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是怪物!」

「胖子!是胖子!」

兩個聲音忽然同時響起……紀羽一怔錯愕。

有聲音,那證明是人!向蒙飛正欲出手,此時也頓住了。

的確是人……

最後,紀羽點燃了火焰,只見到一個人,臉上有些血漬,有些驚慌的在他們的面前,顯然是有些意外他們的出現。

「一個小孩!這裡怎麼會有一個小孩的!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怪物!」宇飛看清楚了,這是一個小孩。

看上去的確不大,大概也就十三四歲那樣……說完之後他忽然一怔,看向自己的老大……額,老大好像也不過十六歲啊……

紀羽也有些意外,這個血色世界如此混亂,在這山洞當中,竟然還躲著一個小孩?該不會是幾個時代之前的倖存者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咦……你不是跟著啟煉家主一起來的那個小孩嗎?」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等得那小孩清理乾淨之後,紀羽面露幾分驚訝。

原本他以為這是一個居住在血色世界的人類,然而當這小孩臉上的污漬全都清洗乾淨之後,他赫然發現,這個不正是跟啟煉一同來到,那個虎頭虎腦的小孩?

「你……你認識我?」

那小孩顯然也有些意外,看著紀羽,甚至是露出了幾分欣喜。

紀羽點了點頭,「早幾****才在你府中作客,自然認得。」

「你是那個紀羽?」小孩有些吃驚。

紀羽點了點頭,跟啟煉在一起的話,應該是啟煉有談起過他的名字吧。

朝辭夕顏 「話說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啟煉不跟你一起進來嗎?」

紀羽看了看周圍,這裡一片血腥,恐怖至極,根本就無法想象,一個小孩竟然就敢跑到這個地方來了,不過他仔細的感應了一下,這小孩的實力還真不弱,竟然也有戰師八階。

「我叫啟樂,啟煉……他是我父親。」小孩撓了撓腦袋,而後道。

紀羽一陣吃驚……啟煉的兒子?

他只聽說過啟煉的兩個兒子,一個小兒子不能修鍊成為廢人,還有一個是被慕芊芊廢掉的,怎麼會還有一個?

看著紀羽那有些狐疑的眼光,啟樂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其實知道的人並不多。」

紀羽恍然大悟……這就叫……那什麼,私生子?

「沒有人跟你一起來么?啟煉怎麼放心你一個人來到這裡?你現在是怎麼回事?」紀羽一連串問了不少的問題,心中好奇得緊。

這個殘酷的血腥世界,就算是戰將也有可能會死去,他們怎麼就放心讓一個戰師八階的孩子進來呢?

說道這裡的時候,啟樂臉色都有些黯淡下去了,低下了腦袋:「我……我……」

「怎麼?」

「我是一個人來的,父親交代過讓周雄大哥保護好我,但出了一點事情,我跟周雄大哥走散了!」

啟樂有些失落的道。

正是因為他跟周雄走散了,又擔心這裡怪物太多,一不小心就死去了怎麼辦?於是他便只有想辦法在這個地方藏起來保護自己。

「不過我發現這些所謂的居民,他們好像能感應到我們生人的氣息似的,所以我就想辦法聚集一些血氣出來保護好自己。」啟樂說道。

紀羽搖了搖頭……難怪他感覺到這麼不同尋常的東西,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恩,等等……你說你會聚集血氣?」

紀羽驚了一下,又仔細的感應了一下啟樂體內的氣息。

很快他就吃驚了,這……啟樂身上的確有著除了戰氣之外的另外氣息,跟血氣非常非常的相似。

這種事情他是怎麼做到的?就算如紀羽,他也只能遠遠感應血氣從而避免而已,絕對不能像啟樂一樣,將自身的氣息轉化成血氣,擾亂視聽。

眼前這個小傢伙……似乎非常不簡單啊!

紀羽心中想著。

此刻,宇飛他們也整理出了一些食物拿到了啟樂身邊。

啟樂大口的吃著,紀羽便在一旁做出一副沉思的樣子,不多時,他又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一邊嚼著,啟樂天真的看向紀羽,緩緩道:「很簡單啊!我就只是隨意的感悟了一下那些血氣的力量,然後慢慢的將自身戰氣轉換了一下。」

「這樣就可以了?」紀羽他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啟樂。

「對啊!就這麼簡單……」

沉默……此時紀羽他們都有些沉默。

就這麼簡單?啟樂說上去似乎的確就是這麼簡單,然而他們可是清楚的知道,要將戰氣的性質給改變到底是一件多麼難的事情,要有多麼強大的領悟能力才能做到。

這啟樂卻能將戰氣的氣息附上一層血氣,這……甚至是紀羽,他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做到,這絕對不會很簡單。

「這孩子,該不會是一個天才吧?」紀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啟樂,啟樂真的做了一個讓他非常意外的事情。

