代表著多大的差距。

「按照人類世界來說,我就相當於輪帝境巔峰,但是面對兩個小輩,卻無法在第一時間拿下,倒是丟臉了!」紫衣男子輕笑。

隨著紫衣男子聲音的落下,下一刻,他身上的羽毛突然飛出,環繞在周身之外,任憑傅然和楊蝶的攻擊如何兇猛,都無法破開絲毫。

「你們的攻勢雖然兇猛,不過想要破開我的防禦,還是差了些!」紫衣男子開口說道。

的確如同紫衣男子所說那般,任憑傅然和楊蝶如何攻擊,都無法破開他的防禦,但是這也足以說明此刻楊蝶和傅然的強悍,竟然能逼迫到一位七階巔峰主動防禦。

「先是震動空間,使得我不能輕易動用瞬移,即便是動用,那楊家小女娃對空間的理解可是不簡單,必定會抓住這個機會利用空間傷我,還有這兩個小傢伙都是符師,可以控制符紋爆炸,若是那黑壭,還真沒有辦法在短時接下,甚至一不小心還會落敗。」

紫衣男子一眼就看出了楊蝶心中所所想,而事實也的確這樣發展,而他一直都小心提防著,若是這幾個符紋爆炸開來,其威力即便是他也不敢大意。

從傅然開始攻擊,到此刻紫衣男子防禦,前後不過片刻時間而已,由始至終,紫衣男子都在防禦,並沒有主動進攻,而傅然也時刻小心著。

「七階就強到這種程度么?」傅然知道以他和楊蝶的手段,無法戰勝對方,但是也不該這樣束手無策。

此刻任憑他如何攻擊,都無法破開對方絲毫防禦。

不過不遠處的楊蝶卻並沒有這樣想,望著把無數羽毛猶如鐵桶一般的防禦,她反而露出的輕笑。

「是因為擔心我利用瞬移的瞬間利用空間對付你么?難道認為這樣我便不能傷到你了?」楊蝶輕笑自語。

只見伸出一左手,原本漆黑的五根指頭現在已經淡了許多,不過就在這時,手指之中突然飄出一條條細線,如墨非墨。

隨著這些黑色細線飄出,楊蝶的手指化為了白玉色,猶如羊脂白玉一般。

而這些細線卻漂浮在楊蝶身前,開始交錯蠕動,而遠處的紫衣男子看見這一幕,雙眼不由得一凝,他並不知道楊蝶要做什麼,但是心中卻出現一絲危險。

至於傅然,此刻雙拳揮動,每一次揮拳,那籠罩他的龐大身影也會做著相同的動作,一拳一掌之間,令得周圍空間震蕩不已。

而這一切,都是楊蝶讓他這樣做的,他的主要任務便是不斷攻擊對方,同時還要震動空間,使得對方不敢輕易瞬移。

地玄境能夠御空飛行,能夠調動天地玄力為己用,而輪帝境則能夠撕裂空間,在虛空之中穿梭,當然,這種穿梭也有一定的限制,那就是不能穿梭太遠。

而這種穿梭就被稱之為瞬移。

雖然短距離的瞬移即便是因為空間的不穩定而出現意外,但是身為輪帝境,即便是陷入虛空之中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只不過會因為瞬移失敗被空間之力所傷。

這種傷勢對於輪帝境來說自然不會太過嚴重,但是這就是楊蝶要做的,他雖然也是首次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然而對於如何限制輪帝境,楊道可是跟她說了不少,這是最好的辦法。

倘若紫衣男子強行利用自己的龐大玄力穩定周圍空間,而後才瞬移,自然不會露出破綻,但是想要穩定空間,對於玄力的消耗可是十分龐大,同時,楊蝶對於空間的利用十分熟練,她也不會給對方這個機會。

紅衣女子看著這一切,沒有出手的打算,她很清楚,她的丈夫此刻看似被困,只不過是想要看看楊蝶和傅然能夠做到哪一步而已。

如果紫衣男子真的要出手,勝負早已分。

隨著楊蝶身前黑色細線的蠕動,最後緩緩融入虛空,與此同時,周圍的空間更加不穩定,一條條空間裂縫隨處可見,整個空間還不停晃動,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如果瞬移,楊蝶相信她一定能夠把握好時機。

「原來那黑線也是令周圍空間更加不穩定。」紫衣男子輕笑搖頭,楊蝶想要把握他瞬移的時機出手,可是,他為何要瞬移?

