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的人,給我看好了那小子,別讓那小子離開龍騰城,我還等著看那小子死的樣子呢!」南宮嘯天大吼道。

「是!」

眾人大吼,立即吩咐了下去。

……

南宮家族的武者,遍布整個龍騰城,想要完全擺脫南宮家族的眼線,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林寶寶也懶得去管他們,他就在一家酒樓,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如此一個小孩子,如此大吃大喝,都給眾人嚇傻了。

不過,也有的人注意到了南宮家族的眼線,都是紛紛閉上了嘴巴,誰都不想和南宮家族的仇人接觸,以防引火燒身。

「小姐姐,現在南宮家族應該不敢來找你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準備回你的家族嗎?」

林寶寶想了想,向韓諾麗問道。

韓諾麗搖了搖頭,卻道:「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回家族。」

「你恨你的家族嗎?」

林寶寶問道。

韓諾麗想了想,表示否定:「不,我父親他沒有做錯,如果他不送走我,遭殃的就是整個韓家,可是我不知道回去之後,如何去面對韓家的人,我現在不想回去。」

聽到這裡,林寶寶深深地點頭,道:「我理解你。」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韓諾麗明白,她也無法像以前一樣,安安心心地待在家族之中了。

「我倒是有個辦法。」林寶寶想了想,道:「你想離開龍騰帝國嗎?」

「離開龍騰帝國?」

韓諾麗的眸子一瞪,「我從來沒想過。」

林寶寶想了想,道:「小姐姐,我有辦法能讓你離開龍騰帝國,前往凱恩帝國,只要你答應,很快就能辦到。」

韓諾麗陷入了沉思,她深吸一口氣,道:「這,我還沒想過。」

「沒想過,就不用再想了。」

突然,一道很突兀的聲音傳來,只見酒樓的二樓之上,坐著一位身穿武服的年輕武者,他的腰間別著一塊龍形玉佩,一把古劍背在身後,此刻他微微的側目,盯著樓下的林寶寶,沉聲說道。

「你是誰?」

「段無心!」

此話一出,周圍的諸人,全都露出驚駭之色。

「段無心,難道,你就是龍騰城第一傑,劍痴段無心?」在段無心旁邊的那一桌上,一位少女充滿花痴的驚呼道。

「如果沒別人的話,應該就是在下了。」段無心雖然聲音很低調,可笑容卻充滿了驕傲。

這倒是聽得林寶寶一臉懵逼:「什麼龍騰城第一傑,很厲害嗎?」

此時,韓諾麗提醒道:「小弟弟,之前你打敗的南宮斷天,就是龍騰城三傑之一,眼前的這個傢伙,要比南宮斷天更厲害!」

「是嗎?沒看出來啊!」林寶寶撓了撓腦袋,其實什麼一傑,二傑,三傑的,在林寶寶面前,不都差不多嗎?

(本章完)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個瓜,風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趕快起床,快看看都幾點了,又要遲到了。」一陣激烈的敲門聲和責備聲從屋外傳來。「一天不好好念書,就知道玩,馬上就要高考了,你看看別人家的孩子,一個個都成績那麼好,再看看你,每次考試不是倒數第一,就是第二,你能不能上點心,好好努力,要不然怎麼考大學!」

屋內,從被窩之中伸出一隻手,緩緩的拉開被子,伸出朦朧的面孔,被三重起床聲終於喚醒,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再看了看手機,關掉了「葫蘆娃」鬧鐘,才不情不願的起床的正是韓彬。

穿衣,刷牙,洗臉,梳頭。

「你能不能快點,不看看都什麼時間了,都要遲到了。」一個中年婦女在不斷催促著。「晶晶都已經走了,你還在這裡磨蹭。」

「老媽,你有完沒完啊!」揉了揉朦朧的雙眼,看著中年婦女說了沒完沒了,韓彬說到。「我還沒醒你就叨叨叨的說個不停,到現在你不累我聽的都累了,大早晨的你能不能讓我清凈會!」

中年婦女也惱火,恨鐵不成鋼的罵到。「你以為我想給你叨叨啊,你要是能讓我省點心,給我好好學習,考個好點的大學,整天不抱著你的手機玩,我會叨叨你嗎?」

「還有一個月多就要高考了,你要是再給我抱著你的手機玩,信不信我知道給你扔了。」

「行行行!」韓彬一臉不耐煩,雙手做打住狀。「我上學去了,你就別再說了,省點力氣!」

說完,韓彬頭也不回撒腿就跑。看著一轉眼就不見人影的兒子,中年婦女憂心忡忡,搖頭自嘆。「就剩一個月了,也不知道能給我考個什麼成績,也不知道能不能有個大學。」

一路搖搖晃晃,帶著耳機聽著歌,手裡拿著早餐吃著,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看著大清早一個個龍行虎步,身形飛快的學生,韓彬感嘆道。「這都是祖國未來的花骨朵啊,只可惜有梅月瑰蘭,還有桃梨杏果,我啊最多也就是路邊一沒人願意多看一眼的喇叭花。」