「對了!你說你一開始是跟周雄在一起的,現在怎麼會忽然一個人?」紀羽沒糾結那個問題太久,而後又問道。

「中途發生了危險,周雄大哥讓我先跑了。」說到這裡的時候,啟樂的眸子都有些黯淡了:「我的實力太弱了,留下來也只會添亂,最後也只有先一步的逃跑了,都不知道周雄大哥他到底是死是活!」

紀羽聽得出他的內疚。

「一直躲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還有幾天的時間,你現在的殺戮數為零,這樣下去你會永遠本留在這裡的。」紀羽認真的說道。

啟樂低下了頭……久久沒說什麼。

紀羽知道,他是不夠實力,沒辦法出手。

「老大,不如就讓這小子跟著我們吧!我還沒收過小弟呢!」此時宇飛湊過腦袋,說道。

啟樂一聽,心中欣喜的看向紀羽,雖然他不知道紀羽有多厲害,但天雪蓮的那點事,他還是知道的。

沉吟了片刻之後,紀羽又看向了啟樂,他的確也生了這種心思,畢竟他也不想看著一個少年就這樣被怪物殺死啊。

「怎麼樣?你的決定呢?」最後,他看向啟樂,若是啟樂不願意離開,要繼續在這裡等待的話,他自然也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但啟樂又哪裡會是那種人,一聽到紀羽這麼說,馬上就手舞足蹈起來,直叫好。

多出了啟樂一個人,紀羽發現……這啟樂還真的是沒話說,好得沒話說!

年紀看上去比他還小,但已經是差不多有著跟他一眼的修為,戰師八階,而且領悟能力還非同一般,若是成功成長起來的話,那不免又是一個游龍榜上有名的天才了吧。

「等等!紀羽大哥,我想……我想我們應該先去救一個人!」這時,啟樂忽然對紀羽說道。

「周雄大哥被他們追殺,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啟樂有些擔憂的道。

周雄,正是那個帶著他一同進來的人,他不敢忘記那種救命的恩情。

對此,紀羽他們自然也沒有任何的意見,時間還有點,一路尋找一路殺伐,這也是不錯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血色世界的中心之地,無論什麼時候都能聽到那種撕心的叫吼之聲,有人類的,也有怪物居民的。

每一處都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戰鬥,一場又一場的追殺。

嗤拉!

劍神穿透了一個怪物的肚子,被染成了紅色,最後又慢慢的退了出去。

一個年輕人面色猙獰,斬殺了一頭怪物之後,他手中那把劍上又多出了一個印記,那印記之多,顯然就比向蒙飛的要多上許多,密密麻麻的。

「嘿嘿,已經是第一百二十個了,怎麼樣,周雄那小子現在在哪裡?」

這年輕人正是未許,他來到這中心之地沒有多久之後,便不斷的進行殺伐,很快數量就上升到了一定的程度。

這時,他旁邊又是一個刀光亮起,一頭怪物的腦袋被割了下來。又一個青年出現在他的旁邊。

「放心吧,他跑不了了,我們兩家的手下一起出動,他的那些護衛早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就剩他一人,他跑不了多久。」又是一個年輕人出現在他的旁邊,看上去溫文爾雅,然而手中的劍卻帶著幾分嗜血的味道,那眸子的深處,有幾分陰森。

「呵呵,秦升啊秦升,沒想到你竟然會願意跟我一同追殺那周雄啊,難道你就不擔心周家對你們秦家的報復么?」未許笑了笑,看向秦升。

未家跟周家向來有些恩怨,這一次讓他逮著機會,他自然是不會放過那周雄的,他見這秦升似乎也有意出手,便直接開口拉攏了,沒想到這廝竟然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下來。

「哼!怕什麼?周家,很厲害么?」

「但你們秦家的擊天劍已經沒了,難道你們就不擔心周家最後的絕招?」

這未許似乎專門針對秦升的痛處,狠狠的戳下。

秦家目前最大的苦惱便是武器了,家族寶物的擊天劍已經被毀了,他們本身就是極大的不爽了,現在這未許竟然又提了起來……

「閉上你的嘴巴,否則在周雄死之前我會讓你下去等他的!」秦升面色極為冷淡,有些凶戾的道。

「呵呵,別跟我耍什麼狠了。我未許可從未怕過什麼人,這個……你是知道的。」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未許淡淡的道。

這時,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一人半跪在地,恭敬的道:「少爺,周雄已經被我們逼入那絕境,他最後一個護衛也已經被我們聯手斬殺,現在就算我們不親自出手,他也會死的。」