「看樣子也是時候了,他們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容易了。」他是七階巔峰玄獸,相當於輪帝境巔峰,被逼迫主動防禦,就算是一般輪帝境也做不到。

自然,這也有他一直沒有出手的原因在內。

紫衣男子單手一握,下一刻,周圍數千丈範圍內的玄力開始瘋狂涌動,使得聚集在傅然和楊蝶頭頂上的玄力風暴也在瞬間潰散,最後瘋狂湧向紫衣男子。

同時,那原本防禦的無數羽毛紛紛對外,每一片都猶如利刃一般。

「結束了!」

一聲低語傳出,下一刻,無數紫色羽毛飛出,猶如漫天雨滴一般,不留絲毫空隙。

「空間依然在震動,我不敢隨意瞬移,你們也不敢利用空間之力離開!」紫衣男子輕笑,他不能輕易瞬移,而對方則是不敢。

他知道楊蝶擁有利用短距離空間傳送的本事,至於傅然,他雖然沒有看出其背後彩色的來歷,但是那上面的鳳族氣息卻不假,而且他剛才也看出來了,傅然的速度也與空間之力有著很大的關係。

而這個時候,傅然和楊蝶原本為了防止他瞬移的手段,卻便成了自縛的結果。

每一片羽毛上都凝聚的龐大的玄力,即便是傅然也不敢硬接,而面對那漫天羽毛,他又如何躲避?

「誰給你說我們要利用空間之力離開了?」

楊蝶輕笑,這一次笑得有些詭異,而傅然也是輕笑一聲。

「爆!」

隨著兩聲輕喝,下一瞬間,一聲巨響震天動地,似乎整個寒脈都為之震動,原本被紫衣男子聚集的玄力瞬間潰散。

周圍兩千丈範圍內的樹木紛紛捲起,在那爆炸的風暴之中化為齏粉。

半空中的紅衣女子面色一凝,不得不後退,連她都沒有想到爆炸居然如此恐怖。 一(上一章章節數又錯了,我這豬腦子。)

爆炸在持續,兩千丈範圍內,一切都化為虛無,而楊蝶還有傅然亦或者紫衣男子三人都身處爆炸之中。

空間波動更加劇烈,一條條裂縫猶如蛛網一般蔓延開來,在這種情況下,連精神力都無法探入,更別說瞬移了。

紅衣女子雖說面色不再如同剛才那般隨意,不過也沒有太過擔憂,這爆炸的確厲害,但是以紫衣男子的實力,還不足以重傷。

同樣在寒脈之中,蘇晉等人震驚,他敢肯定這爆炸一定是楊蝶和傅然弄出來的,但是就因為肯定,因此才震驚。

寒脈核心區域的爆炸,已經使得整個寒脈都在震動,而此刻連寒脈外圍的玄力都被捲走,可想這是何等爆炸。

「可惜不能親眼所見,這二人是在對抗七階玄獸么?」蘇晉清楚,除非是七階玄獸,否者不可能弄出這樣的動靜,而且不是七階玄獸,也不可能逼迫到楊蝶傅然二人。

相對於他的震驚,楊道則是露出輕笑,點頭道:「不錯,空間的利用和時機的把握都做得相當不錯。」

說罷,楊道緩緩轉身回屋,對於接下來的事情似乎已經沒有了興趣,至於結果,他也知道了。

半空之中,葯怪雙手背負,雙眼之中閃過猶如實質的光芒,將那爆炸中心的一切都看到真真切切。

「不錯,連我都沒有想到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別人看不出,但是葯怪可是天帝境強者,即便是周圍的空間波動劇烈,但是依然瞞不過他的雙眼。

唰!