西遊鬥戰聖佛很 「喇叭花,你吹給誰聽呢?給你家青青啊?不過好像太遠了吧,人家聽不到啊!」突然間背後一個騎著自行車的傢伙突襲而來,狠狠地拍了韓彬一下,打趣道。

「我吹給你聽呢,行吧!」韓彬就是一拳砸在這個一臉小白樣,長相帥氣的傢伙身邊,這正是韓彬為數不多的死黨之一,算是從小到大的好兄弟袁文榜。

二話不說,韓彬一屁股坐在袁文榜的自行車後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呢,幾分鐘後到了學校。

龍泉一中,龍泉縣最好的高中,也是唯一一所高中,說是最好,不過是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的。

韓彬和袁文榜都是高三學生,只不過韓彬是理科六班的,袁文榜是文科三班的,也就是十二班的。

從後門進了教室,最後一排靠窗戶的單桌就是韓彬的位置,坐下來看著大部分同學都已經開始早讀了,韓彬隨手抽出一本書放在桌子上,桌子前方放著兩三摞書,最底層的位置有一個一指高的小框,韓彬順手將手機塞進小框內,觀察一下沒有老師,用書半掩著,將手機抽出來繼續看。

差不多十來分鐘之後,一個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幾,略胖的男人走了進來,韓彬一看是英語老師,將手機立馬塞進小框內,翻手就抽出英語書,這些動作一氣呵成,隨便翻開一頁讀了起來。

瞄了幾眼,英語老師轉了幾圈就走了,韓彬又半掩著書,抽出手機看了起來。

這個時候突然間來了一條簡訊,打開一看是他女朋友發來的,韓彬滿心歡喜的點開,卻看到她發來的簡訊只有短短的一句話。

「以後我們還是少聯繫吧!」

短短的一句話就讓韓彬如墜冰窖,高中三年的感情,難道異地戀不到一年就這樣凋謝了嗎?

雖然這大半年來他們有時候會吵架,可是為什麼就突然間到了這種地步。

「為什麼?」韓彬焦急的回復。

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回復,韓彬乾脆打電話,可卻是關機狀態,一時間韓彬心痛如刀絞。

直到生物老師進來上課,韓彬依舊滿腦子想的都是為什麼?而這個時候老師開始講前一天考試的卷子。找了半天韓彬終於找到了卷子,只可惜整張卷子都是白白凈凈的,其他人的卷子都是密密麻麻的,還有分數。

顯然他又沒有交卷子,往前一看,前面兩個和他一樣,正是整個班裡和他關係最好的兩個,卷子和他一樣都是乾乾淨淨的。

班裡和他關係最好的四個人,美男,老潘,騷神,鋒姐,只不過騷神和鋒姐前幾天已經單招單考走人了,算是終於解放了,只剩下他們三個難兄難弟還在掙扎。

早晨四節課,兩節連上,生物和數學,直到中午放學,韓彬桌子上還是生物卷子,底下壓的英語書,生物老師怎麼走的,數學老師怎麼來,怎麼走的都不知道。

「走了,放學了還看!」被美男和老潘拉起來,韓彬才反應過來放學了。

三個人扯著犢子出了教室,韓彬問到。「今天星期幾了?」

「讓你看,都看傻了吧,連星期幾都不知道。」美男一巴掌拍在韓彬肩膀上。

「靠,你丫又壯了,這麼疼!」韓彬咧著嘴。「別廢話,星期幾了,這一天天熬的,高考早點來早點考了我們也解放了,像現在這樣呆著混吃等死不煩啊,我都快悶死了。像騷神和鋒姐人家那是明智選擇,哪像我們還要在這多受一個多的罪呢!」

「那你當初怎麼不去單招單考呢。」美男直說道。「當初班主任可是追著你問了好久呢。讓你去單招你為什麼不去呢。」

「那你為什麼不去呢?」韓彬說到。「再說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考到啊,這不老潘就是活例子嘛,一個被遣返的單考生。」

「我靠,我沒考到怪我啊?」老潘一臉無奈。「說不定高考我能拼一把,說不定還能有個好學校呢。至於你們兩個我看懸!」

「狗屁,我們都是個什麼德行自己不清楚?」韓彬笑著罵到。「高考燒香拜佛求老天爺吧!」

吃過午飯,教室趴著睡一覺,下午繼續上課,也是兩節大課,語文和英語,迷迷糊糊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晚飯之後就是晚自習。

