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

項天笑這下子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誰讓他剛剛在蘇煙雨進來的前一刻,還拿著她之前睡過的被子深深地吸了一口。

這就好像一個變態偷了一個女孩子的內褲,把它放在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嘴裡還在說,你的味道我知道。

「不要說了,你這個變態!」

蘇煙雨冷哼了一聲,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地盯著項天笑。

「你剛剛不在,我以為你走了,你去幹嘛了?」

項天笑企圖岔開話題,同時不留痕迹地站了起來。

「我去洗了個澡,從昨天到現在我都還沒洗過一次澡,渾身黏糊糊的,早上醒來實在是受不了了。」

奈斯,馬飛!

項天笑成功地岔開了話題。

「那你把頭髮擦乾一下,我們下去吃飯。」

說完,便故作冷靜地走向門口。

「哦。」

……

下樓點了一些吃的之後,兩人便開始吃了起來,項天笑剛剛還沒有去注意觀察蘇煙雨,現在定睛一看,卻發現這小妮子長得賊幾把漂亮。

如果放在現代的話,那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小美女。

只不過,項天笑也只是驚艷而已,對於蘇煙雨這種小屁孩,他可是沒有任何感覺的。

畢竟他又不是什麼蘿莉控。

就在他們快要吃完的時候,客棧的門口卻突然變得嘈雜了起來。

「就是這裡了,我們趕緊進去!」

耳尖的項天笑隱隱聽到了一句話。

噠! 最好的結局 噠!噠!噠!噠!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項天笑的目光看向門口,卻沒有想到遇到了幾個熟人。

「就是他,給我上!」

只見在那一群人之中,陳國威第一個發現了項天笑,指著他對著身旁的十幾個人說道。

嗖!

幾乎是一眨眼之際,項天笑和蘇煙雨這張桌子便圍滿了人,一個個全都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兩個。

「滴!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擊殺廖家家主廖成賢。任務完成獎勵:1萬經驗值,一次角色抽獎。」

角色抽獎!

看到任務獎勵的時候,項天笑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

「我們家主想要見你一面。」

陳國威緩慢走到了項天笑的面前,敲了敲桌面說道,語氣十分高傲。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狗仗人勢。

但是項天笑卻絲毫沒有理睬他,該吃的還是得吃,似乎把他當成了空氣一般。

「你…….」

看到項天笑這麼無視自己,陳國威臉色變得有些惱怒起來,伸手指著他,但是卻絲毫不敢妄動。

畢竟昨天他可是真真切切地體會到項天笑的實力。

「走吧!」

但就在這時,卻見項天笑放下了筷子,站起身來對著他說道。

一時間,陳國威的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你要不要一起去?」

項天笑問了問身邊的蘇煙雨。

「去!」

一行人便浩浩湯湯地離開了。

……

「剛剛那群人不是廖家的人嗎?難道說剛才那人得罪廖家了嗎?」

「聽說昨晚廖家公子被人打斷了一條腿,應該就是他了。」

「天吶!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惹廖家!」

「難道他不知道廖家在洛水城隻手遮天嗎?」

「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

就在市民們談論之際,項天笑和蘇煙雨已經來到了廖家的府邸。

廖家的府邸倒是比一般的民房還要大氣不少,

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著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面龍飛鳳舞地題著兩個大字:

廖家!

項天笑和蘇煙雨擁蔟著一行人走了進去。

抬頭挺胸,不卑不亢!

待一行人走進廖家的高堂之後,便看到廖成賢正襟危坐地坐在一張黑色的實木椅子上,一雙充斥著怒火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項天笑。