傅然與楊蝶二人同時從爆炸範圍內衝出,此刻,楊蝶雙手已經恢復了正常,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不斷滴落,同時,原本魂玄境的氣息不斷削弱,不過瞬間便只有宗玄境氣息,而且還沒有停止。

傅然上衣早已消失,身上多出焦黑,雙臂之上還能夠看到白骨,背後雙翅已經消失,身體搖搖欲墜。

但是傅然明白,咬破舌尖強行讓自己清醒一些,這個時候不能放鬆,單手一翻,玉簡出現在手中,雙目死死盯住爆炸中心,如果有絲毫不對,他會毫不猶豫的捏碎玉簡。

而爆炸還在持續,驚動了整個雙極山脈,那原本已經離去的黑壭望著爆炸的方向,內心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而在距離此處不知多少萬里之外的一條街道上,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白絲巾遮面,突然回頭,自語道:「這小傢伙的的生命力怎麼在不斷削弱?」

「照這樣下去,要不了片刻,這小子怕就要枯死,他不是有唐老鬼的玉簡么?」

雖然絲巾遮面,不過還是能夠看出此女的擔憂之色,剛欲有所動作,不過最後卻又頓住,半響后化為一聲低嘆,轉身離去。

此女自然是白若水,她和傅然的契約還在,對於傅然的生命情況,她能夠清晰感應。

若是傅然身亡,對於她也有著嚴重的影響,不過她卻沒有前往相救,也不知是何用意。

對於生命力的不斷削弱,傅然自然比誰都清楚,但是此刻卻不是關心這個的時機。

雖然爆炸強烈,但是想要以此擊殺對方無疑是天方夜譚,也只能依靠楊蝶之前所說的殺招重傷對方。

即便如此,這事還不算完,畢竟一旁還有一個紅衣女子,從氣息上判斷,不比紫衣男子弱絲毫。

「我兒能與這等人物簽訂契約,為父的確該替他高興,咳咳……但是龍脈對於我夫婦二人太過重要,今日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放手。」爆炸已經停止,唯有那無比狂暴的玄力還在肆掠,而此刻,其中傳出紫衣男子的聲音。

紅衣女子面色微變,從這聲音上,她能肯定他丈夫已經受傷了。

兩位魂玄境聯手能夠傷到七階玄獸,實在匪夷所思,更何況還是一頭七階巔峰的玄獸,若是之前,紅衣女子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但是此刻卻是親眼所見。

旋即別頭望向楊蝶,紅女女子的面露柔和,越是如此,就說明和楊蝶簽訂契約之後,她兒子能夠得到的好處更多,以後也將比他們走得更遠。

契約分為很多種,而人類與玄獸之間的契約主要分為三大類,其一便是以人類為主,玄獸為次,這種上下關係唯一的好處便是人類能夠完全駕馭玄獸,玄獸就如同奴隸一般,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無法違抗。

其二則是相反,由玄獸主導,人類服從,不過這種契約也很少出現。

至於第三種則稱之為平等契約,如同傅然和冰鳳則是這種契約,雙方誰也不能命令誰,沒有上下級關係,而這種合約唯一的好處便是能夠得到對方的某些長處。

如同這靈燕雀靈智極高,而且精神力強大,成長速度快,如果和靈燕雀簽訂契約,那麼自身的精神力也將得到一個質的提升。

同樣,與人類簽訂契約的玄獸,也將大幅度提升修鍊速度。

多數玄獸需要上百年才能夠達到成年,有些強大玄獸所需時間甚至更久,但是人類不同,人類之中天賦上佳者皆能夠在數年時間內達到地玄境,十餘年達到輪帝境也是大有人在。

這也是為何一些玄獸願意和人類簽訂契約的原因所在。

很明顯,此刻楊蝶展現了她那絕佳的天賦,雖然只在五品魂玄境,但是掌握的符紋即便是一些六品符師也不一定能做到,表現的戰力更是能夠力壓地玄境。

與這樣的天才人物簽訂契約,對於玄獸來說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紅衣女子此刻並沒有擔心她的丈夫,反而想著日後其子有望跨入八階。

之前她還在琢磨讓楊蝶的目的不能得逞,此刻這個想法早就拋在腦後。

「嗯?這小子手上?」紅衣女子突然皺眉,淡淡的掃了傅然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今日你走不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