「美男,明天星期六去幹嘛? 冷婚之情惑前夫 回家?」韓彬問到。

「不回去了,和豬豬俠還有我們親戚出去玩去。」美男回到。「你去那?」

「我去,你又要去騷?」韓彬嘿嘿搖了搖頭道。「我回老家去,看我爺爺和奶奶,順便看看我家葫蘆!老潘你呢?」

「我也回家,我媽最近又病的。」老潘顯然心情不太好。

韓彬和美男拍了拍老潘的肩膀,安慰的話大家心裡都知道,他們也知道老潘家裡的難處,但現在他們也是無能為力,幫不到老潘,只能以兄弟的方式安慰他了。好兄弟夠默契,一個動作就知道。

「好了,上自習了!」聽著鈴聲響起,化學老師一個矮個子的胖老頭進來,也坐會了自己的座位。

沒過一會,老頭就開罵了。「把你們一幫廢物,昨天剛講過的又不知道,你們這些廢物還能幹嘛……」

(好懷念高中生活,一起玩,一起逃課,有一幫好兄弟在,一個當時覺得煩透頂的老師,現在卻覺得很可愛,高中真的很快樂,很想重頭開始,可是時光無法倒流,只能把這些藏在記憶深處久久懷念,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葫蘆娃剛開始鋪墊,能夠看到這裡希望大家先別棄,多看幾張或許你們就會喜歡上的!) ?第二天一大早,韓彬就早早起床,還沒等老媽開始催就洗臉刷牙已經收拾好了。

周末沒什麼事,韓彬的妹妹韓晶還在睡覺,老爸已經去上工了。

「一天上課不積極,回老家倒是挺積極的。」老媽不滿的念叨著。「你要是一天上學能這麼積極的話,考試也不至於考那麼點分數。」

「行了行了,每天這樣有完沒完啊。」韓彬趕緊打斷老媽的話,背起包就直接出門了,他要是在不出門恐怕會被老媽給煩死。

一路來到汽車站,坐上去三木村的汽車,八點鐘出發,等了一會就發車了。

差不多一個小時,終於回來了老家。一進門就看到爺爺在院子里曬太陽,奶奶在做飯。看到韓彬回來了,爺爺奶奶都高興的不得了,昨天晚上他就給爺爺奶奶打電話了,今天早上特意一大早就給他做好吃的。

將包丟在屋子裡,韓彬提著凳子坐在院子里就和爺爺嘮嗑。看著院子里的菜園子邊上,掛著一個個的青皮葫蘆,韓彬看著格外喜慶。

「爺爺,最近還好嗎?身體怎麼樣?」看著爺爺不斷用右手捏著無法動彈的左手,韓彬心裡也不太好,雖然已經習慣了,但這麼多年了在他的記憶中,爺爺依舊是那般龍行虎步的。

爺爺年輕的時候當過兵,只不過聽爺爺說沒幾年就回來了。韓彬曾很多次問過爺爺他當兵的故事,但爺爺也只是提起隻言片語,至今他也不知道爺爺當年到底是在部隊上做過什麼。

退伍回來之後做過村大隊隊長,不過這些對於這些事韓彬倒是不太感興趣,爺爺也不提,只是奶奶偶爾給他嘮叨過,當初爺爺很忙,都是奶奶帶著爸爸和兩個姑姑從那個時候過來的。

只不過在韓彬六歲之時,爸爸就去世了,原因是說觸電而死,但具體他也不太清楚,甚至太久了他都有些記不清爸爸張什麼模樣了。

爸爸去世只過了一兩年爺爺就病倒了,得了半身不遂,這麼多年恢復的只不過能穿衣吃飯,在院子里能走走罷了。

現在的老爸是韓彬的繼父,爺爺病倒了,家裡沒有頂樑柱了老媽只能找繼父了,雖然韓彬這麼多年來和繼父的關係不太好,但他也的確很感激老爸,沒有老爸他們一家恐怕不知道會怎樣。

爺爺自從病了之後就開始種葫蘆,韓彬不知為何,只知道爺爺非常喜歡葫蘆,但奶奶卻很討厭,不過奶奶還是隨了爺爺的心意,爺爺每天就這樣看著那一條條葫蘆藤上一個個葫蘆從小到大,從青到黃,隨著爺爺看了許多年,他也沒明白。只是不知道那些被摘下來的葫蘆都哪去了,在家裡他也沒看到過,他問過爺爺奶奶,但也沒問出來,他曾猜想怕是被奶奶給丟了,畢竟奶奶可不喜歡葫蘆。

不過韓彬卻知道,爺爺有一件白玉葫蘆的寶貝,小時候也曾見過,也抱著玩過,聽爺爺說那是他的爺爺傳下來的,算是他們家的傳家寶了。但長大之後他就很少見了,爺爺也藏起來不給他看了。

