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聞著謝靈煙身上那淡淡的清香,看著她被髮絲指動的臉龐,目光又有些恍惚。 ?而遠處,許多星殿軍士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的大小姐什麼時候對一個男人如此親昵了,要是他們的話就算被大小姐劈上百次千次也願意啊。

「兩清了。」謝靈煙幫他塗完葯後退開來,淡淡道。

楚南聳聳肩,站了起來,看著謝靈煙好一會兒,心中才嘆息一聲,她與七七真的很像,但畢竟不是七七,前世的糾葛還是就讓它散了吧。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好多軍士大聲行軍禮:「謝將軍。」

楚南望了過去,不由一怔,隨即露出笑容迎了過去。

只見謝芷若正朝這邊走來,她一身火紅緊身軟鎧,板寸頭配上精緻的俏臉,別有一番味道。

「謝將軍。」楚南握拳於胸行了軍禮。

「聽說你拿到了青鸞學院新生實力榜碑的頭名,給我們鐵血營長臉了。」謝芷若伸出手在楚南肩上一拍,讓楚南直吸涼氣。

這時,謝芷若目光掃了一下楚南前胸的傷口,秀眉微微一蹙,望向了緊隨其後過來的謝靈煙。

「姐,我不小心弄傷了你的愛將,很抱歉啊。」謝靈煙開口道,面對著堂姐,她的語氣談不上疏遠,但也絕對談不上親昵。

「切磋難免會有所損傷,楚聯長,你不會這麼小心眼吧。」謝芷若對楚南道。

「我心眼很小。」楚南道,見得兩女皆是幾乎同時挑眉,他又笑道:「不過要看誰了,對美女,我一向大方得很。」

謝芷若露出一絲笑意,這小子就是油滑。

「聊什麼呢?這麼開心。」席慕雲一身玄陣師袍遮住了曼妙的身段,微笑著走了過來。

謝芷若和謝靈煙又是幾乎在瞬間冷臉,楚南感覺自己的表情有些僵硬,本來這兩姐妹之間似乎就有些別樣的氣氛,現在來了一個更不對付的席慕雲,讓楚南有逃跑的衝動。

三個女人一台戲,何況是三個不太對眼的女人,這若要看戲也就罷了,但硬生生夾進去一起唱戲,那唱的就是一出悲劇了。

「雲姐。」楚南笑著打了個招呼。

席慕雲扭著小蠻腰走了過來,毫不避嫌的抱著楚南的胳膊,道:「我的好弟弟,你可真是了不起,姐姐沒看走眼,我們去那邊敘敘舊,讓她們姐妹倆好好親熱親熱。」

剎那間,謝芷若姐妹的目光都有些冷然,掃過席慕雲抱著楚南的手,看到她高聳的胸脯都貼到上面去了。

席慕雲拉走了楚南,來到星殿一個僻靜的小園林里,這才放開了手。

看著楚南一臉尷尬發僵的表情,席慕雲咯咯嬌笑了起來,伸出手揉了揉他有些僵硬的俊臉,道:「難為你了。」

楚南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你們的事我真不想摻和。」

「你知道為什麼我也會出現在星殿嗎?」席慕雲摘下一朵花,放於鼻間輕輕一嗅,問道。

「不知道。」楚南道,他在鐵血營時就發現席慕雲與謝芷若有些不對付了。

「因為我小姑姑在星殿,她在星殿主管情報分析的,同時她也是殿主的情人。」席慕雲緩緩道。

楚南聞言一怔,始有些恍然,他大概能猜到她與謝芷若兩姐妹為什麼關係不好了。

「你猜到了吧,我姑姑是那種見不得光的情人,謝家姐妹一直耿耿於懷,認為是我姑姑勾引殿主,所以連帶她們對我也有成見,我一開始忍了,後面實在忍不住了,就開始和她們對著干,看到她們生氣我就覺得挺高興的。」席慕雲咯咯笑道。

「那麼,在鐵血營時,謝將軍請來教我的玄陣師肯定不是你。」楚南道。

「沒錯,是我自己來的,本想氣氣謝芷若的,不過沒想到還真發現你是塊瑰寶,算是值了。」席慕雲看了看楚南的表情,接著道:「從我發現你有玄陣師天賦后,我真沒有拿你當道具去氣謝芷若,反倒是因為你的去留跟她大吵了幾次,她想把你留在軍營培養成將軍,但我認為你更適合玄陣師的道路。」