這似乎是一個好消息,未許跟秦升臉上都帶有幾分喜色。

「呵呵……不親自出手可以,但不親自去看看的話……我倒是有些不甘心啊!」未許嘿嘿一笑:「怎麼樣,秦兄不知是否有這個興趣呢?」

沒等他說完,秦升便先走一步,面對這個未許,說實話他也許真的會有些忍不住就出手的。

「哈哈!秦兄等等我啊!別太急!」

兩人的身影很快便慢慢消失。

另外的一個山谷當中……

密密麻麻的怪物將這山谷堵塞得非常的緊,看上去應該有兩百來個,而那山谷的盡頭,則是一個非常強壯的男子,他全身的肌肉線條非常的明顯,臉上有一種堅毅,而手上的那把劍似乎都已經破了一個口,血漬在他臉上灑滿了,看上去猙獰異常。

周雄此時真的是氣力已盡,他咬著牙,看著眼前這不斷逼近的怪物,只要一個怪物向前多走一步,他就會拼了命的下一次手,久久的,他的力氣也快用完了。

「哈哈!周雄,周兄弟,你見怎麼樣啦?還能繼續下去嗎?」此時,兩個身影忽然出現在山谷之頂,大笑著朝著周雄喊道。

「呸!姓未的!姓秦的!有種我們就來打一場,你們這樣算計我算什麼英雄!」周雄抬頭,看向那兩人,臉上的火氣頓時就上來了。

佳期不候 未許跟秦升,就是因為這兩個兔崽子,才害他落入了現在這個境地。原本他還有一項保護小啟樂的任務的,但現在啟樂與他走失,在這個殘酷的世界當中……也許命不久矣啊!

「啟大伯,對不住了,我周雄食言了!」想到這裡,周雄臉上便有幾分痛苦,吼道。

「你們兩個有種跟我一戰!在那畏畏縮縮的站著算什麼英雄!」而後,他猛然朝著上方的未許跟秦升叫喝。

「我不就在這裡等你么?你只要能上來,我絕對不逃,就這麼跟你一戰!」未許冷笑著回應。

周雄也有恨恨的咬牙……

上去?不行了……他已經沒力氣了。

這一次他真的是一時大意,結果徹底的被逼入了一個絕路。

原本以為中途見到幾個怪物,殺了,是一個不錯的機遇,但卻沒想到竟然有人以這些怪物為陷阱,一步一步的讓他走下布局,最後來到這些怪物的老曹,被死死的包圍了起來,他力氣用盡,甚至連飛都不會了,還談什麼上去,還談什麼單挑?

此時,又一個怪物居民向前走來,周雄那粗壯的手臂最後一擊,將那把長劍給劈成了兩半。

「娘的!老子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的!」

說著,他叫罵一聲之後,一把斧頭又出現在他的手上,這把斧頭看上去非常的精緻,有著濃郁的力量。

「喲!連保命的武器都拿了出來,看來他是真的要堅持不住了,我們就等著收屍吧!」秦升他們還不忘諷刺一句。

的確……要堅持不住了,保命斧頭拿出之後,周雄也不過是多殺了幾個人,但最後卻還是有些力竭的扔下了斧頭。

他朝著天空一句嘶吼!

不公平!不甘心!

無數的負面情緒在他心中升起,就這麼要死去么?

他真的不甘心啊!

看著這一個一個的怪物走來,他痛苦無比……

他似乎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一隻手臂被怪物捉了起來。

「嘿嘿,四大家族之一的公子,最後竟然是被這些不人不鬼的怪物給吃了的!哈哈哈哈!越想我就越覺得有意思啊!哈哈哈!」未許看著這場面,不由哈哈大笑。

「周兄!你就放心吧,你們周家我一定會好好對待的,還有你那未婚妻……嘿嘿,也交給我吧!」秦升陰邪的笑著。

周雄那邊,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吼聲:「你們這些畜生!」

兀地,一道萬丈的光芒忽然衝天而起……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很濃郁的血腥氣息,這裡怕是有不少的怪物。」

紀羽他們走到了一處山谷中,一陣陣血腥味迎面撲鼻而來,讓人難以忍受。

「我記得就在這一帶的,當初我們就是在這一帶分開的。」

啟樂走在最前頭,心中頗為的焦急,周雄是為了保護他才失蹤的,現在還有可能到了危險的地步,說不著急那是不可能的。

宇飛跟向蒙飛則是一人走了一個方向,畢竟這個地方不小,分散開來尋找會比較方便。

很快,宇飛就跑了回來,搖了搖頭,沒有什麼收穫。

「紀兄,我看見這裡有一個殘劍的碎片。」這時,向蒙飛的聲音傳來。

紀羽他們皆是一驚,雖然說兵器的碎片不會少見,但這個地方的話……說不定會是周雄的也說不定。

一下子啟樂便跑了過去,因為周雄就是用劍的。

「這殘片上似乎還有一些古怪的條紋,不過被血跡沾滿了,不好辨認。」向蒙飛拿著一個鋒利無比的碎片說道。

「是周大哥的!肯定是周大哥的!」

此時,啟樂的聲音頓時便憂慮了起來,他一眼便認出來了,這裡的花紋是周雄這把劍上獨有的,但現在卻已經獨自落下,而且還有血漬,不知道是周雄的還是誰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