「人老了,看著這些綠色的東西就覺得喜慶,你看那一個個綠皮子的葫蘆,多好!」爺爺口中念念叨叨的。

「那些綠皮葫蘆有撒好的,我還是喜歡爺爺的白玉葫蘆。」韓彬給爺爺捏著胳膊,笑著說到。

「就知道你還惦記著那白玉葫蘆呢。」爺爺也笑著說到。「你吧,小時候就調皮搗蛋,差點就給摔壞了,我才給藏起來了。」

「爺爺,那是小時候,我現在都這麼大了,你就讓我再看看白玉葫蘆吧,我也好多年沒見了。」韓彬手底下更是勤快了。

「你啊,就別惦記了,那白玉葫蘆遲早都是你的。」 醫品王妃腹黑寵 爺爺認真的說到。「你應該快要高考了吧,既然你這麼心急,那等你高考完就傳給你吧,省的你一直惦記。」

「還是爺爺好!」韓彬笑的嘴都咧到耳朵根了。

「不過這事別讓其他人知道,尤其你奶奶。」爺爺看了一眼正在廚房做飯的奶奶,悄悄給韓彬說到。

「好!」韓彬一口答應,隨後不解的詢問道。「爺爺,為什麼不能讓奶奶知道呢!」

「這可是傳家寶,要是讓你奶奶知道我偷偷給了你還不和我鬧啊。」爺爺一臉正經的說到。「不過你也要給我早點拐回家一個孫媳婦才行,爺爺可是等著抱重孫呢,要是做不到那我可要收回來的。」

「爺爺,這樣不好吧!我還年輕!」韓彬有些為難道。

「這就要看你的了,我還想抱重孫呢。」爺爺說到。「你和以前來過家裡的那個女孩子怎麼樣了?」

「就那樣唄,不好不壞,就是一直吵架!」韓彬癱了癱手說到。「人家已經上大學了,我還在高中,距離這麼遠,不吵架才怪,以後能不能在一起都不一定呢。」

「一個臭小子,怎麼就這點出息。」爺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要是在我閉眼之前你還讓我抱不上重孫,……」

「行,爺爺,我努力行了吧。」韓彬苦笑道。「爺爺,你下次有什麼事能不能別再把這句話掛嘴上了。」

「你個臭小子,只要你能讓我早點抱上重孫,我就不說了。」

「彬彬啊,別再聽你爺爺瞎說了,趕快吃飯了。」這時廚房裡傳來奶奶的聲音。

………………

銀河系邊緣,無數的天體星辰在永無休止的運動著,突然間一個以光年為直徑的巨大蟲洞被撕裂開來。

而後短短几分鐘內就開始縮小,驟然間爆炸開來,周圍無數的天體都被這股爆炸給泯滅,但也就在同時,一道和月球差不多大小的火球在以超越光速的速度直直衝進銀河系之中,向著太陽系的方向而去。

火球也在太空之中不斷燃燒著慢慢變小,似乎其超越光速的速度就是通過燃燒自己而獲得的。

同時,在火球前進的過程中,以其極強的速度吸引著來自宇宙空間中諸多的物質,形成一個龐大的如同流星雨的集群,而諸多物質以靠近火球也被瞬間點燃,就像是在億萬年不變的銀河系中闖進了一個橫行霸道的小偷。

太陽系,地球上,對於這隻強橫的小偷,地球上的諸多國家的大型太空望遠鏡都沒能發現此現象。

但是,對於地球來說,這卻不是什麼好事,一群自以為是的科學家總是以為人類已經達到了可以進軍宇宙的時刻。

但這突如其來的不明之物對於地球來說將會有著怎樣的改變,地球的命運如何,誰也無法預知!

(一個波浪壯闊的時代即將來臨,敬請大家期待,支持!) ?高三的周末只有一天,所以下午在老家吃過飯之後,在爺爺奶奶不舍的目光之中,韓彬只能回來縣城裡,因為第二天還要上學。

雖然這樣的上學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個擺設,可即便是擺設那也要擺在那裡。

不過能歡樂時切歡樂,一回家韓彬就被強子叫去喝酒。

「又怎麼了,被你女朋友給甩了?」兩人喝的醉意熏熏,韓彬拍著強子的肩膀笑著。

「我去你的,你才被你女朋友給踹了吧!」強子笑罵道。「我看你啊,還是心裡有點數吧,異地戀,難啊!」

高中,和韓彬玩的最好的除了,美男,騷神,老潘,鋒姐之外,就是強子。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個瓜,風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強子聽著這萬年不變的經典鈴聲,看著來電顯示「青青」說到。「還是萬年葫蘆娃?你女朋友來電話了,接吧!」

接起電話,韓彬就說到。「我還以為你不會在給我打電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