楚南想起了當初謝芷若讓自己來青鸞學院進修時的表情,當他說軍營更適合他時,她明顯鬆了一口氣。

晚上,星殿奢華的長桌餐廳。

原本被殿主請到星殿來用餐是一種莫大的榮耀,但是楚南卻是如坐針氈,氣氛很是微妙。

直到有一個黑衣軍士來叫楚南,說是殿主有請,他這才鬆了一口氣,趕緊開溜,只留下了三個女人在餐桌上。

看到楚南跑得比兔子還快,三個女人齊齊哼了一聲,然後各自放下手中的餐具,扭頭回了自己的房間。

……

「大王子,唐文柏也死在了楚南的手裡,他成長的速度十分恐怖。」陸真跪在地上一邊幫閉目養神的左英弘捶著腿一邊輕聲道,這在之前,誰敢相信這個囂張不可一世的陸家嫡子竟然會自甘墮落至廝。

左英弘閉著眼睛,似乎沒有聽到一般。

陸真閉上了嘴,不敢再說話了。

半晌,左英弘才淡淡開口道:「真真,我明白你什麼意思,我即然答應了你,楚南就必死無疑。」

「謝謝大王子對我的事情這麼上心,陸真萬死不能報之萬一。」陸真感激道。

「你是我的什麼?」左英弘道。

陸真一愣,低垂的眼帘壓下那一絲屈辱,笑道:「奴知錯了。」

左英弘哈哈一笑,睜開了眼睛,滿是**的望著陸真,將他拉了起來。

簾幕放下,基情無限。

……

謝芷若與席慕雲只呆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便乘坐玄力飛船回了恨離城。

而楚南一個晚上都在想謝騰空找他談話的含義,除了要他表明立場以及堅定立場,還有暗示他等他從青鸞學院進修完就給他**統一軍的職位,以及他還給了他一把玄力槍。

「暗夜刺客。」楚南把玩著手中漆黑冰冷的玄力槍,指腹觸摸著上面的紋理,會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傳來,讓他愛不釋手。

暗夜刺客,與冰雪妖姬一樣同為七星大陸十大名槍之一,據說這兩把槍同出自一對夫妻大師之手。

名槍之所以為名槍,那是因為它不同於其它的玄力槍只能觸發其中固定的玄力列陣,所以它們的玄力槍等級也是固定的。

但是名槍不同,一般的名槍都有三個以上的玄力列陣,而這暗夜刺客中的玄力列陣達到了五個。 ?最初級的玄力列陣是需要六級玄兵才能催動,第二個玄力列陣需要九級玄兵才能催動,第三個玄力列陣需要一級玄將,第四個玄力列陣需要四級玄將,第五個玄力列陣需要七級玄將境界才能催動。

也就是說這把玄力槍一直可以用到七級玄將境界,僅這一點,說這把玄力槍價值連城也不為過。

大部份玄將都不配玄力槍,不是因為他們不需要,而是適合玄將使用的玄力槍太稀少了。

這麼珍貴的東西,謝騰空為什麼送給他呢?

暗夜刺客與冰雪妖姬是一對,冰雪妖姬在謝靈煙手裡,難不成謝騰空有將女兒許配給他的意思?

「不管了,這麼好的東西不要白不要。」楚南收起暗夜刺客,拿出了柴刀,再度開始修復其中的通道玄陣。

三天之後,楚南滿臉胡碴的抬起頭,目露興奮之色,他終於成功了。

楚南啟動這通道玄陣,整個人頓時消失在宿舍里。

這是一個如同水晶一般空間,呈棱形,大約只有一間房間那麼大,隱約可以看到外面閃爍的光芒。

「咦,怎麼妮可不在這裡?」楚南心道,他修復通道玄陣進來后竟然不是妮可被封印的空間,那這是什麼地方?

楚南在這水晶一般空間轉了好幾圈,沒有發現任何東西,他只得通過通道玄陣再度回到外面,然後立刻將妮可召喚出來,但是聽妮可的描述,她是被封印在一座石窟里,活動範圍只有那麼大,所以她也不清楚那水晶般的空間到底是什麼。

雖然沒有半點頭緒,但楚南認為這通道玄陣既然與柴刀空間外圍的攻擊防禦陣法融為一體,一定有其用處的,或許等他再修復一下那些殘陣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在人專註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飛快。

眨眼間,就到了進入神玄洞的日子。

「砰砰砰」

楚南的宿舍門被敲響,一開門,門外的胖子就驚呼一聲,道:「楚哥,你這是失戀受打擊了嗎?就算是謝靈煙拒絕你你也用不著頹廢成這樣啊。」

楚南呆在宿舍里日夜不分的研究柴刀里的玄陣已有整整五天的時間,此時的他鬍子拉碴,頭髮蓬亂,屋子裡還有一股濃郁的酒味。

「扯個鳥蛋,我是在廢寢忘食的做研究。」楚南道。

「還研究什麼啊,今天是你們到青鸞閣集合的日子,你不會忘了吧。」胖子道。

「忘不了,這不還早嗎?我去洗漱一下。」楚南說著進了浴室。

十分鐘后,楚南神清氣爽的走了出來,又是一個翩翩佳公子。

在青鸞學院的碧玉樓吃過早餐,胖子拿出一件摺疊好的披風正色對楚南道:「楚哥,我沒有什麼東西拿得出的,這件浮空披風借給你,可以讓人浮空滑行五分鐘,那神玄洞也不知會有什麼危險,多件東西也就多種手段,說不定可以用得上,楚哥你別開口拒絕,當我是兄弟就收下,這東西又用不壞,你回來再還給我就是。」