接觸到廖成賢那憤怒的目光,項天笑便查看起了他的底細。

名稱:廖成賢

實力:人外人境二層

戰技:開封劍、下山劍

功法:劍匣封心訣

絕技:一劍

戰將:躁孽火獅

……

「人外人境二層?」

項天笑不由得皺了皺眉。

雖然他現在身為人外人境四層的修鍊者,但是這境界根本就不是他靠努力修鍊得來的。

而且在那之前他也升級得太匆促了,根本就沒有好好鞏固自己的境界。

這就好比如一些沒有修鍊天賦的修鍊者,被家族裡的人用丹藥硬生生培養起來的,只是徒有其表罷了。

項天笑便是如此,而且他連戰技跟功法都沒有,可以說,哪怕是一個人外人境一層的修鍊者都能夠輕鬆碾壓他。

更何況是眼前的這個廖家家主廖成賢。

不過他也絲毫沒有擔心,畢竟他有班貝克曼這張底牌存在。

雖然只有三分鐘的召喚時間,但是已經足夠了。

有些事情,哪怕只有半秒鐘的時間,也足以把形勢逆轉過來。

「來者可是傷我兒子的人?」 「你猜!」

項天笑微微一笑,低音炮一般的聲音在寂靜的高堂里響了起來。

廖成賢看到項天笑這幅嬉皮笑臉的樣子,額頭青筋暴起,抓住扶手的右手猛地一用力。

咔!

扶手應聲而裂,碎片四處飛濺。

「我看你是找死!」

廖成賢怒吼了一聲,聲音震得在場的人耳朵一陣耳鳴。

「來人,給我上!」

隨著廖成賢下了一聲命令,原來站在一旁的陳國威一行人,便再一次把項天笑和蘇煙雨給包圍了起來。

砰!

項天笑微微一笑,抬腿直接踹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胸口上,直接把他踢飛了出去。

媽的!

在廖家還敢這麼囂張,我看你是不用活了!

陳國威一行人便揮拳擊向了項天笑的面門,面對宛若雨點般襲來的拳頭,項天笑的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千陸。

槍口直接對準陳國威。

砰!

一發入魂,子彈直接沒入了他的眉心,隨後便直勾勾地躺在地上。

陳國威至死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滴!恭喜宿主擊殺脫凡境六層陳國威,獲得700經驗!」

原本圍繞在項天笑和蘇煙雨四周的修鍊者開始停下了自己的攻擊,紛紛面露恐懼之色地盯著項天笑手中那把千陸。

這到底是什麼靈器,威力竟然如此強大,脫凡境六層的修鍊者都經受不住一擊。

那群僕從停手卻並不代表項天笑會停手,他直接把傷口對準了關泰和張禕。

砰!砰!

又是兩聲槍響。

伴隨著槍響的消失,留下的便是兩具冷冰冰的屍體。

「滴!恭喜宿主擊殺脫凡境五層關泰,獲得500經驗!」

「滴!恭喜宿主擊殺脫凡境五層張禕,獲得500經驗!」

「滴!恭喜宿主突破到人外人境五層!」

系統的提示聲剛落,一股清流頓時遍布項天笑的全身,讓他舒服得差點叫了出來。

「滴!由於系統檢測到宿主境界提升過快,導致境界不穩定,特意減少野怪的經驗值。」

「滴!宿主擊殺比自己低一個大境界的修鍊者,獲得的經驗值變成原來的十分之一。」

「滴!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宿主擊殺比自己低境界的修鍊者,獲得的經驗值變成原來的二分之一。」

「註:脫凡境十層也包括在低一個大境界裡面。」

我擦!

這麼坑爹!

那怎麼說的話,他原本擊殺一名脫凡境五層的修鍊者可以獲得500經驗,現在卻只能獲得50經驗!

過分!

這系統!

「系統你大爺的,給老子出來,不帶這麼壓榨的!」

但是任憑項天笑怎麼在心裡怎麼嘶吼,系統也不再吭聲。

得!

刺頭一個!

項天笑算是見識到系統的厲害了。

他已經無話可說了!

思緒回到現實,只見項天笑一張臉冷得快要滴出水了,此時的他就好像是一個火藥桶,就差引燃了。

而廖成賢恰好就是引燃項天笑這火藥桶的一把火。

「你們愣著幹什麼?我們廖家難道就養了你們這一群廢物嗎?」

廖成賢怒吼了一聲,那十幾名僕從這才回過神來,全都足尖一點,猛地沖向了項天笑,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咔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