楚南望著胖子真誠的臉,心中暖融融的,他接過這披風,用力拍了拍他的肩。

這浮空披風如果真可以浮空滑行五分鐘,那還真是一件價值不匪的寶貝,這種寶貝用金幣根本買不到,動轍就是以十萬計的極品玄晶,別看楚南空間戒指里有成山的玄晶,但極品玄晶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就個人來說他算是還比較富有,但跟這種千年底蘊的家族比是遠遠不如的。

去青鸞閣之前,楚南去了一趟後山葯園,但卻發現莫老頭和葉大媽都不在,便留下幾行字就離開了。

青鸞閣,位於青鸞學院後山之頂,是青鸞城位於最高點的建築,整個龐大的青鸞城都可收於眼底。

青鸞閣里,雕刻著學院歷年來所走出的名人,有安邦名臣,有開疆名將,亦有玄葯玄陣宗師級人物,但是無一例外都是已經作古的人物,或許這已經牽扯上了一些政治的東西在裡面。

輝煌帝國建國千年,派系繁多,政治傾軋從末停止過,別看現在如日中天,或許來年就如死狗一般倒下了,所以青鸞閣才只雕刻已作古的名人吧。

楚南到達時,青鸞閣一樓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或三五成圈,或孤身一人,但毫無例外的是,這些年青的學員們都一個個傲氣凜然,作為青鸞星省年青一輩最頂尖的天才,他們也有資格自傲。

楚南的到來讓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有的人不屑,有的人仇恨,有的卻是饒有興趣。

「楚南,麴院長讓你上去。」青鸞閣的樓梯上出現了一個倩影,竟然是謝靈煙。

楚南淡然的從人群中穿過,踏上了樓梯。

「謝老師,你怎麼在這?」楚南側首幾乎貼著謝靈煙的耳朵問道。

「我也會去。」謝靈煙淡淡道。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下面的蘇皓眼睛都快要噴火了,嫉妒讓他快要發狂了,為什麼他接近謝靈煙三尺之內她就會避開,而楚南離她如此之近,剛才對她低語的動作已算得上親昵了,但她竟然沒有一點反應,難道她真的喜歡這個傢伙?

「蘇兄,莫氣,這傢伙小丑而已,等進入那秘地之中,本王子或可助你一臂之力。」左英弘拍著蘇皓的肩膀道。

「多謝大王子,不過我想親手將他給撕碎了。」蘇皓恨恨道。

兩人的談話聲音雖然很輕,但卻沒有刻意避開眾人,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談論要殺死楚南的事情,但卻沒有人敢說些什麼。

到了這個層次,或多或少都已經接觸了這個世界殘酷的陰暗面,楚南雖然是星殿的人,但是左英弘是總督府大王子,在秘地動手殺了楚南,星殿又能拿他怎麼樣?

楚南來到青鸞閣第二層,看到青鸞學院的院長,副院長,幾大長老院事都在,他恭敬行了學生之禮,站在一邊等話。

「楚南,你取得了新生實力榜碑第一,按照規距本來是要進入神玄洞淬體的,但是神玄洞的異變想來你也是知道了,所以這獎勵也就沒有了,就用這件輕雲軟甲來代替吧。」麴院長語氣溫和,拿出一件白色的軟內甲遞給楚南。

「這可不是一般的軟內甲,這是用三級玄獸雲蠶吐的絲製成,上面內置一個防禦三級玄陣,只要保護好頭和腳,玄將以下的攻擊基本可以無視了。」一位副院長笑著道,麴院長對楚南的態度太容易令人遐想了,他還從末見麴院長對一個學生這樣,即使是面對星殿殿主的女兒或是總督的兒子也沒見他這樣啊,所以,他一個副院長自也是要稍稍表露一下的。

楚南大喜,這東西好啊,這可是保命的好東西啊,他急忙接過表示感謝。 ?「你是邊軍送過來的,當要明白心慈手軟只會害人害己,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麴院長再度說了一句,卻是讓其他人目光閃爍了一下,這話說得夠明白了。

楚南邊軍出身,雖是一個聯長級別的軍官,但卻沒有背景,而下面那五十位老生有三分之二都有各種背景靠山,他們家族本是大勢力或者與大勢力有著緊密的聯繫,麴院長說這話是怕他忌憚這些人的背景而不敢去爭,他說這話就是給他一顆定心丸,到了秘地儘管展現手段,誰阻你就大開殺戒。

「我明白了,謝謝院長教誨。」楚南道,只有他心裡明白,麴院長對他的這番作派估計是看在莫老頭的面子上,也不知莫老頭是什麼來頭,堂堂一個七級玄藥師就算在輝煌大陸那也是能混出大號名來的,卻甘願窩到七星大陸星鸞學院的小窩窩裡,還是葉大媽,也甘願在青鸞學院看守女浴場,他們倆身上究竟有什麼秘密呢?

楚南與謝靈煙下了樓,有不少人懷著各異的心思給謝靈煙打招呼,她卻只是微笑著淡淡回應。

謝靈煙能一同前往,沒有人覺得奇怪,如果她不能去才應該奇怪呢,至於助教身份,誰還管這個,拳頭就是真理!

這時,一艘玄力飛船降落在山頂,所有人都上了飛船,朝著明珠峰的方向飛去。

……

青鸞城,步府。

胖子步非凡鼻青臉腫的跪在府中宗祠里,看樣子吃了一頓鮮香辣俱全的竹筍炒肉。

他的老子大胖子步明知看著這逆子死不悔改的樣子,氣得拿著族罰鞭又是狠狠抽了他幾鞭子,一邊大罵道:「你這個不孝孫子,將我們步家之寶浮空披風偷去給一個外人,你是吃了豬油蒙了心嗎?」

步家老爺子用拐杖狠狠戳了下地面,低喝道:「別打了,再不孝還不是你的種,你看看你自己什麼操性。」

步明知從善如流的收了手,他不做下樣子,怕是這小子死得更慘,此時他心中也直嘀咕,這是我的種,但歸根結底還不是你傳下來的,當然,他可不敢說出來。

「步非凡,你說,楚南是怎麼矇騙你的?」步家一位族中長者道。

「三叔公,楚南沒騙我啊,他是我兄弟,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我不幫他幫誰啊。」胖子痛得一邊抽氣一邊說道。

「兄弟?你把他當兄弟,他把你當兄弟嗎?你這個混帳東西。」步家三叔公冷哼道。

「是啊,你這臭小子哪知人心險惡,雖然說這楚南是邊軍一個聯長,也聽說他為了邊軍一個小軍官將陸真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還有在出任務時獨自斷後,解了青玉關之危,但我們結交朋友還是得小心謹慎啊,浮空披風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就這麼借出去呢?」步明知大聲斥道,只是誰都聽得出來,他明為斥責,暗裡卻是在說楚南此人值得結交,他兒子雖有錯,但是情有可原。

步家老爺子再度用拐杖戳了戳地,道:「好了,此事到此為止,有消息稱,謝騰空將暗夜刺客送給了他,步非凡結交他或者是件好事。」

老爺子一錘定音,自是沒有人敢再說什麼。

當所有人出了宗祠時,步明知沖兒子眨了眨眼睛。

……

明珠峰是青鸞星省境內最險峻的山峰,青鸞學院的玄力飛船在山腳下停了下來,因為這裡特殊的地理關係,明珠峰上空有著奇特的磁場反應,會導致飛船玄陣斷續而墜落。

「神玄洞就在明珠峰的山腰上,所有人跟我來。」麴院長道。

我再也不要愛你 麴院長名為曲靖堂,玄王級別的頂尖強者,他的氣勢一放,百獸避易。

沒過多久,便來到了明珠峰的半山腰,神玄洞就位於一塊巨岩之後,設有玄陣隱匿與防禦,並且常年都有人駐守。

一行人一到,立刻就有青鸞學院值守的人員迎了上來。

「怎麼樣了?」麴院長問道。

「院長,神玄洞的秘地通道已經趨於穩定,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這值守的中年男子道。

「那就好,現在就開啟吧。」麴院長命令道。

巨岩被挪開,開啟陣法通道,一個數十米高的巨大山洞便顯露出來。

「進入秘地的時間為一個月,你們帶好院牌,一個月時間一到,自然而然會引動玄陣將你們傳送回神玄洞,你們一定要注意,這是一個從來沒有開發探索過的秘地,裡面危機重重,不要被利益迷惑了眼睛,該舍就舍,一個錯誤的決定就能讓你們再也沒有機會重見天日。」麴院長神情肅穆的做著最後的叮囑。

所有人都表示明白了,但真正明白的又有幾個呢?

很快,五十名老生,楚南這一名新生加上謝靈煙這一個助教,一共五十二人進入了神玄洞。

由於特殊的原因,神玄洞有著一股詭異的力量,凡是骨齡超過二十的人都會被排斥在外,而且,每一個人只能進出一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